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5名女演員指控詹姆斯·弗蘭科性騷擾 律師否認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2日 06:41   北京新浪網

詹姆斯·弗蘭科

詹姆斯·弗蘭科

Sarah Tither-Kaplan

Sarah Tither-Kaplan

Violet Paley

Violet Paley

  新浪娛樂訊 北京時間1月12日消息,在詹姆斯·弗蘭科回應推特上針對他的性騷擾指控后,5名女演員正式通過《洛杉磯時報》發聲,稱弗蘭科對女性有不當行為和性方面的剝削。5人中有4人曾在弗蘭科的表演學校Studio 4學習。他的律師則否認指控。詳細:

  指控者中包括已在推特發聲的Sarah Tither-Kaplan,她是看到弗蘭科在前幾天的金球奬上戴着Time‘s up活動的徽章,感覺“好像扇了我一耳光”。她稱弗蘭科“濫用權力”,讓她感受到“剝削非名人女性的文化,女性是可替代品的文化”。

  她稱曾和弗蘭科一起拍裸體狂歡場面,他移開了別的一些女演員擋住私處的塑料防護物,模擬為她們口交。

  ·2014年,弗蘭科在洛杉磯和紐約創辦了表演學校Studio 4,兩地課程都在去年秋天突然關閉。在這之前,弗蘭科也在他當年學表演的Playhouse West學校授課。

  跟他學過表演的女演員Hilary Dusome和Natalie Chmiel稱,曾經被他選中去拍攝一段影片,本以為是拍弗蘭科的一部藝術電影,后來被告知是牛仔褲廣告。

  拍攝是在脫衣舞俱樂部,兩名女性都稱過程不專業、有惡意。拍到一半,弗蘭科走近這些戴面具、穿內衣的女性,問:“誰想脫掉上衣?”

  沒人答應,而兩人稱弗蘭科對此很生氣。

  Dusome说:“我本來覺得被選上是因為我努力工作和自身價值,后來意識到其實是因為我的胸好看。我不認為他開始教學是出自壞的意圖,但后來他走上了歧路,過程中毀掉了很多人。”

  Chmie说:“他利用了我們對工作和參與大項目的渴望。我們都是滿懷希望的新演員們。”

  《洛杉磯時報》也採訪了Studio 4前學員,該學校起初每個月學費300美元,12名以上的人表示學習經歷是積極的。有人稱弗蘭科還願意給學員額外加課,也有人認為他上課玩忽職守。

  弗蘭科的很多電影和藝術項目都會直接從學校學生中選角。學員Devyn LaBella稱:“他們會告訴你,有一些項目的小部分角色是專門給學生們留的——一般是要加班的工作和裸戲。我當時沒簽經紀機構,就想:既然我拿不到好的試鏡機會,那這樣的機會也可以。”但是她和她的同學提交了申請,都沒有回復。

  學員Katie Ryan说:“他總是會讓每個人認為:如果你願意拍攝性愛戲份或者裸戲,你是有可能拿到我的項目的角色的。”她表示,幾年來她收到很多來自弗蘭科的電子郵件,要求她試鏡妓女的角色。

  弗蘭科的律師回應了Ryan的指控,稱弗蘭科不知道她指控的任何行為曾發生過。

  Studio 4的管理者之一Vince Jolivette則表示:學校的運作一直是專業的。

  ·Tither-Kaplan的指控詳細:2015年,弗蘭科讓她出演他的長片《The Long Home》,演一個妓女。她答應了並簽了裸體協議——她與弗蘭科合作的每部電影都簽了裸體協議。

  但有一天在片場,一個製片人問她和另外一些女性:願不願意拍攝合同外的一場性狂歡的戲份。她全裸在背景出現,一些女性跟弗蘭科一起拍,弗蘭科的角色在每個人身上模擬口交。但弗蘭科移走了全裸的女演員們拍攝時遮住下體的塑料防護罩,繼續在無保護情況下模擬口交行為。

  隨后,另一場劇本裏沒有的戲份中,她和多名演員被要求裸露上身,圍繞弗蘭科跳舞。

  一名女演員不願意,第二天她就被打發走了。Tither-Kaplan说:“這很快給我留下一個印象:你不能對這個男人说不。”

  另一名在場的女演員證實確實有這麼一場額外加的戲和女演員離開,也證實有移開塑料防護罩。

  弗蘭科的律師表示,對移開防護罩的指控是不准確的。該片選角導演通過律師聲明,當時未收到任何女演員關於此的投訴,她也會定時確認,確保女性們感覺ok。

  去年韋恩斯坦事件曝出后,弗蘭科向Tither-Kaplan道歉,稱抱歉讓她不舒服,她肯定了他願意溝通,但認為他仍不願對片場環境負責。

  ·Violet Paley也曾在推特指控弗蘭科,她沒上過他的學校,但2016年初兩人見面后,弗蘭科指導過她寫劇本。

  兩人隨后開始戀愛,而她表示,有次在她的車裏,弗蘭科強迫她口交,在兩人當時的階段,她還不願意做這種事,“我當時正跟他说話,突然他就露出了老二,我很緊張,说‘我們能之后再做這個嗎?’而他有點往下推着我的頭,而我不想讓他恨我,就做了。”過程中,為了脫身,她告訴他说有人往車附近過來了。之后,兩人仍然發展了一陣子兩廂情願的性愛關係。

  弗蘭科的律師回應稱,她说的事情不准確。

  而如今,Paley表示,韋恩斯坦性騷擾事件讓她覺醒,現在的她如面對當時情況,會對弗蘭科说:“不,停下,從我車裏出去。”她透露當時曾跟一些家人和朋友说過兩人相處的情況,5個人向《洛杉磯時報》證實了她的说法。

  Paley稱知道要说出自己的故事會比較複雜,因為她和弗蘭科確實有過你情我願的關係,夾雜在不情願的事之中。去年韋恩斯坦事件曝出后,她給弗蘭科發去電子郵件,表達他對自己的對待方式的憤怒和悲傷,他沒回復,但過一段時間給她打了電話,他表示:與一個正從實質上的虐待中恢復的人保持性關係,他這事做錯了,但堅稱自己“沒做違法的事”,並且“我已經改變了”。

  報導最后指出,不知道如今的指控會如何影響弗蘭科的頒獎季征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