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張學友:明年籌備演唱會 沒空拍《赤道2》

http://news.sina.com   2015年05月05日 20:09   金羊網-新快報

  ■新快報記者 劉嫣/文

  上映三天已經過億的動作大片《赤道》,昨天來到廣州進行上映后的“解密”發布會。除了導演梁樂民、陸劍青以外,主演張家輝、張學友、余文樂[微博]和馮文娟也齊齊亮相。影片上映后沒有“結局”,讓觀衆對續集翹首以待,但張學友昨天給大家潑了盆冷水:“我明年一整年都沒有時間拍電影。”

  有意思的是,張家輝在片中“打女人”的情節和最近在微博上很火爆的某視頻不謀而合,張家輝坦言:“我打的女人,在電影中是個殺傷力很強的女殺手,打她是有原因的,所以無分男女。”

  抬杠

  學友家輝互動:滴血認親……

  衆所周知,張學友和張家輝是一對異父異母的“兄弟”,兩人私交非常好,但是一起在銀幕上亮相,《赤道》好像還是第一回。昨天兩人也攜手亮相廣州,無論從穿戴還是講話的語氣上,都顯示出兄弟一般的默契。

  問到兩人是如何“結拜”的時候,家輝搞笑解釋:“就是有一天兩個人喝酒,瓶子碎了大家去撿,然后手都割破了,血滴出來發現:咦?怎麼可以融到一起!就像滴血認親一樣……”學友在旁邊接話:“那你也可能是我的兒子。”

  雖然從年齡上來说,學友算是家輝的“大佬”,但是家輝不肯認輸,總覺得自己也是“大佬”,特別是在演戲方面。這次學友在《赤道》中發揮不錯,讓大家都感覺他值得拿影帝,被問到如果同時提名,希望誰拿奬時候,家輝说:“我私心裏面還是希望我哥拿。”學友則说:“因為家輝更希望拿最佳導演奬。”過后認真回答自己希望不希望拿影帝問題時候,學友说:“其實我戲拍得不少,提名也提過好幾次。我唱歌也拿過不少奬,所以我知道拿奬的感受,拿奬講究天時地利人和,我很理解。”不過隨后他又抱怨其實自己只拿過一次“最受歡迎男歌手奬”。

  说戲

  明年籌備演唱會,張學友沒空拍續集

  《赤道》上映后,不少看過影片的觀衆都吃驚地發現電影結尾雖然解開了懸念,但是壞人並沒有被繩之以法,反而感覺更大的鬥法應該是在續集中,因此對於續集的拍攝也十分期待。但是,作為不多的幾個活到結尾的主角之一,張學友昨天卻給觀衆潑了冷水:“大家都知道我很快就要開演唱會了,至少有一年半載的時間都得忙這個,所以明年我沒有時間去拍戲了。如果要是等我,那續集要后年才能拍大后年才能上映,三四年過去了,觀衆可能早就忘記《赤道》是说什麼的了。”

  不過學友也表示,其實《赤道》是有結局的,因為這一部的故事講的就是“誰是赤道”,以及如何發現“赤道”的過程。這個是在影片裏说完整了的,而自己這個角色在下一集中完全可以不出現,改由團隊來代替。對於這一點,兩位導演也不置可否:“續集的故事還沒有開始寫,寫好之后肯定也是要協調演員的檔期。我們是希望能夠原班人馬繼續拍,但是究竟怎麼樣現在也说不好。”

  而張家輝的角色在《赤道》中是“疑似”犧牲了的,他又會不會出演續集?家輝说:“電影其實就是一個魔術,導演不需要你時你活生生的也沒用,導演需要你時你死了18年也可以活過來。在電影裏大家可以看到我最后瞳孔是放大了的,但是當壞人都走了以后,也許導演會拍一個瞳孔又縮回來的鏡頭。”

  同場加映

  張家輝談“打女人”:有原因不分男女

  在電影中,張家輝扮演的警察經常要暴打文詠珊扮演的“赤道”團伙中的女殺手,所以被嘲笑在這部戲裏唯一的突出表現就是“打女人”。巧合的是,就在這兩天,微信上就有一條熱傳的“打女人”視頻。圍繞到底應該不應該“打女人”,網友也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張家輝表示:“關於我在電影中‘打女人’的事情,大家要知道,電影裏的這個女殺手之前已經殺了很多人,是一個殺傷力非常強大的罪犯,所以我打她的原因,其實和她是不是女人已經沒有關係了。”他還開玩笑说在澳門追打文詠珊的戲,是在去年過年的時候拍攝的,自己就覺得大過年的拍此內容的戲意頭不是很好,但是導演堅持要在那時間拍,“還好今年運氣也沒有變太差,電影的票房也是不錯。”

  被問到還有沒有機會與大哥張學友一起同台飆戲,張家輝就说:“下次不是我和他一起演戲,下次是我找他來演我的戲,我是要做導演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