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王家衛:我拍過10部電影 對我而言就是一部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0月24日 00:45   北京新浪網

  新浪娛樂訊 在第一部電影《工廠大門》拍攝地法國裏昂、由盧米埃爾電影學院(institut de lumiere)承辦、戛納電影節總監福雷茂任主席的盧米埃爾電影節於10月22日周日晚間落下帷幕。盧米埃爾電影節是以經典老片放映為主的大衆參與電影節,今年已經走到第九屆,在繼昆丁·塔倫蒂諾、馬丁·西科塞斯、阿莫多瓦、德納芙等獲得電影節致敬的盧米埃爾大奬后,今年,影展視線轉向東方,王家衛成為第九位榮譽獲得者,也是首位獲得盧米埃爾大奬的亞洲導演。

Jean-Luc Mège拍攝Jean-Luc Mège拍攝

  早些時候,據國外媒體報導,王家衛在伍迪·艾倫、大衛·魯塞爾之后,將成為亞馬遜影業邀請拍攝美劇的又一位知名導演。 閉幕典禮前夜,王家衛在學院主席Bertrand Tavernier和電影節主席弗雷茂陪同下出席新聞發布會上, 介紹了自己正在為亞馬遜影業拍攝的這部美劇《幫派之爭Tong Wars》的最新情況。故事背景設在1905到1971年間的舊金山,兩大華人幫派爭奪當地唐人街勢力的紛爭故事,同時也有早期華人移民生活背景。王家衛说拍攝一個中國導演很少涉及的中美之間的故事題材,機會難得,而且通過系列電視劇的形式,可以更好的展示這段時間跨度漫長的故事 。他说自己的藝術表達常常受到電影時長限制,並透露在《一代宗師》拍攝結束后,還考慮過繼續一個長達6小時甚至更長的故事部分。

  同時,對於正在如火如荼籌備當中的改編作品《繁花》,王家衛介紹這段發生在中國60年代、一直延伸到99年的故事,正好是自己離開上海的階段,要想再現已經有很大改變的上海,籌備工作艱巨,但同時很有收穫,尤其可以彌補自己對這段上海歷史的缺失。

  當被問到頒獎典禮上有對妻子深情表白,現實中最喜愛的浪漫愛情電影或者鏡頭時,王家衛卻卡住了,陷入長時間的思考。“有太多了,一時間很難说出來”。“《花樣年華》”?有記者問,“不,我還是應該謙虛點吧”,思考的同時他不忘調侃。直到新聞發布會要結束,他終於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此外,王家衛還談到了和昆汀·塔倫蒂諾的關係,后者在他《重慶森林》的美國發行中不遺餘力的親自推薦。以及對兩位曾經合作過的歌手演員王菲、Norah Jones的評價。而對於西方記者們非常熱衷的電影審查問題,王家衛也沒有迴避,他说香港還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電影人可以自由表達,沒有受到大陸地區同樣的審查限制,對香港導演來说,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Jean-Luc MègeJean-Luc Mège拍攝

  在盧米埃爾這樣一個以經典作品回顧為主的電影節,對您個人而言,在觀看影片時會希望從哪一部開始好?

  我想可以從任何影片開始,就像看一個人的照片集,可以從最后、中間或者開始來欣賞,你都可以了解到這個人,電影也是同樣,最后都能夠明白導演的精神世界。

  您正在和亞馬遜合作拍攝一個美劇短集系列,是否會因此改變此前的創作和講故事方式?

  吸引我加入這一計劃的,是第一次可以用最真實的個人方式,講述這段發生在中美兩國之間早期的故事,之前很少有影片講述這方面的內容,因此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影片將從1905開始,一直到1971。這是一段很長的歷史,用電視劇集這種形式來拍攝這個長故事更適合,講故事的本質並不會不同,導演卻可以有一個更多的時空來展示。 當然,我明白提出這個問題的特殊之處,是因為今天人們很擔心電視系列劇,或者這種拍攝故事和傳播的方式會成為電影的競爭對象,不過我不這麼認為,因為这只是魯米埃爾兄弟的后代繼承者們,用不同的更多樣的方式來展示創意、講述故事,它並不會傷害到電影本身。

  對於這種短篇幅的系列劇,您的拍攝方式會做怎樣的調整嗎,應該不會用5年拍一部的節奏吧?

  (吃驚)一集拍五年? 之前我拍過10部電影,對我來言,它們其實就是一部,彷彿我生命中的不同劇集,拍攝這個美劇的情況也像這樣。以前每次拍完影片我都有不滿足的感覺,因為故事本身很長,並沒有完整地講出來,我們完全可以繼續拍攝下去。昨天蒂耶裏(弗雷茂)問我,《一代宗師》是否會有更長的版本, 記得在我拍攝結束的時候,我就想我們可以再有另一部分的一代宗師故事,可以是6個小時、8個小時甚至更長。很多時候電影這種格式要受片長限制,所以我说這個漫長的故事用電視系列劇的形式來拍攝更適合,可以實現我的所有想法。

  您現在有幾個項目都在籌備當中,其中一個是改編自作家金宇澄的《繁花》,現在進展如何,喜歡您的影迷什麼時候會有機會看到您的作品,為什麼會選擇吳亦凡加入您的表演隊伍?

  (笑)正在如火如荼的籌備當中。我有幾個項目都在進行中,就像很多人知道的,其中《繁花》改編來自著名作家金宇澄的重要作品,小说講述了上海在60年代到1999年 這段時間發生的故事。對我來说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時間段,因為雖然我出生在上海,但是故事卻是發生在我離開后的一段時間。我是在1963年離開的上海,再次回來已經是90年代了。拍攝這部影片是一個機會,可以彌補我對上海缺失的一段記憶。

  我需要像一個建築師和歷史學家那樣工作,要重現舊金山唐人街,還有老上海的一部分,現在有很多變化,我記憶中的一部分上海已經不存在了。這是一個非常有收穫的工作,雖然很艱難,但也很有意思。

  您早期的5部作品修復后很快要在法國重新上映,在回看這些作品的時候,感覺自己從題材到風格上有怎樣的演變?平時會看自己過去的影片嗎?

  我不喜歡重新去看過去拍攝的東西,因為我總是會看到各種缺點,和那些不恰當的地方,而我還做不到從這中間超脫出來,輕鬆地放下它們。不過有時候也會被迫去看以前的片子,比如昨天晚上在頒獎典禮上放映了我過去影片的剪輯版,這個經歷卻很快樂。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因為我負責監製《花樣年華》修復工作,在來裏昂前,我要求重新看了一遍修復版影片,在大銀幕重新看的時候,我感覺不是同一部影片,這裏、那裏都和以前不一樣,很多色彩我都認不出了,但是工作人員跟我確認,是的,這的確是當年的原版樣子。明天就要放映修復版,所以一會兒我要再好好的將原版和修復版對照看看,以保證放映一切都正常。

  對於您影片中的音樂,是您自己親自選擇,還是有助手團隊?

  大多數我影片中的音樂,都是我在生活中的某個時候遇見的,這是為什麼以前我總喜歡做出租車,現在已經很少了。當你在出租車上時,你聽到的音樂在這個特定時間內就是屬於你的,甚至當你身處一個商業中心內,音樂也可能陪伴着你,和音樂相見的背景經常很重要,音樂也由此變得不同。對我來说,選擇音樂的標準,是需要它有電影感,可以給你影像的想象空間。我的影片中的音樂,基本都是這樣選擇的。年輕的時候我很喜歡聽收音機,你不能選擇想聽的音樂,一切都是偶然,一個相遇,我想说不是我去尋找合適的音樂,而是它們找到我。

  評價王菲和Norah Jones兩位合作過的歌手演員

  您如何評價作品中的兩位歌手演員王菲和Norah Jones?

  不,我選擇她們並不因為是歌手,而是她們的人物、個性吸引我去拍攝。王菲和Norah Jones 的共同點是,她們的面部情感表達都非常獨特。比如说王菲在鏡頭前的展示極度自然,雖然沒有受過任何表演訓練,但是我嘗試捕捉她在這個角色中的一些很特別的地方。

  Norah Jones則不同,在和她本人見面之前我先聽到她的聲音,當我看到她的真人時,發現她的面孔很有特色,和一般少女不同,當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語言和她面對面時,她的表情和展現的能量都不一樣,這吸引我選擇她出演《藍莓之夜》。我選擇她們倆,並不僅僅因為她們是有名的歌手。

  談和昆丁·塔倫蒂諾關係

  您和昆丁·塔倫蒂諾的關係如何?在90年代他曾幫助發行了您的影片(注:《重慶森林》),從這以后,您的影片在美國有了市場發行。對此您可以證實嗎?

  塔倫蒂諾幫助發行了我的一部作品,不過《重慶森林》之前其實已經在美國有發行,只是採取了不一樣的形式和規模。因為塔倫蒂諾親自推介這個影片,吸引了更多人關注。我對此很感激,不過現實情況是,我並沒有經常聽到關於他的消息,我們也沒有太多私交。不過,作為導演我很尊重他,他是一個好導演。

  在《一代宗師》中、還有《花樣年華》中吃飯的鏡頭很多,但是在現代的影片中,似乎很少看到吃飯的場景了,這和故事有關,還是和某個時代有關?

  在過去,尤其是100多年前人們對待食物的關係和現在,包括《重慶森林》裏展示的都不一樣。 以前的人們對食品製作非常用心,非常精緻。 在《一代宗師》中,我們花費了很多時間和精力,來考慮和製作食譜,后來我們卻沒有用這個場景。也許某一天我有時間拍2、3個小時,可以集中展現那個年代人們的生活方式,因為那時i和現在非常不一樣。而且如果我可以有8、9個小時的片長,那我可能就會在《一代宗師》中加入這些餐桌美食的場景。

  向妻子深情表白: 並不是為了表達浪漫,而是實話實说的真相

  昨晚的頒獎典禮非常感人,經歷這樣的夜晚,您是怎樣的心情?

  作為導演,這個獎項對我來说意義非凡,並不僅僅因為我是亞洲導演。我非常開心能夠獲得這樣的榮譽,我和妻子在這裏度過了難忘的幾天,非常感謝裏昂觀衆和城市的熱情,對我的作品和工作的耐心和友好,我還要感謝電影節組織者和我的影迷,讓一切變得更美好。

  你影片中對女性角色的刻画都非常有力深刻,昨天的頒獎晚會上您對妻子的表白也讓大家無比感動,對女性如此複雜深刻的理解,您的靈感都來自哪裏?

  昨天晚上有關我妻子的發言,完全是實話實说的真相,並不是為了表達什麼浪漫 。我想说我很幸運,人們總说需要認識很多女人,才能最后找到屬於自己的女人, 可是我一下子就遇到我的妻子,非常幸運。

  在看您的作品時,可以體會到現場觀衆的情感融入,有一些共通的東西在您的影片中,我想知道您是否一直在探索創作的方式,並傳遞一種共通的信息?

  在我年輕的時候,很幸運可以看到來自全世界不同國家的電影,是我最早受到的電影熏陶。我還記得當年的印象,為什麼一些電影會如此觸動我。 這和導演屬於哪個國家也沒有大關係,使用的不同語言也不影響電影創作,因為在電影世界裏,大家都是同樣的人類,講述我們自己的感受,和我們遇到的問題。我覺得這也正是電影節的重要意義,通過這扇窗口,人們可以由此看到來自全世界的電影,知道發生在別處的故事。

  最后,王家衛終於給出了自己認為最浪漫的愛情鏡頭:

  讓·保羅貝爾蒙多和讓·賽博格在香榭麗舍大街上漫步,手中拿着報紙。(注:影片《精疲力盡》,戈達爾)

  (劉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