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實錄:劉偉強黃秋生黃渤做客暢聊《精武風雲》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9月13日 01:24   北京新浪網



做客暢談影片 主創和主持人


黃渤 黃秋生 劉偉強


光線影業總裁張昭 黃渤片中差點挨打 黃秋生到場妙語連珠


劉偉強談拍戲秘訣 劉偉強談威尼斯之旅

 

直播回放 觀看:《新浪明星匯》
  • 視頻:主創聊《精武風雲》(上)
  • 視頻:主創聊《精武風雲》(下)

  新浪娛樂訊 9月13日下午,電影《精武風雲》主創劉偉強、黃秋生、黃渤和出品方光線影業總裁張昭做客新浪娛樂,暢談影片,以下為聊天實錄:

  主持人趙寧:歡迎各位新浪網友,我是主持人趙寧,由金三角陳嘉上、劉偉強、甄子丹聯合推出的動作巨制《精武風雲·陳真》將會在2010年9月21日上映,今天我們非常有幸能夠邀請到影片的製片人、光線影業總裁張昭,影片導演劉偉強,以及劇中的主演黃渤來做客新浪聊天室,先歡迎三位嘉賓,跟我們的新浪網友打聲招呼吧。

  黃渤:大家好。

  劉偉強:大家好。

  張昭:大家好。

  主持人趙寧:很簡單的打招呼。不過要特別跟我們的在綫網友說一下,另外一位影帝黃秋生正在路上,很快將會參與到我們的聊天當中來。

  劉偉強談威尼斯之旅:觀衆找到看李小龍的感覺

  剛才我們說了《精武風雲·陳真》是作為威尼斯電影節的開幕之作,剛一亮相就贏得各大媒體的關注,聽說首映那一天坐無虛席,觀衆的反應非常之強烈,是不是導演跟我們分享一下當時你的心情?

  劉偉強:很奇怪,很多影展尤其是威尼斯都是很藝術的電影,但我們是很商業的,我是拍商業電影的。

  主持人趙寧:所以你一直都很憤憤不平,為什麼之前邀約我的特別少。是嗎?

  劉偉強:不是,是我不去的,因為他們我才去。也不是因為他們,因為開幕電影吧,我們很少華語片作為開幕電影,這次就去了,很奇怪,因為我們的電影一開場就是在歐洲有一個歐戰,威尼斯在歐洲,我們就從歐洲開啟回中國,蠻特別,他們看了之後覺得很特別,我們中國人當時去幫法國人、英國人打德國人,歐洲人完全不知道這個歷史,他們就說“啊,是真的嗎”,我說“是真的”,這是真真正正的歷史。

  主持人趙寧:這個功不可沒,跑到歐洲去給歐洲觀衆上了一堂歷史教育課。

  劉偉強:對。我自己拍之前也不知道,把很多真實的東西放進去。

  那邊的反應,他們覺得功夫片回來了,因為從前就是李小龍演了很多,他們進去一看,覺得好像李小龍的功夫回來了,他們反應很大很大,我也很感動,張總也在,他在鼓掌,我說夠了,他們還在拍,這個感覺很好,拍一分鐘可能他們應酬我們,但是他們不是,他們拍很久,他們還在拍,已經不好意思,他們還在拍,他們真的是很感動。

  主持人趙寧:張總在現場,黃渤在拍戲。

  劉偉強:黃渤很忙的。

  甄子丹全裸受刑場面恐怖 嚇得女生捂住眼睛

  主持人趙寧:檔期能擠出來很不容易。說到首映禮上,我看到有很多國內的媒體朋友傳回來他們的觀後感,有一場戲他們印象很深刻,就是甄子丹是全裸受酷刑的這場戲,導演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情?他們覺得這樣很震驚,大家看的是冷汗直流。

  劉偉強:當我們第一次在國內播出來,播全裸受酷刑的鏡頭,很多女生就這樣(捂着眼睛)看的,我說真的這樣恐怖嗎?他們說是真的。

  主持人趙寧:你力求效果是逼真的。

  劉偉強:打他,觀衆覺得痛,那就成功了。

  主持人趙寧:這場戲裡大家也細心的發現舒淇飾演的舞女KIKI穿起日本軍裝,也在圍觀的人群當中,大家對她的身份非常好奇。因為我們沒有看,求證一下。

  劉偉強:沒有這樣,她是穿普通的衣服。

  張昭:電影很感性 動作設計出人意料

  主持人趙寧:大家對她的身份很好奇,我就在想一個僅僅是大家口口相傳傳回來的場景就充滿很多吸引大家去關注的元素,到底將會在我們面前呈現的《精武風雲·陳真》會是一個什麼樣子,這要靠我們三位嘉賓今天力圖給我們揭開。先問問張總,您作為投資方描繪一下這部電影的特點。

  劉偉強:花了很多錢。

  張昭:沒有,我也在威尼斯,剛才偉強講觀衆現場的感受,我能夠理解。為什麼?這麼感性的商業片是很少的,中國華語商業片做得非常感性,是一個特別有視聽享受的片子,這是第一,衝擊力覺得很強。我們這次要在亞洲地區,在香港、北京、上海、廣州都要做7.1杜比的音響,就是為了放大這個效應,這是最大的一個特點。我每看一次都能夠享受到視聽的這種衝擊力,雖然我已經看了無數遍,這是一個很大的原因。

  另外,子丹的動作設計,這也是大家都沒料到的,中國的李小龍功夫片,過去的套路還是比較清楚的,這次一下子就完全不同了。這個衝擊力也很大,沒有想到這麼做這個動作。

  還有幾個主演的戲非常有味道,這也是大家比較感興趣的,你可以比較享受黃渤、舒淇、秋生這些影帝、影后的表演。大家真沒想到,華語片一個商業電影居然是這樣一個面貌,這是大家比較出乎意料的。

  主持人趙寧:張總用“感性”這個詞形容,這個詞用得非常之妙。之前劉導形容“打眼”,我剛跟你學的。

  劉偉強:我跟你們學的(笑)。

  主持人趙寧:也是來形容這部影片,你是用“打眼”來形容。

  劉偉強:有很多地方打眼,是他們說的。因為我們跟陳嘉上真的花了很多精神,怎麼去拍2010版本的陳真。因為之前有李小龍,然後有李連杰,我們怎麼搞這個東西?我們一定要跟從前很不同,要不然觀衆就說“你們有沒有搞錯,跟從前的差不多,為什麼要來看這個東西?”我們有這個壓力,這個壓力使我們每一個東西都要搞好,不僅是打的部分,演員部分,為什麼要拍黃秋生,為什麼要拍舒淇,甄子丹也可以打,但是我們要整體的東西要好,不但是打,還要舒淇唱很多歌,要演一個好像很小的東西,但是在上海那個時代是很好看的東西,把很多東西全弄出來。

  黃渤:電影中差點挨打 導演對打戲追求真實感

  主持人趙寧:黃渤,剛才劉導說是把你給騙來的,你給我們講講騙過來的過程。

  黃渤:本來說過來讓我演陳真。

  主持人趙寧:真的嗎?(笑)

  黃渤:後來演的是真陳。沒有,之前過來的時候,首先這個陣容讓你很想參加這個電影,對於我這樣一個新人來說。這麼年輕的演員,參加這麼一個大製作的戲,對我來說也確實挺難得的。

  剛才導演說的也確實是,陳真剛才說的僅僅是電影版,還有好多電視劇版,所有的觀衆已經對這個故事熟得一塌糊涂。你怎麼拍才能讓人感覺到新意?而且你說是一個動作片、功夫片,之前不僅僅是國內的人包括歐洲哪兒哪兒,已經看到的功夫片太多了,各種招式都已經打過了,現在想在那個基礎上創新一下、提高一下,真的是挺難的。但這次能夠在那個基礎上,我們還真是做到了。

  我一開始去導演工作室,我看剪的片花,嚇我一跳,“怎麼可以這樣?”。

  主持人趙寧:之前我們沒有看到也想象不到的一些武打的場面。

  黃渤:對。

  主持人趙寧:黃渤,你在片中打了嗎?

  黃渤:我差一點挨打了。

  主持人趙寧:會不會有點遺憾?

  黃渤:還好沒什麼遺憾,所以我現在可以健康地坐在這兒跟你聊天(笑)。

  導演要求很多是全身到肉的東西,那種真實感。不過這次武打設計的衝擊力的東西,跟以往比如《葉問》小招式是完全不一樣,基本上鏡頭的配合跟武打的設計,我覺得真的是讓人耳目一心,而且剛才也說了除了這些,還有甄子丹練了很久一個強壯身體的背影,這也是一個看點。我到現在還沒看到那一塊,片花應該是有我記得。

  劉偉強:一點點。

  主持人趙寧:可以通過一些圖片、已經曝光的劇照看到。

  劉偉強:一點點。

  主持人趙寧:黃渤,我聽說有一個插曲,本來製片方想找一個帥一點、偶像一點的人出演你現在飾演的角色,但是最後還是導演希望你來演。

  黃渤:對,那跟初衷沒什麼變化。

  主持人趙寧: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其實黃渤是一個特自戀的人,是不是特別怕別人說你不帥。

  黃渤:不用說,群衆的眼睛是雪亮的。

  張昭:我可以插一句,原來劇本裡有這麼一個角色,陳嘉上和劉偉強就說“順拐了”,原來有一個年輕的警官,在裏面演第二位英雄的感覺。後來他們就說順拐了。突然不知道誰提起,黃渤怎麼樣。結果一提到黃渤,我就給他打電話,他們就去想另外一個角度。其實結果實際上是這樣的,這其實是這個影片跟甄子丹動作設計一樣,是這個影片非常精彩的設計。為什麼這樣?由黃渤闡釋一個所謂這個影片在當代的價值觀是什麼。這個很重要,因為陳真是一個歷史上的虛構傳奇人物,但是今天的年輕人怎麼看中國的國民性。你們去看電影就知道,他的表演都沒太演,都沒怎麼動,但是他一出來大家就會心的笑,每一次放映都是這樣。

  主持人趙寧:黃渤,原來你的使命這麼重。

  張昭:大家去看電影就知道了,非常精彩的表演。

  主持人趙寧:說甄子丹負責精武,你負責風雲。

  黃渤:我負責風月。

  張昭:這麼來的。

  主持人趙寧:黃渤,咱們之前見過面,你每次都哭訴,每部片子都把你弄得很慘。

  黃渤:但這次特好。

  主持人趙寧:趕緊誇誇。

  黃渤:終於感受到大製作應有的待遇,每天的工作安排也很好,每天工作時間也不是特別長。

  主持人趙寧:後面主要是還有跟班,氣勢上也大了。

  劉偉強談拍戲秘訣:清楚每一個人的位置和自己幹什麼

  黃渤:一般都是跟在人家屁股後邊,那也是一群狐黨。這次感受挺大是在哪兒?劉導演也是,之前的作品很多,大家也都耳熟能詳,有很多好的作品。

  劉偉強:哪一個?

  主持人趙寧:太多了。

  劉偉強:太多了,《人肉叉燒包》(笑),黃秋生沒來。能夠感受到對於內地影人,各方面效率、經驗真的要多很多,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導演的把握能力跟現場的決斷處理能力真的是挺強的。基本上我去拍第一天的戲嚇我一跳,基本上按國內的那種方法來說,可能槍戰加撞車,加下雨,加夜戲,我去一看這個要拍好幾天。因為我也知道導演拍得快,很有名,我想一晚上肯定得到天亮,結果8點多開拍到12點鐘收工。

  劉偉強:3個小時。

  主持人趙寧:怎麼做到?

  黃渤:真的要清楚,因為之前已經裝在腦子裡,但也不是死的,我會有一些別的設計,包括怎麼樣怎麼樣,導演聽完馬上鏡頭就分出來,特別快,而且特別有效率。我們曾經認為,有的時候說快是不是跟質量不是成正比的,但是這次看完全是可以成正比的。

  主持人趙寧:導演,你怎麼能做到那麼快,你是圈裡有名的拍戲最快的導演。

  黃渤:因為他後邊的事很多嘛(笑)。

  劉偉強:方法就是每個人要知道他在幹什麼,現在很多每一個崗位的人是混飯吃,因為我從小在片場長大,每個人在幹什麼我都知道,每個崗位是很清楚他們是在做什麼,演員他們很辛苦,在冬天零度,還要下雨,他們很辛苦,全身濕透。但是你一定要知道你們在幹什麼。

  主持人趙寧:要清楚每一個人的位置和自己幹什麼。

  劉偉強:你應該告訴他們應該怎麼樣,當然不是在現場再說,每一個崗位要知道有什麼東西去弄,因為要很清楚,很清楚,你要跟他們溝通。可能我說怎麼樣,但是他有自己的想法,好的想法我一定聽,不好的也就……

  主持人趙寧:他的想法是好的多還是不好的多。

  劉偉強:他基本上是好的多。

  主持人趙寧:是不是因為在一起才這麼說?

  劉偉強:不是。

  主持人趙寧:給了一些什麼樣的建議?

  劉偉強:有時他怎麼表演出來,因為對白有時不熟,要問他們怎麼對怎麼不對,他們要告訴我。

  黃渤:這樣跟導演交流起來會很舒服。因為我可能是屬於去現場相對比較多,老是想這樣這樣。畢竟別人把你叫到這個戲裏邊來,你參與這個演出,不僅僅是一個執行者,其實你也是一個創作者,希望跟導演一塊兒在原來劇本如果很好的基礎上,能夠再往上一點。特別是跟第一次合作的導演,有時心裏就打鼓,有的導演可能想的很清楚,不需要你變化,就要這樣。前面跟導演一商量,導演的眼睛轉得很快,這個要,這個不要,你剛才說這點需要,那一點不需要,就很快,慢慢搭起來。幾場戲以後,這個人物基本上就立起來了。

  主持人趙寧:我聽說黃渤喜歡在現場改台詞。

  黃渤:這是一個壞事,可不敢說,播完了以後還有誰敢找我(笑)。

  劉偉強:那就好了,沒有人找就拍我的影片。

  主持人趙寧:劉導也感受到了?

  劉偉強:不是,應該改的也改,我也給演員空間,要不然就是死的,我要演員是活的,有反應的,就像打乒乓球,這樣才好玩,要不然就是一個人打來打去,不好玩。

[1] [2] [3] [下一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