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羅家英樂觀性格讓人感嘆:太陽升起都值得高興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4月05日 23:01   深圳新聞網-深圳特區報

羅家英

羅家英

汪明荃和羅家英

汪明荃和羅家英

  家英12歲便擔當演出文武生行當,其造型扮相英偉,角色掌握入木三分,既能演公、侯、將、相、書生、俠士,亦能演活反面奸角、詼諧惹笑等不同的角色設計。因在《大話西游》飾演囉嗦的唐僧一角而名聲大噪,成為內地觀衆熟知的香港演員。這個春季檔放映的多部影片《錦衣衛》、《未來警察》裡都能見到他的驚鴻一瞥卻過目難忘的表演。目前,他正在橫店拍攝《龍鳳店》。

  最美好的13年

  羅家英原名羅行堂。祖籍廣東順德。出身粵劇世家。3歲時隨父母來港,成長於香港,8歲開始戲曲演出,從父親羅家權、伯父羅家樹學習粵劇,師隨粉菊花、呂國銓、劉洵、李萬春等京劇大師,參與《章台柳》、《萬世流芳張玉橋》、《曹操與楊修》等不少大戲,羅家英既能演公、侯、將、相、書生、俠士等正派角色,亦能演活反面奸角、詼諧惹笑等不同的角色,是香港最為著名的粵劇全才。劉德華曾拜他為師學習粵劇。

  1982年至1984年在香港電台任全職節目主任。第一部電影是《重案組》,成績理想。自此正式進入大銀幕。1995年憑《女人四十》獲第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奬最佳男配角和第三十二屆台灣電影金馬奬最佳男配角。成為不多的憑文藝片獲獎的笑星。

  但這些都抵不過他去年迎娶汪明荃帶來的話題矚目。與阿姐21年的戀愛史足以轟動,但羅家英的前塵裡還有另一個女人——有“粵劇第一花旦”之稱的紅伶李寶瑩。似乎羅家英遇見的都是強勢的成功的女人。

  “我們相戀14年,分手以後的這20多年來,至今只見過一面。在街頭,大家彼此打個招呼,就走過去了。緣分盡了就真的是盡了。”時隔多年,多濃厚的感情也抵不過歲月消磨。再提起也不過一聲喟嘆。

  在羅家英的追溯裡,那是一段傷感的歷史。“我們一起出演《蟠龍令》、《章台柳》、《退魚》等。我們將很多昆曲和京劇的身段融入了粵劇,甚至潮州戲,自成風格。從1973年到1987年,是我事業上最黃金的時期,最美好的年華。這13年,我一直和李寶瑩一起。我們搭檔做全球巡演,在美國、加拿大、法國、荷蘭、新加坡、馬來西亞……最轟動的一次是1977年在新加坡連演90天,場場爆滿。直到1987年,她覺得和我一起再也無法創造高峰了,就選擇了和另外一個更紅的文武生一起。我們也分手了。”

  談起這一段和李寶瑩的戀情,羅家英依舊傷感。“我想,她一生最美好的時光也是和我一起的13年吧。她後來和那個文武生搭檔3年就分開了,後來她就嫁人了。但是她一生最熱愛的是唱戲,不能唱戲了,而且她不唱了,對粵劇界來說也是一個遺憾。她的唱、做,是可以開宗立派的。”

  很樂意被她遙控指揮

  亦舒曾說,婚姻就是:忍無可忍,從頭再忍。這個至理名言在羅家英看來卻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另一種解釋。

  長久以來,羅家英和阿姐在公衆心目中都是“大女人+小男人”的組合,他似乎也樂於維持這種形象。他的工作室裡每個角落都擺滿阿姐的照片,其中兩人的合照多半都是粵劇造型。因為促成他們這段姻緣的媒人,就是粵劇。

  在認識羅家英之前,阿姐曾經有過失敗的婚姻。相識之初阿姐患癌,“這讓她患有自閉症,很沒有安全感”。窗帘几乎從不拉開,窗戶外面做了護欄,還種上很多花草,圍得密密實實。”羅家英一到她家,就指揮工人們把窗帘拉開,把花搬走,“讓陽光透進來,每天看到太陽升起都值得高興。”為了讓阿姐更有安全感,他搬到阿姐隔壁住,兩人既保持了各自獨立的生活,又可以互相照應。

  2004年,羅家英被醫生告知患有肝癌。在推進手術室的那一剎那,阿姐握着他的手,許下了婚姻的承諾,“她握着我的手,對我說道,‘等你手術康復,我們就結婚!’當時我用力點點頭。”

  去年5月2日,他們在美國登記結婚。婚禮簡朴。整個婚禮花費不到2000港元,連結婚戒指都是在當地現買的,並不名貴。原本計劃是在教堂舉行的婚禮,但是時間倉促沒能訂到教堂,所以只在當地婚姻注冊處注冊。結婚當日,觀禮的只有雙方家人一行十幾人。

  現在,走去哪裏拍戲,阿姐都遙控指揮。羅家英的幽默言語中透着濃濃的幸福感:“結婚之後她管我了, ‘為什麼不打電話回來呀?你去了哪裏啊?你是去北京還是去上海呀?太遠的地方不要去了,那個什麼東西不要接了,在家好了’……”滿臉的笑意,很是享受的樣子。

  老驥伏櫪也想引頸長鳴

  1991年,羅家英在成龍電影《重案組》裡扮演一個角色。1993年,成龍拿了金馬奬影帝,羅家英卻沒有受到關注。不過,在1994年香港電影金像奬頒獎晚會上,主辦方邀請羅家英介紹《重案組》這部電影,羅家英出色的表現引得觀衆捧腹大笑。導演鄭丹瑞立即邀請羅家英參演電影《姐妹情深》中的法官角色。電影上演後,羅家英在片中的一大段結案陳詞,引得觀衆哈哈大笑。正是因為這樣一個不起眼的角色,羅家英引起了周星馳的注意。這就有了出演《大話西游》裡的嘮叨唐僧的伏筆。

  回憶當時情景,羅家英說,“當時我拍完了許鞍華的《女人四十》,有人介紹我給周星馳拍《凌凌漆》,沒想到一下就紅了。他們說觀衆一看到我就笑,全部笑翻了。後來劉鎮偉拍《大話西游》,周星馳又叫我去演唐僧。《大話西游》在香港的票房不是很好的,這部電影是內地電視台轉播以後迅速走紅的。”

  在圈中人脈不錯,羅家英友情出演了不少影片中的龍套角色。但去年羅家英發表博客,抱怨自己成了“特大龍套”。原來在影片《機器俠》中羅家英只有兩個鏡頭,而且沒有任何對白。“我是很不願拍這些客串式的角色,以後我想好好接戲,再雕琢幾個好角色,不負此生。老驥伏櫪,也會引項長鳴啊。”抱怨歸抱怨,羅家英對劉鎮偉還是“很期待”:“希望很快看到他的好作品,也希望在他導演手下能夠再次發揮。”

  星檔案

  ■ 國 籍: 中國

  ■ 民 族: 漢

  ■ 出 生 地: 廣東順德

  ■ 出生日期: 1947年8月27日

  ■ 職 業: 影視演員

  ■ 身 高: 175cm

  ■ 太 太: 汪明荃

  ■得獎記錄:

  1995年第十五屆香港電影金 像奬最佳男配角

  1995年第三十二屆台灣電影 金馬奬最佳男配角

  ■影視代表作:

  《大話西游》、《女人四十》、《我愛廚房》

  聽家英哥講那些事

  是在橫店著名的澳門豆撈酒樓開始的攀談兼飯局。他換了白天新聞發布會的戲服,變回本色。光頭,身形消矍,面容清癯,沒戴眼鏡。這讓他隨意得好像鄰家大叔。串門過來,閑閑坐下就此開聊。

  落座少頃,他拿出手機給我看,是黑白相片上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郎和一個少婦的合影。原來是少年的他與媽媽。他笑“也是蠻帥的啦”。他本是當紅的粵劇名伶,但不知不覺中就出現在衆人視野。只要看多了港片,就總能在驚鴻一瞥裡看見他素淡的五官極其誇張的閃過。他絶對不算鏡頭裡的焦點人物,但絶對是所有關係裡最核心的樞紐。就好像那晚的飯局。一行人花枝招展地圍坐着,他只穿了上畫率極高的藍色鴨絨小襖,但話題的收聚闔合都是他發起。

  他熟知這個浮華世界運作的規則,全盤接受,玩得出色,卻在內心存有堅固的抵抗。他說他在年輕一代的香港女星裡比較喜歡阿嬌,“是很傻啊,但哪個年輕人沒有傻過。只要傻過了經事了就好啊。”也力挺劉德華的隱婚,“以華仔的性格,欺世盜名他願意嗎?對女方公道嗎?我想來都為他難受,也是廣東俗語‘食得鹹魚抵得渴’,身在娛樂圈當紅人物,只能瞞得一時是一時了。”對內地女星也有洞察妙見,“喜歡袁泉,長得漂亮氣質不俗,也蠻會演戲。周迅也是這類,但周迅有些人戲不分,這很讓人擔心。”

  他有一顆悲觀主義的靈魂,卻充滿樂觀主義的精神。談到近年去世的老友大傻和尹佬會面帶肅穆地說,“人到中年,就是迎生送死。看到每天太陽的升起都值得開心。”他遺憾自己沒有親生兒女。手機裡存有妹妹的混血外甥女照片,用炫耀的語氣,“很好看吧,我是舅公呢。”2008年地震後,他去災區什邡收留了一男一女兩個孤兒。他特意加重說明,“在羅漢寺的花名冊上找的。都姓羅。”骨子裡他是個念舊和傳統的人,在QQ上,他用了堂堂這個本名做簽名。

  作為娛樂圈的一分子,他知道娛樂的本性是熱鬧,直接,精彩,但多年從藝的本性裡,他也渴望用獨有的說服力來詮釋深邃高貴的藝術經驗。點評正在上映的港片,哪怕其中有自己的戲份,也是很不留情面地打趣說:“如果喜歡我的朋友去看電影,千萬不能低頭或者打哈欠,否則我的鏡頭就過去了。”他的表達自有成熟但不世故,圓熟但不油滑的可愛處。

  圈中摸爬滾打幾十年的他很是懂得與女藝人的相處之道。不久前他在某節目現場演唱自己的經典歌曲《ONLY YOU》,別出心裁加入新的橋段:“范冰冰、李冰冰、郭晶晶、妖精都遠離……”唱完後,樂不可支的各美女紛紛上前獻吻。

  他與著名女友愛情長跑21年後終成眷屬。他享受被太太遙控指揮,“每天通一個電話,她就嘰裡呱啦說一大通,我就好好好。我們這是一物降一物,我們兩個是很配對的。”言及此,他的眼神溫和,審慎,細緻,深沉。話題漸深,他懂得適時地用他獨特的幽默感恰到好處地發作下,總惹得我們哈哈大笑。攀談到最後他顯得體力有些不支聲音喑啞下來。我們才恍然記起畢竟他是一個罹患癌症5年的病人。趕緊告辭。他已經體貼地安排助理為我們找到回程的的士。室外,春雨紛紛。我們握手告別,隨行的人一起叫:家英哥,保重! (劉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