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章子怡強勢回歸:我和王家衛超越了“合作”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1月07日 18:56   南方日報

  《一代宗師》終於上映了。看過電影的人都會發現,“葉問”在這部電影裡已經退居到次要角色。相反,章子怡扮演的八卦掌傳人“宮二先生”宮若梅卻是電影的核心。而章子怡這次的表演也得到了影評人的一致認可,很多人都說,這是她十年以來表現最好的電影。《一代宗師》拍攝耗時日久,單是章子怡就花了3年時間。而在這三年裡,章子怡的變化也很大,尤其是經歷了2010年的“潑墨門”、“捐款門”之后。電影在北京首映時,面對記者,章子怡表示,現在的她已經釋然了。

  談角色▶▷從新角色上發現自己

  南方日報:從電影來看,你才是《一代宗師》真正的主角。戲份很完整,甚至比扮演葉問的梁朝偉都多。但這部電影拍了三年多,應該拍了很多鏡頭,梁朝偉和張震都說有很多自己覺得很滿意的東西沒有呈現出來,你呢?

  章子怡:我也有很多。記憶最深的就是宮二先生在香港的時候的一場戲,那場戲我們花了很多工夫。當時她知道自己身體不行了,她在家裏唱:“我好比籠中鳥,有翅難展”。那場戲反復拍了好幾次,但很可惜沒呈現出來。我看電影的時候還在問,為什麼這個戲沒有了。其實有很多沒呈現的片段,完全夠剪出另一部電影的。

  南方日報:很多人看完電影,都覺得這是章子怡自《卧虎藏龍》以來表現最好的一次。甚至連王家衛在接受採訪時也誇贊說,《一代宗師》之后將開啟一個新的章子怡時代。你覺得呢?

  章子怡:我覺得這是他對我在《一代宗師》中的表演的肯定。我一直有這樣一個觀念,就是角色成就演員,小角色可以成就一個大演員,但是大明星不一定能將小角色詮釋得更好。我覺得我真的很幸運能夠跟王家衛導演再次合作,他能夠給我一個如此有性格、有人格魅力、能文能武、同時又有很多情感的角色,如果沒有宮二,也不會有(今天的)我。所以我覺得其他的都不重要,演好戲是最重要的。

  南方日報:哪怕拍上三四年,推掉無數其他片約,少了很多商業機會,都不重要?

  章子怡:是的。我很幸運碰到一些好電影。現在是商業電影時代,大家對待電影,都是在製作産品。但王家衛導演,卻是在完成一個夢想。而我們能靜下心來陪他完成一個夢想,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福報。你要是問我是否值得?我覺得看到這個電影的時候,中間的一切不如意都不存在了。這個是我最欣慰的,也是導演給我的最大的禮物。

  南方日報:有人從宮二身上看到了張曼玉,有人從裏面看到了玉嬌龍的影子,你呢?

  章子怡:我也發現了一點玉嬌龍的影子。對我來說,宮二和玉嬌龍還是不一樣的。宮二是有個性的。她代表了現在很多的獨立女性。具體地說,裏面應該是有一些我自己的影子。這些角色都是有自己的夢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和願望去呈現自己的夢想,我自己也是這樣。我在宮二的身上感受到了很多。但角色一定有演員身上的東西,如果不是王家衛,這個角色不會那麼極致。

  談拍攝▶▷2010年時差點撐不下去

  南方日報:你所說的“中間的一切不如意”是指?從電影上看,我們似乎看不出你情緒的低潮。

  章子怡:王家衛拍片看起來很散亂的。電影從頭看起,但裏面有些戲是去年拍的,卻在影片最早的時候出現,有些最早拍的,卻在影片最后出現。我覺得自己三年后的樣子都不一樣了。主要是氣質上不一樣了。

  最早拍的我的戲是在東北。而遇到那些讓我很困擾的事情時,剛好拍到宮二要為父親報仇,到奉果寺裡去奉道。那時也是我心裏最低潮的時候。但當我趴在佈滿灰塵的牆上說:“如果父親你能聽到女兒的聲音,就請你讓我看到一盞燈”。我當時貼過去,感覺不知道是在跟宮二父親講話,還是在跟一些佈滿靈性的東西去講話。那是一種不清晰的狀態,你沉浸在一種自己的境遇當中。那場戲拍完,我跟導演說我撐不住了,我要休息一段。導演說,如果你休息一段后能恢復到最佳狀態,我放你走。所以他耽誤這麼久才讓電影上映,我覺得有一點是我的原因。

  南方日報:這段也算是你在拍攝《一代宗師》過程裡的一大難關吧?

  章子怡:你說什麼是難關,每天都會碰到一些困難。就是一種心態上的變化,尤其是這三年真的是非常豐富。現在我覺得,我應該感謝這三年來遇到的任何事情,大的、小的、開心的、難過的,因為這些我才有今天這樣的狀態,我釋然了。

  南方日報:你在拍攝時有什麼印象最深的事情麼?

  章子怡:這次沒有多少威亞的空中動作,都是實戰的。印象深的是我們在東北,在調兵山火車站。當時都是夜戲,晚上攝氏零下30多度。王家衛對我們挺殘忍的,現場沒有休息的地方,就是個破舊的火車皮,只有一個暖爐。每天你得先練功,但服裝都是冬天的,穿得很多,熱身之后才出來打,就跟以前打雪仗一樣的,突然運動了會出很多汗,一冷一熱的時候,感覺特別受罪。那段時間,每次他們說收工時,我腦袋裏浮現的第一個画面就是“熱水澡”,甚至覺得那都是很奢侈的一件事。

  談導演▶▷王家衛不會出賣演員

  南方日報:包括梁朝偉都在控訴說,王家衛拍戲沒劇本的,但這次他讓你們各自准備了幾年時間,是不是有完整劇本了?

  章子怡:他不是沒有劇本,他肯定知道自己要拍的是什麼。但王家衛的風格就是沒劇本給你,一個電話過來,就問你要不要加入他的團隊。沒到看片的時候,大家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戲能呈現,到底這個戲講什麼。他要的就是一種信任,一種演員對他的信任。梁朝偉對我說,王家衛在電影裡不會出賣演員,我聽了也特踏實。他給你到底是個什麼角色?你不用管,不用擔心,你只要相信他不會讓你失望就行了。

  南方日報:三年時間如何准備宮二這個人物?

  章子怡:還好我最初參與《一代宗師》的時候不知道宮二是這麼豐富的一個人。否則我會有很大的壓力。我是在拍攝過程中一點一點地了解她、認識她、熟悉她。宮二不止能文能武,而且她能唱很棒的京劇,會很高明的針灸。

  文戲就不說了,在王家衛導演的電影裏面這一關是最重要的,你要用你的情感去打動他,但是他不是那麼輕易能被你打動的。跟他拍戲非常快樂,雖然過程很長,但是我一直都覺得它對我來說是一件好事情,因為它讓我在這麼長的時間裡跟着人和物去一起成長。

  王家衛每一段戲都有他很強烈的意識,他為什麼要給我們加這樣一段戲,你在演繹的過程中就會對人物更加了解,就會陷得更深。所以我說我和王家衛導演拍戲像累磚一樣,他給我一塊磚,我再給他摞一塊磚,就會讓人物越來越高大、人物的靈魂越來越豐滿。

  南方日報:你和王家衛是第二次合作了,他有什麼變化?

  章子怡:至少我有了很大的變化。我不像在拍攝《2046》時那麼無助、那麼緊張、那麼陌生。我們之間除了工作關係之外,還有很多的信任,有很好的亦師亦友的情感。因為在戛納電影節上,他任評審團主席我擔任評審,作為同事共處了兩個星期,共同面對、處理了很多事情,我覺得如果兩個人在工作之外有過共事,會讓兩個人的關係變得更有意義。我不會在乎他讓我做什麼、需要我多長時間,我相信他也是非常信任我的。我們的合作關係早已超越了“合作”兩個字。

  南方日報特派記者 鄭照魁

  北京報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