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全城戒備》導演陳木勝:文化差異導致笑場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8月13日 02:35   北京新浪網



陳木勝做客新浪 陳木勝暢談拍片歷程 陳木勝與小浪合影 陳木勝心情不錯


陳木勝侃侃而談 陳木勝回應爭議


陳木勝聊得開心 陳木勝表示學到很多
(點擊小圖看大圖)
點擊此處查看其它圖片

  新浪娛樂訊 由陳木勝執導,郭富城、舒淇、鄒兆龍、張靜初等主演的華語變異人動作巨制《全城戒備》8月6日登陸國內院綫,上映六天票房直逼6000萬,成功引領《唐山大地震》熱映的“震後”市場。8月13日下午,導演陳木勝做客新浪娛樂,對本片引發的各種爭議做出回應。陳木勝表示自己自己拍攝本片像是一場“實驗”,希望國産科幻片能得到進步。對於觀衆頻頻笑場,陳木勝表示是內地與香港的文化差異所致。

  主持人:歡迎陳木勝導演,先跟新浪娛樂的網友打個招呼。

  陳木勝:大家好,我是陳木勝,又來這裏跟大家見面。

  主持人:我們知道陳木勝的導演新片《全城戒備》8月6號上映以來,將近一周時間裡票房直逼6000萬,是很好的成績,不過也有不少爭議的聲音,不知道導演有沒有留意到這些關於影片的爭議?

  陳木勝:都有看,最近還在研究,究竟是題材方面的問題,還是這一次拍變種人這個主題,還是觀衆接受的程度。比如說年齡方面,聽說看《全城戒備》的觀衆會很年輕,都是84、85後,大概是20多歲,可能比較喜歡這種題材多一點。我自己也到電影院現場看電影,也要研究影評人給我的一些意見。我要好好地想一想,因為這次拍這個題材,的確是我第一次;而且我覺得拍科幻特技方面,我們要很小心,所以這一次就是用很謹慎的態度去處理題材的。我不能用一些很大型或者是很超現實,或者太離譜的想法去處理本片,因為我們的特技還不夠好,於是我要平衡一下自己的心態,再想一想就能找到答案。

  拍片資金不多是難題 為求進步堅持拍攝

  主持人:我們看了各方面的意見,有支持者覺得變異人確實是值得嘗試的題材,但是也有批評的聲音,主要集中在特效的運用和劇情兩個方面,我們知道導演拍動作片的經驗很多,以前大家對你在特效或者動作片的設計方面,都是非常肯定和好評的,但是這次在特效方面,大家會覺得有些地方模仿好萊塢,但是可能只做到了幾成,甚至覺得是不是有點山寨,評論就比較刻薄,你自己看到這個評論,你是怎麼回應的?

  陳木勝:這個對我來講不要緊。因為我拍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難題,難度還比較高。因為我們的錢不多,可能好萊塢用十塊錢拍一部電影,而我們只用一塊錢。不能叫觀衆不要比較,因為我只有一塊錢。可是觀衆一定會比較。只有我自己知道我這是用一塊錢。可是我如果用一塊錢拍出現在的效果,我希望下次就用兩塊錢。如果我們不拍,你永遠駡我們是山寨特技,繼續不拍,我們跟好萊塢的距離就越來越遠。我希望有一天我拍十塊錢的特技給你看,可是我要前進一步一步往前走。我相信我給外國人一塊錢,他一定拍不到,他們馬上就說不能拍,這麼少的錢怎麼拍。

  相對來講,我覺得這幾年,很多國産的科幻片都被駡,可是如果觀衆不給一些有思想或者有勇氣去拍這個題材的導演空間,那他以後就不會拍了,我們就永遠都是山寨,永遠不及人家。我們中國市場整體現在也許是一百個億,可能過幾年,有三百個億,四百個億,五百個億的時候,我們拍這些科幻片就有很多錢了,我們可以用錢跟好萊塢進行比,可是現在還沒到時候,沒有很好的實踐,於是我就先走一步,做一次試試。我知道費用的問題,知道我們要做一個特技的鏡頭得用多少錢,人家用多少錢。這幾天我特別去看好萊塢的科幻片,真的差的遠,人家几乎每個鏡頭都能用電腦畫出來,根本不用拍。所以我這幾天,覺得這一塊錢我並沒有浪費,因為我的整個團隊都是希望把做得最好的給觀衆。

  劇情方面,因為這次有好幾個演員,我就自己做了一下平衡。其實每個人的戲都拍得過長,最後剪掉很多,可能劇情觀衆覺得有點跳,因為我是想先把娛樂片的主題剪出來,讓觀衆看着喜劇的部分會笑,看見感動的部分會哭,我是以此為送給觀衆的第一大目標。特技方面,我希望往前再進步,我們拍科幻片未來會與好萊塢拉近距離,不能說馬上跟他們靠齊。最重要是我自己知道整個過程,跟一些特技公司合作的過程,清楚要多少年之後我們才可以再做好一點。而且這次的經驗對我自己來講是上了很大的一課,很好的一課。

  觀衆喜好程度因人而異 開拍前曾被勸“題材危險”

  主持人:我這裏也記下了一些關於特效方面的評論,我們看到是幾個不同的變種人,可他們沒有打出各自的特色,除了名字和外形不一樣,動作場面都差不多,感覺武術指導方面沒什麼變化,不知道您怎麼想?

  陳木勝:我覺得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只是觀衆不喜歡這種打的方法而已。我自己拍動作片這麼多年,裏面有古裝打鬥,時裝打鬥,包括飛車、拳腳,兩個人打也可以。我這次是選擇用我們的中國功夫拍變種人,相對來講我把用的錢剛剛好用在整個電影裡。大家說有一個問題,比如說你看吳京在打,外國人就不會這樣拍。我覺得這是角度的問題,只是導演選擇怎麼去拍動作的風格而已,可能我選擇的動作風格有人不喜歡,他就說是一些比較山寨或者是不和他的心意。我覺得這次肯定有人喜歡,也有人不喜歡。 

  主持人:有人覺得看電影有中西方融合的感覺,但是我們覺得看起來有點像武俠的《小李飛刀》,有點像美國好萊塢《終結者》,覺得有點混雜。你自己覺得這次對中西方面的合作,滿意嗎?

  陳木勝:每次對自己拍的動作都不會100%滿意,可是對觀衆來講,會有滿意的,也有不滿意的。飛刀是古裝《小李飛刀》的拍法,我覺得可以在現代片裡去嘗試,去做。我故意用中國人的味道,拍中國功夫的風格去拍的。開始拍這個題材,有很多人先說給這個題材危險,不是我們擅長的。可是我偏偏拿一期出來,我想聽聽反映也好,學學經驗也好,可是我覺得自己不要常常說中國人拍這些片是不行的,或者是我們永遠都不行,我覺得我們應該行的,至少不能自己人說自己人不行。

  主持人:還有最後一幕打鬥,大家覺得比較期待郭富城和鄒兆龍打得比較激烈,但是比較簡單就結束了,只是飛刀飛來飛去出去,對於這些招式,你怎麼想?

  陳木勝:中國功夫有一句話,當功夫練到最純熟的時候,拿什麼都是你的武器,落葉飛刀,一片葉子出去都是成為一個飛刀,這是以前武俠古裝片的幻想空間,什麼都可以變成自己的飛刀。在武俠世界裡,我自己覺得這應該是一個高手的行為,觀衆也不會覺得一定飛出一把刀出去才是飛刀,我覺得片末的玻璃對郭富城來講是高手的最高境界,我們不一定拍一個飛刀飛出去才能發揮他的力量。這是我的思想創作出來的。

  主持人:之前張靜初有拿火箭炮都打不進變異人的身體,可一片玻璃去進去了,這個對比,你的意思是怎樣的?

  陳木勝:這是我們中國人的穴位問題了,吳京就打的是他們的穴位,打到他的穴,他的頸椎就會麻痹。可能觀衆看起來覺得有一點不明白,可是我自己覺得中國人的穴位很難解說,因為我們不能在電影裡讓吳京在說“我要打他穴位”,不能先對白講出來,“我現在打”、“我打在什麼穴位”、“你現在麻痹了嗎”、“你現在不能動了”。其實片中用的針,在鏡頭裡表達很清楚。兩三隻針,怎麼插他的位置,都有表現。穴位其實都算是中國人的一個秘密,功夫的秘密,很難解說。

  感情戲因片長原因不如人意 希望觀衆多給容忍度

  主持人:在動作方面,我們看到很多評論還是覺得火爆,反而是還是在劇情方面,大家的挑剔會更加多一點,例如幾條感情綫不如人意。之前導演在採訪的時候也說過最理想的版本是三個半小時,不過最終也只有一個半或者兩個小時。

  陳木勝:這是劇本的問題,應該是之前,比如我們寫一個劇本是90分鐘,可是通常我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動作戲,要拍出滿足觀衆的動作,一拍出來就長。因為寫劇本時寫動作戲不會太多,每次平衡起來都是一大難題。我真的很想講多一些故事,這次在文戲方面很想講人的心態在變,每一個人變都有它的空間,鄒兆龍有他的故事,都剪掉了,他跟他老婆有一場戲剪掉了。所以為什麼反派追求愛情追求得那麼激烈?其實他很想有一份愛,可是因為時間,就只能不演了。

  主持人:看完整部電影,無論在動作還是劇情方面,確實有一種好萊塢製作的感覺,特別是在劇情方面,主人公是在追求真善美,這是好萊塢片裡經常有的主題,反而國産大片,這種主題還不多。

  陳木勝:下一次我希望電影能長一點,現在是110分鐘,我希望可以拍到125、130分,因為大片如果很好的話,人物關係不會斷,時間就不是問題的。我希望觀衆多給一些容忍度,希望下一期可以把劇情講好。其實每一次我拍的動作片,片長對我來講是大難關,因為我的故事人物多,像《寶貝計劃》有古天樂、成龍,許冠文,他們三個人拍了四個小時,最後只能剪成兩個小,雖然每個演員跟導演要求,都想完完整整地自己戲裡的故事給觀衆看。

  主持人:會不會是自己內心和市場的矛盾,是你的內心特別想表現文戲?

  陳木勝:肯定是,慢慢的我去拍一個文藝片算了。你給兩個小時剪一個人物的故事,我也就不用去想拍動作,怎麼滿足觀衆。可是我現在愛拍動作片,我自己愛,你剛才說矛盾是我個人的矛盾,也是戲裡的主題。

  文化差異導致觀衆笑場 要與好萊塢互相學習

  主持人:對於這次的台詞,網友覺得有一些笑場的地方,例如有幾句台詞是,吳京的領導給他說如果你完成了這次任務,要給你雙倍工資。

  陳木勝:這是我自己的兩地文化的問題以及廣東話與普通話的差別,我是一個香港人,我想的常常都是香港的笑話,在香港看片的時候,很多人笑,他們真得很開心地笑出來,尤其是看見郭富城很多小動作或者是他的對白,觀衆真的開心。我不知道反過來普通話會變成笑場的一個點子,所以這個我要學習,這幾年我拍《雙雄》開始學習兩地合拍片的一種文化,很多時候我問國內演員,在國內拍片或者普通話說出粵語的台詞來會有什麼影響,或者反映怎麼樣。可是同一句對白在香港搞笑在內地就不搞笑,不知道是不是有一些無厘頭的文化還在。

  昨天在馬來西亞,又是另外一個反映,很大的反映。因為馬來西亞都看廣東話版,他們都講廣東話,觀衆比香港更熱情,更熱烈。現在我普通話才好一點點,前一兩年根本就不懂。我要常常問演員,你們普通話的效果會怎麼樣。還有到配音的時候,我有問領班老師,領班老師也會給我一些意見。這一次我經驗也有增加,原來配音老師對我來講都非常重要,是代表整個內地的觀衆看這部電影會有什麼反映,原來是那麼大的問題。

  主持人:這個文化差異還是因為南北方對於幽默或者對不同文化的反映。之前吳宇森導演的《赤壁》也有類似很多笑場,他也說他的那種幽默有些是他希望表達的幽默感,但是在內地放,有時會是惡意的笑場。這方面這幾年會不會留意這種情況呢?

  陳木勝:這幾年沒有留意過,這是第一次。因為《寶貝計劃》等都沒有遇到這種笑場,這是第一次,也是有第一次就學到了。因為我拍很多郭富城的小動作,尤其是一些對白,都是比較香港化的。馬來西亞媒體訪問我的時候,都覺得我加進的笑話真得笑得他們很喜歡。本身動作片就是全世界都看的,可是這個題材有年齡的區別,文化的區別,還有年代,這的確值得去思考,去處理。

  主持人:本片在亞洲不同地方放映,媒體的反饋也是截然不同的?

  陳木勝:是截然不同的。

  主持人:能說一下嗎?

  陳木勝:我去過廣州,廣州因為都去看廣東話版本,所以比較好;下個星期去台灣,去看看台灣的國語版本如何。最好的還是馬來西亞,以及新加坡,昨天在馬來西亞宣傳,新加坡的媒體也看了,他們的反映是最好的,最直接的。香港首映,他們看了就都嘆氣,比如文戲的部分比較斷,他們都有講。也有講特技是山寨,可是我只有一塊錢啊,大家得給香港或者大陸去拍這個題材的一些機會。

  主持人:最後一個問題,特效和好萊塢製作比,我們是弱項,那有人質疑我們為什麼不可以做回自己?為什麼一定嘗試好萊塢他們的效果。

  陳木勝:我們自己是什麼?功夫片?我們需要先定一定位置。這幾年,人要跟着潮流,不,不是潮流,是跟着年代前進,我們拍古裝片拍了那麼多年,我在香港經過80年、90年代、2000年代,最棒的時候一年三百多部片,全年都是古裝片,古裝武俠片,那就是我們嗎?大家都不敢拍科幻片,到現在都不敢拍,這就是我們沒進步,就是這個原因。人家好,厲害,為什麼?我們要進步,不是要故意學人家,為什麼我們要去學英語,其實學的就是要交流而已,不是要學他的不好,而是學人家的好。他們也學我們的功夫,他們也學我們去拍動作片,因為中國功夫好,因為李小龍好,人都是需要互動的。

  受爭議也願繼續嘗試 希望能帶給觀衆喜歡看的電影

  主持人:您覺得這次即使受到很多爭議,也願意繼續這樣嘗試下去?

  陳木勝:恩,我覺得拍電影很過癮。成品跟人一樣,有高有低,也有觀衆喜歡跟不喜歡。做人也是這樣,人家說你真好,但不會永遠是這樣,就是平常心。反而我覺得自己拍這部戲,跟自己的團隊,花了很多心思,尋找怎麼拍出自己的風格。如果觀衆不喜歡,可能我們找錯了,如果觀衆喜歡,我們就找對了。這麼多年,你能滿足多少人?希望在電影裡,能帶給觀衆喜歡看的東西,簡單,直接,而且能讓觀衆得到享受。

  主持人:好,謝謝導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