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魔戒》十年中土往事:那些年他們的拍攝舊事(2)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2月17日 18:45   信息時報

  奧蘭多·布魯姆:為了麗芙·泰勒剃頭

    “我當時不過是剛從戲劇學院出來,卻有機會能和這麼多大明星對戲,我感到自己太幸運了。”奧蘭多·布魯姆回想起當年飛去新西蘭前的心情。對於奧蘭多來說,《魔戒》的拍攝經歷最重要的收穫,就是和無數敬業優秀的演職人員長期共事,學到了他初入江湖寶貴的第一課,並和他們結下了深厚友情。他回憶和片中搭檔維果·莫特森的有趣對話:“維果總是叫我‘精靈男孩’,我呢,就叫他‘骯髒的人類’。作為一個精靈,我不會有半點擦傷,也不會搞得髒兮兮的,而維果卻總弄得渾身血汗。他對我說‘去,修你的指甲去’,他老開涮精靈說他們如何整天修他們的指甲,梳理他們長長的頭髮,如何膽小怕事,我就說‘怎麼啦,至少我能長生不老!’”

    不過在老前輩的伊安·麥克萊恩眼裏,當年初出茅廬的奧蘭多·布魯姆,就顯得太不會隱瞞自己的真實想法,特別是在片場上,“奧蘭多這個人,並不是比我們更自私,只是他不夠聰明去隱瞞。因為他的經驗不足。如果他有什麼要求,他就會直接開口問,聰明一點的人會用拐彎抹角的方法,達到同樣的目的。所以有時候老鳥就得教一下菜鳥,不只是為了好玩,而是因為他真的沒什麼心機。”

    麗芙·泰勒曾被拍到在片場對着奧蘭多發飆,但她說:“我很喜歡奧蘭多,我是跟他交情好所以才會駡他。我不敢自己開車上工,因為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是在左邊開車,我會弄糊涂,這讓我很害怕。奧蘭多住得離我很近,所以我就叫他開車送我。我們經常在一起,我猜我想要照顧他吧。因為這是他拍攝的第一部電影,他從一名電影系的學生突然變成這部大片中的明星,很可能會被名利沖昏了頭腦,所以我就特別注意他到底在做什麼。不是注意他的演技,而是注意他私下的生活。”

    在奧蘭多的記憶中,麗芙當時是片場所有男性目光的焦點所在,“她是我們所有人的公主,我們仰慕的對象,這是一部男性居多的電影,她的到來為我們帶來女性溫柔的一面,所以有她在的時候就很棒。”而能得到麗芙的關照,也讓他受寵若驚,有一件事讓奧蘭多至今記憶猶新,他記得當年就因麗芙·泰勒的一句話,去剪了個莫霍克族頭(類似莫西幹頭的髮型),“她說,小奧,如果你剃個莫霍克族頭,會看起來相當可愛。我心想,麗芙· 泰勒要我去剃個莫霍克族頭耶!於是我就毫不猶豫去剃了。”

    維果·莫特森:“穿古裝的神經病”

    說起“阿拉貢”維果·莫特森的參演,還有一段插曲。“阿拉貢”的選角過程中曾遭遇了一點麻煩,彼得·傑克遜本來挑選了另一個演員來演這個角色,但後來發現這個演員太過年輕了,這讓他大感頭痛,因為當時電影已經開拍了,而且只有短短幾天的時間不必拍到阿拉貢的戲,於是經人介紹,他聯繫到了在丹麥的維果·莫特森。

    維果回憶道:“我在家裏接到電話,對方說:你明天想搭飛機到新西蘭嗎?我說:‘為什麼?’他們說:‘來拍《魔戒》。’我說:‘我能考慮一下嗎?’他說:‘別考慮太久,你今天下午就得決定。’我掛電話的時候,我兒子也在旁邊,他問我:‘什麼《魔戒》的事情呀?’我說:‘他們要拍成電影。’我不知道這個故事,但他卻知道。”後來想起這段經歷,彼得·傑克遜說:“維果能接演這部戲,我們最應該感謝的人就是他的兒子亨利。因為亨利當時十一二歲,他是忠實的魔戒迷,他一想到他老爸能演阿拉貢,就激動得不行。”

    就這樣,帶著兒子的心願,從沒看過《魔戒》的維果·莫特森飛到了新西蘭。維果進組後,好像很自然地就成為飾演遠征隊演員的領袖。他是個很專注的人,一旦演一個角色,他會化身成那個角色,和角色融為一體,有時候甚至忘記自己的現實身份,結果也因此鬧出笑話。

    彼得·傑克遜回憶,維果把阿拉貢的劍視為這個角色的關鍵,所以在拍戲期間,他到哪裏都要帶着他的劍,拍完戲跑去餐廳吃飯,他把劍也帶去,吃飯的時候就把劍放在桌子上;開車的時候,也會把劍放在后座。維果笑道:“結果有個星期天我去排演一場戲,後來我從健身房走出來,一半穿便裝,一半穿戲服,我一邊揮舞着劍,一邊想象我們排演的戲。就在這個周日的午後,我一邊在街上走向我的車子,一邊揮舞着劍,看起來活像是一個穿古裝的神經病,結果警察也跑來了,還因為這件事上了報。”

    劇組演員對他的印象不止這樣,西恩·賓形容:“他是個了不起的人,他深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絶對真實的,要不然他就不會去做。他會攝影、繪畫、寫詩,他會為當下的一刻而生活,他活得很精彩。”他喜歡攝影,在拍攝期間用照片記錄下所有人的故事,然後貼在化妝間的鏡子上,到了後期,整個鏡子都被貼滿了,演員們連照鏡子的地方都沒有了;西恩·奧斯汀則說維果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經常半夜出去釣魚,“我看到他從樹林裡出來,滿臉鬍鬚,頭髮凌亂,衣衫不整。我想:天啊,這裏有個野人!結果定睛一看,原來是維果帶着魚回來了。”

    伊安·麥克萊恩:中土世界沒有性愛

    在彼得·傑克遜眼裏,甘道夫這個角色在某種程度上是《魔戒》作者托爾金的化身,從這個角度說,伊安·麥克萊恩爵士對甘道夫的詮釋,就是在模仿托爾金。伊安來到新西蘭後,彼得給他看了托爾金接受訪問的錄像,他說:“我每天對着鏡子看我自己,先調整一下肩膀的姿勢,然後用低沉的聲音說話,比我自己平時的聲音更加字正腔圓。”盡管在演出前並沒有讀過《魔戒》,但在演出甘道夫後,伊安和其他主演一樣,在肩上文上了《魔戒》相關的文身,“這是精靈語9的意思,象徵著魔戒遠征隊的9名成員。”

    所有演員對伊安·麥克萊恩都心懷敬意,伊利亞·伍德和西恩·奧斯汀回憶:“伊安跟我們共用一輛休息車,你可以想象下四個霍比特人跟伊安·麥克萊恩連擠在一起的情景。休息車的兩頭各有一道門,伊安在休息時,我們為了尊重他會走另一道門。”伊安卻說:“我感覺自己有點被隔離開來,我不知道為什麼,也許他們覺得甘道夫會不屑跟低等的人種說話吧。不過我很感謝我們中間有一層薄薄的隔板,因為伊利亞和多米尼克一大早都會大聲聽音樂,那些音樂不一定合我的口味。”伊利亞說:“這時就會有點尷尬,你會聽到他在休息車的後面大叫,嘴裏喃喃自語像是在抗議,你聽不出他到底在說什麼,只知道他在抗議。”

    不過老人家和年輕人並沒有因此起衝突,反而在平時打成一片。多米尼克說:“休息的時候,我們經常出去各種夜店,我們跟伊安的交情很好。有一天他說:‘每次你們去異性戀酒吧,我去同性戀酒吧,這樣太悶了,不如你們跟我一起去玩。’然後我們說,‘好,就這麼辦!’然後我們就一群人走進了一個相當華麗的同性戀酒吧,裏面的人都認識伊安。但我們開始有點緊張,我們一群年輕帥哥不知道下一步該做啥,比利去叫了酒,結果一轉頭,我和奧蘭多已經站在舞池搖擺了,後來那晚我們玩得很愉快。”

    這事後來被記者拿來調侃,伊安加盟《霍比特人》後,一次採訪中,有人問道:“甘道夫知道中土世界裡哪裏有同性戀酒吧嗎?”伊安聽後大笑起來:“當然不知道!甘道夫已經7000多歲了,中土世界裡沒有性愛這回事!”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