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女特工”周迅堅忍得像個機器人(圖)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01日 19:37   南方都市報

幹練的特工,嬌柔的“交際花”,周迅游刃有余地在兩種角色中游走。

幹練的特工,嬌柔的“交際花”,周迅游刃有余地在兩種角色中游走。

戴起眼鏡增加知性味道。

戴起眼鏡增加知性味道。

戒掉香煙是電影審查的要求。

戒掉香煙是電影審查的要求。

周迅說張學寧會把遇到的人按照顔色分類,但總遇到讓她驚訝的顔色。

周迅說張學寧會把遇到的人按照顔色分類,但總遇到讓她驚訝的顔色。

  梁朝偉、周迅昨日現身廣州為諜戰片《聽風者》造勢  

  南都專訪周迅、導演麥莊及原着作者麥家談“中國式銀幕女特工煉成記”

  身着花旗袍,腳踩高跟鞋,一抹紅唇頂着一頭波浪,她們身段婀娜,連嘴裏叼着的香煙卷都性感萬分,她們眼神迷蒙,氣質妖艷卻又充滿故事,身不由己……她們就是大衆印象中的中國式銀幕女特工。

  從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反特”題材的電影開始,女特工一直是影視劇中一道亮麗的風景。近年,諜戰題材相當走紅,盡管電影並沒有像電視劇那樣紅紅火火,但《色,戒》、《風聲》這兩部作品卻也因為過硬的質量得到了口碑和票房的雙收。下周二(8月7日),備受關注的諜戰片《聽風者》即將公映。該片由莊文強(微博)、麥兆輝(微博)指導,梁朝偉、周迅、范曉萱(微博)、王學兵(微博)等主演。據看過片的內部人士透露,周迅飾演的女特工几乎搶盡了梁朝偉的風頭,導演莊文強還開玩笑地說,“我都害怕偉仔會找上門跟我算賬。”看來,觀衆可以期待周迅在《風聲》之後,再次成功塑造一個銀幕女特工的形象。日前,南都專訪了主演周迅,導演麥莊以及小說的原作者麥家,聽聽他們講述一枚中國式銀幕女特工是如何煉成的。

  外形 少了妖嬈,多了知性

  “銀幕中的女特工一定要美,這是最基本的要求。”談論起打造女特工的基本要求,麥莊和麥家異口同聲。遠的不說,單看《色,戒》和《風聲》,女主角一個亮相就可以驚艷四座。她們往往在旗袍的包裹下展現出玲瓏身姿,紅唇如烈焰般能夠灼傷人,一笑一顰風情萬種。而周迅這一次扮演的張學寧,除了性感,更展露出了略帶懶散的知性味道。

  周迅很累,女特工也變得慵懶

  張學寧這個角色在原著《聽風》中是沒有的,“如果一定要對上號,可以說是小說中的‘我’吧,不過性別也變了。”麥家對於在片中加入這個角色相當贊同,“畢竟有個女一號會更有情感上的糾葛。”但由於沒有原著中的人物可參考,演員在揣摩時多少有些困難。周迅把張學寧詮釋出一股歷經風霜的韻味。“剛開始拍這部戲時我就已經非常累了,但一早答應了又不能推。我就在想她干那麼多年也會累的,所以我就跟導演說‘不如就讓她很累吧’。於是我讓她有種類似於無聊的感覺,你看我走路,基本是晃進去的。”

  中性打扮,戒煙戴眼鏡增添知性

  讓張學寧“很累”,於是片中的周迅便少了很多妖嬈,多了不少知性的味道。這多少得歸功於造型。湯唯在《色,戒》中換了27套旗袍,而周迅在《聽風者》中也前後換了近15套左右的着裝。除了在宴會中穿禮服,周迅均以硬朗的中性打扮為主,西裝、風衣、改良式軍裝,多是乾淨的大地色,就連在麻將桌上穿的旗袍也都用暗色流綫紋路,她還時不時架上一副眼鏡,多一分難得的書卷氣。

  有意思的是,香煙這次出現得很少,几乎只剩下一場戲。周迅表示,這是因為目前的電影審查讓特工戒了煙。“現在越來越少在電影裡抽煙了。”

  情感 機器人般,隱忍堅強

  “我覺得張學寧特別像一個機器人,把遇到的人分為不同的顔色,紅色進來分到這一塊,綠色進來分到那一塊。但她畢竟是個人,可能有一個顔色進來,她會驚訝‘哇,這什麼顔色’,然後會非常本能地自我暗示‘哦,不能要’。”張學寧在特工行業中“摸爬滾打”多年,周迅以機器人去解讀她的情感分類方式。在影片中,她卻遇到了很多令她驚訝的顔色。

  入戲太深,周迅片場失控大哭

  比方說她和王學兵的關係,一下子從曖昧的敵人關係轉到了竊聽局的上下屬關係,還有她和梁朝偉,一個毫無規矩可言的混混介入到一個有板有眼的特工生活中,這對周迅飾演的張學寧而言,新鮮又可怕。而張學寧從701女上司、特別行動的“老鬼”,再到社會名媛和知名女作家,讓她自己也難辨真假。“最後,她即便分得清,內心也是亂糟糟的。”最終張學寧只能隱忍地對待感情。

  “女特工的感情在工作中是個非常重要的手段”,麥兆輝這樣解讀“情”與特工的關係,“但這卻也恰恰最傷人”。為了演繹出張學寧的“傷”,周迅也深陷其中。莊文強透露,周迅因入戲太深而屢次在片場失控大哭。周迅表示,很多角色都讓她在戲外崩潰過,但她印象最深的兩次都是在演特工,一次是《風聲》,一次是《聽風者》。“對於顧小夢(注:《風聲》中的角色),我有一種憐惜(的情感),而對於張學寧,我則是認同,我認同女人就算再強大,都會有最脆弱的部分,那些脆弱連你自己都不敢去碰,‘梆’一彈到,你可能‘啪’就碎了。”更何況,張學寧從頭到尾都無情感的大起大伏,莞爾一笑貫穿始末。(來源:南方都市報 南都網)

  被迫堅強,亂世中女人收起脆弱

  說到底,女特工還是女人,情感往往是最折磨的地方。而職業和情感上的衝突,也是女特工常常在諜戰題材影片中脫穎而出的關鍵。比如《色,戒》中湯唯和梁朝偉的一段“獵人獵物”的感情關係讓人津津樂道。“亂世之下,一直以來都顯得脆弱的女人,被迫堅強起來,卻又無法掙脫情的困擾,這應該就是女特工很有觀衆緣的原因。”莊文強分析道。

  信仰 篤定效忠,悲壯唏噓

  包括麥莊、周迅、麥家在內的主創,都用“犧牲”二字解釋特工的使命。“效忠,几乎是特工的天性,國家或者組織比生命更重要。”談起成為特工的首要條件,麥家這樣解析,“影片中周迅的角色經過重重訓練,各種技藝了得,並且牢記捨身取義的最終使命。”

  張學寧不僅是個外形出衆的交際花,還擁有一身武藝(微博),但最終卻選擇了悲劇的結局。“我看過一些資料,特工如果回到現實生活的話,要麼在這個過程中死掉,要麼就把你以前的所有東西消掉,就像你沒存在過似的,編一套假的,不能有自己的情感。”周迅對於特工的最終走向都有過研究,宿命應該可以形容一切。

  以諜戰小說聞名於世的作者麥家,對於國內外的特工都有所了解,他認為現實中,中國的特工從某種意義上說有着更強烈的悲情色彩,“民國的時候,往往以除漢奸,殺日本鬼子為目標,特工更像一個殺手。在國外,有些特工往往自我保護,會有雙面甚至三面間諜,以便在自己處於危難時讓身後的勢力相互牽制,達到自保的目的。”麥家認為,由於國內特工的這個悲劇屬性,在影視創作的過程中也往往喜歡加強這個方面,因此常常會有悲壯、令人唏噓的意味。

  廣州首映

  半年直衝十幾億票房

  周迅很想休息

  南都訊 記者陸欣 諜戰電影《聽風者》昨日到廣州宣傳,導演麥兆輝與莊文強攜梁朝偉、周迅、王學兵亮相。

  片中,梁朝偉飾演一位聽覺超群的盲人特工,周迅的身份是他的上級。海報上,兩人的“灰瞳”形象有點詭異。有網友開玩笑說兩人可以嘗試演繹吸血鬼!誰知梁朝偉連聲說:“我沒興趣,因為我從小都害怕看鬼片、恐怖片。”周迅今年作品不斷,有報道稱加上《聽風者》的票房,她或可成為半年收穫18億票房的演員。聊及此事,她透露,去年連續拍了多部電影后感覺很累,“今年要好好休息一下”。問及會否因此漲片酬?她反問道:“我票房好就可以提高片酬的嗎?”莊文強接腔說“當然啊!”於是,周迅笑着說:“那我現在知道了可以去調一下。”

  補白

  麥莊:周迅對真假難辨把握精準

  莊文強:“有很多人會問,香港導演怎麼能夠拍好諜戰題材,畢竟那個年代的歷史對於香港導演而言是陌生的。我們之前看的諜戰電影也都是國外的,類似像《北非諜影》。但我們不想做一個政治電影,我們要做的是挖掘到人物內心情感的電影,這點和國外電影有點像,所以才會加入女間諜這個角色。”

  麥兆輝:“周迅能給的遠比我們想象中多。她對於真真假假把握得非常好。”

  周迅:現實的我肯定做不了特工

  “如果是現實生活中的我,我肯定干不了女特工,我太直腸子了。除非從小開始把我訓練成另外一種,開始洗腦……我覺得基本上做特工的人都蠻單純的,目的非常明確,它是個特定職業,為了信仰而犧牲,不容半點閃失。”

  麥家:片中的情感意味更濃郁

  “麥莊組合希望借張學寧這個女性角色設置一些矛盾衝突以及産生感情的空間,80%的優秀電影都是根據小說改編出來的,這種變性就是一種很巧妙的新鮮感。和周迅合作了第二次了,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感覺。《風聲》面對的是一種生命的威脅,而《聽風者》則是感情上的考驗。後者情感意味更為濃郁。”

  連結

  中國式銀幕女特工

  不同時期的影片,着意描寫的女特工身處不同的陣營。在紅色電影時代,讓人印象深刻的女特工大都是深入我方的敵對勢力,她們嬌媚幹練,以至於最後結束生命時亦能讓大衆動容;到近年,銀幕上着意描寫的女特工均身處愛國陣營,於是她們的犧牲便顯得更加悲情。而這些年下來,不變的是女特工們的風情萬種、嬌媚可人,從來都深陷情關不易抽離。

  1950年代

  賀高英《鋼鐵戰士》(1950年)

  試圖引誘被俘的新四軍張排長的國民黨女特工。捲髮、軍裝、妖嬈的身段,奠定了女特工在大衆心目中的印象。

  陸麗珠《永不消逝的電波》(1957年)

  陸麗珠外表冷艷高雅,扮演日僞“雙料”女特務柳尼娜,戲份充足,陸麗珠把這個交際花出身、先後投靠汪精衛政府和日本情報機關的“雙重間諜”,表演得富有層次。

  王曉(微博)棠《英雄虎膽》(1958年)

  漂亮迷人的女特務阿蘭(微博)小姐被廣大觀衆封為“中國第一女特務”。片中她大跳倫巴舞,用身體擋住射向“副司令”的子彈而殉情。

  1960年代

  章薇《南海的早晨》

  (1964年)

  章薇扮演女特務聶玉嬌,臆想與敵特裏外配合,時刻夢想自己的舊日時光,是個一筆帶過的角色。

  1970年代

  陶白莉《鬥鯊》(1978年)

  陶白莉扮演的女特務康曼倩陰險、狠毒,與陶白莉本身形成強烈的反差。

  1980年代

  周麗娜

  《第三個被謀殺者》

  (1981年)

  1990年代

  梅艷芳《川島芳子》(1990年)

  導演方令正以冷諷而具衝擊性的手法,回顧了川島芳子的歷史,表現清新且具原創性。梅艷芳在片中飾川島芳子,角色演出具有突破性,特別是男裝扮相瀟灑英俊。

  2000年代

  湯唯《色戒》(2007年)

  湯唯塑造的王佳芝非常壓抑,父愛的缺失,還有心儀男子的“背叛”,形成兩股巨大推力,將她推向易先生。

  周迅《風聲》(2009年)

  周迅飾演外表美艷嬌柔的顧曉夢,穿着漂亮性感的旗袍,風情萬衆,但她的真實身份其實是苦苦尋覓的“老鬼”,讓人觀衆倍感意外。

  專題統籌:南都記者方夷敏 專題采寫:南都記者張麟 實習生麻樂 發自北京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