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導演那特:想拍的電影沒寫好 想说的心聲已唱出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1月14日 01:59   北京新浪網

導演那特

導演那特

  新浪娛樂訊 “我想拍的電影還沒有寫好,我想说的心聲已經唱出來了。”導演那特说。

  1988年出生的那特,從履歷上來说,似乎還太年輕。盡管他之前拍攝了不少影視劇並攝影了張廣天導演的舞台劇作品《杜甫》,但作為一個成熟的導演,他還有很多路要走。對於反映農村孩子讀書的電影《一道山》,那特说,這部他導演的作品不錯,但有太多電影以外的東西混雜其間;對於反映拳擊運動員生活的的《拳愛進行曲》那一部,他说,很好的故事,很好的拍攝手段,但其中又囊括進太多的哥們義氣;至於舞台藝術片《杜甫》,他肯定说,是一部不錯的藝術片,只是沒有表達出他的心聲。

  那特最早在北京電影學院是學表演出身的,后來又繼續進修攝影。他的同事说,他的興趣太為廣泛,從表演到攝影到導演藝術,無一不是他的追求。他畢業后,起先在一家民營戲劇公司給人做燈光助理,后來在各個影視劇和話劇劇組做道具。和他共過事的人,都對他有一個深刻的印象,即沒有那特搞不定的事。他的舞台裝置充滿當代藝術的視覺感,也不乏濃郁的生活氣息,最關鍵的是,他的執行能力和實現能力相當強。因他愛好涉獵廣泛,他對大街上、網絡上各類器具、物品、文玩、時裝等商店如數家珍,到需要用的時候信手拈來,而且動手能力也強,他一個人有時就可抵擋一個裝修隊。在國家話劇院排演《杜甫》的時候,導演設計要用碎瓷做一架編罄,他從京城遠郊幾十公里之外的市場搞來燒壞的青花瓷,用棉被包起來小心砸碎,又自製研磨器和改造鑽頭,在音響設計師嚴格限定音律的要求下,居然磨製出十二平均律的有明確音高的瓷片。之后,在該劇成功上演之后,又主動請纓拍攝藝術片。一片學會導演、攝影。問他,他说:“很多人都太迷戀技術了,其實電影的核心在於表達情感,情感只要獲得想象力的幫助,一切都是鏡框裏的事。是製造一段生活,而不是去複原和重覆一段生活。”

  那特是有趣味並新鋭的,是80后90后那代人中間比較典型的。他對藝術的理解不是功名化和幼稚理想化的,他更注重性情中的興趣,從興趣出發去延伸情感的表露。正像他自己说的,也許他的電影之路還很長,但他不會背離他的心聲。也許在他之前的導演藝術都很成功,但他和他同一輩的新型導演,似乎將開始一種更加寧靜、更加放鬆的藝術嘗試,這是特別值得期待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