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科幻片《盜夢空間》:創意當道特效靠邊(圖)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8月25日 23:29   大洋網-廣州日報

《盜夢空間》海報也呈現一種撲朔迷離的空間感
《盜夢空間》海報也呈現一種撲朔迷離的空間感
特別設計的走廊動作戲驚險刺激
特別設計的走廊動作戲驚險刺激

  “什麼最具有感染力?一種思想觀點,一旦植入大腦,感染力勝於病毒。”跟萊昂納多的這句台詞一樣,理科出身的導演兼編劇克里斯托弗·諾蘭打造的《盜夢空間》,以輕靈影像和嚴密邏輯營造“盜夢、植夢”奇觀,自7月北美上映以來,至今在全球攬金6.2億美元。

  不用3D拍攝,盡量少用CG——諾蘭在電影技術全面數碼化的今天居然堅守膠片,將傳統技術如搭建模型等進行創造性的運用,頂多用一下綠幕為人物配上巴黎或者雪山背景。他用《盜夢空間》的成功發問:票房大片依賴的,究竟是創意還是技術?《盜夢空間》被譽為一個拐點,一如《現代啟示錄》、《銀翼殺手》、《黑客帝國》等電影史上的拐點所做的那樣,證明了吸引觀衆的始終還是充滿創意的思想內核,而不是技術泛濫的無腦大片。

  專題策劃:龍迎春 撰文:記者王振國

  “盜夢”創意

  小心你的夢,成為他的犯罪現場

  到底是什麼讓《盜夢空間》的票房賣出6億美元?導演兼編劇克里斯托弗·諾蘭將“分享夢境”的主題概念搭配上男主角尋找愛妻的情感內核,再加上用數學和精神分析學給劇情、細節賦予邏輯,成就了《盜夢空間》的創意。

  另類主題:

  侵略他人夢境

  跟《黑客帝國》討論“何為真相”一樣,導演兼編劇克里斯托弗·諾蘭將他的創意想法,通過商業傳達給觀衆,那就是“人能不能跟他人分享夢境空間?”這個關於夢境的命題,其實從諾蘭年輕時就已經開始,最終他找到了最適合表達他這個思考的形式:電影。在諾蘭的這個充滿懷疑論的主題概念中,你在夢中睜開眼見到的人有可能是一個入侵者,前來窺探你心底的秘密,或者前來植入一個想法,讓這個想法在你心裏生根發芽,從而改變你的思想,以達到他的目的。

  萊昂納多·迪卡普裡奧飾演的男主角科比,就是這樣一種擁有侵入他人夢境技巧的盜夢者,一種另類的商業間諜:他往往受雇主所托,幫助雇主窺探競爭對手的秘密。他只要一台儀器、幾根能輸入麻醉氣體的管線,當你在飛機上、火車上熟睡之際,他就已經“連線”進入你的夢中,給你造一個夢境迷宮,看起來像是你熟悉的世界,這樣方便他窺探你的意識深處。

  跟那些把夢境拍得很玄乎的好萊塢電影不同的是,《盜夢空間》中人物夢中所見卻無比現實、直觀,其中的建築、空間跟真實世界毫無二致,真實和夢境之間的視覺銜接毫無痕跡,觀衆可以直面人物角色的潛意識。“我們不想讓片中的夢境表現出多余的超現實感。我想讓夢境和真實的世界一樣牢靠。”導演諾蘭表示。盡管影片中這種哲學觀點似是而非,但無論認可還是不認可,不少評論認為,這個主題概念充滿了創意,同時激起了觀衆的興趣。

  情感故事:

  萊昂納多夢中尋妻

  在《盜夢空間》的棋盤格上,陰謀、愛情、死亡、記憶,這些棋子擺開陣勢展開廝殺,各位主角在夢中解決愛情死結、糾結的父子關係。這些都成為吸引觀衆的角色動機,關鍵點在於諾蘭給男主角安排了一段充滿陰謀和死亡的過去:當初,正是他屢屢帶妻子瑪爾入夢,沉浸在美好的夢境中,令妻子分不清哪是夢境哪是現實,最後跳樓自殺,科比也被誤判殺妻。因為這種內疚,科比一直走不出以自己的夢構成的迷宮。在夢中尋找愛妻、解決心結,成為科比幫助日本大亨冒險“植夢”的動機,由此展開劇情。影片中觀衆能直接看到萊昂納多·迪卡普裡奧演繹的科比的潛意識,能看見他的回憶,看見他的愛情和內心鬱結。

  科學基礎:

  幾何原理奠定電影構想

  數學不好別去看《盜夢空間》。學建築出身的導演諾蘭在片中的許多假設和現象,其實都來源於現代數學中的幾何研究,主要的就是流形,比如片中人物在討論“何為真相何為夢中假象”時,就用上了“黎曼流形”;盜夢者營造的夢境迷宮,全部都是“非歐空間”,好讓對方像一條蟲子一樣跑不出圓圈;影片的開放式結局,也形成一個分形結構,在這樣的結構中,觀衆永遠無法知道真相和答案。

  編劇同時也借鑒了心理學的學說,給夢境安排了嚴謹細緻的游戲規則:改變物理定律;你的潛意識在夢中會化身為具體的人,但你控制不了“他”;下墜感和在夢中死去,都能令人從夢中醒來;夢境可以不止一層,有夢中夢的存在;夢中的時間比現實漫長20倍,這令人耽於夢境不想出來。這些細節都豐富了導演的創意。

  對於如此複雜的劇情邏輯,有網友評論道:“在影片放映的148分鐘裡,你一定要緊緊盯着銀幕,不要放過任何細節,還要反復思考。這感覺就像看《黑客帝國》+《蝙蝠俠:暗夜騎士》,看得很疑惑很頭痛,又非常暢快。”

  “盜夢”技術

  拋棄3D回歸傳統模型搭景

  為了將這個創意影像化,影片主創在選擇拍攝技術時,走的卻是一條非主流的道路,比如處理人物和背景時拒絶CG,比如在後期製作中也沿用傳統的光化學處理方式,放棄流行的數字中間片。

  在今年7月號的《美國電影攝影師》雜誌中一篇專門討論《盜夢空間》的文章中,導演克里斯托弗·諾蘭全面證明了一點:不用3D技術和CG技術幫忙,一樣可以把創意融入傳統技術打造的場面,賦予影片驚人的動作節奏、絢麗的佈景和巴洛克歌劇般的畫面,同樣可以打造出跟賣弄電腦特技的無腦片一樣超現實、離奇的場面。

  美術風格:

  如達利畫作般超現實

  《盜夢空間》被評論譽為“發生在意識結構裡的科幻片”,擁有達利的超現實主義繪畫般的場景。在片中的夢境裡,巴黎的地皮和建築能以90度斜度對摺過來;在夢中失重狀態下,熟睡的造夢人在空中懸浮了起來。

  更驚人的景象,出現在無窮盡的“迷失域”夢境:這裏就像是世界盡頭和冷酷仙境,由科比和愛妻瑪爾花費數十年時間造起來。鱗次櫛比的摩天大樓,在大海邊上形成了壁立千仞的懸崖,大樓從外至內脫落,無數鋼筋水泥瞬間傾入大海。

  特技:

  全面恢復傳統

  由於諾蘭喜愛搭景和實拍,同時喜歡傳統的模型技術,影片依賴電腦CG技術的時候並不多。在克里斯·卡爾博德的幫忙下,影片做了不少機械工程。比如在碩大無比的飛機棚內搭建壯觀的佈景,包括第三層夢境雪山中的碉堡、“迷失域”夢境中的日本宮殿、一間可以傾斜30度的酒店大堂酒吧,以及一座水平橫放在地板上的電梯。這些機械做到了電腦做不到的效果。

  比如,在片中第二層夢境中負責喚醒其他人的約瑟夫,要在無重力的情況下完成了一場打鬥戲。當時劇組在棚內打造了一個酒店走廊,外加一座電梯。最後劇組讓走廊像翻滾的烤肉架一樣垂直旋轉360度,攝影機裝在特別設計的軌道系統上,演員約瑟夫用威亞吊著在空中表演,就在這條走廊上完成了驚人的一幕動作戲。

  演技考驗:

  多重夢境弄暈主角

  演員同樣要面臨智商的考驗。萊昂納多說,他花了兩個多月才理解了自己的角色,其他演員在讀完劇本之後都有不同程度的困惑,因為影片擁有大量支線情節,角色要進入人類的四層夢境:光是分清楚自己到底是在演繹哪一個層面的夢境,就費力不少。“當我們以為自己很清楚的時候,在監視器裡看到的畫面和劇本上的完全不同,所以,每天不得不打醒十二分精神。” 萊昂納多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