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周迅消失半年變宅女:交際場合不知所措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7月31日 19:44   新京報

  周迅當了半年宅女,仍在找尋自己的興趣所在。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周迅當了半年宅女,仍在找尋自己的興趣所在。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
  周迅與梁朝偉在《大魔術師》中合作。 周迅與梁朝偉在《大魔術師》中合作
周迅與梁朝偉在《大魔術師》《聽風者》中兩度合作,二人彼此欣賞,工作之餘也會私下溝通。

  在經過《孔子》《龍門飛甲》《大魔術師》等新鮮的嘗試之後,周迅在新作《聽風者》中又回歸到她最擅長的靠角色內心彰顯戲劇張力的戲,而且面對戲痴梁朝偉也絲毫不遜色,難怪梁朝偉說,接演《聽風者》就是因為想和周迅“過過招”。

  繼《如果愛》之後,每隔一段時間周迅都會“消失”一下,但近年的周迅似乎愈發“離群”。周迅說,在不拍戲也沒有通告的日子,自己除了發呆似乎就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了,甚至連興趣愛好都要開始尋找了。這樣的日子雖然並非時時快樂,但她更享受隨心所欲的心境。

  ■ 熱點先答

  小趙在就夠了,不存在不和

  傳言:《畫皮2》宣傳期,周迅一直沒怎麼出現,最後連慶功宴都沒有參加。外界盛傳她與另一位女主角趙薇(微博)不和。

  周迅:因為誰也不知道票房會到7億,誰也不知道我們一定會有一個慶功宴,這個活動是之後加出來的,我之前已經有在日本的工作安排,慶功宴的時候我正在日本,沒辦法推掉。其實有小趙(趙薇)在就夠了,而且我們也沒有像一些媒體說的那樣存在什麼不和,就是這麼簡單。

  角色內斂

  比《風聲》還壓抑,有幾次很崩潰

  新京報(微博):女特工這樣的角色在觀衆的既定印象裡不乏性感妖嬈的一面,但這樣的形象是你嫌少觸及的,這次表演起來有難度嗎?

  周迅:這次開片就有一場扮演交際花那種感覺的戲,但這種感覺對我來說很陌生,所以剛開始我很焦慮,不停地問導演我該怎麼演啊。後來也是硬着頭皮開始尋找自己以往對同類角色的記憶,但我發現都不太適合我。我就試着不把張學寧這個角色當作一個交際花,不去想夠不夠性感,只把她當成是一個交際很廣、比較會照顧大家,也比較會表達的一個人,這是我的方法。

  新京報:之前在《風聲》裡你也演了一個特工,有歇斯底里爆發的戲份,而在《聽風者》裡則完全是一個內斂的角色,沒有發泄點是否感覺更加壓抑?

  周迅:《風聲》最讓我受不了的還是酷刑,作為一個女孩去受那種刑實在是太可憐了。這次的確更壓抑,但僅用壓抑來形容還是不夠,張學寧個人的情感不能隨心所欲,這是一種壓抑,但這也是她的職業。片場有幾次我的情緒是感到很崩潰的,我就跟導演說,你先讓我哭出來排排毒(笑)。

  新京報:看過麥家原著嗎?

  周迅:沒有,導演沒有要求我們看,我覺得這是導演的方法,包括拍《大魔術師》時導演也沒有讓我看原著。我個人也是刻意避開這些,想保持一個最初的感受。不僅如此,我連很多導演出書講自己的創作方法也不去看,因為我不想知道他在現場會用什麼樣的方式跟演員交流,不想知道他這是在用方法。之前我看李安的書就中途放棄了,因為我不想被催眠。

  表演轉型 紀錄片沒在“演”,卻最能觸動人心

  新京報:這次你的表演相比以往更加沉着和淡定,你用了哪些不同以往的表演方法嗎?

  周迅:這次我的感覺與以往很不一樣,因為拍的時候我沒有演。其實從拍《畫皮2》的時候我就是這樣嘗試的,這也是我最近很想實踐的東西,但我不知道出來的效果會怎樣。

  新京報:不演的狀態?

  周迅:對。演了這麼久的戲,在表演上一定會形成某種慣性,但這個讓我感覺到厭煩了,也無趣了。以前我在塑造一個角色的時候,往往從在看劇本時就會有意無意地給角色加一些既定印象的東西,但是從《畫皮2》開始,我就不去想這些了。

  新京報:這樣的表演方式讓你感到很興奮?但這種嘗試其實也是有些風險的。

  周迅:我一直很喜歡紀錄片,因為裏面的人都沒在演,但卻能夠最觸動人心。我想如果演員能夠做到這樣真是挺厲害的,怎樣才能拋開表演的痕跡,對我而言也是在嘗試中。當然我也不會不顧後果的一意孤行,如果這種方式行不通,我還是會按照以前的方式去創作。

  搭檔梁朝偉

  演誰就變成誰,他比較“魔怔”

  新京報:梁朝偉說他接這部戲最主要的原因是能夠與你合作,因為他很欣賞你。

  周迅:他也對我說過,我也一直很欣賞他,他在文藝片裡可以演得很內斂,搞笑的時候又很可愛,是我一直很想合作的演員,所以一聽到這次是梁朝偉來演,我立刻答應出演了,而且我對《聽風者》這三個字也很有感覺,覺得它應該是一個很優美的故事。後來因為檔期的原因我們先合作的反而是《大魔術師》,也是一個緣分,正好讓我們先在《大魔術師》裡熟悉一下,然後再一起“聽風”(笑)。

  新京報:影片前段部分梁朝偉是有一些他早前飾演的街頭小混混的感覺,還有不少賣萌的表情。

  周迅:阿飛、阿基(大笑)……我覺得非常好玩,比如他在剛開始考試的一場戲裡,不停吃東西、不耐煩地問好了沒有啊?都是很孩子氣的,非常可愛,我看着他表演自己也開心得不得了。其實這個也正是何兵(梁扮演的角色)最吸引張學寧的地方,她在上流社會混跡了五年,就沒見過這麼直接的人。

  新京報:跟其他男演員相比,你覺得梁朝偉與衆不同的地方在哪裏?

  周迅:我覺得他是一個比較魔怔的人,比如在拍《大魔術師》時,他整天聊的就是張賢,張口閉口也都是張賢的口吻和思維方式,到了《聽風者》他就變成了何兵。一開始我還不習慣他這樣,覺得他的思維怎麼這麼跳躍,習慣了之後也對他很欽佩。我是那種戲拍完了就完了的人,所以跟他合作很不像是在演戲,沒有開機、收工的感覺,似乎這就是真實的生活。我覺得我開始有“不演”的改變,與跟他合作也是有關係的。

  “消失”半年

  每天在家裏發呆,覺得自己像浮雲

  新京報:很多人用“千面女郎”來形容你,覺得你什麼都能演,演什麼像什麼,哪個才是真實的周迅?

  周迅: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除了拍戲,還有什麼別的興趣,我現在也在找。近幾年拍完戲之後的很長時間我都是在家裏發呆的,沒有人喊Action(開機),沒有通告,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幹嘛。所以連我都很難知道自己是誰,只知道周迅是演員,是明星,要去參加很多活動,要去做環保,做訪問,還有愛吃東西(笑)。

  新京報:這種狀態你快樂嗎?

  周迅:有些時候是不快樂的,覺得自己像一朵飄浮的雲。去年做完《大魔術師》的宣傳我就休息了半年,我就每天坐在家裏發呆,一發就是幾個小時,突然覺得現在可以去運動一下了,就去運動一下;覺得該去找個朋友了,就去找個朋友,那種感覺就像開車時突然剎車,你只看到那條剎車的印記,但是真的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有什麼狀況出現的時候再去想,順其自然吧。

  新京報:你也不是第一次在拍戲中間休息了,但感覺你現在比以前更“離群”,除了電影和公益,很少在其他活動上亮相。是希望自己更純粹一些嗎?

  周迅:既然我沒有表達的慾望和能力,不如停一下。而交際是我不擅長的,在那種場合經常讓我覺得不知所措,而且我已經感到厭煩了,所以還是不要強迫自己,給自己增加這方面的困擾吧。

  新京報:這也是因為現在在影壇的地位吧,沒有現在的成績,這些事情可能你還是會硬着頭皮去做。

  周迅:這的確是一種說法,但是以我從影經歷來講,從有到無,我並不是說這些活動不好,但真的不適合我。因為我已經試過了,試過去努力地融合,可是我還是沒有辦法游刃有余,我甚至會緊張應該穿什麼、說什麼、我旁邊坐的是誰,這些都會讓我很焦慮。這種焦慮我現在不想要,可能過了這個階段我又想出去見朋友參加活動了,這不是我刻意設定的,我想也不會是固定的一種狀態。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孫琳琳 實習生 張曉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