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蔡少芬和“極品男”老公的浪漫生活(組圖)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5月29日 17:44   南方都市報

蔡少芬

蔡少芬

開心大跳

開心大跳

快樂蔡少芬

快樂蔡少芬

  南都記者 蔡麗怡 實習生 李若蘭 港劇史上首部以“女超人”為題的愛情喜劇——《飛女正傳》上周六晚(5月22日)剛落下帷幕,蔡少芬在劇中一人分飾兩角:高傲挑剔的“港女”梁巧芝,以及擁有完美外在條件與神奇力量的女超人Janet Bin。熒屏上的蔡少芬,渴望奇跡、渴求愛情,在人生跌至絶情谷底時巧遇神奇經歷,遇上三段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而現實生活中,蔡少芬亦是“一個有經歷的女人”,事業、家庭、愛情之路並非一帆風順,卻能歷經險阻覓得有情郎,成為圈中人人艷羡的“張太”。

  還記得2007年底,這個大膽率真的女子““開先河”,將一封親筆撰寫的信傳真到各大傳媒,公告天下“我要結婚了”,更以“極品男”形容當時的準丈夫張晉;還記得2008年初春,在牧師和親友見證下,這對經歷4年零7個月愛情試煉的璧人,舉行了一場簡朴而滲滿濃情的基督教婚禮。兩人亦笑亦淚,互相發表真情宣言“愛你一生一世”,現場賓客齊齊撐開二百多把綠白色雨傘,寓意夫妻風雨同路。

  現在的蔡少芬,臉上滿載被愛情滋潤的幸福,微博上常掛着小夫妻倆“肉麻”浪漫的段子,更常被港媒傳出“有喜有喜”的預言式報道。人生的最大樂事莫過於找到自己的最愛,南方都市報記者近日專訪“張太”蔡少芬期間,也全程感受到她滿溢的幸福。她對南都記者說,不必焦急打聽她生兒育女的大計——她就像開了籠的鳥一樣,藏不住開心事,將來真的有喜,大有可能以公告形式向大家報喜呢。

  極品老公

  這個世界沒有極品,但他是最適合我的那個

  《飛女正傳》播出後,蔡少芬惹來網上不少駡聲,皆因她以“極浮誇”的演法,演活了曾被香港男人視為“公敵”的“港女”:她們身材正、樣貌靚、眼界高、人工高、擇偶條件更高———真命天子應是“極品男”。這是香港女孩的獨特生態,蔡少芬演得麻辣,自然戳中許多人的神經。“撫心自問,我也有港女的某些特質,但沒到那種地步!”她笑說。

  現代男女互相看不順眼,尋尋覓覓另一半,一邊是水中月,一邊是鏡中花,要找到自己心中的“極品”,談何容易?蔡少芬婚前猛誇張晉是“極品男”,成為一時熱談。張晉是龍虎武師出身,論人氣、知名度甚至收入,都比蔡少芬遜一截,“極品”從何說起?但在蔡少芬眼中,極品老公的標準不是旁人標榜的這些。

  “我想最好的男人是——— 這個世界沒有絶對的,只是看你和這個人合不合適。我經常覺得,永遠都會有更好的出現,或者讀書很厲害,或者家底很好,或者自己又有本事心地又善良,但有時候對方好過了頭,也會給身邊人一種壓力。我反而覺得,當你認識一個人的時候,(要看你)和這個人能不能交心,他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去面對人生的起起伏伏;在這個過程裡,大家怎麼互補、互相影響,令雙方都有成長,這才是我的愛情觀。常有人問我說,你叫你老公‘極品’,你是不是真覺得他是最好的男人?我說,這個世界沒有誰是最完美的,但他是最適合我的那一個。我們一凹一凸,剛剛合適,在一起很舒服,我覺得已經很好了。”

  蔡少芬是心急大頭蝦女,張晉是慢條斯理男,兩人出門逛街,女方總是心急催促出發,出門後才發現自己丟三落四,男方卻總要收拾整齊才出門。蔡少芬是情緒大起大落之人,張晉卻有大智若愚般的篤定。他們去杭州參加朋友婚禮,蔡少芬記錯航班時間,氣喘腿軟趕至航空公司櫃檯前,發現閘門已關,她欲哭無淚;張晉提議扮“機場阿嬸”滾地,讓她破涕為笑……蔡少芬總能將夫妻倆相處的小趣事,像笑話般娓娓道來。專訪期間,朋友急Call她喝茶聚會,但她已答應回家接老公出門吃飯,捧着電話的她流露小女孩的貪玩之心:“馬上就來,馬上就來!”

  她聳了聳肩,對南都記者說:“我就是這樣的人,無論我多累,就是喜歡和朋友見面聊天,這是我充電的方式。我很感恩,我老公是很喜歡家庭的人,他能讓我靜下來,但不會阻止我去哪裏。‘你去啦,和你的朋友去玩吧,但記得要注意身體,可以你就去,不可以就休息。’他令我覺得很安全、很舒服,他不會綁着我,但會控制我,因為我實在太不懂得控制自己了。”

  《飛女正傳》

  讓我把命交出去的戲

  “這是我一生人中弔最多威也的一次,也是我拍攝以來最性感的一次,是我演藝生涯中最具有‘跳戰性’的演出。怎樣形容這部飛戲,玩命?博命?拼命?攞命……其實,我真是沒命了!這是一部讓我把命都交出的戲。”

  婚後,蔡少芬接戲不多,在無線一年大約一部,但每次都有讓人驚艷的演出。《飛女正傳》不走師奶趣味,是徹頭徹尾的超現實之作,將畸形身材的“港女”和黃金完美比例的“超女”兩個極端的形象,連在蔡少芬一個人身上。蔡少芬一向大膽,劇中女超人Janet Bin有六十多組威也戲,她希望全部都由自己上陣。為了讓鏡頭更加完美,她試過站在三四十層高的天台邊緣演戲,試過在澳門最高的觀景台六十層弔高再放下三四次……偷望一眼大地:“哇,整個心忽然一震,涼氣從腳心衝上腦門。”

  她說,最難忘的是拍一組在金鐘人行天橋上飛擒壞人的動作戲。當時並未封路,腳下車來車往,她吊著威也凌空飛進天橋,鋼絲撞向人行天橋頂部,她的頭差點直接撞上天花板,連擠滿天橋的路人都嚇呆了。完成這組戲後,蔡少芬曾害怕得躲在家中哭泣,“當時老公跟我說:‘你不行就不要說自己可以,不要次次都主動請纓啊!’但他從不會限制我的決定。如果不是他,我覺得自己演不了犧牲這麼大的戲。”她說:“老公沒辦法在現場幫我,但每次回家我們都會交流,他躺在床上示範給我看,告訴我飛的時候腳應該怎麼放,腰怎樣挺直。吊上去後就只有一條綫,要學會怎樣平衡,這是最難的。我感覺到他的擔心,也感覺到他對我的欣賞,兩樣都有。他覺得,工作就是工作,就應該這樣玩命付出。”工作上的相互支持,彼此的欣賞與肯定,是維繫婚姻的最好紐帶。

  “張太”生活

  最窩心的回憶是兩人一起邊哭邊祈禱

  蔡少芬喜歡被直呼做“張太”,她覺得老公才是第一位,她是他後面的女人。結婚兩年,兩人珍藏了不少甜蜜片段。在“張太-蔡少芬”的博客,或夫妻倆近日迷上的微博裡,不難看到他們的私家甜蜜照:或是蜜月旅途中的“雙人花式跳”,或是互相探班時的嬉笑胡鬧,或是結婚周年時的“漫步人生路”,還有用兩人的BB照製作成的Flash……

  外人看來,這對小夫妻的肉麻浪漫,程度猶勝新婚。然而回想起來,張太卻說,“最難過的日子就是我們最窩心的時候,有些經歷是兩人要共同面對外界的壓力,或是工作上的艱難,或是心理壓力。兩個人擁抱在一起,邊哭邊祈禱,那些時候是最窩心的。有什麼比得起那一刻?有什麼快樂能夠比那些共患難的時候更寶貴呢?”

  猶記得當初新婚燕爾,蔡少芬接獲晴天霹靂般的消息——— 她背部劇痛,喘了四個月,接受核磁共振檢查後,發現患上“強直性脊椎炎”,有可能影響生育甚至終身癱瘓!當時還沉浸在蜜月中的她,回到家中絶望痛哭,張晉緊擁妻子,陪她一起哭、一起祈禱,彼此溫暖與慰藉。兩人通宵達旦上網追查明病因後,才明白這病並不可怕。周杰倫也患有這種病,但他打籃球、玩賽車樣樣精通,動如脫兔,這令蔡少芬決定勇敢爬起身衝破困境,而身邊最愛的人的支持,亦令她明白不可輕言放棄。

  “聖經講:愛是將一切懼怕除去。這令我震撼!聖經還講過一段做丈夫的責任:他知道自己的位置,知道怎樣保護家庭,懂得愛與珍惜對方。我等的正是這個人,無論面前有多少壓力和困難,他會陪我走一生的路。”蔡少芬說。夫妻倆同是基督徒,每當脆弱、悲傷時,他們會一起捧讀聖經,分享內心。“結婚後,未必什麼都要攤開讓其他人知道,但最重要的一樣東西,是我們倆什麼都會讓對方知道,一起挺起胸膛去面對這些風浪就是最窩心的,因為你會覺得彼此捉得更緊。”

  生兒育女

  我現在真的沒懷孕,有的話會大方告訴大家

  女明星一結婚,肚皮有沒有動靜就成了港媒最關心的事。蔡少芬與張晉結婚兩年,肚皮的那點事一直被媒體窮追不捨,也屢屢遇上一些“別人比自己更早知道的喜事”。4月初,愚人節剛過,便有香港周刊登出言之鑿鑿的報道,稱蔡少芬已有兩個月身孕,還預定了私家産房,預備10月生産。頓時,蔡少芬每逢上街,便會遇到禮貌的記者或行人向她點頭說“恭喜恭喜!”,令她哭笑不得。

  接受南都記者專訪的這天,蔡少芬不拘小節地穿上寬鬆休閑裝,玩起游戲來毫不扭捏,攀石、凌空跳躍……樣樣玩遍,有喜與否,一目了然。蔡少芬一直聲稱積極造人,還透露要生夠4個才滿足,到底她是否准備好了要BB?捨得把事業的步伐走得緩慢一些嗎?

  “我們才結婚兩年,還算新婚嘛!”蔡少芬嬌嗔地說,“其實我和老公已經很努力,也隨時准備好為人父母。事業心重不是我們的理由,這行的人總是說‘結了婚沒了神秘感,就沒有人找你演戲了’,但我不會理這些。我也不會怕說懷孕前三個月讓人知道、孩子就會小器這些東西,真有喜的話,其實是很開心的事,自己想着都會覺得甜,我會選擇大方地告訴大家。但老公現在瀋陽拍王家衛的戲(《一代宗師》),一去三個月,造人計劃能不能成功就要交給上天安排,不是我能控制的。”

  再過幾個月便滿37歲的蔡少芬,已踏入高齡産婦行列,造人計劃不好一再延遲。她對南都記者透露:“我很乖,最近開始調理身體了,盡量少喝冷飲,打邊爐(吃火鍋)一周才一次,平時愛喝的可樂也盡量不喝了,偶爾才喝一罐。我覺得無須太緊張,心情要放輕鬆。”

  此刻放不下的,還有她那貪玩、不愛安定的性格,“其實我就是一個‘飛女’,我太喜歡四處飛了,有時飛香港、有時回北京的家、有時回重慶老家,還有數不清的工作需要去的地點。我在微博上寫了,我是一隻沒有腳的小鳥,我喜歡飛,就算留在香港沒事做,我也想該去哪裏旅行、要做些什麼才好。我覺得我這輩子都不會想安定的,就算生了寶寶,我也有可能帶着寶寶四處走、四處飛。所以我朋友常說,你會不會弄丟他?我也不知道,沒辦法,這就是我,喜歡玩,喜歡看不同的東西,喜歡去了解這個世界。”蔡少芬和張晉都有心理准備,孩子不是夫妻間的全部,即使做了父母,也會留一片自由的空間給彼此。

  手記

  貪靚芬·大笑芬

  約蔡少芬專訪,讓我跑了兩趟香港。第一回時,已有5家港媒捷足先登,我用許三多的“不放棄”精神,等了一個半小時,但她還是不依———一來只帶了五套服裝,二來她想為每家媒體都預留充足時間,拍靚照的時間尤其不可少。第二回,我約了記者為蔡少芬拍專訪照,不巧那天她卻“受傷”了———為給新劇《飛女正傳》造勢,聲稱“隨時准備當媽媽”、其實玩心未定的她,在游戲環節中自告奮勇凌空跳起跌落帆布,誰料落下時身體一軟,臉朝下撞到了鼻子,鼻尖擦傷少許,痛得她眼淚直流。拍照時,她依然風情萬種,美美Pose擺不停,只是仍忘不了自己的紅鼻子,連連拜託攝影記者“手下留情”。

  其實,和真實而不裝的女人聊天,是非常有趣的事。蔡少芬說話一如她的假小子性格,樂天、坦率、直接,常讓人忍俊不禁。我們說到明星夫婦不喜歡拍檔演戲,尤其是演夫妻——— 一怕笑場,二怕將真實生活裡的小秘密無意透露,蔡少芬大笑着對我說:“我們完全不理會這些東西,”她和張晉在揚州拍電影《愛情維修站》,兩人正是演一對夫妻,戲中角色愛用打對方來表達愛意,“他已經在演楊卓了,我也在演陸楚楚了,不關蔡少芬和張晉的事。但因為現實生活裡我們已是夫妻,所以打起來特別有勁,他塞一對襪子到我嘴裏,塞得多大力啊,我當然不留手,我們打得可厲害咯!”說罷,連身邊一直督促我少問感情問題的經紀人也笑了半天,實在為這對小朋友似的相親相愛的人叫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