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孫子從美國來》:80萬如何“秒殺”8000萬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6月12日 21:51   南方都市報

《孫子從美國來》中不少台詞都非常網絡化,這也是這部電視電影獲得追捧的重要原因之一。

《孫子從美國來》中不少台詞都非常網絡化,這也是這部電視電影獲得追捧的重要原因之一。

電影用皮影和蜘蛛俠作為東西文化交流的象徵。

電影用皮影和蜘蛛俠作為東西文化交流的象徵。

  熱門標兵

  ●電影頻道電視電影《孫子從美國來》獲得網友追捧,殺入豆瓣好片榜前十強。

  ●南都鑒定:“接地氣”這個詞雖然已經被我們用爛,但是很多導演和編劇依然還沒懂這個詞兒的真正含義,這部電影或許可以做個範例。

  最近一部名為《孫子從美國來》的電視電影在豆瓣上大熱,評分高達8分,在豆瓣好片榜上排名第四,超過不少歐美大片。讓人眼前一亮的是這部電視電影由電影頻道出品,還是導演曲江濤的處女作,曲江濤用了不到80萬人民幣的低成本、15天的拍攝時間,一個農村爺爺和洋孫子的小故事,收穫的讚揚卻秒殺那些投資以千萬記的豪華大片。網友們感嘆,“原以為電影頻道就是放老片子的,沒想到他們自己拍的電影還不錯”:“這部片成本不到80萬?那些有8000萬投資的導演真應該好好看看這個”。

  這部深受網友追捧的小成本佳作是如何拍成的呢?南都記者第一時間連線了導演曲江濤,請他來還原拍攝的點滴。

  南都記者 簡芳 實習生李佳

  Step1

  寫本子就按小製作來寫

  “這其實只是部電視電影,跟院綫的電影沒有可比性。如果可以再給多我一兩天的時間,哪怕一天的時間,效果也可以更好的。”

  提到網友的盛贊,曲江濤覺得“有點誇張,這其實只是部電視電影,跟院綫的電影沒有可比性。如果可以再給多我一兩天的時間,哪怕一天的時間,效果也可以更好的。”

  37歲的曲江濤是個善於自嘲的人,他說自己是個“上了年紀的新人”,但是他之前以攝影師身份參與製作的《潁州的孩子》,拿過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奬。

  雖然他讀過北京電影學院的導演系,但是進修班,只讀了一年,“野路子,算不上嚴格的科班出身,投資方也不認可”,所以在開始寫劇本之初,他就是按照電影頻道的規格來考慮的,“盡可能地寫少一些人物,少一點場景。”

  《孫子從美國來》的主角是陝西農村裡的一個會耍皮影戲的老漢,兒子離家多年,突然領了個洋媳婦和洋孫子回家,而且還一走了之,把洋孫子留給爺爺照顧的故事。曲江濤說這想法最早産生是因為嫉妒,父親對小侄子疼愛有加,“我爸爸從來沒有像疼愛他那樣疼愛我,隔代親那種親真的會讓我嫉妒。”寫着寫着,曲江濤覺得如果這個孩子是從美國來會更好玩一點,如果這個老人是皮影藝人,影像上會更好看一點,兩人的身份才調整成為大家現在看到的這樣。

  這部電視電影,片中有不少台詞和設計非常符合現在觀衆的口味,諸如,“我們中國人不是被嚇大的”;老漢專門去學了兩個英文單詞———dog和sun,只為了可以讓洋孫子聽懂他的“口頭禪”;還有老漢用陝西扯面去勾引只吃方便面的洋孫子等等,十分俏皮,這些基本都是曲江濤的靈感所至。回想起來,曲江濤個人最大的體會是,一個新人導演最好也能寫點兒東西。他自己的這個處女作就是“半脅迫”來的,“做好准備,爭取自己編點兒,帶着本子出去跟人談,也多一些機會吧。”

  Step2

  田壯壯推薦給電影頻道

  “電影拍不好說審查太嚴,我覺得不至於。有很多繞開審查的方式,拍出來也可以好看。”

  本子寫好之後,曲江濤遞給了田壯壯。兩人因為進修班有過一段師生之誼,他的畢業短片《我的北京生活》獲第十六屆東京影展優秀作品奬,田壯壯也很喜歡,常常請他到公司坐坐、聊聊,只是一直苦於沒有“兩個人都覺得可以做的東西”。其間曲江濤寫過一個劇本,田壯壯還幫忙拉了贊助,但因為劇情涉及高中生抽煙和打架被斃。一晃六七年過去,才有了《孫子從美國來》的第二次機會。

  盡管外界觀衆可能會對電影頻道這幾個字有些不屑,要踏進他們家的門檻也並非易事。曲江濤說,“哪兒都需要有經驗的人,我以前沒有長片經驗,頻道看了我的短片,又有田壯壯來做監製打包票,否則可能也沒機會。”

  劇本到了頻道之後,一審、二審、三審的征程就開始了。有過一次被斃的經歷,曲江濤已經學會調整自己的心態,“只要你不刻意去說政治,其實沒有太多束縛。”這個“只要”是很關鍵的,在他的原劇本裡,爺爺的兒子出差去的不是可可西裡,而是到陝西的山裡找老虎;洋孫子的親生父親是大兵,在阿富汗戰爭中陣亡。諸如此類的細節還有很多,“審來審去很多鋭氣、堅硬的東西都沒了。”

  頗受爭議的大團圓結局,不少網友都覺得“溫情得有點做作”,也是應頻道要求打造。原本曲江濤打算在爺孫倆分開之後,爺爺給他打電話的時候結束,做開放式處理。但頻道定好了是賀歲檔開播,“過年結尾一定要團團圓圓。”

  當然,除了對這些可能“敏感”話題的關注,頻道的很多其他建議也讓曲江濤受益不少。比如爺爺的性格原本是很暴躁的,甚至可能對兒子動粗,在頻道的建議下才改成了現在這個倔強而沉默的老頭兒,而且非常受觀衆的喜歡。曲江濤自己也說,“我更喜歡現在的這個老頭,更可愛了,否則可能真的會嚇到小朋友。”

  對於現下很多電影創作者對審查的控訴,曲江濤並不太認同,“電影拍不好說審查太嚴,我覺得不至於。有很多繞開審查的方式,拍出來也可以好看。”電影頻道播出的版本裡,不僅提到牛奶,還有“白求恩”等細節,這些都讓曲江濤覺得感恩,“頻道沒有大家想象中那麼嚴苛,還是比較寬鬆的。”

  Step 3

  “要對得起投資方”

  麻煩的審查結束之後,曲江濤帶着劇組殺到陝西華縣,在那裏進行了為期15天的拍攝。雖然號稱預算是100萬,但他們只花了不到80萬。曲江濤回憶,“承製方也沒有說過‘別花了,要超支了’,100萬對這個小片子來說是夠的,本身就沒涉及太多花錢的東西。”15天的周期也讓他覺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當然了,如果是18天,哪怕再多個一兩天,片子出來的效果都會更好一些,但很多劇組是10天、12天,所以我還挺幸運的。”

  更幸運的是,拍片經驗豐富的田壯壯給他這個新人不少幫助。一方面,在曲江濤拍攝期間需要自由的時候,給他空間。曲江濤記得拍攝第一天,田壯壯特意跑去陝西幫忙坐鎮,給了他極大的鼓勵,“但我的團隊就有點慌亂,燈光也打不好燈了,大家都不自在。”曲江濤只好當晚就硬着頭皮對田壯壯說,“不如你來導,我給你做執行導演吧。”後者一聽這話就明白了,第二天就回到了北京。

  另一方面,在後段剪輯需要指引的時候,田壯壯又從隱身狀態跳出,給了導演很多有益的建議。曲江濤坦承,“我以前是拍紀錄片的,太注重鏡頭的邏輯性、合理性,蒙太奇都忘記了。幸好有他提醒我,剪輯上應該大膽一些,別擔心別人看不懂,不要太低估觀衆了。”

  採訪結束的時候,記者請他給其他新人一點建議,他說,“人家拿錢出來了,要對得起自己的投資方,”並提到“電影頻道相對年輕導演來說是一個很好的舞台,比院綫的受衆面可能還要更廣,哪怕是練手也是個很好的平台。”據了解,曲江濤的下一部電影已經啟動,目前正在青島取景,是一部貼近老百姓生活的愛情輕喜劇,而且會在院線上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