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對話劉浩:在恐懼中完成《藍可兒》創作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8月01日 17:21   北京新浪網

導演劉浩

導演劉浩

  新浪娛樂訊 在洛杉磯塞西爾酒店的兩周,劉浩[微博]經歷了很多的事情,很多的恐懼。例如第一天就遭到警方“友情”警告不要入住酒店,例如當時大家傳言的,“殺害”藍可兒的兇手其實就在酒店裏,這些模棱兩可的暗示對於誰來說,都是足以要命的。

  但劉浩沒有離開,他在恐懼中刺探周圍的一切,刺激自己的靈感,而最終,他知道,自己要呈現的並不只是藍可兒事件,或這個被稱為“凶宅”酒店的黑暗一面,而是黑暗中的光。這片曾是“天使之城”舊日繁華市中心之地,如何成為被遺忘的一角,成為邊緣人員的聚集之地,這裏面所帶出的社會背景以及人性多樣性,“這個事件剛發生的時候,我們一開始是有好奇的一面,但進一步往下走了之后,視角已經不是停留在事件本身,而是這整個空間背后的故事。大家都說這是鬼店,我們得出的結論不是這樣的,反而認為它是夜色下孤獨者的一個驛站,是孤獨者暫時能夠靠下來的地方,讓心裏面溫暖的,並不是陰森森的。”

  考察故事1:採訪酒店34年的常住客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接觸很多人,包括採訪了美國洛杉磯地方檢查院的(國際)官員,還有洛杉磯警局重案組的分管華人黑幫的,包括採訪了黑幫的前成員,也採訪了酒店常住客。有一個老先生住了34年,他見證了很多事件……

  考察故事2:探尋邊緣人士集聚地

  它曾經是“天使之城”最繁華的地帶,這個酒店是在金融街上,邊上有很多金融大樓,但是美國經濟大蕭條之后,老城慢慢就落敗了,成為被遺忘的角落,各式各樣社會邊緣人逐漸聚集在這裏,你只要能想到的在那兒都能找到。比如我第一天晚上在酒店外面的路口,可以看到包括販毒的、站街女,各種各樣的人……

  考察故事3:酒店第一晚遇突發意外

  我住在塞西爾酒店的第一個晚上,因為之前腦子裏面儲存了大量的信息,你說我再天不怕、地不怕,要發生靈異事件怎麼辦?第一天晚上確實很發怵。第一天我記得2點多確實發生了事情,不過那是物理現象,突然樓道裡的警報裝置響了……

  親歷塞西爾酒店兩周 考察藍可兒背后故事

  新浪娛樂:您最近正在籌拍關於藍可兒事件的一個電影,能不能談一下現在進展的情況?

  劉浩:今年年初的時候我跟製片方討論想拍一個犯罪推理類的電影,很快我們就有了想法,甚至落到文字上了,是有關一個年輕女孩在一個空間當中發生的故事。后來2月初時候,正好洛杉磯發生了藍可兒的事件,當時給了我們很大啓發,希望把這個事件放到電影裡。為了劇本紮實一點,我跟製片方協商后,5月23日我過去洛杉磯考察,6月8日回來。

  我在美國期間就住在塞西爾酒店,每天從早待到晚,我一般晚上2點左右睡覺,10點左右就在酒店門口晃蕩,感受那裏的氣氛。一段時間接觸下來,我們更多關注的是藍可兒事件背后的故事,我對這個酒店更我感興趣,為什麼死了這麼多人?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接觸很多人,包括採訪了美國洛杉磯地方檢查院的(國際)官員,還有洛杉磯警局重案組的分管華人黑幫的,包括採訪了黑幫的前成員,也採訪了酒店常住客。有一個老先生住了34年,他見證了很多事件,也採訪了酒店所在這個區,包括社區機構的管理員,他代表的是周圍最底層的人,各個階層基本都採訪到了。我們拍了近2個T的視頻。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越來越感覺到藍可兒事件背后的事更吸引我們,也跟我們的創作初衷是相吻合的。

  新浪娛樂:藍可兒事件背后的事情是指什麼?

  劉浩:剛剛開始的時候,我們肯定是停留在藍可兒事件這個層面的,呆了幾天,實際從第3天開始,我們的關注點從藍可兒身上往她背后去延伸。你想想為什麼這麼巧,這個酒店接二連三發生這樣的悲劇。

  考察期間受到多方阻撓 調查各方說法

  新浪娛樂:你們在去採訪、去求證的過程當中有沒有受到一些阻撓?

  劉浩:當然,我們從第一天入住開始,包括從酒店等各個方面都受到很大的限制。我們倒能理解,換位思考,人家畢竟是要做買賣的。但是后來慢慢接觸過程當中,可能可信度也有了,他們就給了我們有限的自由了解酒店的空間。

  這個酒店將近600多間房間,現在對外營業的只有300間,為什麼只有這麼多營業呢?因為它是一個一九二幾年的建築,裏面有很多設施都已經老化了,作為一個酒店來說,需要重新裝修。但是有意思的是,在這個酒店裏邊還有34個人是長住戶,他們一個月的費用是250美金,非常之低。美國法律有規定酒店不允許把住客趕走,就是說要等這34個人都自動的離開了,酒店才可以重新裝修。這一系列的東西對我們都非常有吸引力。包括這個酒店所在的區域,它曾經是“天使之城”最繁華的地帶,這個酒店是在金融街上,邊上有很多金融大樓,但是美國經濟大蕭條之后,老城慢慢就落敗了,成為被遺忘的角落,各式各樣社會邊緣人逐漸聚集在這裏,你只要能想到的在那兒都能找到。比如我第一天晚上在酒店外面的路口,可以看到包括販毒的、站街女,各種各樣的人。

  新浪娛樂:有沒有遇到過什麼危險?

  劉浩:也沒有,只要你不要刻意去跟他們交流,不要去看他,一看就有點麻煩。眼神不接觸,他也不會招你,你要看他就會問你要不要這個那個的,有的時候甚至會發生很多不愉快的事情。

  新浪娛樂:雖然警方對藍可兒事件已經有了判定,但針對這個事件的說法很多,你在考察過程中有聽到嗎?

  劉浩:是的,各種各樣的人,有各種各樣的提法,當然我們最終肯定還是要尊重法律,尊重官方的意見,但是實際在民間有各種各樣的說法。目前為止,我們這麼一圈下來之后,還是覺得確實有很多匪夷所思的地方,但我們畢竟不是他國家的人,我們得尊重法律,尊重最終警局的意見,不敢妄加下結論,雖然有很多疑點的東西。

  中美澳合拍多國取景 電梯場景未必重現

  新浪娛樂:藍可兒那段在電梯裡的錄像,會不會成為電影裡的場景?

  劉浩:在我們現在這個故事裡,藍可兒事件可能只是裏邊的某一個事件,不是說完全以藍可兒為藍本。因為我們最早的設想,也是希望把視角放在事件的社會附加值上面,更多的是表現人文情懷的東西。我們寫這麼一個不一樣的犯罪類懸疑片,不是說純屬追求感官刺激的,那樣就沒必要跑那麼遠,在任何一個攝影棚都能拍。

  新浪娛樂:你們會在塞西爾酒店取景嗎?

  劉浩:會的,還有備選的,因為拍戲永遠有很多不可預知的東西。我們跟酒店已經談了很多實際性的問題,裏面還牽扯到很多法律層面的東西,這些東西一旦解決就好辦,當然也有備選的,要不萬一發生什麼事都有可能的,但是基本上首選肯定是這兒。

  塞西爾酒店的內部,我們會在澳洲搭景,因為塞西爾酒店裏邊非常窄,根本沒法拍,但我們拍會拍它的外景。

  新浪娛樂:要拍藍可兒事件需要得到任何許可或者跟她家人溝通嗎?

  劉浩:現在製片方正在做外圍的一些事情,包括法務上的事情,我現在基本上全身心都是落在文本上,怎麼樣能把我們的初衷跟這麼一個題材結合起來,拍攝一個不一樣的電影。所以包括在情景設計上,都不是以獵奇為主,都是以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作為我們拍攝這個片子的指導思想,裏面還要承載一些社會性的問題,包括個人情懷訴求的東西都會有。

  新浪娛樂:剛剛你也提到藍可兒是這個電影故事裏面的其中一部分?

  劉浩:一個影子。

  新浪娛樂:整個劇本是講一個完整的事件,還是說幾個這種事件串聯起來的?

  劉浩:我們現在這個題材實際上是打在這個神秘的空間上,藍可兒事件這麼被關注也與這個神秘空間不無關係。如果事情發生在其他的某一個空間裏邊,最多就是一個不了了之的案件而已,因為發生在那,大家就會有所聯想,例如黑色大麗花案件等。為什麼這個空間會發生這麼多事,這是我們關注的,所以藍可兒在這裏邊僅僅是一個影子,是個由頭,當然肯定會有某些東西交織的,但是這種交織都是有機的結合,而不是拍一個女孩的傳記,這不是我們的初衷。

  新浪娛樂:電影最后會給一個合理的解釋是嗎?為什麼這個空間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劉浩:我們關注點是探討這個空間為什麼會發生諸多匪夷所思的事,但其間我們也在這個空間發現它非常溫情的一面,不是說那就是一個凶宅,一個鬼宅,那裏面同樣充滿了很多很溫情的、很人文地東西,這是強烈吸引我們的一點,要不然你說我們跑這麼遠去幹嗎,在國內哪兒搭個景我們都能拍,沒必要到那空間。

  我住在塞西爾酒店的第一個晚上,因為之前腦子裏面儲存了大量的信息,你說我再天不怕、地不怕,要發生靈異事件怎麼辦?第一天晚上確實很發怵。第一天我記得2點多確實發生了事情,不過那是物理現象,突然樓道裡的警報裝置響了。

  那個酒店因為是1927年的建築,設施真有點陳舊,改變它裏面的管道是一個巨大的工程,所以可能導致有很多所謂的靈異事件,但我覺得那都是物理現象的演化,例如空氣不好,有一種霉味,包括管道,包括衛生間的各種問題,那沒辦法。

  新浪娛樂:如果你拍的是塞西爾酒店這個空間的故事的話,那反映的是美國社會背后的各種事情嗎?

  劉浩:我實際倒不是要說美國文化,這是一個合拍片,而且那個酒店住了大量的華裔,其實是亞洲人居多,包括大陸的留學生,因為房子非常便宜。所以這還是一個國際化的話題,最終我們關注的肯定還是酒店背后人文的東西,這種情感的東西是沒有國界的。

  新浪娛樂:您之前是拍文藝片的,這次拍這樣的一個片子,挑戰會不會很大?

  劉浩:實際是一脈相承的,因為劇本還是我寫的,裏邊流的還是我的血液,氣質不會變的,因為我跟片方也恰恰因為這種氣質才走到一塊。這個事件剛發生的時候,我們一開始是有好奇的一面,但進一步往下走了之后,視角已經不是停留在事件本身,而是這整個空間背后的故事。大家都說這是鬼店,我們得出的結論不是這樣的,反而認為它是夜色下孤獨者的一個驛站,是孤獨者暫時能夠靠下來的地方,讓心裏面溫暖的,並不是陰森森的。我在那的第一天是自己嚇自己,不能怪別人,慢慢待下去,我覺得就像一個大家庭。那裏34個常住客,其中一個老先生在裏邊住了30多年,那個空間那就是他的家了。

  新浪娛樂:您剛才說這次不會從影像風格獵奇,去嚇唬觀衆什麼的,那你會用一個什麼樣的影像表現方式呢?

  劉浩:這次影像節奏很快,包括情節推動上,是靠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東西在推動整體情緒。現在比方說,我單說前面60場,就大概有41個點,這41個點是遞進關係,不是說靠音效來嚇人,而是你永遠不知道后面會發生什麼。

  新浪娛樂:什麼時間開機?

  劉浩:我們預備在秋天,很多工作現在都已經在做了,8月份我們又有一批人馬要去美國籌備。現在外圍還有一些瑣碎的小事在協調,協調好馬上就能開始,因為我之前的工作已經基本都做完。(覃覃/文 陳植/視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