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諸葛梓岐:我不是嫩模不露肉 公主病是媒體誤解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8月22日 00:04   信息時報

諸葛梓岐

諸葛梓岐

諸葛梓岐經常與男友出雙入對,但她稱還沒打算當新娘。

諸葛梓岐經常與男友出雙入對,但她稱還沒打算當新娘。

諸葛梓岐(左)與周秀娜(右)都被視為香港嫩模的代表。

諸葛梓岐(左)與周秀娜(右)都被視為香港嫩模的代表。

  自稱是“諸葛亮第63代後人”的諸葛梓岐一出道就引來爭議重重,再加上豪門戀、與陳法拉的妯娌之爭,“公主病”、雷人言論,令她成為“話題女王”,身價也隨之水漲船高。但面對記者的專訪,諸葛梓岐卻極力撇清有關她的種種非議。對於她是“諸葛亮第63代後人”的質疑,諸葛梓岐回應起來大有她的祖先舌戰群儒的氣概。而對於自己被定義為嫩模,諸葛梓岐除了自嘲身材沒有那麼好,更拿出來“守身如玉”的力證:雖然是模特但從來沒有穿過比基尼,也不接任何內衣代言。莫非一切都是誤解?

  □專題撰文 信息時報記者 謝奕娟 錄音整理 實習生 呂曉藝

  嫩模

  我不是嫩模,也不露肉

  年輕靚麗的形象,再加上經常與周秀娜、Angelababy等嫩模一起走秀,令諸葛梓岐順理成章地被歸入嫩模行列。連粉絲為她編輯的百度百科裡都稱她是“炙手可熱的嫩模”。不過,諸葛梓岐的經紀人卻向記者糾正:“諸葛小姐是專業模特,不是什麼嫩模”。而她本人也說:“很奇怪,我年紀也不小了。那些MM(妹妹)也就二十一、二歲,很年輕,身材很好。第一我身材沒那麼好啦,第二我二十六歲了,也不是小女生了,大家路線不一樣。但我還是很開心大家覺得我是很年輕的模特啊。”

  諸葛梓岐說,自己跟嫩模不同的是,她從來不拍那些露肉的寫真集,也不接內衣走秀之類的活動。“當初做模特家人很反對,我答應過家人不會穿很性感的衣服,像比基尼,內衣廣告啊,他們就要我漂漂亮亮地出來拍照,很高貴啊這樣子。”至於像比基尼這種,別說是公開亮相,連穿着去游泳池和沙灘家人也不允許。“媽媽很保守,說內衣是很家裏、很神秘的東西,怎麼可以拿到外面去呢?他們的觀念造成我也很保守。”諸葛梓岐透露就連穿耳洞這樣的事情也是禁止的,因為覺得是“破相”。十幾歲時她曾經打算叛逆一次,跟着同學一起偷偷去穿了,回到家來用頭髮遮住,但還是被媽媽發現了,立刻責令她拆下,沒多久那耳洞又長回去了。即使現在當了模特不穿耳洞不太方便,但她依然不敢破戒。

  不過,保守的她對於嫩模拍寫真、和自己搶飯碗卻有一顆寬容的心:“不怪那些女孩子,其實也是看公司怎麼去鋪排你的演藝道路。她們拍寫真,我不能說我個人反對或不喜歡,我只能說這是一個社會需求吧,這些需求讓這些女孩子不想後果就去拍那些照片。但至於好與不好,只有當她們成長以後、走過這條路以後才知道,最重要的是她們自己能面對自己,過得了自己那一關。”諸葛梓岐透露,她和Angelababy雖然風格和路線不同,但也是很好的朋友,在日本走秀時還一起出去逛街吃東西。對於有傳言說她想搶在Angelababy前面進軍日本發專輯,她就表示不是搶,是日本環球唱片的人主動找上來和她談,但對於簽約進展如何,她則大賣關子表示日內會公佈。

  孔明後代

  這個身份無須證明

  初出道時,人們以為諸葛梓岐是日本妹,其實她是中日混血,祖母是日本人。祖籍山東的她出生在北京,9歲時又隨家人移居加拿大溫哥華,之後由于爸爸在國外經商,媽媽又在北京工作,她几乎經常在這兩種環境中換來換去。“十二、三歲的時候有段時間是在北京,家裏人覺得太小了,很不放心。14歲又再回去加拿大,然後十七、八歲又回北京。”這樣的環境對她造成的影響就是性格獨立,適應力強,她自認還蠻聰明,學東西上手快,所以學習基本沒受影響。而且由於受到家人的熏陶,令她中文也很流利,一口普通話基本不帶香港腔。“因為父母是比較傳統的人,他們認為中國的文化歷史是博大精深的,他們覺得這個中文你一定要打好基礎,覺得中文是很重要的一門語言。在他們熏陶下,其實我小時候學得還滿多,毛筆字、畫畫、舞蹈、芭蕾、小提琴、鋼琴、手風琴,每樣我都練過一些。”

  大學時她學的是室內設計,後來當上模特則純屬偶然。“我有一個aunt(阿姨)說你現在可以多拍拍照嘛,等你老了以後想起年輕時有做過這工作,會覺得很美啊。我想也是哦,那就去照照吧。本來是part-time(兼職)的,後來公司說簽約,就變成full-time(全職)。”所以稱自己是專業模特的她其實也沒受過任何專業訓練,間或還演電視劇、當主持,現在又想進軍歌壇,什麼都想嘗試一下。

  雖說在演藝圈暫時還沒有什麼特別驕人的成績,但諸葛梓岐勝在有話題。自打2008年入行以來,有關她的種種傳言和爭議可謂層出不窮。她自稱是“諸葛亮第63代後人”就引來一片嘩然。諸葛亮的後代是個混血美女?人們爭相求證,有史學專家更批駁她作為女性後人名字被記載入族譜純屬無稽之談。對此,諸葛梓岐再一次澄清:“是報紙寫錯了,我沒有說族譜上寫了自己的名字。我小時候去老家,女人都不能和男人一桌子吃飯的,怎麼會有女生的名字寫在族譜上?”對於外界要求她給出證據,諸葛梓岐說:“為什麼要去證明呢?從小爺爺就告訴我,你的祖先是諸葛亮,我覺得一個老人家沒有必要去騙一個小朋友,對不對?到了香港,人家看到你姓諸葛,就問你是不是諸葛亮的後人,我說對啊,問你是第幾代,我說63代啊。”諸葛梓岐強調,她對於祖先的聰明才智和豐功偉績很崇拜,但對於她來說,有學到多少是靠後天的努力,自己最多也就是遺傳了一點小聰明。

  公主病

  只是娛樂大家 我是乖乖女

  由於從小家境優越,又喜歡曬命,進入娛樂圈之後,諸葛梓岐各種嬌生慣養的“偉論”也引來了不少批評。她放言坐公共交通好危險、住屋要住高樓才有外國feel、出街為了防疫要戴口罩和潛水鏡……理所當然的,她會被譏諷“公主病”上身。對此“諸葛公主”倒很大度:“既然進娛樂圈,就是娛樂大家的,別人說什麼由得別人去說咯。要面對的是自己,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但她也澄清,其實很多關於她的言論是媒體斷章取義。“我只是說香港的公車兩層的,在急轉彎有可能會發生翻車這樣子。巴士和地鐵也不是沒坐過,地鐵是個很方便的交通工具啊。”至於說她挑工作,不是嫌工作時間太長就是覺得報酬太低,她更是大呼冤枉:“那些都是傳媒亂寫啦,在工作中我很清楚要幫我客戶做好他要的東西,我很努力,也很準時啊。”

  經常面對種種非議,工作壓力自是不必說。但諸葛梓岐自認心態很好:“很多事情順其自然,做到就做到,做不到盡力就好。我不會自己給自己壓力,也很會幫自己減壓。”壓力大了,她會選擇去放鬆做SPA,去旅行,看電影,或是吃甜品。她最愛的黑巧克力蛋糕,是她最有效的解壓良方。

  公主的一個特徵是喜歡任性,愛耍小脾氣,相比之下,諸葛梓岐卻自認是孝順聽話的乖乖女。“我是很孝順很順從父母的人啦,他們說不行我就不行的。”回想起來,從小到大她做過的最叛逆的事情就是把糖果藏在枕頭下面等芝麻綠豆的小事。而父母對她最嚴厲的懲罸也不是打,而是畫圈讓她罸站,或是抓住她的愛美心理,不讓她戴蝴蝶結去上學。

  愛曬命

  談戀愛沒必要偷偷摸摸

  談到感情,諸葛梓岐還有一個著名的“男友與佣人說”:“男朋友可以冇(沒有),但工人一定要有。”此話怎講呢?諸葛梓岐解釋:“我覺得佣人,是可以用錢請回來的,也很容易找,報紙招聘就可以。男朋友是講愛的,找到一個合適你的情投意合的人,相愛的人不是那麼簡單。所以工人不可以沒有,男朋友可以沒有。” 

  很多明星不願公開戀情,但諸葛梓岐自與卡拉OK品牌Neway二少薛嘉麟拍拖以來,卻經常高調地和他出雙入對。近期,男友為表誠意為她購入一輛二手豪華7人保姆車,還替她請了司機管接管送,更讓她得意不少,在微博用“黑加侖子”稱呼男友,大秀恩愛。別人說她愛曬命,她卻覺得“談戀愛是很正常的事,每一個正常人年輕人必經的事情啊,男女情投意合時談戀愛也很正常,為什麼不能去講不能去公開?偷偷摸摸也沒什麼意思嘛。”

  但她也承認,公開戀情會引來不少麻煩和困擾,比如與陳法拉的妯娌之爭,就被渲染得繪聲繪色,活生生是一部豪門爭鬥史。事實她與陳法拉的關係如何呢,她只是淡淡的表示:“平時沒有什麼關係,只是像朋友一樣有見過面而已。大家都很忙,見面時間很少。”可見坊間的傳言不是空穴來風。

  這個月20日她將迎來27歲,已到結婚年齡了是否想過盡快嫁入薛家?諸葛梓岐表示與男友還未到論及婚嫁的時候,雖然雙方都互見過家長,但家裏人也沒有催婚,希望一切順其自然。“我父母覺得我到三十歲結婚都不晚。我自己也覺得現在的年代男女分別不是很大,自己都可以為自己的事業打出一片天地,去努力經營一下東西。”至於一朝嫁入豪門之後是否會專心當個全職太太,她就更沒有想過,覺得真正面臨了才會考慮。目前雖然男友的公司也做藝人經紀,她卻表示暫時不會考慮與他們合作,不想讓人覺得她在靠他。

  手記

  無憂無慮的小女人

  諸葛梓岐到底有沒有“公主病”?我覺得有。倒不是說她特別趾高氣昂或是特別自戀,只是覺得這位從小到大不愁吃穿、不愁生計的富貴女對於生活有着少年不識愁滋味的無知和茫然。對於人生,她缺少規劃,也沒什麼目標。即使是獨自闖蕩着娛樂圈,她也還是習慣在家人的護翼下生活,家人“說不行我就不行,我連想都不會想的”。即使眼下的星途炙手可熱,她也絲毫沒有一點替自己去博宣傳、謀發展的意思,依然是被動的習慣於“一切聽公司的安排”,“有工作來叫我我就去做,不一定說哪個職業是我真正喜歡的”,反正目前,她覺得做模特還滿不錯,就先做着吧。說不定進娛樂圈,她也是來玩玩票而已的,何必認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