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霹靂嬌娃”邵音音:堅守歲月,笑在最後(圖)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6月05日 02:53   南方都市報

邵音音年輕時是大美人

邵音音年輕時是大美人

邵音音漫畫形象

邵音音漫畫形象

邵音音在《打擂台》中

邵音音在《打擂台》中

邵音音曾捧走金像奬

邵音音曾捧走金像奬

  手拿金像奬,得償所願。

  堅持下來就是為了一個信念,因為當初不是我自己要離開的,所以我要在電影圈裡重新站起來。——— 邵音音

  看到滿頭銀髮的邵音音時,有人不禁問道:“這真的是當年那個艷星?”是的,眼前這個喜歡穿旗袍、梳光光的頭髮、講一口夾雜上海話粵語的“老太太”,就是當年邵氏旗下的著名艷星邵音音。

  2008年,她憑藉《野。良犬》裡的上佳表現獲得金像奬最佳女配角的殊榮,領奬時的她一頭白髮,穿緊身禮服,優雅自如,風度令人傾倒。這是時光給她的另一份禮物。有人在歲月裡沉淪,有人在歲月裡堅守。能演到現在,還越演越好,她絶對是擂台上的勝出者。

  采寫:南都記者 方夷敏 實習生劉美華 劉傑

  千萬不要去拿“美人遲暮”之類的詞來表達對邵音音的感慨,她可一點都不稀罕。年近60歲的她,仍然擁有一顆年輕的心,仍然會在發布會上和我們分享“每個人心裏黑暗的角落都有一個秘密愛人”這樣的金句,仍然不知疲倦地活躍在大銀幕上。

  低谷:從“國際影星”到星路被斷

  邵音音1972年開始從事電影演出,首部作品《十三號凶宅》即以性感表演闖出名堂。之後十年,她在邵氏接拍多部風月作品《騙財騙色》《風花雪月》等,成為邵氏紅極一時的“艷星”。70年代末,她更是憑藉《妾侍怨》、《官人我要》中的大膽演出,被外國片商看中,闖入國際,一時風光無兩。

  誰知噩運正在等待着她。1977年的時候,影片《官人我要》赴法國戛納影展賣片,主演邵音音的出現引起不小轟動。她由於貌美特別而備受關注,卻因一則報道莫名其妙地遭到了台灣市場的排斥。台灣在那時是香港電影最重要的市場,沒了台灣市場,就几乎意味着要斷了邵音音的星路。那時邵音音正值人氣、事業的最巔峰,卻被這樣一下子打壓了下來。當時的記者朋友全都跟她說,請她以後不要再找他們,甚至到了“見到了都不敢呼吸”的程度。大家都不敢靠近她,電影公司也不找她拍戲,公司也不敢給她安排工作。她本來手上有六部戲,都已收了訂金,人家卻說:“工資你留下,但是老闆不願意用你了。”她被驅逐出了香港電影圈。

  重生:拿金像時“沒人比我更快樂”

  邵音音帶着莫大的冤屈和毅力,轉戰到東南亞唱歌,還到了一些歐美國家工作,全世界地奔波勞碌,賺取生活費。其間,有幾個好朋友看不過眼,盡其所能地、勇敢地幫助她,譬如讓她客串在自己的電影裡,但海報上不打出她的名字,好讓她賺取點生活費。等到幾年後她終於“解封”,再次回到電影市場,可那時早已物是人非。90年代的時候,為了生活,邵音音還投資了幾部投機三級片,她笑言:“那倒賺到了不少錢。”

  盡管如此,她並沒放棄過演員這個身份,一直在等待好的機會“因為當初不是我自己要離開的,所以我要在電影圈裡重新站起來。”一等再等,她終於等來了《野。良犬》。當時導演郭子健需要找一個飾演惡婆婆的女演員,曾志偉就推薦了邵音音。憑這一角色,她奪得第27屆香港金像奬最佳女配角奬。回憶站到舞台上接受獎項的那一刻,她簡直覺得“沒有比我更快樂的人”。從被趕到絶路,為生計而天南地北地跑,到如今光明正大地站到台上接受認可,對她來說,猶如重生。

  演戲:難受得一句對白都講不出來

  也是從那時開始,郭子健覺得和邵音音挺合拍的,他想要的東西邵音音都可以演繹出來,所以就有了後來的《青苔》以及這次的《打擂台》。

  《打擂台》的拍攝地是在屯門一個快要拆的區公所裡,那裏已被私人買下,用來建造大廈,所以裏面有鐵皮屋,他們就是在這裏“打擂台”。為了保密,還要長期封頂、封門。又悶又熱的環境,即使是像邵音音這樣身經百戰的演員都大喊受不了。而且因為要穿旗袍,時不時又要補妝,所以她難受得几乎是一句對白都講不出來,整個人透不過氣。可是一班人一起奮鬥,互相感染着,她也就這樣堅持了下來。

  當後來看到整部電影時,邵音音發現其實最不辛苦的是她自己,因為起碼不用拍打戲。打戲部分,導演用的手法是一個鏡頭拍下來,邵音音回想現場的拍攝“你別以為梁小龍、陳觀泰他們衣服濕透了是噴水上去的,那是真的汗水。”

  盡管沒有打戲,但她在拍攝做臘鴨的一幕時,把鮮鷄打在砧板上時,由於太過用力,她整個手的關節都打斷了,到現在還沒有完全恢復。

  感悟:她們不一定會有我現在幸福

  紅顔彈指老,再紅的女演員都要面對容顔的衰老,但邵音音對此毫不介意。她說自己在她們那一輩的女演員中是罕有的不會有什麼保養的人,所以總喜歡自嘲現在是她們當中最醜的一個。不過她很開心地說心境很年輕,“最要緊的是健健康康,可以有東西回饋社會就好。”她並不注重保養,愛吃什麼就吃什麼,愛玩什麼就玩什麼,反而覺得很開心、很快樂。

  《打擂台》有一幕講到師傅醒了後認不出邵音音,只顧着看美女。這一幕難免讓人聯想到現實中的邵音音,是不是被拿來和這些美女作了對比。邵音音卻看得很淡,她也是過來人,很清楚美貌終究敵不過時間的洗刷,一切都只是先走和後走的區別。“我可以這樣說,當年我也是最美的。可是三十年過後,她們能有我現在這麼幸福嗎?能像我這樣豁達嗎?”

  導演說她

  感性溫柔、心胸開放

  “我小時不是十分喜歡看音音姐的戲,覺得她很凶狠霸道,好像一個台灣婆,或者上海女人很凶巴巴的感覺。一直到拍《野。良犬》,裏面有一個外婆的角色,找不到什麼人去演,曾志偉跟我說,要不要見一見邵音音?我說不要。他說,你見完她再說。我見完她之後就發現,原來音音姐家裏養了十幾二十隻狗,全部都是傷殘的,有的眼睛瞎了,有一些是跛腳。她是一個很有愛心的人,她對兒女很好。可想而知這是多感性、多溫柔、心胸多開放的一個人。我也覺得她在戲裡有幾個眼神好像一個二十歲的女孩初戀的眼神。這是她出色的地方。她還有很多可能性的,希望有機會還可以跟她一起合作。”

  (郭子健)

  戲裡角色

  阿芬,醫生,愛慕羅新三十年的老太。

  邵音音是《打擂台》中太多動態中的一個靜。她穿着旗袍,盤着髮髻,三十年來從不間斷地拿着藥箱,照看那個自己曾經威震一方、如今卻躺在病床上毫無知覺的心上人。

  邵音音在《打擂台》裡扮演暗戀泰迪羅賓所飾演的師傅的中醫醫生。一方面知道師傅變成植物人,還苦苦等待他醒來;一方面看到他醒來,雖知道只是迴光返照,卻還是一如往日那樣愛着他。電影裡沒有交代他們年輕時候的故事,但她看見醒來後的羅新時,那個少女般嬌羞的表情,就已經道盡了一切。羅新醒來後看到滿頭銀髮的阿芬時,完全不記得她是誰,卻只顧着看年輕的美女。她只好心情複雜地拿出年輕時的照片,卻換來一句:“這是你麼?”即使這樣,她也仍然靜靜守在他身邊,沒有抱怨,沒有羞憤。最後,羅新臨終前從口袋裏掏出平安符問她“其實這是求什麼的?”時,她那雙含笑帶淚的眼睛,看過以後相信沒有誰能忘記。

[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