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張震談《一代宗師》:累到像狗王家衛仍加碼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2月18日 01:46   北京新浪網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張震

  新浪娛樂訊 張震[微博]在王家衛導演琢磨多年新片《一代宗師》中,大展苦練多年的八極拳身手,近日他在台北獨家對話新浪娛樂,自剖練功甘苦、暢談與王家衛之間,導演與演員的信任與默契,剖析挑戰王導作品的過程中,自身的潛在被虐傾向。他也透露與梁朝偉[微博]對打,兩人打到手瘀青、累得跟狗一樣,導演仍不斷“加碼”:“不夠,再用力一點!”以下為對談內容:

  張震:新浪網友大家好,我是張震。

  新浪娛樂:介紹你在《一代宗師》片中的這個主要角色?

  張震:《一代宗師》這個電影裏面,我角色方面其實演的是一個學八極拳這個門派的一個、有點像特務這樣子的一個人,然后裏面主要的對手是跟章子怡[微博]、小瀋陽[微博]。

  新浪娛樂:以前有沒有受過正統的武術訓練?如果有是哪一種類型?

  張震:我很小很小的時候有學過跆拳道。

  新浪娛樂:練到黑帶嗎?

  張震:沒有,我練幾個月而已,什麼帶我忘了,藍帶還是咖啡帶之類的,之后就沒有再跟武術有任何的關係,直到要拍《一代宗師》這個電影,才開始做一些准備。

  從零開始  學武心無旁騖 

  新浪娛樂:沒有其他武學的包袱,對你來講會不會學習上比較方便一點?

  張震:有一些最基本的,譬如說在武術裏面講求發力、發勁,因為我們這一派來講,在八極拳裏面講的是一個整力,怎麼樣讓腳到的時候拳也到,然后力也到。在這個方面就是從零開始學,是比較好找的,因為你沒有其他的一些陰影,或是有一些習慣動作会干擾你,在練的時候也當然都跟同一個師父練,會比較集中精神的練,然后也比較不會受到周圍的影響。

  我們練功的環境也比較舒適,我們在公園裏面練。我記得剛開始練功的時候是一月份還是二月份在北京,那個時候有下雪,早上起來就先去那個公園裏面掃雪,要把地上的雪掃乾淨,才能開始練。然后一直在那個公園練、練到夏天,因為是一個小樹林,基本上從枯木開始練,練到春天發綠芽、地上開始長一點草,然后到夏天很熱很熱,就在那邊花了半年的時間。

  我覺得挺好玩的,就是讓我有一個機會去過那樣的生活,好像重返到學生生活一樣,然后很簡單的去做一件事情,真的就是很專心的做一件事情,當然累是累,辛苦也是很辛苦,但現在回想起來,自己還是覺得那是好玩的。

  新浪娛樂:跟王家衛導演合作,在實際的拍攝跟思想上面,與以前不一樣的地方?

  張震:跟王家衛導演工作其實我是很信任他的,我覺得跟他是很有默契的。但多多少少我覺得自己是有點那種被虐的傾向,因為其實跟王家衛一起工作是有一種挑戰性是…你永遠不知道他要的是什麼,他可能會叫你准備很多的功夫、很多的准備,然后他到了現場的時候又不告訴你要演的是什麼,或者是今天要做的是什麼,甚至他不會告訴你說你做的這個人物是什麼,然后每一次給你的任務都不一樣。像這一次《一代宗師》是從練武開始,當然在練武的過程裏面有一些很加分的一些事情,譬如說我練武以后,才能夠進入到所謂的武術界,去認識所謂武術界的人,因為一般沒有在練功或是沒有在接觸這些事情的時候,你不會碰到這樣的人。

  新浪娛樂:聽說王家衛導演有一本各家武術的資料?

  張震:我們自己每個人都有一本,他會發給每一個人,就是屬於那個門派、他看到的一些數據的整合。像我就有八極拳的,然后除了是文字以外,甚至八極拳還有漫画,以前有一個漫画叫《拳兒》是日本人画的,應該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時候,我小時候也看過那個漫画,他也有准備。然后找一些很精華的地方,也跟他去見了很多不一樣門派的師父,然后開始這樣的一個旅程。我覺得就很特別,對我來講可能跟很多觀衆一樣,也是從一個零開始,然后去接觸武術這件事情,然后去見到很多不一樣門派的大師,開始自己去涉入這件事情。到真的拍戲的時候則是要忘掉這些事情,要取到生活裡一些精華的部份,然后把它運用到這個電影裏面。

  主角勤練功  競爭心態諜對諜

  新浪娛樂:你在片中跟梁朝偉飾演的“葉問“,還有章子怡的八卦掌掌門人,三個角色的關係?

  張震:其實要講戲裏面的關係我覺得到時候大家看電影就知道,我覺得更好玩的應該是去講說王家衛怎麼安排我們這些演員在一起練功這件事,因為我覺得在不知不覺中,雖然都是大家在練功,其實大家心裏面都會在想說:“誒,Tony今天練了沒?他現在練得怎麼樣?他腹肌有八塊了沒?他現在打得怎麼樣?”其實大家心裏面會有一個競爭在。

  當然你會想知道說別的門派是什麼,像我自己也去練一些詠春,因為他們有時候,譬如說有一些跟Tony一起練功的人,在他們沒有開工的時候,或甚至他們在練功的時候,我會自己跑去看他們練,然后會問他們“誒,那個小念頭怎麼打,什麼是黐手,什麼是膀手,我就會問,就可以偷偷的學一些很額外的。因為其實一樣的道理,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你知道他的黐手是什麼樣的時候,你其實就會想說,他這招怎麼用的時候,我應該怎麼去反制他,我希望在電影裏面也可以用得到,當然一方面也覺得這也很好玩。

  多認識一個門派,其實學到的不止是一個外形的東西,也是心裏面的一種體會,因為每一招一式的用法都是有原因的,當然在這個大家訓練的過程中,彼此的競爭會帶到銀幕上,我覺得可以讓整個心裏面的感覺,跟士氣都不一樣,因為《一代宗師》講的是這些在民國初年,從二十幾年到五十幾年這段時間裡的中國武術大師,各門派的大師他們都在做什麼。當然你練到一個程度,你有這樣的一個競爭力,跟有去真的實在的練功后,你自然而然站出來你就是大師,其實你不用去說“我要演一個大師”,真的你有那個底子在,你可以做到的就是你坐在那邊就會像那個人。

  對打梁朝偉手瘀青  王家衛:“不夠,用力一點!”  

  新浪娛樂:你在《赤壁 》的時候跟梁朝偉就有合作,這次在實際對打或練習時 有什麼樣的火花?

  張震:因為我們學的不是像武行那樣子,我們不會練到說我一拳出去,到這裏就停,還是我要打出去再回來。其實在鏡頭裏面它整個感受是不一樣的,當然你說如果我們是很專業的武行,我們可以做到打到這裏就這裏,然后還是可以做反應的話當然是最好,那我們一開始不會,而且導演每次在旁邊講說:“不夠,不夠,用力一點,用力一點!”我們那時候打得已經累得跟狗一樣了,還要再用力,手都已經瘀青到不行,就是真的很痛,手都腫了一塊。

  但導演還是說不夠不夠,到了這些戲拍完以后,每拍完一場打戲之后你會回去再反思說,那我這個動作應該怎麼做才會好看,才會有那個效果,然后有的時候會跟武行問,就要問他們,但這東西是很抽象的,沒有辦法用言語教你,我跟你講1、2、3、4、5,他就會是1、2、3、4、5,就要不斷的去試。跟Tony打過那一場后真的覺得自己蠻吃虧的,就是我拍打戲拍得經驗比較少,然后我想他都打成那樣了,所以我應該好好花一點時間練一下,不然大家都很辛苦,不管是打人或是被打其實都很辛苦。

  新浪娛樂:你跟章子怡之間的互動?

  張震:因為她的那個八卦掌我很有興趣,我偷練了很久,有一些基本的一些淌泥步呀這些的,而且八卦掌有一些概念是很好的,中國人常講的就是“人老先老腳“,然后八卦掌講的就是腳,就是步伐跟身形,所以它有練淌泥步,就是一種在地上搓來搓去的步。

  其實那個很好玩,我自己在家練了很長的時間,我覺得當一個運動也好,因為八卦掌要的架式比較低,越低的八卦掌看起來就越厲害,因為它很貼近地面,感覺起來那麼貼地面還可以很靈活自如的轉換位置跟方向,就會很好看。然后加上我們穿的衣服有的時候是一些長袍,那個式子一下去,就覺得那個也挺棒的。

  我相信學這些東西以后對我來講都是有用的,那些雖然是很基礎,但是可能以后工作上面也會用到也不一定。有時候子怡在練,因為子怡她是一個非常刻苦的演員,她可能自己本身條件也比較好,她是學舞蹈出身的,然后她對訓練這件事情也比較有一個…她知道要花多少的精力在那個上面,可以得到多少的一些效果。

  痛到快流淚:“早知拍三年就練一字馬!”

  新浪娛樂:請分享練功甘苦。

  張震:我們有一些是要趴在地上,師父會踩上去,我每次都快要流眼淚,那真的很痛!每個人的身體條件不一樣,我柔軟度比較差一點,但是慢慢練也是會有一些進步。當初因為不知道要拍三年,如果知道有三年這麼長的時間的話,我可能會想一個目標說我想要一字馬,我可能就練一字馬,如果給我三年的時間這絶對下得去。但是我因為不知道要拍那麼長的時間,然后我也沒有一個特定方向,我只是想說八極拳是什麼,對武術都是從一個很籠統的認識開始接觸到現在,我覺得就是去想要的、去想要要求的,跟拍到最后是不太一樣的。

  新浪娛樂:詠春、八卦掌、八極跟形意,若讓你自己挑,你會想要挑哪一個去學?

  張震:我都不想學,我對於打、對於實戰是沒有什麼興趣的,我這個人就是可能我有火氣也是不會去外露出來,就是給人家的感覺性情比較溫和。可能導演也想要調度我一些比較火爆的地方,我其實自己是有這一塊,我那種火爆是會埋在心裏面,我是不會顯於臉色那種。

  學了以后就會想要試,其實所有學武術的、就是為什麼要學武術,其實就是想要試手,就是想要跟人家較量,因為你不去跟人家較量,你就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裏。我有一個陪練的師弟,他是跟我一起練,他比我早拜師,然后我們一起練了很長的時間,等於我跟他在練的過程裏面,如果師父不在的時候我都跟他一起練,那他就等於是我的一個目標,一個比較短暫的目標,我在外型上面或是我身形上面,起碼是要跟他是可以抗衡的,我們兩個身高也比較像,有的時候也會自己玩一下。

  新浪娛樂:練武三年來自己覺得跟以前不一樣的地方?

  張震:其實是可以抓到一些竅門的,在外形上面,就知道有一些穴位,有一些姿勢。是可以找到竅門,譬如說你坐的時后,我們拍古裝片,譬如說坐,練功裏面就講要拔頂,其實拔頂就是這樣子,當你穿上古裝、這樣坐的時候,看起來人就會很精神,就會好看。當然我穿皮衣時,這樣就會覺得很怪,還是這樣比較舒服,那你就知道你穿上這些戲服的時候你人就是這樣,看起來就是不一樣,那就是一個效果。你有這樣子以后,其實出來的就由內往外去發那個氣,就會有那個味道出來,這就是學武裏面可以掌握到的一些小技巧,然后可以把它運用在拍戲上面,當一個好玩的事情在做。

  譬如蹲馬步,以前你們看到的那些其實都蹲得很高,我現在已經可以蹲很低,我們還是有一些基本的訓練方式是可以讓架子看起來是好看的。拍戲其實只是要一個架子,我們練功其實要的不是架子,可是你練練自然就會去追這個,你就會想說我馬步可以蹲多低,我蹲到最標準馬步的時候我可以蹲多久,那就變成是一種競爭上面的追求。

  當然蹲馬步不一定代表蹲得越久越有用,但是多多少少你在蹲馬步的過程裏面,你可以長到的力,就是你肌肉運用的力,可以幫助到你的發力,那當然在拍戲的時候你懂得這些技巧以后,你表現這個力時,可以表現得更徹底,就會讓觀衆感到更真實。外型有胖瘦,一開始練的時候體重比較重,70公斤多一點,要保持開工的狀態我會讓自己比較瘦,會練到大概68、69公斤左右。

  新浪娛樂:導演用八極拳這個導體,誘發出你有別過去的不同形象?

  張震:其實就是花比較長的時間專注做一件事情,學八極拳的這段時間,學的不光是一個外形、拳法的東西,其實有很多不斷的反思是看自己,整個人會放大很多,你會關切的事情也比較多。導演可能利用八極拳這樣去帶動我的一些比較不為人知的一面,他透過這個練拳的過程,把我的爆發力表現出來。

  婚事受關注:“有什麼結果,一定會跟大家講!”

  新浪娛樂:從相對的文靜內斂到外放的爆發力,八極拳成為一個導體?

  張震:可以這樣講,我覺得很有趣的事情是,武術它帶給人的並不是一種很狹義的一種、很狹窄的一種觀念,覺得武術就是對打,就是可以飛踢、可以雙節棍。我覺得它要的不是這些東西,要的是更內在的東西,然后是很有邏輯的、很有宏大思想的。

  為什麼太極會這麼多人練,因為它要的是陰陽調和,以靜制動,那這種就是一種它很抽象的東西,但是你可以去摸索可以去追求。每一個門派他們都有自已所謂這種心法跟它們最終極目標,你會去想這件事情,為什麼師傅說“無招勝有招”,聽了好像是這麼回事,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師傅常常說:“一天不練功,自己知道,兩天不練功,師傅知道,三天不練功,大家都知道!”他講這很有道理,就是你有沒有練看就知道了,就不用去講然后你自己也會知道。

  新浪娛樂:外界及媒體很關心你的婚事。

  張震:其實我覺得這個問題,我自己覺得蠻無聊的,就是每次大家問到。可能這幾年是一個潮流吧,就是藝人結婚這件事情已經是一個大家必問的問題,但我從以前到現在一直保持的心態就是,反正到時候,發生什麼事,有什麼結果,一定會跟大家講,然后現在目前最重要還是把工作先做好,當然在我自己的感情上面,我有自己的安排,然后也謝謝大家的關心。

  (鄭偉柏∕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