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導演王晶撰文悼念父親王天林 坎坷經歷令人動容

http://news.sina.com   2010年11月28日 19:58   北京新浪網

導演王晶(右)與父親王天林 資料圖

導演王晶(右)與父親王天林 資料圖

  新浪娛樂訊 11月29日消息 知名導演王天林11月16日晚上因身體機能衰退,與世長辭,享年八十三歲。兒子王晶撰文悼念慈父,回憶父親王天林的艱辛坎坷歷程,談及父親前半生的坎坷經歷及家庭遭遇的種種困境,文字平實但充滿感情。以下是悼文全部內容:

  敬愛的父親在十一月十六日晚上逝世。

  他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奮鬥目標,跪在遺體面前,回憶像翻江倒海一樣地湧向心頭。

  我很愛他,不止因為他是我父親,而是他上半生實在太坎坷,受了太多的苦,承受了太多的重擔,挺過了太多的委屈。為了家庭,為了五個子女,他一一扛了過來。我小時候,他總不在家,媽媽永遠去了打牌,他的房間在只有幾歲大的我眼中,是一個聖殿,放滿了書籍、劇本。我的童年從未有一天在街上度過,我總是小怪物一般賴在他房間看他的書和劇本。不管看得全懂、半懂,還是不懂;後來,我才明白,我當時是在感受父親在房間留下的氣息和味道,我太渴望見到他了,我九歲看完了《水滸傳》,十歲看完《西遊記》,十一歲開始看完金庸和開始看衛斯理,天天看三份日報,後來自己分析,我當時全是想吸引他的注意和令他在朋友面前能自豪。經常在他的朋友面前表演背誦水滸一百零八將的綽號和是什麼星。

  因二次大戰輟學

  他在五十年代末期直至七十年代初期在國泰公司拍戲,拍出過他的經典作品《野玫瑰之戀》和《家有喜事》;但六十年代中,陸運濤逝世,令國泰一直被邵氏壓住打,情況就像TVB與亞視。所以他一直有點鬱鬱不得志。其實,我認為他的實力絶不在曾經叱吒一時的羅維之下,靈活度及文化可能稍遜於楚原,但功底更厚。要記住,他連中一都沒有念完,就因二次大戰而輟學了。

  那段日子,我認為他是因為家庭的重擔,而失去了在外面闖一闖的勇氣;他要養的人,除了我和媽媽、四個妺妺、上海來的祖母之外;還有他叔父王鵬翼一家四口的重擔,也落在他肩上,加上兩個佣人,童年開飯時一家有十四五個人在吃。後來阿姨也來了,擔子更重。

  母親墮入騙局

  媽媽是個頭腦簡單的女人,全力在享受作為“名導演太太”的權利,天天出去打麻將,去澳門賭錢,我後來對賭博頗有研究,才發覺她是一個拙劣的病態賭徒。在我十二歲那一年,母親墮入騙局,欠下一屁股的債,父親原諒了她,但百上加斤下,生活開始困難。

  我只記得在中學六年裡,我從不敢跟同學去玩一些奢侈玩意如打保齡,頂多是去看電影;而在我十五歲左右,國泰停止拍片,父親開始了在外面闖蕩,但他人脈不廣,只能跑跑台灣及替嘉禾補拍一些一塌糊涂的片子,所以收入鋭降,生活更加困難,我記得家裏有一天,加起來只有七塊錢。妹妹們年紀小不知道,但我已隱約在家人閑聊中知道,父親為了支撐一家人,到處舉貸,不知受了多少人的白眼與冷言冷語。而他在拍的片子,許多題材他都拍得不情不願,因為他導演風格還是偏向文藝的,一些太俗套的片,並非他的創作方向,但生活逼人,他只好妥協。也許他當時並未發現自己的兒子很早熟,早已知道家裏的困難局面,直到十八歲,我們父子倆才第一次交心。

  他實在吃了太多苦

  當時我考完了會考,跟他去當一個小場記。就是我曾經提過,由向華強主演,袁和平武術指導的一部叫《狹路》的功夫片,中間有兩星期在澳門拍攝,我和父親共處一室,晚上的時間,他便向我第一次講出心裏話,這是我第一次聽父親講心事,相信他是覺得我長大了,可以分享他的內心世界。

  我輕輕的跨進那一道門,但裏面的苦澀、凄愴、孤獨與委曲令我顫抖起來。我知道父親一直不快樂,想不到他是不快樂到這個令人發瘋的地步。那一個晚上我為他哭了。正如我現在跪在他老人家遺體前一樣,哭得像個無助的小女孩。

  他實在吃了太多苦。

  成為副導演王

  十二歲單身從上海來香港,念了半年書,日本人就佔領香港,他一個人挑了叔父家所有行李,陪嬸母和仍是小孩的堂弟妹,步行去廣西桂陽找叔父王鵬翼,在廣西度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當戲院售票員也就是那一段時間。

  回港由黑房學徒到場記,到副導演,他是努力到無人可及,成了副導演王,替名導演們導了每部片的百分之九十,仍只拿可恥的薪水。但就在那段日子,他開始戀愛。

  他遇上一對姊妹花,都是小演員,天天在片場混。他心儀的,其實是妹妹,但很快就知道,妹妹有未婚夫,雖然彼此有點意思,但在五十年代初,這樣就是不可能了。但姊姊是個熱情的女孩,也很喜歡父親,他們就談起了戀愛,不久就因為有了我而匆匆結婚。婚後陸續生下我和四個女兒。但妹妹不久和未婚夫因故分開,那就是我的阿姨。她一輩子沒有結婚,晚年也和我們同住,我每一次見到她看我父親的眼神,我都有點難過。

  “仔,奬是命”

  婚後的生活也一直苦悶,他全力以赴的《野玫瑰之戀》當時人人看好必奪亞洲影展最佳導演,但據他所知,都是被見不得光的金錢內幕剝奪。幾年後,卻頒給一部他漫不經心地拍的《家有喜家》來作補償。他一直對我說:“仔,奬是命,你命中有就有,沒有就怎樣都沒有。”

  我那麼多年以來,一直對獎項看得極之淡泊,就是被他這句話影響的。

  他是個膽小而謹慎的男人,那麼多年來,不可能沒有飛來艷福,但他一直不敢接受。只是抽抽煙,喝點啤酒,打打小牌,最大的壞習慣其實是吃安眠藥,這壞習慣纏繞他半生,到去世前,仍常念着要我們給他吃安眠藥,讓他睡得更快,他不知道,他的體質早已承受不起那麼重的藥力了。

  這種困局一直到澳門回來後才解決了。他得到一個進TVB工作的機會,工資不多但穩定,他去廣播道之初,天天坐巴士,徒步走上去,不敢多花一塊錢。 TVB當時檔案全用英文,機器上也全是英文,他第一天on panel戰戰兢兢,四周看過來的目光,在他眼中全是“看你怎麼死”的神情。但他克服過來了,目光由輕蔑漸變為佩服,其中有些再變成妒恨,他的才能,在 TVB終於有所發揮,一年後,收入雖仍不多,但聲名是重新建立了。

  我跟父親都崩潰了

  當時我已進大學,大一後也進了TVB,家境有較好的傾向,但媽媽故態復萌,兩年後闖了個更大的禍,中了個一模一樣的騙局;這一次,我跟父親都崩潰了。我哭了一個晚上,向自己發誓,這輩子,我不要再這樣哭了。

  這也直接令我的人生態度成形。我決定走不空談只務實的路,我不能再讓家人受我跟父親一樣的苦。所以三十年來我只拍商業片,但我敢說,我給了我家人我能提供的最好的東西。

  我們父子合力把家庭重整,以後的事,熟悉我們父子的人都知道了。父親依然敬業樂業,後輩得他幫助的不計其數。這幾天在微博上,大家都可以感受到。

  我也盡力令他老人家晚年過得舒適一些,來希望彌補他年青時所失去的,但很多東西並非物質可以彌補。

  父親的徒弟杜琪峰和林嶺東很疼他,在晚年帶給他不少快慰的時光,在這裏要特別感謝他們兩位。

  也要感謝所有愛護我父親的親友們。

  他的笑容,他的龐大身軀,將一直活在我們心中。

  我現在就像在看一部電影的完美結局,父親在夕陽中轉身跨步,走向一個更美好的世界,然後一個淡淡的Fade Out。打出“再會”二字。

  再會了,我敬愛的父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