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吳彥祖馮德倫開電影公司只為表達自己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9月04日 07:14   北京新浪網

  >>>>>高清圖:馮德倫吳彥祖《睿士》大片化身貴族紳士

  邊拍邊學 執起導筒

  吳彥祖雖然沒有出版過唱片,但在2006年自己導演的僞紀錄片《四大天王》中過了一次樂隊癮。他和好友尹子維、陳子聰、連凱組成了一個偶像組合Alive,發單曲、巡演、解散,似真似假,並用鏡頭記錄下來。

  “我們找過幾個不同的導演,跟他們解釋我們想要的風格,跟以前的電影完全不一樣,他們就不太明白,所以我們後來就放棄了。”幾個月之後,吳彥祖突然發覺,沒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整件事了,於是他自己做主演之外,還做導演,做監製,做製片人。“通告也是我出的,演員也是我接的,邊拍邊學。”

  吳彥祖喜歡把導演這份工作與建築學相媲美:“當導演,整個事情都是你控制。我讀書的時候讀建築,都是從零開始,想一個點子,然後把這個東西變成真,是一個挺過癮的過程。”他運氣不錯,第一次做導演就拿了香港電影金像奬新晉導演奬。

  馮德倫比吳彥祖更早嘗試導演工作。“他(吳彥祖)喜歡的東西可能比我要另類一點。我就是比較大衆化,像一個一般的觀衆一樣。我希望現在導的戲,也可以帶出觀衆的眼光。”2004年,馮德倫導演的第一部電影《大佬愛美麗》是一部“動作喜劇”(吳彥祖也在其中客串,據不完全統計,兩人至少在八九部電影中同時出現)。之後他導演的《精武家庭》和《跳出去》都延續了類似風格。在此之前他還為其他歌手拍MV,2007年還拿過台灣金曲奬最佳錄影帶導演奬。

  “我覺得,只要你對這個作品很坦白、不做作,自己的風格慢慢就會出來。我比較怕那種做作的電影。”馮德倫說,“不管我拍哪一種題材,都是會比較商業的。不是我去故意拍商業電影,而是本來我就喜歡那種電影。我會從一個觀衆的角度來看電影,所以不管是拍哪一個題材的電影,最後都會是一部商業片。我也不懂怎麼去拍藝術片。很多演員轉去導戲的時候,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覺得他們第一部戲一定是那種讓人看不懂的戲。”做導演很花時間,自從馮德倫做導演後,他就越來越少演戲了。但馮德倫覺得,從演員轉做導演,有個優勢:“你知道演員會想什麼,所以你會用最適合演員的方法去和他溝通。演員是一些非常有情緒的人,你更要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讓他們有最好的狀態。譬如說有時候副導演去照顧演員的時候,他們會以導演作為中心、配合導演。但我會跟他們說,到什麼時候才叫演員來,因為我知道你叫演員來,沒有拍到他,讓他坐五個小時,他一定會不高興。我和吳彥祖都很喜歡爾東升,因為他是一個演員轉導演。為什麼他的戲演員會演得特別好?就是因為他以前是演員,他對於處理演員情緒這方面特彆強。”

  “突圍”而起 表達自己

  2011年3月,馮德倫和吳彥祖合開突圍電影製作公司。這對《美少年之戀》裡的“好基友”,成為華語電影圈裡的“好戰友”。吳彥祖主要負責創意,馮德倫負責公司大方向。

  “我們做‘突圍’是一個很自然的過程,從朋友開始、從同志開始,一起合作拍片子,慢慢就認識了。我們都喜歡聊一些電影的東西,不會聊別的。可能我們兩個年齡的關係吧,我們想把我們十幾年談的東西變成一個事情,所以‘蓋’這個突圍公司是一個很自然的過程。”曾經在大學主修建築學的吳彥祖說。

  幾年前,兩人就有了合開電影公司的念頭,但時機尚未成熟,直到馮德倫碰到華誼,“突圍”才有了眉目。

  “其實我跟馮德倫想合作拍片,華誼就鼓勵我們開一個公司。”吳彥祖說,“因為他們也覺得市場有點無聊吧,只有古裝片跟浪漫喜劇片。這種狀態不健康,我們要試試一些別的類型的片子。雖然《太極》也是古裝片,可是我們用了很多不同的手法在片子裡,比如音樂是很現代的、有點搖滾的感覺,希望可以吸引年輕觀衆看。之前我看過許多古裝片,太嚴肅了,很多年輕人不想看,他們看《復仇者聯盟》、《鋼鐵俠》覺得很過癮,但是為什麼我們華語片子就沒有這種類型?我們希望可以拍一些很酷、有型、新鮮一點的片子。”

  突圍和華誼的合作方式是,當突圍決定拍一部戲,就必須先把劇本給華誼看。如果華誼喜歡,就會投資,如果不想投資,突圍也可以再去找其他投資方。

  “突圍”電影的拍片方式也很靈活,可以在各個層面找其他導演或電影公司合作。“做‘突圍’有一個好處。”馮德倫說,“時間就是那麼多,一年只可以拍一部戲,但你又覺得想參與的話,可以給別的電影做監製。”馮德倫幾年前買下1967年龍剛導演版的《英雄本色》版權,本想自己導演,但看過鈕承澤導演的《艋舺》之後,決定讓鈕承澤來拍,自己做監製。“又可以參與、做監製,同時又可以導自己的戲,這對我來說是做突圍其中一個很興奮的事情。”

  吳彥祖說:“為什麼我們公司的英文名叫Diversion?Diversion就是代表有別的路可以走。我們想讓別人知道,有不同手法、不同味道、不同類型的片子可以拍。這不是一個革命,或者反抗,只是一個表達自己的方式。”“成不成功不知道,但是至少有試過去改變。”馮德倫最後補充到。

  ▼對話吳彥祖

  Q:你1997年來到香港,這十五年覺得香港變化如何?

  A:表面上好像沒有什麼變化,但是我覺得香港人的身份越來越不清楚了。

  Q:身份認同的影響對你不大吧?你本來也不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A:對,但是我覺得影響港片的未來。現在都是(與內地)合拍片了,很多以前港片最拿手的東西不准拍了,比如說黑社會片子。所以香港的導演要想一個新的辦法表達自己。

  Q:聽說《美少年之戀》裡你的角色本來應該是劉德華演,你覺得你們像嗎?

  A:很多人說我們像,我不覺得。只是因為穿了警服,就讓人想起來他拍《旺角卡門》的那個造型。可能因為兩個人都有一個高鼻子吧。

  Q:你有拍什麼戲之後覺得從角色中出不來了嗎?

  A:有,《如夢》,《新宿事件》。《新警察故事》應該是第一次真的感覺到自己的性格有點變了。

  Q:這種性格的改變會一直留在你身上?

  A:不多不少會有一點。尤其你要那麼長時間投入到一個角色裏面,就很難分出來哪一個感覺是自己的,哪一個感覺是角色的。

  Q:《新警察故事》在你身上留下什麼?

  A:一種痛苦吧。因為那個角色什麼都有,車、錢、衣服、朋友,但是沒有父母的愛。我自己的成長是比較好的,我父母對我特別好,但那是我第一次通過角色感受到一個孤獨的人是怎麼樣的。挺痛苦的,這個感覺就一直待在腦子裡。

  Q:你從小學武術,現在還有沒有練?

  A:有,但沒有以前那麼多,因為年齡的問題,以前難度的動作不會做。但現在都會打泰拳、西洋拳什麼的,為了保持身形。我朋友開了個拳館,我有空的話就會去那邊,差不多一個禮拜三四次,每次大概兩到三個小時吧。

  Q:在三十歲之前有沒有“三十而立”的壓力?

  A:沒有太多壓力,只有一個想法是到了三十幾歲的時候要結婚。後來就真的結了婚。

  Q:你曾說自己在三十三四五歲時對工作有了新的認識,你指的什麼樣的認識?

  A:可以說到三十四五歲就不是一個男孩了,開始慢慢地成熟。二十多歲的時候想當導演、當監製,可能還不夠經驗。到三十四五歲就慢慢地開始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有自信,覺得自己能做得到。

  ▼對話馮德倫

  Q:你喜歡電影是否和母親石燕(演員)有關係?

  A:沒有。我很大的時候才知道她是演員,她都沒有告訴我。我出生的時候她已經沒有演戲很久了。

  Q:後來為什麼會對電影感興趣?

  A:對我影響最大的就是(1986年吳宇森版)《英雄本色》。這是我記憶當中第一部會讓我看很多遍依然會投入的電影。我真的被導演的故事和拍攝手法感動到,還有裏面講的那個關於友情啊、人生啊。

  Q:聽說你有買下1967年龍剛版《英雄本色》的版權。

  A:我在六七年前已經買了那個版權。吳宇森的《英雄本色》也是翻拍龍剛的。本來我想自己去導的,但後來看過鈕承澤的《艋舺》之後,我覺得他比我更適合去拍那個題材。現在這個案子是“突圍”公司製作,他已經開始弄劇本了。

  Q:和做演員相比,現在你看起來更喜歡做導演。

  A:目前的階段是比較喜歡做導演的。

  Q:你做導演的時候,會不會有人對你導演和演員身份産生混淆?

  A:一定會。我自己的處理方式就是不會管他們,反正你相信我不相信我,都不重要,我就是這部片子的導演,希望你能做到我讓你做到的。我不會特意去客氣,也不會特意去裝凶。可能因為我自己都演過很久戲,對片場比較熟悉,所以我做導演,一個影帝過來跟我講話,我不會怕他。

  Q:做導演哪點讓你有滿足感?

  A:我覺得就是可以控制整個過程吧,可以把握每一件事情,包括你想整部片出來是什麼樣的,都有權力去管。當然做導演也最花時間,但是我覺得是值得的。(攝影:范欣 採訪、撰文:雷旋 供稿:《ELLE MEN睿士》)

[上一頁] [1] [2]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