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整容日記》把整容這點事整成喜劇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23日 00:31   北京晚報

  由陳可辛監製、林愛華導演、白百何(微博)主演的喜劇《整容日記》盡管明年春天才排上檔期,但電影三位主創前天相聚北京一起聊聊整容這點事兒。在片中飾演“整容達人”的白百何坦言自己雖然還沒整過容,但不排除以後會考慮“微整形”。陳可辛則指出整容背後有更深的社會意義,“現在很多女性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去整容,但為什麼男人不需要整容?所以證明這還是一個男權社會。其實電影是在探討這種不公平的社會現狀。”

  導演林愛華:

  劇本受一則社會新聞啓發

  《整容日記》講述了畢業在即的名牌大學生郭晶一夜之間淪為“雙失青年”:因為容貌像“車禍現場”,被交往三年的男友直接從“女友”降級為“炮友”;因為長相缺乏“存在感”,屢次被應聘單位視做透明。痛定思痛,郭晶手握分手費去開了雙眼皮,踏上了“整容不歸路”。越來越升級的“美麗”助她進入500強,還讓她嘗到了愛情的甜頭,直到有一天被小人曝光整容真相,美麗的奇跡瞬間幻滅成最大的笑話,郭晶只能落荒而逃,事業和愛情再度面臨考驗。

  導演林愛華是陳可辛的御用編劇,從《嬤嬤帆帆》開始,兩人在18年裡一起創作了包括《金枝玉葉》、《如果愛》、《投名狀》、《武俠》等在內的諸多經典。這次之所以自編自導一部整容題材的電影,林愛華透露是受到一則《名牌大學女生打工為整容》的新聞啓發,“一方讀者支持她整容,覺得愛美是每個人的權利,整容是給自己錦上添花;另一方則強烈反對,覺得知識和智慧決定命運,沒必要再去畫蛇添足。這是一個非常開放的話題,每個人對整容都可以保持自己的態度。”她個人覺得整容不應當受到指責:“雖然我們一出生,教科書和社會就定義了美的標準,但在這個年代,我們有權利自己去重新定義什麼是好看。”

  談到對美的態度,林愛華實話實說:“其實外在美很重要,有了外在美,別人才更願意了解你的內在美。我朋友也有這樣的親身經歷,她說長得醜,生活也會比較困難,因為你的機會比較少。但如果長得漂亮,走出去聽到那麼多讚美,自己也會開心。”

  林愛華還稱讚白百何“我行我素”的性格和女主角很像,“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完全不知道她已經結婚生子,而且她在當紅的時候生孩子是很需要勇氣的,我覺得她就像舞台上那些搖滾明星一樣我行我素,這種性格也很適合這個角色。”

  主演白百何:

  特效化妝全身挨“整”

  從去年《失戀33天》後開始走上好運的白百何,近來不斷接到大電影邀約。不過這次在《整容日記》中,她這個女主角被“整”得很慘,每天光特效化妝就要花去4個小時,從眼睛、鼻子、下巴、兩頰、甚至到胸,全部被“整”了一遍。灑脫的她卻毫不在意,“拍着拍着,都看慣了,有一天把妝卸了都不習慣,覺得整容造型比自己還漂亮!”

  那老公陳羽凡(微博)是怎麼評價她的“整容妝”呢?白百何說羽凡根本“拒絶探班”,倒是兒子來片場探班,5米之外就能認出“媽媽”,讓她甚感欣慰。

  雖然在片中扮演一位踏上整容“不歸路”的小妞,但白百何自己對美麗卻另有一番見解:“做好自己就可以了,總會有人欣賞的。”她還表示:“我從來不是‘外貌協會’的,我自己本來也沒長得太美艷。”

  既然拍攝整容題材的電影,難免會被問到這個敏感話題,但白百何並未因此而産生顧慮,從未整過容的她大方表示並不抗拒整容:“適度就好,不要把自己變成另一個人,微整形的話我可以接受,我還曾經想過要不要把雙眼皮再加深,但造型師們都不太贊同,覺得沒必要,貼個假的雙眼皮就可以了。”

  “有的演員為演好一場哭戲,不開心一整天,百何不是,她覺得,不過就是拍電影嘛?這就對了。”一旁的陳可辛對白百何讚賞有加,“她的表演節奏好得不得了,上一秒還在戲裡哭,下一秒就可以跟兒子通電話,讓我想起巔峰時期的袁詠儀(微博)。”

  監製陳可辛:

  這是第一部整容題材電影

  在白百何看來,整不整容都是自己的權利,但在監製陳可辛看來,整容卻並非是一件小事,而是社會不公的體現,“現在很多女性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去整容,但為什麼男人不需要整容?所以證明這還是一個男權社會。”

  《整容日記》是第一部以整容為題材的商業電影,陳可辛認為這個題材其實很敏感,“為什麼一直沒有人拍整容這個題材?雖然現在整容已經很平常,但如果把一個整容的女孩寫成女主角還是很難讓觀衆認可的。幸好林愛華的劇本寫得很好,很有喜劇性。而且越是講整容,就越是要選一個最自信、最不怕整容的女演員,白百何再合適不過了。自信就是最美的。”

  從今年年底到明年春天,“我們製作”三片齊發,既有陳可辛執導的勵誌喜劇《中國先生》,又有他監製的3D賀歲巨制《血滴子》和這部《整容日記》,陳可辛不由感嘆,“這是我有生以來最高産的三個月。”過去的這一年對他而言感慨良多,創作的興奮讓他“感覺回到了最快樂的時光”,“前幾年,因為商業的要求,我拍了一些自己不熟悉的東西,但現在感覺終於回來拍自己喜歡的電影了,就像回到年輕時候。”接下來,忙裏偷閑的他還將踏上威尼斯電影節的評審之旅,他表示,一定會開心享受最純粹的十天觀影時光。本報記者李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