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劍雨》:《卧虎藏龍》之後,再寫精良武俠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9月20日 15:17   南方都市報

《劍雨》海報

《劍雨》海報

  吳宇森監製、蘇照彬執導的武俠新作昨日廣州試片,導演、表演、美工、武指等各環節都有亮點

  南都記者戴樂

  “前國慶檔”裡的三部大片,《狄仁傑之通天帝國》、《精武風雲·陳真》和《劍雨》都可以算做是動作片,三個不同的導演和公司,把中國觀衆最愛也最熟悉的動作片分別帶到了三個方向:《狄仁傑》走向了懸疑劇,《精武風雲》變成美式漫畫風格,《劍雨》是這其中最傳統的中國式動作片,它把那些在天上飛來飛去的大俠拉回了人間。這種改變,徐克在《七劍》之中曾經做過嘗試,但是證明當時的觀衆還無法接受,所以《七劍2》就一直沒有再見。《劍雨》又做出了一次有益的嘗試。事實證明,這次嘗試基本達到了目標。雖然有人認為節奏拖沓,人物難以成立,但在另外一部分人眼中,這是繼《卧虎藏龍》之後最重要的武俠片。相比另外兩部同檔期大片,《劍雨》的節奏可能沒有那麼緊張激烈,場面也沒有那麼宏大,但是從完成度而言,《劍雨》絶不遜色,在美術和服裝等方面的追求,甚至超越了對手。該片將於9月28日上映。

  導演:成功把十幾位明星攏成一種氣質

  從最後的成片來看,吳宇森的痕跡並不明顯,反而是蘇照彬的特點更為突出,能把十幾個各有特色的明星角色攏在一部電影裡,而且攏成一種氣質,不管對於任何層次的導演來說,都是個不小的難題,但是蘇照彬確實做到了,因為細節的真實,以及人物性格塑造的成功。在看片過程中,以往經常出現在中國古裝大片裡的笑場,几乎沒有發生。楊紫瓊和鄭雨盛的姐弟戀、王學圻的深藏不漏、大S的妖艷、戴立忍的瘋癲,這些都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就連之前擔心最格格不入的鄭雨盛,都成了這個電影的閃光點之一。

  打戲:神仙索、辟水劍等特點鮮明

  《劍雨》的故事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金庸、梁羽生的經典武俠世界。楊紫瓊扮演的是一心退隱江湖的殺手,但黑石組織的首領王學圻卻逼着她完成最後一樁任務,使得已經和信差鄭雨盛結為夫婦的楊紫瓊再次捲入江湖之中。

  雖然打戲不算這部電影的最大看點,但是依然帶來不少新鮮玩意兒。各個殺手的武器各有特色,楊紫瓊的辟水劍柔軟的劍身卻暗藏殺機(她用辟水劍法切豆腐的情節讓人印象深刻),戴立忍的通天神仙索、余文樂的暗藏玄機神針、還有李宗翰的鐵筷子,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古龍小說裡,天下神兵排名一樣。幾段精彩打戲中,楊紫瓊在錢莊和盜匪們一場打戲,相當精彩凌厲。在高潮段落,黑石組織內鬥,楊紫瓊和大S交戰,王學圻集中對付戴立忍,各自的兵器特色均能清晰展現。反倒是結局一幕,楊紫瓊和王學圻對決結束得稍顯平淡,但這也可能是片子追求的目標。

  節奏:努力讓武戲文戲渾然一體

  被很多人批評的節奏緩慢,確實也是《劍雨》很明顯的問題。《劍雨》注重了文戲和武戲的融合,但是文戲武戲的矛盾是天生的,就像《卧虎藏龍》當初被內地的影迷看到時,也被廣泛質疑,這哪裏能算武俠片,直到拿下奧斯卡之後,影迷們才有了重新的認識。《劍雨》有意識地把動作戲的節奏和剪輯都放慢,但是依然達不到渾然一體的程度。當然,對於一部主打商業牌的電影來說,有這樣的意識已經難得。

  表演:大S、鄭雨盛讓人眼前一亮

  在表演方面,楊紫瓊的角色因為個性變化不多,所以很難見到表演功力,王學圻這個老戲骨演繹這樣一個並不複雜的角色也是駕輕就熟,只有故意壓低的聲音聽起來稍有些彆扭,但隨着最後謎底揭開,也就釋然了。最讓人眼前一亮的是大S的角色,本色出演的大S在《全城熱戀》中第一次裸露之後,這次大膽放開,總算給她的演藝道路加了一點砝碼,除了裸戲的香艷,在這個人物的塑造上,大S也算有了些真正能發揮演技的空間,可以擺脫“爛片女王”的稱號了。在十余個大牌明星裡,最突出的應該是鄭雨盛,雖然不用過於複雜的表演,但是在一衆華語明星之中,鄭雨盛準確地找到了自己位置。

  彩蛋

  鮑起靜、吳佩慈等明星都來打醬油

  乍一看《劍雨》的陣容,也許沒有《狄仁傑》和《精武風雲》那麼豪華,但在去影院觀看之前,各位客官可得注意了,因為除了楊紫瓊、鄭雨盛、王學圻、徐熙媛等辨識度比較高的明星,片中還有很多彩蛋等着你去發現。

  吳飛霞:開場沒多久,就有一個女殺手死在了林熙蕾的劍下。報告,她就是吳宇森的女兒,而這場戲也是片中吳宇森親自掌鏡的唯一一場。

  郭曉冬:張人鳳一早就在片頭被砍多刀,之後又從橋頭墜落。報告,這張血肉模糊的臉由郭曉冬傾情奉獻。

  江一燕:飾演余文樂的妻子,她只出現了兩次,兩次都是躺在床上睡覺。

  吳佩慈:她在片中只出現了五分鐘,飾演崆峒青劍。

  雷敏敏:楊紫瓊和鄭雨盛一下雨就到一個茶館躲避,如果大家還有印象的話,那個不斷出來勸他們進去喝杯茶的傢伙,就是山歌教的教主。《跳出去》裡男扮女裝的那個廠工也是他喲。

  其他大牌醬油還有不斷給楊紫瓊做媒的鮑起靜,而那個整容醫生李鬼手,則是台灣資深演員金士傑。

  南都記者 簡芳

  口碑怎樣?普遍叫好,也有反對聲

  “錢景”幾何?影院有所保留

  南都記者 簡芳 實習生劉傑 經過北京、上海、廣州等地的試映,除了少數影評人表示“很雷”之外,《劍雨》獲得了大部分媒體和影評人的好評,影評人張小北甚至拿此片與李安導演的《卧虎藏龍》相提並論,“我個人覺得,《劍雨》是繼《卧虎藏龍》之後最好的武俠片。”《山楂樹之戀》的編劇顧小白則表示:“《劍雨》情節密集、動作刺激。”

  《劍雨》在下周與《狄仁傑》正面交鋒,前面還有甄子丹主演的《精武風雲》坐鎮,影片的票房前景是否能跟口碑一樣好呢?昨日上午試片之後,南都記者採訪了本地院綫的相關負責人。金逸珠江電影院綫營銷策劃部經理謝世明表示,三部電影他最看好《狄仁傑》,“《劍雨》陣容沒那麼強。”“吳宇森監製的作品令人期待,武俠片也挺受歡迎,”中影南方電影新淦綫的總經理助理邱晴雖然對《劍雨》看好,三部片比下來,她也是對《狄仁傑》最有信心,“如果《狄仁傑》能過3億,《劍雨》就1.5億,但不能說1.5億就不好啊。”

  本報同仁點評

  不知道《劍雨》是不是“《卧虎藏龍》之後最好的武俠片”,但肯定是《卧虎藏龍》之後製作最精良、最用心的武俠片。在導演、表演、攝影、美工、音效等各個環節,影片都交出華語片領域的高水平功課。蘇照彬的導演尤其出彩,那撲面而來的古意、禪味、江湖氣,更是難得。               ——虞曉毅

  盡管仍是武俠片中慣見的恩怨情仇,但故事還是寫得蠻吸引人的,畫面、台詞、某些角色身上都散髮出濃濃的東方武俠的傳奇氣質和想象力,俠骨柔腸的愛情蠻令人回味的。    ——蔡麗怡

  好片子不該被埋沒,非神作也非超級大片,但是製作精良的誠意之作,應該支持,我覺得他拍出了久違了的江湖味道。——劉奕伶

  《劍雨》是部中年人的影片,洋溢着中年情懷:嚮往平和淡泊、相知相守。可喜之處除了在於細巧的結構、古韻的台詞以及情懷外,演員的選擇也內力不淺,主角雖老,勝在氣度不凡、從容不迫,配角也常常叫人眼前一亮。所以,盡管有些BUG,我還是覺得,可以考慮再看一遍。              ——湯顥

  有實打實的高手過招,有平淡中見真情的情感,連打醬油的幾個配角也是有血有肉的,超出了我的期待值。    ——劉芳

  文戲打戲,一樣重要古裝時裝,都是人性

  南都獨家專訪編劇/導演蘇照彬,解讀《劍雨》的“隱含主題”

  《劍雨》被主演楊紫瓊評價為《卧虎藏龍》之後她最期待的動作片,在媒體試映之後,也被部分影評人評價為“《卧虎藏龍》之後最好的動作片”,也有人覺得電影節奏緩慢,對不起這個強大的陣容。在上映之前,關於導演的署名也有一個小小的波瀾,最後確定了“吳宇森作品,蘇照彬電影”這樣的署名方式,蘇照彬這個台灣的中生代導演終於站到大陸電影市場前面。

  蘇照彬和近10年台灣出産的所有商業電影都有關聯,《愛情靈藥》、《運轉手之戀》、《台北朝九晚五》、《雙瞳》、《詭絲》都是他參與編劇或執導的作品。在台灣導演集體開始轉型商業的時代,蘇照彬早就已經是個成熟的商業導演了,只是他還要到大陸走這一遭,在這個最大的華語電影市場,經受檢閲。日前,南方都市報記者通過電郵專訪了這位導演。

  A

  真實的武俠世界

  最大的挑戰,是如何把武打與文戲的節奏調和在一起

  殺手組織、江湖奪寶、金盆洗手又被追殺,這些熟悉的元素在《劍雨》中都有體現,給觀衆的第一感覺似乎回到了當年看金庸、梁羽生的武俠世界,但更突出的是,細節更加真實,每個主角都變成了普通人,他們追求武功的目的卻變成讓自己能過上普通人的日子,《劍雨》是我們熟悉的武俠世界,卻又有一點新鮮。

  南方都市報:這個劇本是寫了多久,最開始的idea是從哪裏來的?

  蘇照彬:在我看過的武俠小說中,金庸對我的影響很深,或許就是你所說“回到熟悉的金庸”的感覺吧。第一個大綱從2007年中就寫了。開始的構想是從一段歷史記載而來:達摩死後,屍體被埋於熊耳山下,但後來其門人開棺,卻發現屍體不見蹤影,只留下《易筋》、《洗髓》兩部經書。如果能找到達摩遺體,是否可以揭開達摩武功的秘密?就開始策劃這個故事。

  南都:電影很多細節,衣食住行,道具美術都看得出在追求“真實”,很多鏡頭裡都是平常生活,打鬥只是在最後1/3集中展示,這樣做的出發點是什麼?

  蘇照彬:真實,或說平凡,確實是我所定的一個基調。因為劇中女主角,厭倦了江湖鬥爭,一心退隱過平凡人的日子。其實每一個人,在追求的,都是身為一個“人”所需求的最單純的東西,像是愛,像是信任,或者像是身健體康。因為我覺得,所有人,不管他的地位,技能,擁有的財富如何,要的東西基本上都是相同的。

  南都:所以,從開始,動作就不是這部戲最主要的?

  蘇照彬:動作戲當然重要,畢竟這是部武俠電影。在開拍前,我就知道拍這部電影最大的挑戰,不在武打,而在如何把武打與文戲的節奏調和在一起。希望武戲跟文戲不要看起來各拍各的,而能達成一種強烈的,無時無刻在推進的整體感。花了很多時間在拍武打戲中的文戲。

  南都:雖然都是江湖人士,但他們身上發生的事情和困境,現代人也會遇到。比如有過去的楊紫瓊想要找到一段真正的感情,選擇一點武功都不會的鄭雨盛。

  蘇照彬:每個人在生命中的某些階段,都想要有重新再來過,過另外一個人生的機會。這是片中一個隱含的主題。這是人性,不管放在時裝片,還是古裝片裡,我想都是一樣的。

  B

  “吳宇森作品,蘇照彬電影”

  跟西方接軌、拍類型電影、推國際市場,香港電影最有經驗

  大投資、強陣容,年輕的蘇照彬在吳宇森的幫助下成功地完成了這個名叫《劍雨》的任務,雖然有過短暫的署名風波,連彭浩翔都在微博上為蘇照彬“喊冤”,但吳宇森在威尼斯第一句話就是“這是蘇照彬的電影”,一句話就解答了所有的疑問。目前電影的署名方式是:“吳宇森作品,蘇照彬電影”。

  南都:開始做這個電影時,是不是沒想到過投資這麼大,會有這麼多大牌明星加盟,會不會擔心自己完不成這個工作?

  蘇照彬:倒不會,畢竟所有人都不是第一次拍電影了。這麼多知名演員的加入,給我帶來的唯一困擾,想想也只有他們的檔期問題。私底下,這些演員都對我非常好,我跟他們一起工作,很開心。

  南都:吳宇森導演有給你安慰麼?比如說,說我來負責搞定大家,你只要拍戲就好?

  蘇照彬:就像我剛才說的,我跟演員之間工作的氣氛很好,不太需要擔心。吳宇森導演給我們的幫助都是拍攝中的,他在整個過程中幫我很多忙,太多了。特別是當一些狀況發生,需要有人作很大的決定時,譬如說,《劍雨》最後結局的打戲,本來是在外景,但是因為天氣實在太冷,又下雨又下雪,地面泥濘不堪,是他提出改到棚內拍的想法,因為這牽扯到很多因素,如會多出特效,多出預算,演員的檔期等,最後還是他來決定,但是這個決定一下,很快其它的問題都跟着解決,現在回想,如果當時沒有改到棚內,我們應該無法在期限內拍完整個結局。

  南都:這部戲有台灣的導演、演員,香港的監製、大陸的演員,你會不會觀察總結這三種電影人在文化上的不同?

  蘇照彬:我確實有觀察過這個問題,或許我的視野沒辦法對這個問題有較周延的看法。只能試着說。台灣因為拍片量少,加上電影以文藝片居多,所以對類型片的處理,從編劇、導演說故事的手法,到演員的表演這些方面都沒有長期有電影工業的香港影人來得圓熟,大陸的演員,因為競爭激烈,整體表演水平非常整齊。文化上的話,我倒覺得大陸與台灣似乎近一點,因為保留的傳統的東西多一點。但是跟西方接軌、拍類型電影、推國際市場,香港電影是之中最有經驗的。

  C

  明星雲集,有人只剩一兩場戲

  大S露得還不夠;並沒有整戴立忍

  楊紫瓊、鄭雨盛、王學圻、大S、余文樂、戴立忍、林熙蕾、李宗翰,這部電影的主演們其實每一個都可以單獨撐起一部片子,而鮑起靜、吳佩慈、江一燕、金世傑等人的戲份更是少到只有一場兩場,如何把這些星光熠熠的角色融合到一部電影中,對任何導演來說,都是個不小的難題。

  南都:王學圻的角色很有些特色,說服他來演會不會很難?

  蘇照彬:找他演反派,大家覺得不可能,但看完劇本後就答應了。

  南都:因為有《愛情靈藥》的經驗,我們之前對《劍雨》的預測是有點黑色,或有些邪氣,但沒想到是這麼正統的武俠片,所以最不平常的角色——戴立忍的彩戲師應該是你最喜歡的吧?

  蘇照彬:戴立忍這個角色確實我很喜歡。不過,戴立忍一直以為我每次找他拍片都是在整他。在這邊澄清一下——立忍,我真的沒有啊。真的是角色需求才讓你變成老頭子。

  南都:大S的角色似乎露得太多,說服她演那麼多裸露的戲難不難?

  蘇照彬:大S露得多嗎?其實,我真覺得她露得太少了。但這應該是我的問題,因為她戲中這個角色,表演應該要更加開放一點,也可以再拍得灑脫一點。露得不夠,真的不夠。

  南都:如果鄭雨盛開始對楊紫瓊的感覺都是假的,那兩個人在屋子底下躲雨的情節,不是有點說不通,那感情應該假裝不出來吧?

  蘇照彬:其實,這邊會牽扯出一個很有趣的問題:鄭雨盛到底是偶遇楊紫瓊,還是故意找尋她的?你認為呢?當然,我覺得那時候不是裝的。

  南都:聽說你剪完的版本有3個小時,最後定版有2個小時,剪掉的有些什麼內容?江一燕戲份有點少,只有2場?

  蘇照彬:她的戲本來有五六場,確實刪了不少,我真的很喜歡她沒放進去的那些戲。3小時的版本是一開始把所有鏡頭接起來的長度。我跟剪接張家輝剪定的版本是122分鐘(不含片尾)。現在的版本是不含片尾的113分鐘。剪掉的就是放進之後,可以看到原始完整劇本裏面的戲。憑我的印象,應有林熙蕾、江一燕、余文樂三人在碼頭相遇的戲;鄭雨盛送信到官府,發現王學圻秘密的戲;彩戲師戴立忍想要用繩子上吊自殺的戲;農舍中三對殺手埋伏准備殺林熙蕾的戲;王學圻教大S武功,並教她如何殺人的戲。

  借《劍雨》重新認識蘇照彬

  愛看泳裝美女的理工科導演,台灣電影圈中最成熟的商業片導演

  蘇照彬是台灣黑色喜劇片《愛情靈藥》的編劇導演,他以自己成長的故事編寫的劇本《運轉手之戀》曾拿下金馬五個大奬,他編劇的《台北朝九晚五》反映了一代台北年輕人的迷茫生活,如今華誼幕後大帥陳國富的《雙瞳》也由他編劇,大S主演的《詭絲》也是他的作品。

  蘇照彬眼睛不大,綽號卻是“蘇大目”,一頭捲髮,看起來像宅男,以前他在一本男性雜誌專訪時,曾說過熱愛這本雜誌的泳裝美女台歷。當時他認為這些採訪將來肯定不會被人記起,但現在因為《劍雨》和吳宇森,他的經歷不免再次挖掘,他倒不避諱,“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我應該仍然會保持這個愛好(泳裝美女)。”

  和台灣電影的導演們最大的區別是蘇照彬的背景,他沒有專業的出身,理工科研究所(研究生)畢業的他在畢業後最開始的工作是IT工程師,替別人做網頁,還參加過台灣的HDTV(高畫質電視)的改革,但是誤打誤撞走進電影圈後,這條路居然越走越寬,成了如今台灣電影圈中最成熟的商業片導演。在台灣電影最為冷淡的幾年,蘇照彬的電影一直是票房的保障,其實最能代表他的應該是2002年的《愛情靈藥》,那是一部近乎瘋狂的愛情喜劇,歌手光良扮演了一個“天賦異稟”的男孩,限於青春期的性萌動之中,遭遇了一段又一段瘋狂的情景,歌手陳升扮演一個色情書店的老闆,那部電影在文藝的台灣電影界確實是一個另類,到如今都很難見到那樣瘋狂的台灣電影。借《劍雨》公映之際,南都記者向觀衆再度介紹這位導演。

  南都:《愛情靈藥》大陸很多影迷都很喜歡,當時你是什麼狀態,才會寫出這樣“放肆”的故事?那個主角,其實就是你的故事麼?

  蘇照彬:這個問題問得很好,沒有人這樣問過我,答案很間單:憑着當時一股衝動的熱血。《愛情靈藥》,拍出來的影片只有寫出來的一半。其余更熱血的部分,足足可再拍一部,希望之後有機會把另一半拍出來。

  南都:《愛情靈藥》讓光良和陳升來演,尤其是光良,在那之前大家對他的印象都是很乾淨的一個歌手,你是怎麼說服他來演這個角色的,還是他私底下就是個很open的人?還有陳升大哥,感覺邀請他來演戲很難,你是怎麼說服他的呢?

  蘇照彬:光良真的是一個很誠懇,很認真的藝人。當初跟光良見面第一眼,我就覺得就是他,因為他的氣質很合適那個角色,於是就給他看劇本,當時包括滾石唱片在內的所有人都認為他不會接,但他看完劇本就答應了。我想他應該知道這部片表面上是喜劇,其實是一部很認真的戲吧。

  陳升住的地方就在我公司的街角,我曾經在轉角一頭撞了他兩次。是個非常真性情的人。那時我在MTV音樂電視台工作,跟唱片圈的人比較熟,所以叫他來演出也很順利。

  南都:看你的作品序列,近十年的台灣電影的商業片都和你有關,《台北朝九晚五》、《愛情靈藥》、《愛情靈藥》、《雙瞳》、《詭絲》,在那麼喜歡拍文藝片的台灣導演中,會不會覺得自己有點另類?

  蘇照彬:或許,我是比較正常的吧?哈哈。不過,文藝片不一定不商業,台灣近來的文藝片,票房上頗有收穫,《海角七號》,或許,台灣多拍文藝片的原因反而是因為它在台灣這個市場算比較商業的也說不定。

  南都:其實工程師都是個很有前途的職業,為什麼要轉到電影上?

  蘇照彬:在我考大學的年代,我其實連台灣有沒有電影科系都不知道(應該是有的),高中就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的人畢竟不多,加上我比較喜歡的也是理工,考上就去念了。後來工程師做了一年就不幹了,其實也沒有什麼高深的理由,就是想要試試自己可不可以。結論是我後來運氣不錯,到今天還在做着這份工作。

  南都:理工科背景會對你的電影工作有什麼特別的幫助?比如更關注新的技術?

  蘇照彬:更加關注電影的技術面倒不會,朋友中多是電影的技術狂(像劉偉強),但會讓我不害怕技術面就是了。真正的幫助,反而是在分析邏輯的方面,不過我自己一直試着把在邏輯情節這方面的追求,跟人物角色的建立上,做一個平衡。希望在劍雨裏面是成功的。此外,電影拍攝是件龐大繁雜的工作,理工的分析訓練,或許也幫助我在一頭扎進如火如荼的拍攝工作時,可以跳出來,看看現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