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44年來最強恐怖片! 《小丑回魂》空降席捲全美

http://news.sina.com   2017年10月12日 04:54   北京新浪網

  糸氏/文

  新浪娛樂訊 北京時間10月12日消息,说到今年電影界的頭條新聞,你會想到什麼?如果你在中國,想必想到的會是動作大片《戰狼2》在九月時以高達57億人民幣(約8.7億美元)的票房獲益,打敗了周星馳執導的賀歲片《美人魚》,成為中國影史上最賺錢的電影。

  同樣在九月,美國這個電影王國發生了也很驚人的事情,那便是──由華納公司發行出品、美國電影協會分類為R級的恐怖電影《小丑回魂》(It)超越了44年前上映電影《驅魔人》創下的北美票房紀錄(2.32億美元),成為有史以來最賣座的一部R級恐怖片。截至今日北美票房已達3.07億,全球6.07億美元,成為今年最強勢的話題!

  ★小衆電影之王:恐怖電影的百年歲月

  聽到這裏,你或許會不解:不過就是打破一個數字,這有什麼好稀奇?然而並不是如此簡單,《小丑回魂》的高額票房(目前已經位居今年北美票房榜第五名,且票房還在持續增加)等於也是宣告,恐怖電影(Horror film)顛撲不破的魔咒──“無法賣座”,也有被打破的一天。

  想到恐怖電影,你會想到什麼?是妝化特濃的奇裝異服魑魅魍魎,大吼大叫追着拼命逃竄的無辜后害者、是抓到后開腸剖肚的血腥場面、以及不時裸女裸男冒出的腥膻情節?還是《德州電鋸殺人狂》(The Texas Chainsaw Massacre)、《猛鬼街》(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招魂》(The Conjuring)這些叫人耳熟能詳的經典片名?……

  這些都對。自1919年德國電影《卡里加利博士的小屋》(Das Cabinet des Dr。 Caligari)樹立了第一代的典範之后,歷史淵遠流長的恐怖電影的最大特徵,便是這些又黃又慘又腥膻的聳動要素。

  人們對於這些聳動要素的又愛又好奇,這體現了恐怖電影獨一無二的魅力。法國哲學家讓·波德裏亞(Jean Baudrillard)曾说,恐怖片的最大特徵,便是能"自周遭生活創造恐怖素材,強調一種貼近現世生活的動態歷史觀,改以所有人都將涉入的現實生活為恐怖場域(如公交車體上的廣告)"換言之,恐怖電影的這些要素,不僅僅在於單純的驚嚇觀衆,而是在驚嚇之外,將這些看似嚇人的、暴力的、憂鬱的、血腥的、恐懼的元素,在電影中勾引出與驚嚇同等級的好奇情緒。我們永遠無法預料,在看恐怖片時,銀幕上的火車月台下一秒會不會冒出屍鬼?破舊校舍下一秒會不會竄出亡靈?這種未知的想象,大大刺激了我們的觀影快感。

  換言之,看恐怖片就就像吃辣一樣,討厭的人一輩子都不想碰,愛的人卻是越看越過癮、越瞧越開心。酷愛恐怖片的職業影評人但唐謨甚至寫了一本介紹恐怖片的書,書名就叫《約會不看恐怖電影就不酷》,呼籲只有願意一起在戲院被恐怖片的這些獵奇橋段嚇個半死的漢子妹子,才是真正有默契的伴侶。

  ★無法大賣的悲哀:恐怖電影44年

  只要成本控制得當,恐怖片通常不會賠錢。然而,由於恐怖片的題材是如此重口而挑剔,注定無法像合家觀賞的超級英雄、愛國奇俠、才子佳人、卡通或《戰狼2》這類影片一樣,得以人人觀之雅俗共賞,因此也就無法促使大量的觀衆進戲院觀看而大賣,也無法登入大雅之堂,這些成了恐怖電影難以避開的宿命。

  二十世紀以來,恐怖片一直都是小衆娛樂,看的人少、戲院願意放映的廳數也少,這都是原因。更致命的是,依照美國電影協會頒定的全美電影分級制度,絶大多數的恐怖片都是R級(Restricted,限制級),意指17歲以下的青少年不得獨自購票觀看,這點更是削弱了恐怖電影的票房,因為電影産業的主要顧客絶大多數是喜愛聲光刺激的年輕觀衆,這批人無法花錢支持的電影,不可能有太好的票房成績,這是殘酷至極的鐵律。無法想通的,就想一下《變形金剛》這種以兒童玩具起家最終打造成暢銷電影的案例吧!

  當然,並不是沒有例外,不少奧斯卡級的藝術大師都曾投身恐怖片的行列,拍出經典,例如法國著名導演羅曼·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敘述撒旦之子借胎降世的《羅斯瑪麗的嬰兒》(Rosemary‘s Baby),以及英國跨界導演彼得·格林納威(Peter Greenaway)敘述上百個基督教徒強暴聖母瑪利亞的《魔法聖嬰》(The Baby of M?con),都是聳動一時甚至引發社會現象的名作。

  另一方面,1973年,華納公司出品了R級電影《驅魔人》(The Exorcist),這部天主教神父試圖驅魔卻反被襲擊的恐怖片得以殺進奧斯卡戰線,更以4億美金的全球票房為R級電影與恐怖電影樹立了無法打破的高峰(想想當年到如今的通貨膨脹!)。1999年,好萊塢電影公司(華特迪士尼影業的相關企業)出品的《第六感》(The Sixth Sense)於全球賺進6.72億美金,成為史上最賣座的恐怖片至今,盡管它是極為罕見的非R級恐怖片。

  (注:在《新小丑回魂》一路斬獲票房的今天,也有它已成為“史上最賣座恐怖片”的说法,電影公司打出這種说法的依據是:比起元素雜糅的“恐怖類目高票房代表”《第六感》《大白鯊》《殭屍世界大戰》等,《小丑回魂》是比較純粹的“恐怖片”)

  然而,除了這些特例,絶大多數時候,恐怖電影都只能是只是小賺小賠的生意,僅在影迷之間口耳相傳;還有時候,為了不讓自己虧錢,劇組不得不降低成本而導致影片質量參差不齊、以及錄像帶與盤片出現后轉往地下發行,才是多數恐怖電影面臨的窘境。

  ★《小丑回魂》的第一次翻拍與第二次重啓

  一旦了解這些因果,便不難理解今年上映的《小丑回魂》到底為美國電影界帶來了多大的驚喜。

  其實,《小丑回魂》並不是第一次上映。早在1990年,華納家庭視頻公司與電視台便將這則故事搬上電視小屏幕。本片改編自1986年的同名小说,作者為美國的國民作家:斯蒂芬·金。斯蒂芬·金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作家之一,影迷公認的"必看神片"《肖申克的救贖》就是改編自他的小说,可見其影響力。

  1990年當時,華納家庭視頻公司與ABC看中了這本口碑優良小说的暢銷前景,決定將其翻拍為三個小時的電視電影劇集,並以斯蒂芬·金的名號為賣點,連片頭都直接稱呼為《斯蒂芬金:小丑回魂》(Stephen King‘s It)。這部電視電影以上下兩集的形式播映,評價不俗,然而並未於全球影院公開上映,限制了口碑。反倒是這部片略顯惡質的軼聞在一些地方流傳:其中一位參演的演員喬納森·布蘭戴斯(Jonathan Brandis)在演出結束后第十三年,選擇了在公寓自殺。

  2009年,華納公司再一次宣佈將要重新翻拍這個系列。故事仍舊分為上下兩集,只是這一次不再是電視而是電影,單集預算預計3500萬美金,分級為R級恐怖片,上集於2017年9月暑期上映,下集於2019年9月暑期上映,於全球發行,也就是今天所談的這部新版《小丑回魂》。

  何以時隔如此多年,突然宣佈重啓?原因與華納公司底下的另一支恐怖片系列《招魂》有關。這個系列出品的《招魂》《招魂2》《安娜貝爾》《安娜貝爾2:誕生》皆是以小成本製作(800~1500萬美金)之姿獲得相對豐厚的票房獲益(1~3億美金),對片商而言是一筆不算大賺卻也不壞的投資。

  華納公司對《小丑回魂》投入了3500萬美金的製作費,略高於《安娜貝爾》,卻顯然並不期待《小丑回魂》能像自己旗下的蝙蝠俠、超人這些超英大片一樣爆賣,而是抱有只消有兩億出頭的票房收入便是萬幸的心態,他們甚至把《小丑回魂》與《安娜貝爾2》這兩部題材類似的電影都放在八月暑期,而非錯開以免撞檔互搶票房,可見一般。

  ★《小丑回魂》新版從天而降,打破數項世界紀錄

  沒想到,9月8日,《小丑回魂》正式上映,立刻把所有華納以及每一個好萊塢的高層,都嚇得跌落椅背。

  不到三十個小時的時間,僅僅是周四提前場,《小丑回魂》便在北美收穫5100萬美元,立刻回本不说,更打敗了福斯的漫威超級英雄片《死侍》締造的4733萬提前場票房紀錄,打破有史以來單日票房最高的R級電影、有史以來九月當月票房最高電影這兩個世界紀錄!當然,更是把同一天進帳120萬美元的同類型電影《安娜貝爾2》甩個老遠。

  才上映第一天就打破了兩項紀錄,對手還是近年所向無敵的超級英雄片,再笨的觀衆這時都感覺出來,《小丑回魂》的后續將會威力無窮。果不其然,北美上映第一周,《小丑回魂》毫無懸念榮登當周票房冠軍;北美上映第三周,《小丑回魂》再度重回當周冠軍寶座,目前北美票房累計3.07億美元,海外2.99億,全球6.06億。

  這個成績徹底樂壞了華納,因為他們同一時間的重心放在動画《樂高幻影忍者大電影》(盡管此片票房上映兩周累積3500萬美元,連《小丑回魂》的單日所得都不如)與宣傳即將於11月上映的超級英雄大片《正義聯盟》上,想都沒想過這部恐怖片,竟然為他們輕鬆打敗了其他家的暑期大片。

  《小丑回魂》繼續陸續在全球上映,一樣打破了各國的影史紀錄,成為英、俄、澳等十幾個國家的最賣座恐怖片,空降北美年度票房榜第五名,前五分別為:

  第一:《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

  第二:《神奇女俠》(Wonder Woman)

  第三:《銀河護衛隊2》(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 2)

  第四:《蜘蛛俠:英雄歸來》(Spider-Man: Homecoming)

  第五:《小丑回魂》(It)

  這也替《小丑回魂》再度添上了兩筆全球紀錄,其一是打敗《肖申克的救贖》成為有史以來最賣座的斯蒂芬·金改編電影,其二便是前面所述的,打敗《驅魔人》44年前締造的紀錄,成為有史以來最賣座的R級恐怖片。

  上追超英、下打《驅魔人》、44年來最強──只能以"從天而降"四個字,來形容《小丑回魂》的成就。有誰敢相信,恐怖片也有與超級英雄一拚主流票房的時候?正當一個月前,才有不少電影研究者信誓旦旦的憂語说道今年暑假的影院景氣是多麼淡、美國觀衆的入場風氣是如何衰退,如今卻通通被《小丑回魂》給提振。

  而且,這些數字還在持續累積,因為《小丑回魂》還沒有在全球上映完畢,例如票房重鎮日本。考慮到成本之低與獲益倍數之巨,《小丑回魂》恐怕已經可以獨自宣佈,自己是2017年最賺錢的一部影片。

  ★比怪物更恐怖的日常生活:非典型恐怖片

  注:下文有一些《小丑回魂》劇透,請謹慎觀看!

  如此飆悍的票房成績,不可免的會讓人好奇,這是奇跡,還是炒作?是驚奇,還是過譽?

  或許都是。《小丑回魂》是一部正統到復古的恐怖片,包含了觀衆所能想到的每一個恐怖片要素:超自然的現象、神秘的怪物、血腥的腥膻場面。但另一方面,《小丑回魂》卻也是一部非常不典型的恐怖片,因為對於觀衆與故事中的七位主角而言,真正恐怖的不是怪物,而是自己的家庭與校園生活帶來的日常陰影。

  故事發生於1990年,美國緬因州的德瑞鎮(Derry),這是一座由美洲開拓時期的伐木業者聚集形成的城鎮,鄉野而安逸,唯獨一件事情例外,便是這個小鎮的失蹤孩童與死亡人數,遠遠高於全美平均值的六倍。直到有一天,未成年的孩子們開始看見一些奇特的幻影,一個紅髮白衣的小丑經常在衆人面前出現,只有小孩子看得見小丑,小丑卻能在任何地方、任何時間現身,化身為任何一種恐怖的事物,例如血海與無頭士兵,徹底驚嚇孩子,然后吃掉他們。沒有人知道小丑是誰,只能以"它"(it)稱呼之。

  隨着消失的兒童越來越多,警方下令在每天的晚間七點之后進行宵禁,卻仍舊無濟於事。此時,一個失去了弟弟的小學生比利為了找尋真相,卻慢慢觸及了事件的核心。原來以"它"不是人類,而是存在於德瑞鎮上的超自然力量的詛咒:"跳舞小丑潘尼懷斯"(Pennywise The Dancing Clown)。潘尼懷斯在數百年前便已存在,每隔二十七年便會在鎮上復活,吸食兒童的生命能量,並洗掉大人的記憶讓他們無法阻止也無法察覺。為了不讓潘尼懷斯繼續作亂,比利與他的六個朋友決定挺身而出。

  問題只有一個。比利這七個人不是什麼高大強壯的英雄人物,而是校園中被大家譏笑的"窩囊廢俱樂部"(the losers club)──一群失敗者們。他們每一個人都有不討人喜歡的特徵:比利有着嚴重的口吃、班是個行為緩慢的胖子、貝貝生在一個酗酒父親的家庭還被女同學稱為婊子、瑞奇機智卻嘴上不饒人、艾迪有一個控制欲超強的母親、麥克是個懦弱的黑人、史丹的猶太人性格讓他拘謹而不知變通……這些問題未必都跟他們自己有關,卻讓他們一直過的非常不快樂,沒有任何朋友往來,成日被大個子的惡霸欺負,更不可能是師長眼中的風雲兒。光是家庭與校園的排擠壓力,就讓他們喘不過氣;比起怪物小丑,日常生活的這些陰影,恐怕還令他們更為困擾、更為恐懼。

  ★美國觀衆的切身共鳴:斯蒂芬金與北美校園文化

  這樣的一群窩囊廢,還是十來歲的孩子們,光是保護自己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保護全鎮鎮民,避開擁有超自然力量的恐怖怪物潘尼懷斯呢?然而,這正是小说原作者斯蒂芬·金所希望表達的精神。他希望透過這個故事告訴讀者,不要小看那些不起眼的人物,更不要小看孩子,因為他們同樣可以擁有不輸給任何人的能力,以及,勇氣。

  "孩子的噩夢與大人不同。"斯蒂芬·金道。此話並非空口说來,而是根植於斯蒂芬·金自己的真人真事經歷:他是一個出身並不富裕的孩子,遭到父親遺棄,全由母親靠微薄收入與親戚接濟維生,一路拉拔他們兄弟讀到緬因州大學畢業,終生定居於德瑞鎮(沒錯,與《小丑回魂》的故事地點一樣。這個小鎮同時是許多斯蒂芬·金小说的共通場景)。他有一個哥哥戴維,十幾歲時的夢想不是當律師或足球員,而是用鐵釘摩擦生磁把一輛火車吸到自己手上,最后搞到公寓斷電,差點讓兄弟倆進感化院。他自己也不惶多讓,年紀輕輕便開始寫作投稿,寫的不是文學藝術,而是把每個老師改成動物,嘲笑它們如何出糗的搞笑小说,惹得大家發噱。照他自己的形容,他們都是"聰明的怪胎"。

  這樣的生活背景讓斯蒂芬金非常清楚,孩子的世界完全不是大人自以為的單純、童真與稚嫩,而是充滿了成年人社會也有的種種陰影。每個人都與彼此不同,卻未必每一種差異未必都能得到善意的體諒,北美的校園階級文化之下,運動員是人中之龍、內向阿宅(Nerd)如過街老鼠、對窮孩子的排擠、奇特興趣引來的訕笑目光、都足以引發其他孩子的嗜虐;未成年人的單純,此時便會化為更為純粹的惡意。斯蒂芬·金甚至專門寫了一本小说《玉米田的孩子》(Children of the Corn,1979年出版,1984年后連續拍為八部電影),來描敘孩子們如何去殺害大人,童言童語之間訴说的是致命罪刑。

  不過,有黑暗就有光明,有惡意便有勇氣。《小丑回魂》便是在這樣的價值觀下,誕生的一部作品。斯蒂芬金是個電視兒童,他像每個恐怖片迷一樣着迷於恐怖故事中的未知事物,未知是恐懼的根源,正如他最推崇的恐怖小说作家霍華德·菲利普斯·洛夫克拉夫特(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的形容:

  "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情緒,便是恐懼;而最古老最強烈的恐懼,便是對未知的恐懼。"(The oldest and strongest emotion of mankind is fear, and the oldest and strongest kind of fear is fear of the unknown。)

  未知即恐懼。吃人的跳舞小丑是種恐懼、小丑神出鬼沒的幻影是種恐懼、校園惡霸明天會不會繼續欺負人是種恐懼、可不可以不再為口吃、發胖、謡言、母親、家庭、膚色與個性困擾,同樣也是一種恐懼……然而,真正的恐懼,恐怕是恐懼本身,對於自己恐懼於恐懼,卻無法抬起勇氣挺身對抗,對抗自己、對抗家人、對抗惡霸、對抗怪物、對抗世界──這,才是不管有沒有超自然怪物存在,每一個人都要面對的挑戰。

  ★現實處境的延伸魅力,是任何的超英大片都無法達到的境地

  《小丑回魂》這部電影之所以能在美國獲得這麼大的反響,原因也正在於此。因為《小丑回魂》這部電影背后根植的,正是每一個美國人從小都親身經歷過的校園階級問題的縮影,只是披上了一層怪物的外衣。對抗怪物,就是對抗階級,也是對抗自己心中的懦弱。或許過程會失敗,或許會經歷痛苦,甚至不下於怪物的凌遲,人仍舊要給自己一個機會,為了生存挺身而出。

  好的恐怖故事,往往具備現實與想象合而為一的魅力。這種出於現實處境的延伸魅力,是任何的超級英雄大片都無法達到的境地。

  《小丑回魂》想要刻劃的,正是這份茁壯綻放的勇氣之光。斯蒂芬金说,《小丑回魂》是他一輩子只想寫一次的小说,因為他自己寫着寫着都覺得恐怖。不是因為跳舞小丑潘尼懷斯的法力無邊,也不是因為那些虐童場面太過血腥,而是因為,當你活在不相信聖誕老人卻又害怕陰暗角落,既非嬰兒卻也並非成人的年紀,你擁有的力量是如此微弱,卻要面對這麼強大的威脅。只有坦誠的孩子,才有可能直面承認自己的恐懼,然后跨出第一步。

  其實,大人又何嘗不是呢?大人同樣也有必須對抗的恐懼。這便是下一集《小丑回魂》的內容,華納已經敲定:該片續集將於2019年9月6日北美上映,故事會是長大成人的比利等七人再度回到德瑞鎮,懷着新的陰影與復活的潘尼懷斯對抗。

  只是,彼時,《小丑回魂》還能再一次展現這樣的票房神力,甚至青出於藍自己打破自己的票房紀錄嗎?只怕連斯蒂芬·金自己都無從預料吧。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結尾小彩蛋:“小丑”扮演者本人比爾·斯卡斯加德美照欣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