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音樂人跨界影壇三片上映 電影風格各異

http://news.sina.com   2014年10月16日 18:41   新京報

崔健推出《藍色骨頭》
崔健在《藍色骨頭》中採取了時空交叉的雙線敘事,尹昉(左)與黃幻的現代故事與音樂結合緊密。
雪村執導《卧龍崗》
高曉松製片的《北回歸線》

  10月17日,崔健執導的《藍色骨頭》、雪村執導的《卧龍崗》、高曉松製片的《北回歸線》三部影片同時在國內上映。這會是音樂人跨界電影圈的“黃道吉日”嗎?如果很多演員五音不全仍可以唱片大賣,那麼曾創作出《一無所有》、《東北人都是活雷鋒》、《同桌的你》這樣搖滾旗幟和國民流行的他們,轉行做電影會像自己的音樂作品中那樣繼續抒發着鮮明的風骨,還是在市場大潮中開始合流?從技術活兒、到市場效益,每一個層面都考驗着音樂人的跨界決心。

  音樂人跨界電影,多是配樂的本職及做演員的多棲演出,真正參與導演、編劇或製作環節的並不多見,而作品的成色也通常不夠突出。但從早期港台的大師級人物黃霑、劉家昌、陳勛奇,到其后的李春波、周杰倫、王力宏,都有主控電影的經歷。也許影片質量如何已不是重點,如《兩隻蝴蝶》的創作兼演唱者牛朝陽,2010年后他以每年一部的頻率堅持拍着爛片,這樣的執着,大概也是電影夢的另一種。采寫/新京報記者 田穎

  決不尋找最保險的方式

  崔健

  導演,編劇

  《藍色骨頭》(2014)

  主演:尹昉/倪虹潔/黃軒/黃幻

  這其實不是老崔第一次搞電影了,2006年他執導的短片《修復處女膜年代》和高曉松的《斷指之聲》組成電影《故事無雙》,2009年他再次執導短片《未來》和香港導演陳果的《過去》組成電影《成都我愛你》(下),雖然他也曾在張元的《北京雜種》裏擔當編劇、演員以及原創音樂,但《藍色骨頭》是他第一次自編自導的電影長片。從小在部隊長大的他,以父親的四川女同事為電影中施堰萍的原型改編而來,講述地下搖滾樂手鐘華,根據失聯許久的父親寄來的郵包,追溯起“文革”時期母親的一段凄楚往事。

  ■ 主演尹昉講老崔

  即興

  吉他體悟魚鳥之戀

  有場黃幻借助吉他和我“談情”的戲,完全是他在現場即興發揮的,包括裏面的台詞跟劇本完全不同。他要黃幻坐在吉他上,而我要試圖把吉他一點點抽出來,用力一猛她就撲倒在我懷裏了。這段戲拍得比較早,在此之前,我和黃幻一直沒有找到感覺,直到這場戲,我們才對他所描繪的魚鳥之戀有了真切的體悟。

  老友

  你鬧情緒我講道理

  他和攝影杜可風是非常好的朋友,私下也經常一起喝酒、聽音樂,但兩人在片場的風格完全不同,精力充沛的杜可風,沒事喜歡講個葷段子調動氣氛,常處於癲狂狀態,一不開心就耍脾氣不拍了,而老崔在片場雖然很有態度,也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但從來沒有半點脾氣。當杜可風鬧情緒時,他就命令停掉機器,但他不會像別人那樣去哄杜可風,而是認真地講道理,結果往往也都是杜可風被说服。

  挑戰

  電影就是時刻保持懷疑

  他的音樂作品特別有態度有思想有詩意,具有強烈的震撼力,雖然沒有出新專輯,但一直都在嘗試像電子、hiphop這樣不同的音樂類型;而電影方面,從不會借鑒別人的拍法,而是大膽嘗試顛覆性的改編。即使是第一部劇情長片,也決不尋找最安全和保險的方式。如果音樂是肯定,那電影就是時刻保持懷疑和挑戰。

  口述/尹昉

  老百姓的文化口味已從吃飽變為好奇

  雪村

  導演 編劇

  《卧龍崗》 主演:雪村/俞晴/英達

  《新街口》是雪村自編自導自演自製的第一部電影,300余萬的投資在2006年上映后僅獲得40萬票房。一改《新街口》中的京味調侃,《卧龍崗》講述了雪村飾演的黑車司機侯睦意外撿到神秘古董,遭遇了一系列離奇的家庭變故后,踏上尋妻之路的故事。提及片名由來,他表示無論是科學還是文藝的歷史中,龍都有着不同的傳说,而中國地名的設置也經常暗藏着紀念意義。因此,影片中所提及的地名都是愛的紀念。

  之所以選擇這樣雜糅着科幻、懸疑的題材,他表示,“這是我導演的第二部作品,我很清楚自己要什麼,因為在這個連老百姓的文化口味都已經從吃飽轉變為好奇的時代,想要突出重圍,就應該把不可能變為可能。”

  只要有人投錢,票房上沒有壓力

  高曉松

  製作人

  《北回歸線》 導演:郭爽/馮媛

  主演:李治廷/黃齡/吳昕

  今年4月25日上映的《同桌的你》,讓攬獲4.54億票房的高曉松打出金字製作人招牌。於是同為愛情喜劇的《北回歸線》中,他順理成章地擔當起製片人職責。他曾自編自導《那時花開》(2002)、《我心飛翔》(2005)、《大武生》(2011)三部電影,其中讓朴樹、周迅定情的《那時花開》被奉為青春文藝片經典。在接受採訪時,他透露自己的下部作品將是重型黑色電影,“反正只要有人投錢,票房上我沒有壓力。”至於如何闡明影片的拍攝理念,他認為這和做音樂是一個道理,“我當然希望每個人都能感同身受,但你不能跟每個人都聊半天自己是怎麼想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