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頭腦特工隊》票房遇冷 非快餐式局限大

http://news.sina.com   2015年10月19日 20:48   京華時報

悲傷(大哭一場)

悲傷(大哭一場)

  皮克斯製作的全球票房高達8.32億美元的《頭腦特工隊》10月6日起在中國內地上映,搭上“國慶檔”的末班車,這部動画電影上映14天(截至18日),內地票房只有9360萬元,高口碑下票房慘淡不如預期。

  細说今年上映的影片,同境遇者不在少數。《暗殺》《小羊肖恩》《華麗上班族》《我是路人甲》《破風》,這些在朋友圈、微博等社交網絡被反復推薦的口碑之作,為何不叫座?京華時報記者就此採訪了院綫、影評人等業內人士。

  它們在朋友圈刷屏卻賣不動

  動画片過於“文藝”

  非快餐式局限大票房易遇冷

  被稱為“年度神作”的奧斯卡動画電影大熱門《頭腦特工隊》,全球票房目前已高達8.32億美元,在東亞市場的日本、韓國、中國台灣和中國香港都取得了相當高的票房(在日、韓兩國《頭腦特工隊》的票房均高於《速度與激情7》),但在中國內地上映卻遭遇尷尬。

  該片講述了人類大腦中5位掌管情緒的小人,想盡辦法讓小女孩萊莉重新認識生活真諦的故事,上映14天(截至18日)在內地只獲得了9360萬元票房,9月上映的《小黃人大眼萌》卻獲得了4.35億元票房。7月17日上映的《小羊肖恩》在IMDB獲評分7.4,在爛番茄網站新鮮度為100%的高分,但內地上映后只獲得5000萬左右票房。

  談及這樣的動画片票房遇冷的原因,UME華星國際影城負責人劉暉受訪時表示,內地觀衆對非“低幼”的動画,如《頭腦特工隊》接受度不高,而且它沒有《小黃人》那麼廣為人知的形象,和《小羊肖恩》、正在上映的《小王子》都是動画片中的“文藝片”,“它們不屬於熱熱鬧鬧特歡樂的動画,相對安靜、文藝,需要用心體會,更受成年女性喜愛,不是快餐式的,所以局限大一些,肯定口碑好、票房不高,但票房走勢相對穩定。《小羊肖恩》也是文藝、別緻的動画片,喜歡的都是成年觀衆多一些,不屬於大衆通俗都喜歡的片子,‘啞劇’也不太符合小朋友的欣賞習慣。而偏低幼的《小黃人》有很萌的形象,艷麗的色彩,小孩子更接受,也會帶着大人一起看。”“一起拍電影”創辦人張志遠也認為,《頭腦》在一二綫城市接受度比三四綫城市好,“這種画風是中國小朋友不習慣的,還是有一定文化差異。”

  沒選好檔期+遭遇盜版成制約

  選擇檔期上這些影片也遭遇勁敵,也成為票房失利原因。“《頭腦特工隊》的內地檔期比美國晚一些,有較長時間差,又處在國慶檔的末尾,口碑被三部國産片《港囧》《夏洛特煩惱》《九層妖塔》蓋過去了。”而《小羊肖恩》上映時和《捉妖記》《煎餅俠》撞期,排片空間已經很小。

  影評人阿和也指出,《頭腦特工隊》上映后幾天網上便出現盜版下載,還沒下映便有所謂的“高清”盜版下載,對票房也構成了一定衝擊。

  韓國大片“有魔咒”

  對90后觀衆主角不具吸引力

  由韓國著名導演崔東勛執導,全智賢、李政宰、河正宇主演的動作電影《暗殺》,在韓國以近95萬的日觀影人次,僅次於《鳴梁海戰》(1257117人次)獲得韓國影史第二高日票房成績,創下多個紀錄。但這部口碑大作在9月17日上映后僅獲得近5000萬票房。

  韓國電影在中國票房一向平平,此前創下韓國影史紀錄的《鳴梁海戰》在中國票房最終不足3000萬。金泰勇執導,湯唯、玄彬主演的愛情文藝片《晚秋》票房6000多萬。為何口碑韓國片在中國票房遇冷?UME華星國際影城負責人劉暉受訪時表示,《暗殺》這樣的題材還是更受一二綫城市歡迎一些,“主要還是看觀衆接受度,情節不錯,但韓國電影有些結尾處理比較怪異。可能這類片子還不足夠讓大衆都喜歡,去影院買票看,還沒到大衆普遍的興奮點。”

  張志遠則表示,像《暗殺》和《鳴梁海戰》演員主要是上一代的偶像,不是現在拉動票房的80、90后觀衆最愛看的偶像,“《暗殺》李政宰、全智賢是上一代韓國實力派明星,一綫城市更喜歡,少女粉絲不會太狂熱。但中韓合拍的《重返二十歲》選擇當紅炸子鷄鹿晗這樣年輕觀衆追逐的偶像,對票房有一定幫助。”談及國慶檔獲得7000萬左右票房、李宰漢導演的《第三種愛情》,張志遠表示主演宋承憲、劉亦菲對於90后觀衆票房拉動能力有限,“而且故事比較陳舊,像以四五十歲眼光看現代年輕人愛情,和90后想看的愛情故事不同。”

  名導遭遇滑鐵盧

  自我表達和大衆預期沒搭上勾

  杜琪峰的電影《華麗上班族》、爾冬陞導演的新作《我是路人甲》、林超賢的電影《破風》也是今年上映后獲得較好口碑的作品,但均遭遇票房滑鐵盧。劉暉認為,《華麗上班族》《我是路人甲》雖是情懷之作,“但從觀影習慣來说,《我是路人甲》太‘路人’了,和觀衆期待不太一樣,觀衆可能期待小人物的逆襲,沒想到很文藝。《華麗上班族》歌舞為主,可能觀衆想象是‘杜拉拉’那樣的片子。可以創新,但如果想票房全國大賣,某些方面和大衆習慣、預期要能夠搭上勾,不然就會是業內人士覺得不錯,觀衆的點還沒搭上。”

  首都電影院總經理於超則認為,名導首先出的不一定就是好作品,再者名導名氣對於作品票房的拉動不如以往,而且現在80、90后觀衆可能和以前觀衆認知不一樣了,“他們想嘗試新鮮東西,名導他們也認識,但會為喜愛的導演作品買單,比如他們可能對大鵬的電影更感興趣。”至於《破風》,張志遠認為這樣“潮流”的體育題材,二三綫城市觀衆可能還不太感興趣,難以産生共鳴。

  好口碑文藝片一定不賣座?院綫經理相較往年,票房已上新台階

  提及口碑和票房落差最大的影片類型,文藝片恐怕最先被想到。但賈樟柯導演曾表示,影院需要看到文藝片,它也需要接受市場的正常檢驗,不等於票房毒藥。劉暉表示,高口碑文藝片的票房在今年有一定攀升,票房情況比往年明顯上了一個台階,“和整個電影市場上了一個台階有關,但這些片子已經可以慢慢釋放,不像過去很少人看,今年還是有變化的。從年初《狼圖騰》已經看出了這種變化,《烈日灼心》有文藝標籤但宣發做得不錯,口碑還是第一位的”。

  劉暉認為,目前市場已經足夠提供不同類型影片滿足觀衆需求,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6138萬票

  房已經很不錯,“如果不是因為電影用了一個遮幅,可能票房更高。很多影院要放映得達到他電影的標準,很多觀衆也不接受,遮幅會讓銀幕上下切掉,一調節就很虛,非常彆扭,觀衆以為是放映事故。”在她看來,《一個勺子》和《山河故人》雖難以預計票房,但票房肯定比往年基準要好。

  導演代表對小成本片,前期口碑更重要

  犯罪懸疑電影《心迷宮》10月16日上映,此前該片在國內外各電影節上斬獲獎項,更被業內人士稱作是“2015年度神作”。和其他貼着“文藝”“小衆”標籤的類型片一樣,該片目前排片僅約2%,上映4天獲得近500萬票房。但導演忻鈺坤受訪時表示,《心迷宮》票房在預期範圍內,“這樣的影片得靠長綫放映、口碑發酵獲得關注吧”。

  他認為,前期口碑對於這樣的小成本片票房影響挺大,“小成本影片其實沒有太多宣發費用,只能靠口碑傳播,比如路演觀衆發出的聲音。”這部影片只有170萬的超低預算,因而他稱對於市場訴求、收回成本也沒有太大壓力,“好萊塢有些同類影片也會看哪些觀衆是目標受衆,掙到受衆該有票房就夠了。現在大家有點唯票房論,票房说明不了太多問題,我的長片處女作能上院綫已經很意外,我沒奢求票房多好,唯一設想就是它能夠進入市場,讓大家看到新的敘事方式,可能對未來選擇影片打開一個思路。”

  被問是否是因為沒有明星主演(影響了票房),導演忻鈺坤回應:“觀衆覺得商業片必須有大明星,其實在成熟的電影工業裏,低成本靠故事技巧取勝。一開始我也會可惜是不是該找大明星,今天看,低成本造就了我們都是小演員樣式,觀衆看着不會齣戲,有陌生感也是不同的觀影體驗,也沒有什麼好可惜的。”

  影評人 精英在評論,大衆在消費

  張志遠表示,如果監測微博和社交網站的口碑,會發現有很多影片會被駡死,但仍然出一部賣一部例如《小時代》,不妨礙它有6億的票房體量,原因就是“精英在評論,大衆在消費”,“精英因為能佔據主流媒體、社交網站和垂直網站,例如豆瓣電影,但是這些人是極少數群體,對電影口碑影響很大,但是對電影票房影響不大。”所以,他認為,豆瓣和時光網等數據在票房預測中不

  能採用,“豆瓣和時光都是一些資深影迷,基本上他們的觀點還是偏向文藝或者小衆片,而現在電影行業大衆口味才影響總票房。可以引導口碑,但不能決定口碑,口碑營銷只能在電影前期有效果,影響首日排片,僅此而已。首日之后,權力就下沉到觀衆,觀衆會用錢來投票。”

  至於網絡“自來水(自發推薦影片,在網絡刷好評的觀衆)”給電影的高評分,張志遠認為,現今花錢能

  買“熱門榜”、刷“想看人數”,“自來水”也有一定水分。一位業內人士也表示,不太相信自來水,“還是包含背后營銷的。”

  首都電影院總經理於超也表示,那些所謂票房逆襲的影片,不僅是靠口碑就能逆襲,還必須起勢高(影片前幾日上座率很高),然后在高口碑的帶動下,最終排片、票房后續上揚,《大聖歸來》和《夏洛特煩惱》都是例子。

  京華時報記者高宇飛京華時報製圖何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