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亨利-卡維爾:新超人的多舛命運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6月25日 02:45   精品購物指南

亨利-卡維爾

亨利-卡維爾

  “超人”飛到了中國!

  沒有內褲外穿的新造型,首先就讓人眼前一亮,而來自英國的“新超人”亨利·卡維爾本人在上海國際電影節上的亮相,更是艷驚四座,用電影裡“超人”女朋友扮演者艾米·亞當斯的話說,“帥到你初見他時,那光環晃得你需要長出一口氣緩兩分鐘!”——其實現場的亨利自己也同樣心跳加速,作為越傳越邪乎的“好萊塢最不幸的演員”,這部《超人:鋼鐵之軀》被很多人視為他倒霉多年后的“鹹魚翻身”之作。究竟能不能就此告別“酒吧男孩打工掙機票錢”的辛酸過往,成為他嚮往的“能用高票房吸引製片人小眼神兒”的那種演員?成敗在此一舉,簡直比電影裡超人決定維護世界和平還是分化征服的那一瞬間,更讓粉絲們揪心……

  失而復得的“超人”

  “我去2006年版《超人歸來》試鏡之后,很長一段時間,我打工的夜總會DJ哥們兒每晚為我播放超人背景樂——播到他知道我落選為止。”

  屏幕上,公路邊的小酒吧裡,黝黑而壯實的克拉克·肯特正在埋頭幹活——很長一段時間,他選擇遠離都市,放棄熟悉的生活,游走在社會的邊緣,把自己埋在一堆詭異的工作之中——直到酒吧的混混們開始滋事兒,怒火中燒的肯特終於爆發,但拳頭落在了別處。是的,他可以輕易地滅掉他們,但他還沒有做好暴露自己是強大“外星來客”的心理准備,惶恐和迷茫包圍了這個有且僅有的“地球局外人”。

  “在這部《超人:鋼鐵之軀》裡,你會發現超人變得更接地氣,不再那麼完美無憂,而是更人性化。”導過《斯巴達300勇士》和《守望者》的扎克·施奈德,欽點亨利·卡維爾成為他的“2013新超人”,據說就是看中他在真實生活裡的糾結和執著——早在2002年,另一部“超人電影”《超人歸來》就已處於籌備期,但這部電影命運堪稱波折,導演人選從蒂姆·波頓、邁克爾·貝換到McG(約瑟夫·麥克金提·尼徹),19歲的亨利·卡維爾正是McG時期的“超人”候選人之一。誰料后來因為公司希望去澳大利亞拍攝而McG自稱患有“飛行恐懼症”(這理由也忒不靠譜了……)不再執導,到最后導筒落到布萊恩·辛格手中時,“超人”一角也磕磕絆絆到了據說“長得最像漫画超人”的布蘭登·羅斯手裏。

  說起這段,亨利頗為感慨,“那時候我沒少在好萊塢片場外徘徊,一直希望成為這個故事的一員,但最終,這件事也沒有發生。”更催人淚下的點是,那段日子,他一半時間待在倫敦,另一半時間就在父母所在的英國澤西島,同時在倫敦酒吧和澤西島的夜總會上着班,就這樣掙錢來付飛去洛杉磯試鏡的機票錢,“我去2006年版《超人歸來》試鏡之后,很長一段時間,我打工的夜總會DJ哥們兒每晚為我播放超人背景樂——播到他知道我落選為止。”

  好在這些磨難,都進了導演扎克·施奈德的法眼,並最終成為亨利成功當選“新超人”的籌碼,“他真的夠執著——我知道這聽上去像是空洞的漂亮話——但‘執著’這東西,真不是漂亮衣服,誰穿上都像那麼回事兒,我不想找一個演‘執著’的人,他必須有骨子裡的執著,才能夠打動我,而亨利做到了。”

  “肥仔”亨利

  “那時候我是挺胖的,不入流,他們天天叫着綽號欺負我,有段時間我哭得——不是眼淚掉下來,是眼珠都快掉下來了……”

  亨利的“偏執”,還得從他的家庭說起。

  出生於英國澤西島的他,和家裏的四個親兄弟一起長大。在這個雄性荷爾蒙洋溢的家庭裡,打架成了最親密的情感表達方式,小時候一度打得昏天黑地,“我們只有一個規則,那就是:狠狠地打,但不許打臉!”在這樣“驍勇善戰”的氛圍下,亨利的大哥最先加入軍隊,並當了十幾年的英國軍官。二哥也不遜色,因為在塞拉利昂、伊拉克的不俗表現,還獲得了英國皇家海軍勳章——相比而言,那時的卡維爾不夠出色也不夠快樂,因為小胖子身材,他自小就被刻薄同伴們喚作“肥仔卡維爾”,“論戰績我比不過哥哥們,但要說到‘忍辱負重’的心理建設,我肯定比他們強!”

  亨利13歲離家上寄宿中學,繼續在學校被叫作“肥仔卡維爾”,繼續受盡欺侮,“那時候我是挺胖的,不入流,他們就天天叫着綽號欺負我,有段時間我哭得——不是眼淚掉下來,是眼珠都快掉下來了……每天給我媽打三個電話,后來她禁止我這麼戀家,我就忍住撥電話的衝動。但是欺負我的游戲沒有結束,‘肥仔’簡直就是我的少年噩夢——以至於后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會問每個階段的女朋友:我是不是胖了?她們總說‘沒有啊,挺好的’,哼哼,我並不相信她們的話!”

  被主流嘲笑的小胖子,慢慢在學校舞台上找到了存在感和優越感,“我可以成為其他人,而不只是‘肥仔卡維爾’。”正是在這樣的表演啟蒙階段,一件神奇的事發生了……

  第一次遇見拉塞爾·克勞時,亨利·卡維爾16歲,激動得發抖。那是在英國白金漢郡,《生命的證據》正在拍攝,拍到克勞跟劇中兒子說再見時,遠處的背景是一幫學生在玩橄欖球,而16歲的卡維爾就在其中。而當這個演過“角鬥士”的知名演員中場休息時,當群衆演員的孩子們沸騰了,“那是角鬥士馬克西·蒙斯啊!”就在同學們開始索要簽名時,亨利選擇了用這個時間跟克勞請教演戲事宜,“當演員究竟是什麼感覺?”克勞回答他,“時好時壞,工資開得很棒,但會經常遭受‘蹂躪’——不過如果你真想當的話,就往前沖吧。”

  隨着來看“角鬥士”的圍觀群衆越來越多,漸漸有了騷動的趨勢,就在一瞬間,亨利決定從粉絲變身為克勞的“保鏢”,“如果我是演員,現在應該很想離開這裏!”於是他一路護着克勞往外走,大叫“快跑!”克勞順利突圍,兩天後,亨利竟驚喜地收到寄自克勞的包裹,裏面是一些澤西島零食(亨利跟克勞提了自己的家鄉)、克勞自己樂隊的CD、以及一張他演角鬥士的簽名照,還寫了句老生常談的鼓勵話,“親愛滴亨利,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哦。”

  轉眼十幾年過去,就在亨利為拍攝《超人:鋼鐵之軀》健身時,他在健身房裏遇見了將在電影裡出演他“氪星親老爸”的拉塞爾·克勞,兩人禮貌寒暄,握手,跟着同一個教練一起運動——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也許是因為記得克勞面對粉絲圍追堵截時的無奈,也許是不想在搭檔面前顯露出粉絲本色,亨利只字未提那個一直被他珍藏、即使顔色消褪也完好如初的“克勞包裹”,倒是克勞有時會跟教練叨叨,“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這小子?你說他在哪家酒吧打過工?可是我沒去過那家酒吧呀!”終於在兩人熟稔之后,亨利鼓起勇氣開啟了這個話題,還提醒克勞,“我就是一群人裡不敢問你要簽名的那個小胖子!”克勞聽后哈哈大笑,居然真的想起來,“對,雖然印象不夠清晰,但還是記得你是提問最多的那個小子!”

  “偏執”之外,亨利還是個資深“宅男”——別看他現在肌肉發達、笑容迷人,在海報裡看上去是個“完美超人”,現實中的他,可謂宅得有滋有味兒,“沒什麼比跟哥哥們一塊兒玩游戲更有意思了,小時候受我爸熏陶,我們五台電腦在飯廳裡排成一綫,打聯網游戲,哈哈,壯觀吧?我媽總是很開心地觀戰,不過現在他們有時會很忙,所以我只能玩單機游戲,比如《天際》——我跟你說,真的超好玩!”

  好玩到什麼程度呢?事實上,當導演扎克打來“恭喜你入選超人”的電話時,他正在《魔獸世界》裡酣戰,“我看見是導演來電,心想,估計是個落選的安慰電話……但你知道,《魔獸世界》是Live的多人在綫游戲,你暫停就完蛋了啊!”他遲疑了一下,最終沒接,直到游戲告一段落,他才回撥給扎克。說起這段,扎克哈哈大笑,“他肯定恨死我那會兒騷擾他了!好吧宅男小子,我不是故意的!”撰文 丁傑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