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吳鎮宇專訪:做壞人很開心 演反派也是藝術(圖)

http://news.sina.com   2010年11月11日 17:21   新京報

吳鎮宇

吳鎮宇

吳鎮宇有香港人的草根意識,所以藝術和工作分得很清。

吳鎮宇有香港人的草根意識,所以藝術和工作分得很清。

  圈裡人都說吳鎮宇神經質,其實他只是“不同道者不予苟同”。他對新人說要好好演戲磨練演技,新人則告訴他現在是靠關係的年代,他立即閉口不再言。相比好友黃秋生的炮轟風格,吳鎮宇則選擇沉默,因為不想累了自己的口舌。

  出道以來,吳鎮宇飾演角色無數,嘗試的風格類型無數,警匪、動作、喜劇、古裝、驚悚,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不過他讓觀衆印象最為深刻的,則是黑幫、殺手之類的反派角色。他笑言,在反派角色裡,自己是長得帥的。而多年來他也總結出一個“反派理論”:“做反派是一門手藝,也是一門藝術,黑幫的人不會因為自己是黑幫而整天陰沉着,而農民播種收割其實就是大自然的土匪。”

  【一門手藝】 做反派也是一門藝術

  安徒生的童話如果沒有反派,一句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夠了。

  新京報:接演《西風烈》之前你與高群書認識嗎?

  吳鎮宇:不認識,高導通過不同的人脈找我。當時《風聲》還沒上映,但我知道他憑藉《東京審判》拿了個什麼奬,我有印象他在台上穿的也不像是去領奬的樣子,而且他說話也很直接,例如我得了奬你應該上我的戲之類的話。我就覺得這個導演挺好玩,很有自己的風格。

  剛開始片名叫《四大名捕》,我問是古裝嗎?高導說是時裝,讓我演反派殺手。這個挺吸引我,在戈壁灘騎着馬的事以前我沒幹過,而且西部牛仔很潮的,皮靴、比較緊的褲子,基本上那個上衣誰穿上都會比較好看。

  新京報:據說戲裡的服裝都是你自己買的?

  吳鎮宇:對,他們買的肯定不合適,不過我可沒收他們的錢。其實差不多每部戲我都會自己准備衣服,有時候我不喜歡很新的感覺,劇組買了一身新的我要穿一段時間才會有那個感覺。

  新京報:《西風烈》是你當了父親之後接演的第一部作品。為什麼會選擇這部影片?

  吳鎮宇:之前我拍了很多為了生活而拍的電影,其實早就想停下來一段時間,但總要台階下嘛。正好我太太給我生了兒子,我就決定停一年,但是卻感覺自己和觀衆分開了很久。再出來拍戲,我覺得我應該接一些我認為好的電影。之前我跟內地導演的合作體會都不是太好。我覺得我以後不能再拍新導演的電影。我做不到與新導演合作,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需要什麼,一個電影應該是什麼樣子的。他們可以自己寫劇本,自己當導演,但是不要是第一部。所以就選了《西風烈》,又來賺觀衆的錢了。

  新京報:這次又演了一個殺手,反派,你不覺得這類角色演得太多了嗎?

  吳鎮宇:其實做壞人很開心的,想打誰打誰,想殺誰殺誰,還有美女和美食。做反派是一門手藝,也是一門藝術,香港黑幫的人不會因為自己是黑幫而整天陰沉着,農民就是播種收割其實就是大自然的土匪。所以殺手是很人性的,你也不用擔心重覆,因為都說人性是複雜的。而作為一部藝術作品,卡通片裡沒有灰太狼你會看嗎?我覺得喜羊羊挺壞的,灰太狼才是最可憐的一個。安徒生的童話如果沒有反派,一句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夠了。再說了,人家是給你錢的,你說演得很膩,我覺得是沒有理由的。廚師煮了那麼多年鮑魚,難道要他跳樓嗎?

  【兩種身份】 當導演我做得不好

  演員一定要把所有的光搶過來,但是我又是導演就得讓着別的演員啊,這事根本干不了。

  新京報:在片場你是服從導演的演員嗎?

  吳鎮宇:絶對是。(你要是有疑問呢?)我們來拍電影,不是來問問題的,我們是來解決問題的,一些新的演員總是會問導演為什麼,那你有麻煩了。再說了,不是演每部電影都要溝通的,《阿凡達》你怎麼跟導演溝通?

  新京報:如果導演說的不對呢?

  吳鎮宇:就讓他不對啊,那為什麼要有導演、老闆?我們是打老闆的工,老闆錯了,我們也要配合著他錯。你可以用另外一種方法來提出你的意見,但一次、兩次他還聽不到就算了,開開心心的做完就好。就像有人找我簽名,卻把我當成是劉德華,可以啊,快一點解決事情就可以快一點收工嘛。有些可能我們以為是一些問題,在電影放映的時候可能是一個很大的娛樂呢。

  新京報:選擇結婚生子是你覺得已經做好准備了嗎?

  吳鎮宇:一個窮光蛋是不能選擇家庭去害人的,因為你養不起家。(所以你寧可沒有家庭也不能當窮人?)那起碼沒害人。如果你嫁給一個很失敗沒有事業的男人,是他養你還是你養他?以後還要生寶寶,那寶寶怎麼辦?當然要選擇事業了,可能你會感覺這個人很無情———壞蛋都是這個樣子。

  新京報:近些年你接拍的電影在票房和口碑上都沒有太好的成績,這事你是怎麼看的?

  吳鎮宇:我剛到內地拍戲的時候,正好趕上暑期檔開始成為一個黃金檔期,我就覺得可以搭個便車,結果這個車把我給摔了。其實如果能坐上的話,還是挺好玩的。商業的出發點是沒錯的,但是觀衆吃完魚翅並不一定還想吃鮑魚。其實撇開票房不談,有的電影還是值得流傳下去的,但是80、90後的觀衆是另外一種看法,我們這一代的末路其實剛好就是我們投入新的環境的開始。

  新京報:你也做過導演,還有執導新片的計劃嗎?

  吳鎮宇:有啊,但是我覺得還是當演員賺錢比較容易一點。當導演其實挺好玩的,只是我做得不好,而且我發現我不能自導自演。演員一定要把所有的光搶過來,但是我又是導演就得讓着別的演員啊,這事根本干不了。正好也給自己找到藉口,說導得不好是因為自己有出演。

  【三個好友】 我比劉青雲黃秋生帥

  我還是比較帥的。他們倆一個黑人,一個白人,沒有演技就別混了。

  新京報:為什麼圈子裡的人都會說你神經質?

  吳鎮宇: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也沒覺得自己神經質。那些拍偶像劇的演員才叫神經質呢!他們的表情那叫一個白痴,看得我很想揍他們。

  新京報:如果給你很高的片酬,你會去演偶像劇嗎?

  吳鎮宇:會啊,可以掙到錢,還可以打人家幾巴掌。(你的好朋友黃秋生就是為了錢去演《楊貴妃秘史》的。)那個唐明皇是個色鬼,他很合適啊,是本色出演。

  新京報:除了黃秋生和劉青雲,你圈子裡的朋友好像很少啊?

  吳鎮宇:我總是覺得跟別人溝通不來。那些人太愛高興了,一個晚上一個晚上一幫人在一起喝着,樂着。我就奇怪有什麼好高興的,而且他們的思考方法也很奇怪,他們永遠不會談電影。有一次我對一個女孩子說,你是新人,要努力把戲演好了,但是她說現在已經不是演戲的年代了,現在的年代是要靠關係的。你說我跟他們還有什麼話說?

  新京報:你覺得你跟黃秋生、劉青雲誰的演技更好?

  吳鎮宇:當然是他們兩個啊。他們不靠演技還能靠什麼?我還是比較帥的。他們倆一個黑人,一個白人,沒有演技就別混了(笑)。

  新京報:你們三個人在一起會聊什嗎?

  吳鎮宇:聊八卦,像三個風騷的女人。只不過每個人都愛八別人的卦,卻不愛被人八卦。

  新京報:你跟黃秋生一樣敢說實話,不怕得罪人嗎?

  吳鎮宇:真不怕,只要你講的話是有道理的。但就怕人家來幫我得罪別人。我講話已經挺結結巴巴的了,還讓我拐彎抹角地去講,根本講不出什麼話來。

  新京報:黃秋生曾說得了影帝衰三年,你覺得呢?

  吳鎮宇:得獎之後你以為戲路就更寬了,其實找到你的也都是同樣的角色,反而更窄了。還會以為自己身價就漲了,這樣的話張家輝應該比甄子丹的片酬更高啊。其實在香港,每個演員都是影帝,你說誰沒得過獎?

  新京報:你進TVB考藝人訓練班的時候,家人支持嗎?

  吳鎮宇:很反對。他們覺得不可能,因為我沒像劉德華、周潤發那麼帥。但是當時我覺得做明星是很適合我的,因為不用念書啊,憑一張嘴就能生活得很舒服,結果比誰都起得早,比誰都收得晚,原來我誤會了。

  本版采寫/本報記者 孫琳琳 攝影/本報記者 郭延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