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火雲邪神”梁小龍:走過凄酸,珍惜眼前(圖)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6月05日 02:53   南方都市報

梁小龍

梁小龍

梁小龍經典角色陳真

梁小龍經典角色陳真

梁小龍在《打擂台》中身手依然很好

梁小龍在《打擂台》中身手依然很好

梁小龍在《打擂台》的劇照

梁小龍在《打擂台》的劇照

  努力過,如果做到了,你就拍拍掌;如果沒做到,就當是上天給的一份禮物,看着自己的手腳,慶幸自己沒白費過努力。——— 梁小龍

  梁小龍從15歲開始,從武行打到電影界,浮浮沉沉四十年,連他自己都感慨,時間似乎眨一眨眼就過去了。從初入武行被人欺負着要倒茶遞水,到成為香港最年輕的武術指導,再到轟動一時的《陳真》橫空出世,他站到了最高峰,卻遭遇了突如其來的變故。浮沉過後,他時常告誡徒弟:能活着就應該感恩了。他的人生也正如打擂台,一直拼命地打,一直揮灑一腔熱血,而後在擂台外笑看風雲。

  采寫:南都記者 方夷敏 實習生 劉美華 劉傑

  輝煌:在日本走紅的第三個中國人

  梁小龍15歲進入武行時,經常要被人指使去倒茶捶腿。這些欺侮傷害到了年少氣盛的梁小龍的自尊心,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一邊忍耐着,一邊勤奮學習。他真的做到了,當上了香港最年輕的武術指導,深受衆多導演的信任。吳思遠捧他做主角,《生龍活虎小英雄》《神龍小虎闖江湖》、《香港小教父》奠定了梁氏剛猛不知疲倦的格鬥風格,同時也在海內外取得巨大成功。在1970年代,他在香港演藝圈和李小龍、成龍、狄龍並稱為香港演藝圈“四小龍”。

  在他當紅之際,日本娛樂公司曾邀請他過去發展。到日本剛下飛機,他們發現機場通道兩邊被記者、粉絲擠了個水泄不通。他以為是有大明星跟在了他們後面,於是和同行的倉田保昭說:“我們趕緊走到旁邊吧。”當記者、粉絲突然蜂擁而上時,他不知所措,有人拍照,有人獻花,還有很多粉絲喊着要簽名。被嚇到的他感到很糾結:公司為他取了跟李小龍一樣的英文名Bruce,可是他自己又想寫中文名。

  最後他拒絶了留在日本發展,但回憶起來他還是充滿成就感的。有人告訴他,當時在日本有幾個很有名的中國人,第一個是王羽,第二個是李小龍,第三個就是他。

  低谷:凄酸十幾年,直到星爺找上門

  在2004年周星馳的《功夫》之前,梁小龍有十幾年在影壇上銷聲匿跡。談起那段日子,梁小龍就深深地感慨:凄酸!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他主演的《陳真》、《霍元甲》等電視劇轟動了整個中國,他因應邀到大陸,遭到台灣影壇的排斥。當時香港電影几乎完全依賴台灣市場。為此,梁小龍几乎是立刻就被推到了所有電影的門外,就算是還沒拍完的那三部電影也不敢讓他再拍下去,連朋友都因為怕被連累而開始遠離他。

  他那時候事業剛上巔峰,才30多歲,一時之間無法接受如此之大的變故。他也想不明白,自己做了那麼多公益事業,修建老人院、醫院,“無功都有勞”,但是大家卻這樣輕而易舉且殘酷地拋棄了他。就這樣,感到孤獨無助的他患上了自閉症,淡出了娛樂圈。在這期間,他也有到外國去開個小餐館,或者回大陸做點小生意來養家糊口的想法,還留在他身邊的幾個知己都勸他忍着,勸他堅持。耽誤了七八年,才真正被解封。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對於電影業來說,這些年的空白已經讓梁小龍回歸時變得心灰意冷。他乾脆轉而做生意,搞些貿易、飲食業。雖然生意做得還算順利,但骨子裡覺得自己是個武者,每天被逼着去跟不同的人喝酒應酬讓他覺得很不好受。正打算放棄經商時,周星馳就拿着《功夫》的劇本上門了。梁小龍一開始不願意演,周星馳親自給他打電話說服他,請梁小龍出來喝茶,不斷地給他做思想工作,他終於點了頭,開始了他的第二次電影生涯。

  再戰:倒地痛哭的一幕,真情流露

  這次決定出演《打擂台》,梁小龍最看重的同樣是導演的誠意。兩位年輕導演當時是通過監製林家棟聯絡上梁小龍的,剛開始只是說來求教武術文化,慢慢地才表示其實是想請他演戲。雖然總覺得自己既不帥又不高大,已經不想演戲了,但他還是被這兩個年輕人的“衝動”感動了。

  影片最後,上演了全片最激烈一場打戲的梁小龍筋疲力盡,躺倒在地失聲大笑,繼而痛哭流涕。這一幕,他說自己完全是感同身受——— 他幾經掙扎後發現現實就是現實,人始終實現不了自己的理想,始終鬥不過現實。想到這裏,情緒一到,梁小龍就大哭了起來,這是連導演事先都不知道的。

  感悟:每一次睜開眼,就該珍惜

  梁小龍的真實個性和戲中有點像。火爆脾氣,只要路見不平,就會出拳對付。有一次在外國,梁小龍被十個外國人大聲挑釁,說什麼“你們中國人不就是熨衣服,不都留着長辮子嗎?”梁小龍聽到後非常的憤怒,自知嘴上跟他們不可能說得通,乾脆用拳頭說話,讓他們十個人一起上,一個人單挑他們。

  網上謡傳他開了武術學校,但他澄清說他只是收了過千個徒弟,沒辦學校、沒開武館。那些徒弟是他在各地的朋友、影迷的兒女,梁小龍也沒教他們什麼功夫。教功夫,他短時間內教不了多少。所以,他選擇教一些更長遠的東西,那就是武術的精神。看到年輕人總是站在十字路口,他就會教導他們:“一個人一輩子,每一次睜開眼的時候,如果感到自己還活着,那就是最重要,也是最應該珍惜的事情了。因為很可能下一次閉眼,我們就要死去了。”

  導演說他

  希望觀衆看到  梁小龍最厲害的東西

  “我們小時候很喜歡看梁小龍,認知梁小龍演陳真比認知李小龍演陳真還要早。很喜歡看邵氏的戲,那時候對於劉家良師傅、張徹這些導演拍的功夫片非常沉迷,比如《馬永貞》、《成記茶樓》、《大哥成》、《萬人斬》,後來其他功夫片我們也很喜歡看。梁小龍很久沒有出來演戲,我們看完《功夫》之後,就很為他抱不平。因為我們覺得他很能打,希望是藉着《打擂台》展現給現在的觀衆看:我們見過梁小龍最厲害的東西是什麼,我們通過編劇譚廣源約他來談。

  他其實是非常想打的,有很多時候,我們說:“小龍哥你這麼辛苦,這兩個鏡頭看不到樣子的,用替身好不好?”他說:“不好,他做不出我的形態來。”

  小龍哥當初聽到瘸腿這個設計的時候,立刻想到一個跛腳的武者會設法隱藏這一缺陷,整天喝酒,瘋瘋癲癲拿玻璃酒瓶敲自己的腦袋。我們還想說,他的腳傷已經不是很嚴重的了,這些年來是他自己的心理障礙沖不開,整天覺得自己的腳有問題。最後我們有一場戲是他將護腿拆開扔掉,代表他衝破了自己的傷痕,他痛不痛都表示已經放下枷鎖,徹徹底底地去打一場。”

  (郭子健 鄭思傑)

  戲裡角色

  阿淳師從羅新,擅長腿功。二十年前見一位寡母帶着幼女被人欺負,與大師兄阿成(陳觀泰飾)聯手與流氓展開惡鬥,之後右腿受傷。性格魯莽,也有“單純可愛”的一面。

  梁小龍一出場很容易讓人想到《功夫》裡的“豬籠寨”裡的人:跛腿,扛着一袋米,破舊的T恤,太像那些無名前輩了。不過接下來的鏡頭讓人看到梁小龍身手依然夠勁。他笑嘻嘻地跟小混混過招,一來二去,把一個個小子的胳膊腿踢斷,然後他繼續笑嘻嘻地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啊。”隨手從後腰拿出酒瓶,往自己頭頂掄去,玻璃碎一地。一瘸一拐喘着粗氣離去。人們這時才驚覺,眼前阿伯雖不復當年,但打起來還是那個陳真。

  當師傅醒來回到已經變成茶樓的武館,他扛着翻新過的“羅新門”牌匾進門,那一幕酷似當年陳真扛着“東亞病夫”去踢館;他還會表演騰空側踢,配上激動人心的音樂,讓人驚呼陳真附身。但是看下去就會發現,《打擂台》裡的他已老,雖然腿法依舊矯健,但是被他騰空側踢倒地的年輕人毫不費力就站了起來,他打完卻累得躺倒在地,哭哭笑笑,恍惚中看到師傅對他豎起大拇指。原來打擂台不是在跟對手打,而是在跟自己打。

[上一頁] [1] [2] [3] [4] [5]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