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金像奬上他們為什麼感謝“高登先”?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4月22日 20:03   南方都市報

《那夜凌晨》《那夜凌晨》

  南都訊 記者朱燕霞 實習生郭瑤芳 如果近兩年你有關注香港電影金像奬,那你一定聽過這一句致謝詞:多謝高登先。尤其是今年,這句話的出場頻率不低——《狂舞派》導演黃修平拿新導演奬時提了、蔡瀚億拿新演員時说了、頒獎嘉賓陳果導演上台時又说了……“多謝高登先”是多謝什麼?為什麼他們都要感謝它?南方都市報記者近日找到了這個衆人感謝的“對象”,專訪了它的“主理人”,為感興趣的你做個“冷門”科普。

  A

  “高登先”是什麼?

  一家扎根香港的蚊型電影公司

  兩年前《低俗喜劇》的陳靜拿下最佳新演員奬時,在台上感謝“高登先”,讓“高登”社區網民十分興奮,居然感謝名單有他們份!從此金像奬多了一個美麗誤會。

  她和今年黃修平、蔡瀚億及陳果感謝的,都是一家名為“Golden Scene”的在香港扎根多年的電影發行公司。這家公司近年開始投資製作本土電影,而這家公司原本也沒有中文譯名,后來因為信差常常稱“高先”,遂有了現在的“高先電影有限公司”,但現在估計越來越多人習慣將其稱作“高登先”。

  為什麼要感謝它?

  Golden Scene收拾嘉禾的攤子

  GoldenScene的主理人叫做曾麗芬(Winnie Tsan),南都記者日前跟她聊聊頻頻被感謝這事兒。這家成立於1998年的電影公司,目前在香港每年發行外片的數量佔據榜首,但其實整個公司只有十五六丁人(含兼職),可謂蚊型。

  在這家公司成立之前,Winnie是嘉禾電影公司的秘書,也負責打理嘉禾旗下的泛亞。1998年,嘉禾在《風雲之雄霸天下》大收4000萬港元之際,宣佈解散電影宣傳部,當時其實還有幾部戲准備上映。傷心之餘,Winnie選擇自立門戶,接手嘉禾電影不未完成的工作。因為與“嘉禾GoldenH arvest”有關聯,於是這家新公司取名“Golden Scene”,Winnie说她其實“不太喜歡,Golden比較老土。”如今這個名字在金像奬上頻頻被叫響,已經讓人忘記了它的“老土”。

  投拍《狂舞派》、《紅Van》,撐港片

  Golden Scene主力做電影發行,有外語片有港産片也有內地(合拍)片,少说也發行超過300部片子。2007年,這家公司開始投拍電影,第一部作品就是陳慶嘉導演、詹瑞文主演的《戲王之王》,其后又開拍黃修平的第一部長片《魔術男》,隨后便是去年在香港掀起觀看熱潮的《狂舞派》以及今年陳果導演那部改編自網絡熱門小说的同名電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都是小規模製作為主的港産片。至於《低俗喜劇》,其實不是Golden Scene投資的,他們只是負責影片的全球發行和宣傳工作。

  C

  撐港片是否精於算計?

  沒有算計太多,只想“平平哋拍好電影”

  當黃修平、蔡瀚億等在金像奬的領奬台上多次向GoldenScene和Winnie致謝時,Winnie為他們感到高興。她對南方都市報記者说:“如果沒有這些肯定,他們前面的路會更難走。我也覺得開心,做了正確的決定。”香港電影市場近年陷入低迷,不少公司切合市場變化主攻合拍片,為何Golden Scene連投幾部香港製作?Winnie说,她也收到不少願意拿出大錢要她幫忙找明星製作合拍片的邀請,但她拒絶了。“首先我要看中劇本或者影片類型;其次,大把人去做的時候,我不需要再去花心思。我可以做我覺得對的片子。我也曾發行很多合拍片,包括《致青春》在香港的發行。但若说到投資,我會選擇難度比較大的,或是由我比較熟悉的導演來拍,甚至是我想要開發的項目。”

  她表示投拍《狂舞派》是“不經意間”的決定。當時她在台北的“金馬創投會”上碰到黃修平,原本只是打算噓寒問暖,聊着聊着導演便向她介紹了《狂舞派》的項目。她隨即答應投資,還建議導演用新人,“平平哋拍好電影”,這似乎沒有多精密的計算。后來,投資500萬港元的《狂舞派》通過多輪試片凝聚“口碑力量”,最后在香港收穫1300多萬港元票房。而Winnie選擇拍《紅VAN》,陳果導演也認為這是個大膽冒險的決定,因為原書充斥着大量粗口、奸屍、核爆等多種敏感話題,明顯是不可能進入內地市場的。但W innie说,“這個故事真的很好。從網上小说到后來出書,在香港該情況根本就很少見。而且有群衆基礎。”后來,《紅Van》先進攻柏林電影節,隨即又在今年3月香港電影節上展映,藉著熱烈的勢頭,影片從原先的暑期檔提前播映,票房過千萬。

  D

  它接下來會做什麼?

  多拍年輕人故事,計劃做“合拍片”

  Winnie透露,為了降低風險,《狂舞派》和《紅Van》其實都有找政府投資,“黃修平那部我們找政府拿到四成投資,陳果這部拿到三成半。但找政府投資有個條件,總投資額必須在1500萬港元以下。我接下來要做的一部片投資額幾千萬,逼於無奈我就要找內地合作。”言下之意,Golden Scene要拍合拍片了。多年參與買片的Winnie也越來越感覺到香港電影在海外市場影響力的急劇下降。“以前香港武俠片、動作片、喜劇很多類型都有人買。日本、台灣、新馬泰、甚至菲律賓都有,但是近幾年海外市場很明顯地衰落了,所以要北上。因為那是很大的市場。”

  對於每年屈指可數的、立足本土的香港電影,Winnie認為低俗、色情或驚悚這些“噱頭”難以長久持續。她認為香港製造可以往更年輕的方向發掘題材,“多拍一些年輕人的故事,勵志一點,積極一點,但不是说教,這是真的需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