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鄧萃雯爆《金枝2》“如妃”轉性:為情所困不當奸妃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6月13日 17:03   鳳凰網

  

  鄧萃雯雖未出席上海電視節,卻向南都記者大爆料《金枝2》

  ●南都鑒定:看來戚周組合是一定要把文藝風走到底。

  2004年TVB的《金枝欲孽》首創宮鬥劇先河,眼下,由金牌監製戚其義和編審周旭明打造的《金枝欲孽2》正在橫店低調拍攝中,一衆主角蔡少芬、陳豪、伍詠薇、黃德斌等趕赴上海電視節為該劇造勢。但一直披着神秘面紗的《金枝2》,到底要走怎樣的宮鬥戲路線?

  由於衆主角在上視節上透露甚少,南都記者即時聯絡了正在北京拍劇的鄧萃雯,在前集與續集中同樣身為“宮中最紅的妃子”如妃,戲份甚重的雯女披露了《金枝2》的風格走向:“不是一幫女人以皇上為軸心來生存,這次的主題跟慾望和愛情有關。難度就在劇情很玄,有很多虛幻的東西。”

  通過“如妃”的描述,再從戚氏近年作品《天與地》、《心戰》中尋找蛛絲馬跡,《金枝2》肯定不是你想象中的那個《金枝2》。

  人物玩顛覆:為“情”所困,奸妃不再奸

  在《金枝2》中,只有“如妃”一角是從上集保留下來的,但此如妃已非彼如妃了。雯女說:“沒有上一次這麼容易演,上一次的如妃是黑白分明的,她的出彩在狠就是狠,明刀明槍,愛恨分明。以前的如妃是沒有選擇的,如果不那樣她就生存不下去了。而這次的如妃很不同,她不是一個很善於心計的人,她只是一個有智慧的人,她可以選擇她要做怎樣的一個人,她可以選擇用哪個方式去待人,但很多時候設局的人會很容易把自己也設計進去了。

  她選擇走正路、歪路、中庸之道都是以‘情’為軸心,會為了一個更加重要的‘情’而去犧牲另一種‘情’。所以我只能說很玄,是一個被‘情’所困的宮中人。“

  雯女直指這部戲不會用港劇最擅長的那種“奸詐”角色來奪人眼球,“我們不會再有這種‘終極奸角’,沒有這種黑白分明的‘害人精’,不會再將如妃設置成這麼功能性的角色。”

  宮鬥玩顛覆:文藝又浪漫,昆曲做背景

  近年來,戚其義與周旭明組合的戲都走向主題沉重、風格偏電影感的路線,蒙太奇式的剪接、時空的快速轉換,令很多香港師奶不容易看得明白,很多觀衆直嘆“回不到《金枝欲孽》那樣明刀明槍的時代”。雯女坦承:“是啊,《金枝2》也有他們這種獨特的風格。這次的劇情、風格都比較虛幻,它的難度也在於它十分虛幻,只靠演員表演很難去表達,所以還需要畫面、鏡頭、後期剪輯等方面,才能看到它最終呈現的效果。”

  “它不是《金枝1》那種你死我活、每天都為了生存而往上爬、去謀算別人的傳統宮鬥戲。它更像一部寫情的戲。宮鬥戲通常都很血肉模糊,人性很醜惡,但我們這個戲反而走文藝片、浪漫片的路線。不是固定的那個味道。”

  問及“戚周組合”會否變成“師奶不明白組合”,雯女哈哈大笑:“我有聽到很多觀衆這樣反映,但他們兩個根本就不介意這樣的標籤。每個製作人在不同階段都會追求不同的東西。你見到這部劇會用昆曲、昆劇來做背景,就好像電影主題曲一樣,緩緩地索繞在全劇中,讓你感覺一直有那種感覺在,這部劇有一種另類的調子在裏面。”

  感情玩顛覆:斷背情、主仆情,什麼情都有

  但始終都是一群後宮的女人,她們不可以動兵只能玩些小手段,然而這些所謂“手段”的産生,在《金枝欲孽》中多是因為情,而不是因為鬥。雯女透露:“我們這次很特別的,劇中是沒有皇上的出現的,但有皇上的存在。這次不是說一幫女人圍着皇上來鬧事,不是以皇上為軸心來生存。這次是圍繞人性裏面本身的慾望,都和‘情’有關。”

  此劇開機時,港媒曾聚焦在鄧萃雯與蔡少芬的一段“斷背情”的描寫上。雯女坦承周旭明此次對情的探討會劍走偏鋒,“什麼情都有,很另類的也有。主仆之情、姐妹之情、同仆之情(同是仆人的感情),幻想出來的情也有,都是圍繞着‘情’與‘愛’。‘曖昧’是編劇周旭明最在行的。他不會寫得很露骨,觀衆會覺得這兩人是有‘情’的,又很想知道有多少,至於有多少,我都不能揣測得到,很玄。一天沒到拍到最後,我都不知道如妃將情歸何處,我在拍的過程中都會有迷失,不知道究竟是這樣還是哪樣。”但她卻贊成周旭明作這樣的另類探險,“很期待它出來之後,會成為一種新的宮廷劇,我覺得(港劇)需要多作嘗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