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郭敬明與《小時代》:我就要導演中心制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6月18日 13:42   北京新浪網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

  新浪娛樂訊 郭敬明[微博]會客廳的茶几上整齊放着各式各樣的水晶杯子,后面的柜子上擺滿了VOSS和Perrier氣泡水。看過電影的人來到這裏,一定會想到宮洺的怪癖,那個冷漠的神秘人物用不同的杯子喝不同的水。而在生活中,郭敬明就是這樣的人。

  郭敬明分明就是《小時代》的上帝,他創造了每一個人物,將自己的內心投射進去。這些人物的喜怒哀樂、行動坐卧都依賴於作者的主宰。而在電影的世界裡,導演郭敬明依舊為自己爭得了極大的權利。在他的領域,作者的權威神聖不可侵犯。

  《小時代》很特別,正因為此導演郭敬明成為了這部電影的核心。該操心的他管,不該操心的他也要管。按照他的話來說,所有人都認可《小時代》的“導演中心制”。面對製片人權威可能對電影産生威脅的可能,小四輕描淡寫,“他們不敢。”

  在可能帶來的巨大利益面前,所有的投資人都順從於郭敬明,作為導演的他可以決定與哪些投資方合作,可以決定用什麼樣的手法拍攝電影,在什麼時候投放宣傳物料。他的理由很簡單,“這是我的小說,我最清楚我的讀者要什麼。”

  但這位新導演沒有在權力面前得意忘形。面對只有4700萬,70多天拍攝時間,需要完成兩部電影的壓力,郭敬明左右逢源,用有限的資金,超高的效率,靈活的變通完成了《小時代1&2》的拍攝。他會為了爭取更多排片刪減電影,也會為了滿足一個鏡頭的效果犧牲掉其他的情節。他用職業經理人的判斷力和執行力完成了一件不太容易實現的任務。

  我問他喜歡什麼樣的電影,他的回答很普通,“商業和藝術兼顧,比如克里斯托弗·諾蘭的。”

  這個回答很無趣,但是實現起來並不容易。

  拍《小時代》是被逼無奈

  “除了我,沒人能抓住小說的精髓”

  新浪娛樂:《小時代》是你的第一部電影,對於得獎和票房,你更在意哪個?

  郭敬明:得獎不是很在意,我更在意票房。我是為了觀衆拍電影,不是為了拿奬。我畢竟不是專業導演,對於獎項沒有奢望。整個過程,我和劇組相處很融洽,非常希望大家的努力可以被觀衆所看到,讓電影有一個好的結果。

  新浪娛樂:拍電影的目的是什麼,為了提高你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郭敬明:可能在作家裏面我已經是很有知名度的了,拍電影不是我的主訴求。我是真喜歡《小時代》,希望電影可以符合小說的味道,很想親手完成這部電影。這是我很長時間的一個夢,希望也可以讓看過小說的讀者感受到。

  新浪娛樂:既然你最了解《小時代》,為什麼不在開始就決定當導演呢?

  郭敬明:2010年,小說的版權就賣給了中影的張強,他就建議我當導演。那時候我還在寫《小時代3.0》,所以精力根本沒法兼顧。他們找了很多的導演,一個個和我聊,但是每一個人都抓不到電影的味道。

  直到去年夏天,電影改編版權快要過期了,他們也很着急。就找到柴智屏[微博]做監製,她也找了很多台灣的新導演,但是台灣導演更抓不准內地小說的風格了。這時候內地的製作人安曉芬聽說我以前是學影視編導的,就建議我自己來做導演。當時小說已經完結,我已經有了完整的故事。而且《小時代》的電視劇正在拍攝,改動就非常大,與原著沒有太大的關係。種種原因,讓我自己覺得有必要試一試自己當導演,即便失敗,也是自己親手毀掉它。

  新浪娛樂:那麼多人都抓不到小說的精髓,它到底獨特在哪裏?

  郭敬明:首先這是一部很有個性的小說,無論是語言類型和故事類型都不一樣。在中國的文學史上,第一次有年輕的作家如此大張旗鼓地去描寫、探討物質,探討當下的生活。當然有很多沒有什麼名氣的作家也寫過類似的作品,但是大作家基本沒有接觸到這樣的題材。上海的作家只有像張愛玲、王安憶那樣寫了一些有年代感的作品,而當下的上海几乎沒人關注。

  新浪娛樂:你希望觀衆看完電影後,留下什麼樣的印象?

  郭敬明:青春夢想、追求理想、友誼萬歲、珍惜身邊人。

  新浪娛樂:強調物質生活,是當下社會的主流嗎?

  郭敬明:我覺得是人們此刻生活中最大的矛盾引發點。我們的父輩沒有物質,只有生存,吃一樣的飯,留一樣的頭髮,褲腳剪到一樣長,所以他們沒有這樣的討論,物質困惑對他們來說是不存在的。

  現在經濟發展了,大部分年輕人不會遇到生存極限的挑戰,特別是大都市的人。物質如此豐富的時候,人們的內心還是有很多困惑、掙扎、焦慮、對社會的怨恨,既然物質那麼好了,為什麼還有這樣的情緒,這是我小說討論的關鍵問題。

  有些人是臣服於物質,成為物質的奴隸;有些人誓死對抗物質,哪怕自己很失敗,也處於社會的底層;有些人一步步靠近物質、駕馭物質,讓它為我服務。每一個人對於身份、名牌、地位的態度都不一樣。

  這些年輕人畢業后步入社會,在跨國公司、時尚雜誌工作,大家真的就是以貌取人。但是在《小時代》第一集裡,我還是把故事處理得很正面,把故事基調調整成美好的、夢幻的,這是我對青春的理解。有人覺得青春很殘忍,但是我覺得青春好的一面多過不好的一面。

  不過在那樣的年紀下,人們能夠感受到劇烈的愛恨情仇,沒有成年人這麼麻木。這是我為什麼讓第一部的基調那麼積極的原因。

  新浪娛樂:你的作品一直被認為是鼓勵追求物質。

  郭敬明:追求物質一定迴避不掉,我不拍電影大家也會追求物質,爸爸媽媽也是這樣告訴小孩的。就算我不拍電影,大家都會追求更好的物質和生活。你告訴她們為了夢想去拼搏,可以實現自己的夢想,站在更高的舞台上,這是很正面的力量。

  新浪娛樂:你提出的價值觀一直比較正確。

  郭敬明:我“三觀”超正的。

  新浪娛樂:因為觀念和這個社會達成了共識,所以你獲得了成功?

  郭敬明:應該也有這個原因。

  新浪娛樂:還有其他原因嗎?

  郭敬明:比如我個人的努力和勤奮,對於從事行業的付出,身邊人的幫助,包括整個大時代,時代造英雄嘛。不是因為我“三觀”正就可以成功,這個世界上很多人“三觀”和我一樣的。

  導演是這部戲所有人的核心

  “遇到分歧,製片人不敢壓我”

  新浪娛樂:對於這部電影的營銷,很多業內人士都提出了自己的觀點。你覺得哪一方面是最重要的。

  郭敬明:這部電影有非常統一的核心,就是所有人都認可“導演中心制”。其實很多電影都是導演中心制,但是沒有被強化到那麼厲害。從前期的資源整合、中期的拍攝、之后的宣發推廣,其他的導演參與度沒有我那麼高。這個小說我寫了五年,甚至你可以認為我在五年前就開始前置工作了。

  我們有十個投資人,其實是我讓誰進來(誰進來)。比如我覺得可以讓龍丹妮進來,因為天娛和湖南衛視[微博]有幾千萬的交換資源,可以作為溢價的條件來談,他的品牌受衆與我們非常吻合。

  后期宣發所有的平面物料都是我在掌控,預告片、花絮都是我在選擇推廣的節點,每隔多久需要一個刺激點都是我在負責。包括選擇蘇打綠[微博]演唱主題曲,我也是用他們來敲打文藝青年的市場,他們不追求太商業的部分,如果需要均衡這個部分,其實蘇打綠是最好的選擇。

  整個項目需要一個懂所有的人,我可以做藝術創作,商業融資我也可以,宣傳營銷我自己可以對受衆精準定位,再加上微博影響力,我可以讓每一部都踩得非常準。

[1] [2] [下一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