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范冰冰:《觀音山》“舌吻同性”是我加的戲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2月27日 17:52   大洋網-廣州日報

范冰冰

  本報訊 (記者 周昭/文 王維宣/圖) 令范冰冰終於在去年的東京電影節上晉升為影后的電影《觀音山》昨日由導演李玉帶隊來到廣州宣傳。對於影后的桂冠,“范爺”卻說讓她心下惶恐,因為很多評論都以事業巔峰來形容她這次的獲獎,而她實在不想現在就在“巔峰”。理由是“登頂之後往往是下坡”而她自認始終處於“爬山”的狀態。至於能夠擊敗“老戲骨”張艾嘉奪得影后的原因,范冰冰解釋說其實她也問過評委,得到的答案是評委希望通過這個獎項來肯定范冰冰的進步。從出道以來,范冰冰似乎就沒有停止過回應質疑。每次接受媒體採訪都在回應質疑的過程中,昨日也不例外。

  質疑:演壞女孩是“本色”?

  回應:是對我青春的補充

  《觀音山》講述的是一個殘酷青春的故事。范冰冰飾演的南風是個問題少女,既抽煙又打架,有着叛逆少女的所有麻煩。可能因為影片採用手提攝影機跟拍的方式,對於殘酷青春的展現顯得更加真實。因此影片早前試片後不少人質疑范冰冰是否“本色”演出?她的青春經歷是否正是這樣混亂?昨日被問到這個問題時,范冰冰卻是一臉的遺憾。她說:“很可惜,我有一個不完整的青春。南風身上的叛逆和不羈我都沒有在青春期間體會到。”

  說起自己的青春,范冰冰無奈道:“我16歲的時候就出來工作了,做的都是大人做的事情,都是自己照顧自己,根本沒有機會去體驗放縱而殘酷的青春。”范冰冰坦言也正是因為如此,導演李玉向她發出電影《觀音山》的邀約時,她想都沒怎麼想都答應了。范冰冰說:“我覺得如果現在不演這樣的角色,可能以後就沒有機會再彌補我的青春期了。我沒有在青春期裡打過架、沒有試過離家出走,我都沒有感受到過青春期的那種迷惘。但我能夠理解角色的內心。因為當年我剛剛到北京開始北漂的生活時也是一樣,那麼的無助。”

  至於電影宣傳中媒體必問的票房預測問題,范冰冰早前在《觀音山》的北京站宣傳活動中曾放出豪言,認為這部文藝片票房過億不成問題。范冰冰笑言:“其實我自己主演的片子我都會預測票房過億的啦。主要是給大家打打氣、鼓鼓勁嘛。”

  爭議:酒瓶砸頭和同性之吻

  回應:本來要吻男孩子

  《觀音山》自從開始宣傳以來噱頭不少,慶功會上范冰冰“舌吻”該片的女導演成為一時的熱門話題。在片中她也有一場非常出位的用酒瓶砸自己的頭然後瘋狂舌吻同性的戲。前日影片在廣州試片之後,這個片段被認為是全片中最有爭議的一段。

  這場戲究竟是怎樣拍攝的呢?導演李玉昨日向媒體詳解了拍攝過程。她說:“酒瓶是冰糖做的,雖然砸頭上不同,但要砸到同一個血漿點也非常困難。最關鍵的是,范冰冰砸頭,和流血的鏡頭沒有分開剪輯,而是一氣呵成。因為我們為了表現視覺衝擊力,所以讓范冰冰自己捏着血漿袋的管子,砸完後她就捏管子,讓血從頭上流下來。”

  而范冰冰本人則表示“舌吻同性”讓她覺得很瘋狂。她說:“當時的劇本裡我是要吻旁邊的男孩子的,但我覺得這樣的‘復仇’沒有衝擊力,就建議導演改劇本,我去吻那個女孩。拍的時候我們為了要驚訝的效果,並沒有告訴在場的群衆演員,導致我吻那個女生時,她手足無措,不過表演卻很到位,拍過一條就過了。”有人好奇范冰冰舌吻同性的感覺,范冰冰當即笑言:“也沒什麼吧。拍之前我刷過牙。後來我還跟那個女生道過歉,強調是劇情的需要,請她諒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