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郝平自導自演《紅簪子》 決不允許劇組“駡大街”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1月12日 19:50   北京新浪網

01 出品人譚秋寧(左)、製片人夏禹(中)與導演郝平交流

01 出品人譚秋寧(左)、製片人夏禹(中)與導演郝平交流

02 導演郝平(左)

02 導演郝平(左)

  新浪娛樂訊 “來到這個劇組的,都是親人,都是來幫忙的”。在陝西西安白鹿原,首拍電影導演處女作《紅簪子》的導演郝平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劇組上下活躍的創作氛圍歸功於所有人都必須遵守的“一條紅線”:決不允許在劇組出現“駡大街”現象。這是他以導演身份,在電影《紅簪子》開機前定下的唯一一條劇組規定。演戲近30年,郝平將心比心,演員特別脆弱,攝影、燈光、美術、服化道、場務,組裏的各個部門同樣脆弱。“那種發火駡人不頂用,與其那樣,還不如讓團隊形成一種融洽氛圍。這條拍的不行我們再來,今天不行明天再拍一遍,有的是時間,我們願意把這場戲打磨好。”

  掌舵電影創作 凝聚團隊力量出好戲

  首當導演掌舵電影創作全局,壓力不可謂不大,“累劈了,很辛苦很累”,導演郝平说。從1988年在劇組只拿幾塊錢工資的劇務做起,在影視行業摸爬滾了近30年,他認為轉型導演最大的優勢是“懂戲”。如今水到渠成當導演,他更懂得如何出好戲,如何調動團隊的創作慾望。“首先我是一名演員,我被其他導演凶、被駡的時候,演戲的狀態會是什麼樣兒?”團隊很重要,拍戲時那種創作氣氛很重要,“我們拍攝現場氛圍一片活躍,駡大街的現象在我組裏不允許。每天收工回去開創作會,我會特彆強調,來到這個劇組都是親人,都是來幫忙的,一個有凝聚力的團隊才能出好戲。”記者打趣問他在拍攝現場是否有“導演脾氣”,郝平笑稱“還行吧”,一旁的《紅簪子》女主演王雅捷[微博]笑着附和“還行,挺好的……”。於是兩人開啟調侃模式,“你這麼一笑,感覺我脾氣不行似的。”“我特別不喜歡當面去誇一個人”“沒事,現在可以誇,可以誇。”見導演郝平故作一副“求求你表揚我”的模樣,王雅捷隨后掩嘴而笑,“有點虛僞吧,當面誇人沒意思,一定要背地裏说人好話。”

  電影《紅簪子》融合戰爭與愛情,從1936年描寫到2017年,對導演來说,是一個極具挑戰的創作時間跨度。要讓觀衆耳目一新,不能老套路,才能使其成為一個導演的作品。“我是一個非常幽默的人,非常喜歡開玩笑,每天我們的拍攝現場,其樂融融。一方面是創作氛圍,另外我會把個人這方面的特長融入到戲裏面。”2009年,郝平與海清[微博]、張嘉譯搭檔主演熱門電視劇《蝸居》被觀衆廣為熟知,演技精湛,人物塑造以情感細膩見長。而這恰恰成了他作為導演凝聚團隊力量激發團隊靈感的一個心得:導戲不能靠“吼”。“演員特別脆弱,不光演員,組裏的其他部門,也都特別脆弱。我覺得那種發火駡人不頂用,與其那樣還不如讓大家輕鬆快樂的來拍戲。這條拍的不行我們再來,今天不行明天再拍一遍,我們有的是時間,我們願意把這場戲打磨好。”郝平認為這才是導演最聰明的做法。

  導戲不默守陳規好靈感為影片加分

  郝平希望做一個創作型導演,導戲時说的最多的一個詞兒就是“創作”,不為完成而完成,不為拍戲而拍戲。即便是提前為拍攝內容做了充分准備,郝平導演仍花大量時間在現場與演員磨戲,與攝影磨合走位;同時再三確認演員服裝、背景陳設是否是符合人物所屬年代,是否有穿幫現象發生。心細如發,又具有難得的全局視野。主演王雅捷爆料,“有時也會出現一上午連一個鏡頭都沒拍的情況,時間都花在了預演上,導演要等戲份磨合舒服了才開拍。”當然,導演郝平也深知演員“最佳表演狀態”出現的時機,在走位過程當中不喊“開始”就把戲偷拍完了,演員最本能的反應才是最真實的。“有些導演非常死板,要求演員怎麼站,怎麼念台詞,他寫的詞一句不能改。請問為什麼?憑什麼不允許人家演員二度創作。有些導演就特聰明,演員提出的好想法,有可能連他這個導演都沒想到。”郝平坦言,電影創作需要凝聚團隊的智慧,主創有靈感,也需要攝影和燈光部門所有人的配合,有意思有趣的就用,用很開放很包容的方式去創作,“我不喜歡演員只是按劇本上規定的動作來演,沒有創新沒有創造力的東西,我不喜歡。”

  電影《紅簪子》主場景選在陝西西安白鹿原影視城,一個充滿強烈關中風情和陝北地域特色的地方,這裏同樣是電視劇《白鹿原》拍攝的主場景地,由陝西西安籍著名演員張嘉譯擔任藝術總監。同為西安籍演員的郝平,為自己的電影導演處女作《紅簪子》費心費力,“我覺得這塊土地孕育出的人跟其他地方不一樣”,再大的苦難都能笑着面對,骨子裏充滿幽默詼諧。在電影開拍前郝平已做足功課,而在拍攝現場,仍強調臨場交織碰撞出的“化學反應”,《紅簪子》才有可能接近他想要的影片風格。“讓我非常有成就感的是,有個演員演‘大霞子’,呈現出的人物狀態那麼好,出乎意料。之前我們合作過一部電影,盡管她戲不多,但我發現她有那種特質,一個北京大妞,她直接她膽大,她情感細膩,稍微給她講點故事,就能立刻進入到情感狀態裏,找到人物的那種感覺。現在連她平時的步態和说話的樣子都變化了,就跟戲裏的人物一樣。”

  據悉,電影《紅簪子》是河北瑪西雅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西北三部曲”電影計劃中,繼陳建斌[微博]電影導演處女作《一個勺子》后推出的又一力作。由國家一級導演江平擔任總監製、著名編劇史建全操刀劇本、電影《一個勺子》製片主任夏禹擔任製片人,並由河北瑪西雅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北京惠民富民基金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中視萬家影業(北京)有限公司、河北影視集團與河北電影製片廠聯合出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