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賽德克》展示原住民文化 演員拍攝艱辛(圖)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5月16日 01:42   金羊網-羊城晚報

  獨特的“出草”風俗 獨特的“出草”風俗
  “文面”是一種榮譽   “文面”是一種榮譽

  羊城晚報記者 章琰

  在廣州,魏德聖(微博)問了飾演小巴萬、身為原住民的林源傑一個問題:“你聽過部落自殺的故事嗎?”林源傑眨了眨大眼睛。魏德聖又轉向記者:“各位還記得你們曾祖父叫什麼名字嗎?”不少人搖了搖頭。魏德聖嘆道:“現在我們的文明是美國式的文明,是西方的文明,從服裝到飲食到文化都是。那我們自己的顔色、服裝、文明去哪裏了?沒人知道。我們已經開始忘卻祖先的信仰,甚至我們開始連祖父的名字都不記得,這樣的我們,又如何去證明自己的顔色?”

  魏德聖認為,《賽德克·巴萊》是一次台灣原住民“驕傲的展示”,但對於漢人而言,卻是一種反思。“很多人在看完這部片之後,都主動去搜尋台灣原住民的習俗、信仰,他們開始學會用大歷史的角度,去看台灣一個小小的賽德克族的生命經歷。這個民族能用生命去換民族顔色———這種顔色就是傳統和信仰———看到他們的顔色,然後反思,我們的顔色去哪裏了?當你看到別的民族有那麼美麗的顔色,你們還忍心殘忍地改變它麼?”

  魏德聖直言,原住民的文化雖然野蠻,但值得驕傲:“這個民族認為,死亡不是結果,而是過程。至今為止,他們都不認為死亡是一個可怕的事情。”而弘揚這種驕傲,對於更好地保護自己的文明,有重要作用:“我在南美,看到原住民居然有國旗。以前我以為,全世界各國國旗都只有一種‘顔色’,但南美國旗居然有好多‘顔色’,他們能如此包容地容納這麼多文明,我們是否也能呢?”

  【名詞解釋】

  賽德克·巴萊:出自賽德克語“seeddiq bale”的譯音詞句。賽德克有“人、別人、衆人、人類”之意,巴萊是“真的、真正的”,因此全詞直譯時為“真正的人”,常用於稱讚有作為的人。

  出草:MGAGA,外人多稱“出草”,意謂原住民自莽林中躍出割取人頭;在泰雅族的信仰裡,這是決定對錯的方式、是禳災的儀式、是對外宣告主權的行動。一個部族決定要出草是經過慎重考慮的,個人的出草大多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正義(如遭誣告、榮譽遭侵害而無人可以旁證時);兩個家族的出草,通常是涉及家族榮譽與清白(如A家的男子侵犯了B家的女人);整個部落的出草,則涉及部落的榮譽、存亡(如他部落侵入獵場、日軍警武力侵犯部落)。

  祖靈:賽德克語“Utux”,今漢譯為“祖靈”,泛指一切超乎自然的力量。在外來宗教尚未傳入賽德克族的部落之前,Utux是他們唯一的宗教對象,他們既不拜天叩地,也不祭祀日月星辰、風雷雨電、山川溪流等自然界的任何事物或現象。

  文面:文面是賽德克族人成年的標記,表示男子已具捍衛族群的能力,女子已具有維持家庭生計的織布技能。沒有文面的族人,很難立足於賽德克族的社會。文面是賽德克族人在世時的榮耀、是賽德克族人的成年禮,更是賽德克族人自我認同的族群標記。賽德克族人深信唯擁有文面者,往生後靈魂才能回到祖靈身邊。換句話說,男子若要回到祖靈身邊就必須要文面,要文面則一定要成功獵首而歸。

  血痕:男性獵首成功者手掌必留有血痕(呈血紅色),手掌的血痕是辭世後靈魂要回到祖靈身邊無可取代的烙印。女子也有相同的意涵,善於織布而取得文面資格的女子,其手掌上會因勤於織布而留有血痕。這手掌上的血色是永不褪色的,但在陽世間時“人眼”是無法辨識的。手掌上擁有血痕者離開人世後,始能通過“祖靈橋”頭守護神的檢視,他們的靈魂才能夠安然行過祖靈橋回到祖靈的國度。這是賽德克族的祖訓,也是賽德克族人終生恪遵不逾的族律(Gaya)。

  林慶台(微博)拍戲差點把命送

  角色:中年版莫那·魯道

  身份:牧師

  民族:泰雅族

  電影《賽德克·巴萊》中扮中年莫那·魯道的林慶台,迷倒不少師奶,甚至有八十高齡的老太太直呼“他好帥”。據悉,他毅力驚人,打獵時,沒獵物不回家;釣蝦時,搞到老闆求他回家!為幫導演魏德聖宣傳,自發性早上騎腳踏車塑身,每早從淡水宿舍騎到台北市區;空閑時,他則猛練簽名,練到左右手都會簽。

  牧師愛打獵

  身高1.78米的林慶台是台灣宜蘭縣南澳鄉碧候村泰雅族人,在出演中年莫那·魯道之前,從沒演過電影。他是部落中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牧師,一直在南澳部落傳播福音。他還是木雕工藝家,教會裡的木雕裝飾品,都是他的作品。部落牧師的薪水都靠族人奉獻,每月平均兩三萬元生活津貼,但只要能養家活口,他就滿足了。

  私下的林慶台很會打獵,他的哥哥林志陽稱:“弟弟從小好動,是做陷阱的高手,沒獵到獵物絶不輕言回家,身上多處傷口都是打獵時留下的。”因為他太會打獵,去釣魚、蝦場几乎“無魚蝦不克”,最後老闆跑去求他,“我送你吃,你不要再來了!”

  額頭會演戲

  起初魏德聖在台灣原住民地區為影片尋找演員時,林慶台是作為嚮導被招入隊伍的,魏德聖卻看上林慶台霸氣、鋭利且有殺氣的眼神,認為他就是心目中莫那·魯道的形象。還沒拍片之前,林慶台是個體重90公斤的肥胖大叔,因首次演戲壓力太大還一度心肌梗塞,差一點命都沒了,大病一場後狂瘦15公斤。有趣的是,被問及導演相中他哪方面的表演特長時,林慶台不假思索地說:“是額頭。”

  成觀光重點

  憑藉《賽德克·巴萊》,林慶台迅速成為女性殺手。楊丞琳就毫不避諱地表示:“慶台哥是最帥的中年男人。”如今林慶台成了部落觀光重點,族人總熱情招呼親友上山來找他合照。參加家族喜宴時,他飯沒吃幾口,賓客就趕着找他合照,他直呼:“好累喔,一直(站)起來,屁股都快找不到椅子了。”

  林慶台平時幽默十足,並不像電影中的莫那·魯道那樣不苟言笑,殺氣十足。有粉絲要林慶台擺出可愛造型,他也是大方配合,必出勝利的手勢,像“非主流”一樣讓粉絲拍照。後來這張照片被網友惡搞為《賽德克·巴萊》的海報,“笑”果十足。

  游大慶(微博)中途跑去打臨工

  角色:青年版莫那·魯道

  身份:貨車司機

  民族:泰雅族

  游大慶是出身台灣省宜蘭縣南澳鄉的泰雅族人,踏入演藝圈前,他是個開貨車的司機。在憑藉《賽德克·巴萊》走紅後,游大慶放棄了貨車司機的職業,開始全面涉足影視圈,其身價也翻了8倍,由他主演的新片將於今年6月開拍。

  試鏡:以為導演是騙子

  一開始《賽德克·巴萊》劇組找他試鏡時,游大慶既意外又擔心,以為是詐騙集團的打來電話,因為他此前沒看過《海角七號》,也不知道魏德聖是誰。扮演青年莫那·魯道,讓游大慶找到新的生活目標,“我從來不知道演戲這麼有趣,但是也非常辛苦。在那段與大家共同追逐祖靈文化故事的時間裡,我慢慢覺得,這應該就是我想要的。”

  拍攝:露着屁股很害羞

  原住民身份的游大慶在深山環境下拍攝,絶無不適應的情況,而且更勾起他許多兒時往事,以及山上生活的點滴,大慶說:“我小時候在山上長大,拍攝時見到的場景,不期然令我想起,小時候在山上曾玩過的泥巴對戰、捉小鳥等,有次玩泥巴戰,更玩至一身泥濘才返家,結果被家人責駡,畢竟小時候總會很頑皮。”談到拍攝最尷尬的地方,大慶坦言雖自小在山上生活,但要他在數百人面前,只穿丁字褲和遮陰布,露着屁股上陣拍戲,總有點尷尬與害羞。

  困境:中途跑去打臨工

  影片開拍後,因為資金遲遲不到位,劇組一度發不出薪水。在劇組等待資金的日子裡,游大慶又跑去開貨車,做臨時工。魏德聖對此也很無奈,他說:“大慶後半部分的戲比較少,也都是戰鬥戲,然後他說去打臨工,我說也好,因為我也沒有辦法負擔更多的錢。我沒有辦法養他一輩子,我只能說該付的我付,當時也拖欠了很多的錢。”

  成名:片酬跟着三級跳

  游大慶因《賽德克·巴萊》暴紅,片酬跟着三級跳,他6月將拍新片,片酬約80萬元新台幣。游大慶透露,他將在新片中扮演詐騙集團大哥,因女主角介入造成兄弟反目,感情戲不多,會穿插喜劇成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