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笑話?神話?新浪潮激辯綜藝電影是與非

http://news.sina.com   2015年02月10日 04:07   北京新浪網

  點擊查看現場文字實錄

  新浪娛樂訊 綜藝電影算是電影嗎,這種新的形式是電影行業的救星還是殺手,這類電影的本質是什麼……從馮小剛導演炮轟綜藝電影開始,關於這個話題的討論愈演愈烈。從導演何平、李少紅、陸川,到影評人magasa,甚至《人民日報》《中國青年報》這樣的媒體,都開始對這個話題表達了自己的觀點。2月10日,新浪娛樂“新浪潮”論壇在京舉行。著名影評人周黎明擔任主持人,《我看你有戲》總製片人王譯可,中國電影資料館節目策劃人沙丹,電影産業分析家蔣勇,電影《奔跑吧!兄弟》策劃王征宇作為嘉賓出席了活動。支持綜藝電影的一方以觀衆和市場作為辯論武器,而反方則認為,粗製濫造的綜藝電影會毀掉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中國電影工業,不能被短期利益蒙蔽。

  話題一:綜藝電影是否該存在?

  片方法寶:觀衆愛看就是合理

  反方態度:不是電影何談品質

  前不久馮小剛導演連續炮轟綜藝電影,稱這是電影的自殺。這一話題,引起了參與論壇的各位嘉賓激烈的意見交鋒。電影産業分析家蔣勇認為,馮小剛批判的其實是大銀幕作品去電影化的現象,如果綜藝電影一直以去電影化的面貌呈現,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他明確提出,“綜藝電影並不是電影。”

  電影《奔跑吧!兄弟》策劃王征宇说,馮小剛是站在專業電影人的角度,從藝術的角度提出批判,但如果從觀衆和市場的角度,從商業的角度,綜藝電影也值得認可。王征宇表示,“不是说這個類型的電影應不應該存在,要批判的是全中國為什麼有這麼多爛片出來。批判爛片,说明還有提升空間,我接受,批判它不應該存在,我不接受。”

  “你放在電影院就是電影”,《我看你有戲》總製片人王譯可说,觀衆只是將綜藝電影當作商品而非藝術品來消費,這無可厚非。

  中國電影資料館節目策劃沙丹以西方的歌劇舉例,“歌劇拍下來以后可不可以叫歌劇電影?肯定是沒有問題的,現在在西方一個新鮮的電影化産品就叫歌劇電影,把歌劇按照電影化的剪輯方法做出來之后拿到電影院放。如果一個電視節目要有敘事性的話我覺得是比較容易被改編成電影産品的。”

  話題二:綜藝電影會擾亂市場嗎?

  片方態度:可操作項目不多,無傷大雅

  反方觀點:短期利益可能引發跟風

  王征宇認為,綜藝電影成功的本質還是節目本身,但每年能達到高IP值的項目屈指可數。“2015年全國衛視當中預計有150檔新節目,這150檔當中能夠冒出一個像《爸爸去哪兒》,《奔跑吧!兄弟》這樣的現象級節目,我們做電視的都阿彌陀佛了。”王征宇認為,一窩蜂拍綜藝電影是不可能出現的:“因為沒有那麼多可以高IP值轉化的東西存在,每年出一個5億以上票房電影的可能性,比收視率破2的電視節目可能性大太多了。”

  沙丹表示,綜藝電影的未來可以交給觀衆和時間來決定:“從電影産業角度來说,産業根本的元素就是受衆,好萊塢的類型片,類型片什麼意思?當然跟導演有很大的關係,最終是跟觀衆的認可是有非常大的關係,觀衆喜歡這個模式,大家都在拍這個電影,觀衆不喜歡的時候這個類型可能就消亡了。”

  蔣勇反對這樣的觀點:“其實完全具有電影性質的綜藝電影我並不反對。但是有一個現象需要注意,去年只有一部《爸爸去哪兒》,算是偶發性的事件,今年已經有兩三部(綜藝電影)了,就變成小概率事件,明年、后年會不會變成大概率事件,我不知道。我們其實浪費了很多的錢,包括拍爛片,拍有益電影的錢已經很少了。”

  話題三:綜藝電影本質是什麼?

  片方:把綜藝節目放到電影院也成立

  反方:電影院産品不等於電影

  蔣勇認為,電影院播出的綜藝節目根本沒必要拍成電影,直接把綜藝節目的某一集放到電影院播就可以了,也可以收費。這實際上是在扼殺電影。比如美國影院裏面直接把球賽、古典音樂會播出,這就只能稱作是電影院産品,不是電影。

  蔣勇還嗆聲《奔跑吧!兄弟》片方代表王征宇,《奔跑吧!兄弟》網站上的打分如此之低,在IMDB上得分只有1.1(滿分10)。“如果可以退票,這樣的分數你覺得很多觀衆看完以后,會退票嗎?”

  王征宇也毫不示弱,我覺得整個市場認可中國電影是可以退票的話,我們《奔跑吧!兄弟》也可以退票。王譯可,每個觀衆的心理的欣賞水準都不一樣,有些人認為《黃金時代》也是爛片。

  對於這個話題,周黎明介紹了在美國的經歷:我在美國進電影院去看過歌劇,我看歌劇是17美元,高於平均電影票價,但基本上也是滿座的。當然美國賣是這個歌劇是現場直播,歌手唱錯了就唱錯了,只要有人看就行了,但是這樣的歌劇電影跟20年前電視直播的時候那個鏡頭語言已經很不一樣了,最早看電視節目比如音樂劇、話劇,鏡頭語言比較像電視的鏡頭語言,現在做電視的,因為器材的原因,電視的鏡頭語言非常像以前電影化的鏡頭語言,可以做的非常非常流暢。你看的時候覺得我是因為喜歡這個東西,但是我看完以后,我不覺得這個電影是可以去競選奧斯卡,沒有突破性,但是它在細節上、它在微觀方面的確在進步。

  話題四:如何提高綜藝電影質量?

  周黎明:學習引入電影化手法

  王征宇:《中國好聲音》也有劇本

  影評人周黎明認為,綜藝電影存在的合理性毋庸置疑,關鍵是要提高電影的質量,他以美國的真人秀節目《倖存者》舉例,當時第一季的時候我真的非常震驚,類似在荒島什麼地方生存游戲,他的鏡頭是非常電影化的,直升機盤旋,完全是《勇敢的心》的鏡頭。后來放着放着,裏面鬥到三個人或者四個人的時候,完全有人物刻画了。得了第一名的那個人是個真的壞人,他就是讓別的人先鬥,鬥完之后他是以某種方式獲勝,這個已經有點像故事片的追求了。因為你不光看到他是個選手,選手后面是有心理活動的,是有文學意義上的人物刻画的。

  沙丹表示,《爸爸去哪兒》《奔跑吧!兄弟》這些綜藝節目拍成電影,也可以用一些電影化的拍攝手法:“比如剪輯上可以有各種各樣的過渡、各種各樣的特效。比如敘事性懸念是不是能夠更高一點。《我是歌手》有一集韋唯唱歌的時候一下就沒聲了,我們都以為這個節目做壞了,實際是這個導演用了電影敘事的方法給大家設置了一個懸念。這都是電影手法上在電視節目當中的一些表現。”

  王征宇在現場還透露了一個信息,原來看似追求真實的真人秀也是有劇本的。《奔跑吧!兄弟》在后期請了三個電影學院的老師,專門負責劇情化編撰的工作,“有的時候把結果放在原因前面,在真人秀中熟練運用倒敘、插敘的方法,會適當增加懸念,這麼剪可以有更大的戲劇效果。”他還介紹,就連《中國好聲音》都有劇本,劇本塑造體現在,為什麼樣的人選什麼樣的歌;他這個人有什麼樣的故事,能夠在三句之內拎出來打到你的心裏;這個人的性格從頭到尾是不是都可以按照這樣去打造。

  “我們跟傳統的編劇不一樣。傳統的電影編劇是我設定好一個角色,真人秀的編劇是這個人在第一集到最后一集從自傲到自卑,然后再重拾信心的過程,觀衆看到的是一面,我們可能挖掘的更深,強化他這種性格。比如《我是歌手》裏古巨基展現的是性格可愛的一面,但不是说他整個過程當中都這麼可愛,是因為他進來之后展現出可愛之后,我們把他可愛的點全部拎出來,給觀衆看到他的可愛。我們的編劇,是根據他本身所展現出來的性格當中最出彩的一面然后去固化他、強化他,不是我們賦予性格。”

  周黎明總結道:“我覺得綜藝電影是一種突破,只不過我們現在看到的中國綜藝電影不是向上突破、是向下突破,這是比較可惜的地方。我希望未來我們拍的綜藝電影是可以向上突破,因為我覺得關於是向電視、還是向電影,這些分界都是人為的,在未來新的技術出現了、新的平台出現了,這些東西都有可能打破了之后重新組合。”

  (楊晉亞/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