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編劇揭秘《一代宗師》的武林規矩(圖)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1月16日 01:32   北京新浪網

劇照

劇照

  《一代宗師》通過葉問的“宗師之路”,以宮寶森、宮二、丁連山、一綫天等人物為載體,展現的是民國時代的武林風貌。在編劇徐皓峰眼裏,《一代宗師》是拿習武的人作為代表感懷我們逝去的文明;那一代人過去之后,這種文明就看不到了,與他“人亡藝絶,是中國武術的宿命”的觀點異曲同工。

  逝去的武林之獨行道

  一生獨行 不能回頭

  代表人物:宮二

  “奉了道,你這一輩子就不能嫁人,不能傳藝,更不能有后。那可是回不了頭的。 ”這是片中老姜對宮二的勸解。為什麼報仇就必須“奉道”?到底什麼是“奉道”?編劇徐皓峰解釋,按照傳統禮法,女兒定了親許了人就不再是本家的人了。“以前的中國社會是禮法社會,禮節就等於法律,跟現在的社會不一樣,這也是王家衛想要表現的東西。 ”所以宮二率衆興師問罪,卻在馬三院裡說,“我敬你是師兄,不闖你門”,而馬三也回了一句“宮家的東西至金至貴,要取必須是宮家的人。你是許了親的人,沒資格。”正是因為這些禮法,決意報仇的宮二才決定斷髮奉道。

  “這裏說的奉道是指奉‘獨行道’,跟出家不一樣,一輩子就是一個人了,不但不能婚嫁,還不能傳藝。這是武林中人特殊的誓約,不留財産、不留絶技、不留孩子。也不是隨隨便便哪個人就可以奉道,必須是有一定地位成就的人。宮二是宮老爺子嫡傳,北方武林的領袖人物,所以能夠奉道。”徐皓峰介紹,電影裡宮二為了報父仇“奉道”,並非是故意要把她弄得很悲劇,“這是當時很多習武之人的人生選擇。 ”

  在徐皓峰看來,武術要言傳身教,老師傅死了,拳種往往就沒了。“人亡藝絶,是中國武術的宿命”。片中宮二“奉道”,致使宮家六十四手失傳,讓宮寶森一生心血化於無形。“我選擇活在我的歲月裡。”宮二這句台詞可以說是她悲劇人生的一個注解。如果她能夠遵從父親的遺願“不問恩仇”,必將是武林中又一大宗師。宮二原本有段獨白,后來刪掉了——“這個宮家沒有機會因我而勝,只會因為我而敗。因為是我一夜之間把我父親傳給我的絶活都滅了,我打敗了馬三,看起來我好像報了仇,但我同時也把我父親一生的心血都毀了。 ”

  逝去的武林之入堂子

  一入“堂子” 恩怨勾銷

  代表人物:丁連山

  從影片展現的各種細節看,金樓分明是個風月場所,只不過在旁人看來是一個“銷魂窩”,但在武林人士看來卻是一個“英雄地”。為什麼武林中的英雄好漢要在金樓議事?徐皓峰告訴記者,片中的金樓其實就是“堂子”,絶不是通常意義上的“青樓妓院”,“清末和民國時期的堂子相當於現在的夜總會、高級會所,是很多有身份的人士交易、談事的地方,歌女也多是賣藝不賣身。你可以說它是風月場所,但不是妓院的性質。”這種風月場所並非是人人都可以進的,裏面消費很高,卻不對外開放,全是私交介紹來的客人。

  還有一個說明“金樓”在當時武林中的重要地位的細節是,宮老爺子的師兄丁連山也隱居在金樓之內,做了一個廚師。根據史料記載,當年宮寶田第一次進金樓后,喝到了丁連山伺候的一碗湯,才知道師兄隱居於此。“那個時候男人在風月場所給女人當佣人,只有在堂子裡才會有,因為伺候女人是被看作很低賤的事情,所以武林中也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如果是大家都欽佩的江湖人物躲避到堂子裡,當了下人,入了堂子,那是屬於‘自賤’,以前的江湖恩怨就不再追究了。武林中人得罪了人或犯了事,當時就兩條路,一是像魯智深那樣出家,另一個就是到堂子裏頭。 ”

  此外,片中的“金樓”其實叫“共和樓”。宮老爺子說“我一輩子做成三件事”之前,其實還有另外一段話,但最后剪掉了。他說:“我那年帶着一幫人從東北,穿着皮襖一路脫進關內,到佛山,進了金樓才知道自個兒是土包子。這裏的景是滿室描金一塵不染……但我們不是來嫖的,我們到金樓,是來送一個炸彈。 ”那個炸彈是蔡元培先生配製的,三天之后,就炸了廣州將軍鳳山,民國就此開始。所以這個樓叫共和樓,因此也有了片中“風塵之中,必有性情中人”的經典台詞。

  逝去的武林之借名聲

  打敗恩師 成名在即

  代表人物:宮寶森

  《一代宗師》故事是從八卦門掌門宮寶森的南方退隱儀式開始,其中暗含了民國武術界“北拳南傳”的大事件。但宮老爺子名義上是“退隱”,實際上要幫新人出頭,所謂找個人“搭手”,就是比武較量。

  徐皓峰介紹,民國武術是中國功夫高峰期之一,“明清600多年民間禁武,清末軍事力量最弱的時候,卻迎來了拳術的發展高峰。 ”他介紹說,清末民初的武林高手技擊水平都是相當高的,當時時興開武館,流行互相挑戰。“不會用輩分來壓制人,少年要成名,那你就去打;徒弟打敗師父,把師父畢生的名氣拿走了,其實是在感謝老師。”所以,宮寶森所說的北方退隱儀式上跟他“搭手”的是大徒弟馬三,意思是在幫助馬三成名;而當葉問在武學見解上贏了宮寶森后,宮老爺子大度地說,“今日把我的名聲送給你”,葉問就此一戰成名。 記者穆晨曦

  影片參考

  《逝去的武林》

  由徐皓峰整理、李仲軒口述的《逝去的武林》一書的主人公李仲軒,是形意拳大師唐維祿、尚雲祥、薛顛的弟子,武林名號“二先生”。李仲軒34歲自武林退隱,遵守與尚雲祥的誓言,一生未收徒弟,“他也奉了道,但只是‘不傳藝’;奉了‘獨行道’的是中華武士會創始人李存義,還有八極門的一代宗師李書文 (一綫天這個人物的原型之一)。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