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凱特-布蘭切特:幸福主婦飆戲《藍色茉莉》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3月05日 00:15   北京新浪網

  Q:你在得到“茉莉”的角色之前認識伍迪·艾倫嗎?

  A:完全不。我們有共同認識的朋友,但接到《藍色茉莉》之前我和伍迪從未謀面。他在採訪中曾说過想讓我演,但事實上,那麼多年過去后我對接到他的邀請早就不抱希望了。

  Q:《藍色茉莉》首映式時,你说過伍迪·艾倫根本沒和你討論過角色,就直接和你“片場見”,這點讓你非常焦慮?

  A:我是個需要得到贊同的人,我希望能通過聊天深入了解角色,我常常和我丈夫討論劇本。但是伍迪之前沒有給我機會,於是變成我在現場不停提問,他偶爾回答。我還問過他為何“茉莉”要叫“茉莉”這個名字,為何她是被收養的,伍迪表示他對這些完全沒想過,角色就是這樣子的,於是我只能自行“腦補”角色背景。

  Q:演出“茉莉”是個特別折騰的過程嗎?

  A:最后一幕是,特別折騰!我拍電影的過程中,從沒一條鏡頭像《藍色茉莉》的結尾拍過那麼多次,因為它是由幾個長鏡頭組成,所以我們趁有情緒把它提前拍了。伍迪·艾倫看過后否定了這種拍法,伍迪在現場是個非常強調掌控權的導演,他為此重新改了劇本,把整個結局寫成一個近5分鐘的長鏡頭。天哪,這對我是個巨大的考驗,一個歷經背叛的女人,獨自坐在酒吧,被驚恐、憤怒和內疚感充斥,最后只能選擇爆發,還得爆發得有“茉莉”風格,不能撒潑打滾,不能丟掉架子。這條鏡頭,我演了好多次,也是我在整部電影中最沒有把握的一場戲。

  Q:如何從"茉莉"那種歇斯底里的狀態裏走出來?

  A:我拍《藍色茉莉》的時候,帶着三個孩子在現場。每天結束拍攝后,我會為他們做晚飯,教他們功課,並哄他們睡覺。這大概是“茉莉”不會做的。

  好萊塢流行着一種说法:花瓶女演員要想“刷深度”,就去拍一部伍迪·艾倫的戲。

  雖然伍迪·艾倫克扣工資,還要女演員們自己貼錢買機票,但吃得起苦的姑娘們都得到“演技派標籤”的高額回報,從“西班牙肉彈”佩內洛普·克魯茲到甜心少女斯嘉麗·約翰遜,甚至長相讓人記不太住的娜奧米·沃茲都借大導的光環鍍了層金。

  但在所有合作過的女演員中,能得到伍迪·艾倫全副信任的,唯有凱特·布蘭切特。伍迪·艾倫將《藍色茉莉》的完稿劇本交給凱特·布蘭切特時,和自己的電影女主角還不認識,那次交接,是兩人首次面對面談話。“我迫不及待想和伍迪·艾倫討論一下角色。”GiorgioArmaniSi女性香水全球代言人凱特·布蘭切特回憶说,“但他扔下劇本,说了一句‘我們拍攝現場見’,就走了。”

  女神與女主角的巨大落差

  不少影評人把凱特·布蘭切特橫掃各種電影獎項最佳女主角,歸功於伍迪·艾倫的劇本。因為《藍色茉莉》中伍迪·艾倫將“茉莉”的角色設定做得層次豐富轉折精彩,才有了凱特·布蘭切特表現貧富落差中一個女人心理扭曲的空間。

  但是伍迪·艾倫本人可不這麼認為,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说,2010年他動筆寫《藍色茉莉》時就有請凱特·布蘭切特出演的預設。“我需要一個特別完美的,女神般的演員來駕馭‘茉莉’,腦子裏第一個蹦出來的形象是凱特。”

  伍迪·艾倫所指“女神”並非單指凱特·布蘭切特在電影裏塑造過的伊麗莎白女王或者精靈女王,或者GiorgioArmaniSi女性香水全球代言人的海報。劇作家看到的,是凱特·布蘭切特在現實生活中仍“幾近完美”——凱特的婚姻堅守了17年,與算不上富裕的劇作家丈夫從未傳過謡言,三個孩子遠離娛樂圈成長健康。在好萊塢娛樂圈,這才是“女神”樣的存在!

  生活中幸福的主婦凱特·布蘭切特,與《藍色茉莉》中一旦失去身份財産就神經質的上東區拜金女“茉莉”反差巨大。伍迪·艾倫打電話邀請凱特·布蘭切特去扮演落魄的“茉莉”,可謂是對“女神”演技的最大信任。

  閃婚文藝青年好榜樣

  在凱特·布蘭切特穩固的婚姻面前,奧斯卡魔咒這次大概要吃癟了。

  凱特和丈夫厄普頓相識於1996年澳大利亞本土電影《ThankGodHeMetLizzie》,女演員和劇作家走了一遍《傲慢與偏見》的喜劇情節,開始雙雙看不慣對方,誤會解除后又轉而為對方吸引。厄普頓在戀愛不到3個月就向凱特·布蘭切特求婚,“而我只嫌他说得晚了,我在戀愛之后沒幾天就已經確認自己會嫁給他。”凱特迫不及待點頭答應。

  凱特·布蘭切特和厄普頓為全天下閃婚的文藝青年做了一則好榜樣,17年夫唱婦隨。

  2005年之前厄普頓伴隨凱特在洛杉磯拍片,厄普頓簽約悉尼大劇院成為藝術指導后,凱特·布蘭切特也搬回悉尼定居並同時簽入悉尼大劇院。“許多人覺得我是明星,所以我的工作應該比他優先度高,我才不信那些鬼扯蛋!我非常尊重厄普頓的工作,對於一個演員來说,尊重藝術指導是必須的,如果我不是電影演員而是戲劇演員,人們就不會發出類似的論調了。”

  移居澳大利亞並生下第三個孩子后,凱特·布蘭切特減少了電影方面的工作,以“文藝女神”的高姿態投身戲劇。她在兩部電影之間的時間全部貢獻給舞台劇,2008年完成《返老還童》,凱特就一直在丈夫的劇場演出莎士比亞戲劇《理查二世》,直到伍迪·艾倫找上她。“我們家一直平均分工,如果我去拍電影,厄普頓就停下寫作,以家庭和劇場管理為重;相反,如果他進入創作期,我就回到悉尼,照顧三個男孩還有我的小花園。”

  演好戲就必須遠離好萊塢

  凱特·布蘭切特最初拿到《藍色茉莉》的劇本很興奮,因為“茉莉”是個集喜劇與悲劇化為一身的女主角,堪比《慾望號街車》中經典的形象“白蘭芝”。

  對於一個女演員而言,這種性格和環境衝突巨大的角色,可遇不可求。

  問題隨之而來,讓個性堅強獨立的凱特·布蘭切特,演一個敏感脆弱,卻又不想與現實妥協的中産階級,怎麼演?要讓觀衆不齒,卻又在“茉莉”被毀滅的過程中同情她,怎麼演?伍迪·艾倫扔完劇本就走,怎麼演?“我讀了很多遍劇本,整個劇組只有我和莎莉·霍金斯擁有完整的劇本,其他人則只有和他們相關的分鏡頭和台詞本。伍迪·艾倫把他對人物的構造都鋪陳在了描述中,我很贊同他。”過去兩年中嘗試擔任舞台戲劇導演的凱特·布蘭切特,比演員們更能理解伍迪·艾倫的用意,“當然我也去觀察過墮落和酗酒的婦女,但那只是表面模仿,角色更多出自內心。”

  都说要獲得奧斯卡影帝影后的演員必須下了死命折磨自己,增肥、變醜、演同性戀,凱特·布蘭切特在《藍色茉莉》裏依然維持着表面的美麗光鮮,她只是狠狠折磨了一把自己的內心,把“幸福主婦”切換到“綠茶婊”頻道。“好萊塢的電影工業噪音太多,身處其中每天聽到的都是追捧你的聲音,這和紐約上東區本質上沒兩樣。好在我從沒有被這些聲音打動,否則大概會像茉莉一樣,我懂得適時尋找出口,比如回到舞台。”

  責任編輯:宣晶/文:唐爽/圖:本報資料/設計:李敏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