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朱德庸談死亡:張國榮如像漫畫一樣也許會幸福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6月26日 18:59   成都商報

朱德庸

  成都商報 記者 蔣慶 為您攝影報道

  朱德庸在小時候是個成績很差的孩子,只會畫畫,所有人都看不起他,認為他這輩子完蛋了。而現在他又被很多人視為“愛情先知”或者“城市先知”,朱德庸新推出的漫畫《大家都有病》構思在10年之前,但其涵蓋的卻又是當下時代之衆生百態。在解剖了這個時代的愛情、這個時代的婚姻、這個時代上班族的迷茫之後,朱德庸這次針對的是這個時代本身。

  “我不試着去改變別人,我只是提供一個觀念,那就是其實你是有選擇的,你可以選擇做CEO或者流浪漢,當你做了選擇的時候,你就是一個有價值的人。”日前,朱德庸在北京接受成都商報記者的面對面專訪,他闡釋自己作品的要義,相對於漫畫的幽默而言,他的語言有點殘忍和冷酷,“不管選擇什麼路,失敗率都是百分之九十以上,其實人生失敗幾率是非常高的,不要以為你選擇了自己的路成功率就會變高。但如果今天我要失敗的話,我寧願接受我選擇的路的失敗,至少這是我自己選的,我認了。”

  不久前的中國首次漫畫作品拍賣會上,朱德庸的三幅漫畫作品分別以40萬元、11萬元和32萬元的高價被競拍者買走。而朱德庸說,他可以賺更多的錢,但他放棄了,他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他的家庭月花銷不過一兩萬元,“我的生活非常簡單,簡單到我現在賺的錢都太多了。”

  關於新書

  很多人說的成功,

  最後都跟錢畫上等號

  成都商報:你的新書叫《大家都有病》,那這可能是比較嚴重的事情,你看到了這個時代的什麼?

  朱德庸:我們都在想拼命地賺錢,所有人都希望獲得大量的錢,但不是每個人都可能獲取,但它會讓每個人都認為,其實你可以獲得大量的錢,所以大家都拼命地做。但錢只是累積在少數的人身上,其他都只是瞎忙。時代進步沒有什麼不好,但進步得讓人有時間去消化這些東西,有時間提升生活的品質。很多人說的成功,最後都跟錢畫上等號。至於錢本身,也有很意外的事情,比如你覺得買了房子算一算覺得好有錢,但金融風暴一來,可能就縮水了。除非你賣掉,拿到現金才是你的,不過馬上有人恐嚇你,如果你賣掉,你換的錢就會貶值。

  成都商報:你覺得要治到這種病,就是要慢下來,但現在各行各業的人都喊的是“停不下來”。

  朱德庸:這個時代就是推着人往前走。但是仔細一想,真的是這樣的嗎?其實是少部分人推着大部分人走,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說,你快速的進步就是讓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裏。大部分人都得了病,所有人都承受無比的壓力。我沒有鼓勵大家停下來,人只有慢下來才能有機會思考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這個社會越來越單一化,跟我們早年的教育是一樣的,就是所有人都要好好念書,不念書就完蛋了。所以有很多小孩是很痛苦的,因為每一個人的特長都不一樣,教育讓所有的人都只能念書,結果讓少部分喜歡念書的人獲得滿足,其他的人受到壓力。這個社會沒有教我們建立自己的價值觀,只是把別人的價值移植給我們,讓我照着他人的價值觀去做,大家都要成功,不能成功的就被社會列為邊緣人。

  成都商報:如果我現在每個月賺的錢還不夠花,讓我過慢生活是否太不現實了?

  朱德庸:我說大家要慢下來,並非要所有人都慢下來,只是要大家去選擇。每一個人的標準是不一樣的,比如房子,有人覺得一棟就夠,有的人覺得十棟才夠。你可以按照自己標準定一個點,到了這個點就應該做一個決定。你也許在20歲、30歲的時候沒有辦法決定,但也許到40歲的時候,你經歷了20年後說不定就能決定。以我而言,我差不多從10年前就開始慢慢地慢下來。你會發覺,在某些情況下,你沒有太大損失,在財富上可能沒有累積得那麼快,但你得到的是生活。但在重大變故的時候,比如金融風暴,你還是獲得利益的人。我現在的情況是,生活占七成、工作占三成。

  關於上班

  你不可能同時享有

  人性和利潤

  成都商報:你剛才談到單一化的問題,但流水綫的協作提高了效率,讓我們進步更快了。

  朱德庸:是變進步了,變快速了。但就人性的價值來說,是失敗的,是退步的。就像大家說效率,效率變高難道不是省下更多時間去享受生活嗎?但是為什麼效率變高,我們反而更加沒有時間去享受生活呢。因為當你效率提高的時候,你的老闆會讓你干更多的事情。現在的發展是沒有人性的,因為人性跟利潤是衝突的。你不可能同時享有人性和利潤,這個社會讓人發揮的可能性變少了。整個時代在進步,其實是賠上了我們的人性。

  成都商報:發揮的可能性變小了會是什麼樣子?

  朱德庸:未來能夠發揮的機會會越來越少,以後每個人都只能做上班族。在景氣的時候大家做上班族,大家是不快樂的。等到不景氣的時候,大家都做上班族,就走投無路了。上班族讓我們喪失生存能力,因為所有的上班族開始慢慢地必須依附於企業下面,他只能做一個小螺絲了,沒有辦法獨立作業,當經濟崩解的時候,這群上班族就完蛋了,這些人沒有辦法發揮他們其他的東西。比如塑化劑,這是過度商業化發展的畸形情況,在我們小的時候,我們出去吃東西的時候,每家店都有不同的口味,而現在台北每一家的店,都是直接向廠商訂材料,只是加熱,你到夜市去吃,吃來吃去味道都差不多。每個人都在吃,每個人都吃得無味。

  成都商報:在你看來,這都是現在需要很快着手處理的事情?

  朱德庸:我26歲去美國時(編者注:上世紀八十年代),看到過馬路時汽車都主動讓我,覺得不可思議。以中國台灣地區為例,因為快速進步,人突然就有錢了,那時候有說法,再笨的人炒股票都賺錢。所有人都被貪念淹埋了,每一個人都開很好的車,家裏都兩三部車,所有都要好的,因為他們以前沒有過。當他們有錢一段時間後,錢開始沒有了,但人的慾望已經被培養出來,台灣沒有辦法在富裕中提升自己。而大陸現在和台灣類似,我們不需要等到錢沒了,再想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就應該學習,怎麼讓生活過得更好。

  關於死亡

  如果張國榮也能像

  “跳樓三兄弟”……

  成都商報:這次出版的書中,有自殺三人組,死亡是個嚴肅的事情,你如何看待死亡?

  朱德庸:我想了很久,真的屬於個人的,一個是結婚,一個是死亡。死亡這個事情再也沒有人幫你了,死的所有的感覺都是你最私密的,只有你知道。死亡這件事很個人。死亡是別人沒有辦法介入,當你跳下的時候,所有的感受、感覺都只有你自己。

  成都商報:它適合用漫畫這種帶有幽默特質的形式去解讀嗎?

  朱德庸:我畫“跳樓三兄弟”,是因為很多人到死的一剎那,他會開始後悔,後悔不見得是跳樓這件事情,而是他的生命會反問他的,有的企業家花一輩子時間去奴役別人,賺了很多錢,當他跳下去那個時候,他可能覺得這些錢對他一點意義也沒有,他可能在那剎那找回自己內心的價值,可能那個價值就是我只想種田,即使三餐不繼,可卻是作為一個人能夠帶給我的快樂。可能在死亡的時候,才有機會做最大的反省。當然生活中做這個事情之後,沒有機會重來了,而自殺三兄弟是漫畫,他們可以不停地跳樓,可以不停為很多事情反悔。他們可能覺得這個事情是錯的,不應該這樣,第二天可能又因為其他事情跳樓,這就是漫畫的功能,因為一般人沒有這個機會。我跟我太太聊天說,如果張國榮也能像漫畫人物一樣跳下去,第二天又好好的,也許會按照他的路去走,說不定就找到人生真正的快樂了。我相信很多選擇自殺的人,如果都像自殺三兄弟,第二天可以醒來,就會立即去做他一直想要做的事情。但是真實的人沒有這個機會。

  關於自己

  我的生活簡單到

  我現在賺的錢都太多了

  成都商報:你告訴大家的,也許是因為你成功了,如果沒有成功,那還有參考意義嗎?

  朱德庸:我自己就是一個例子,我小時候成績不好,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我一步一步堅持走下來。我也必須承認,也有很多像我這樣堅持走下來,沒有這麼成功甚至是失敗了的。如果讓我選擇,一個喜歡的路,一個不喜歡的路,我絶對選擇我喜歡的路,因為不管選擇什麼路,失敗率都是百分之九十,不要以為你選擇了自己的路,成功率就會變高。但是就人的價值而言,如果今天我要失敗的話,我寧願接受我選擇的路的失敗,而不是去選擇一個照別人的路去走失敗了。至少喝悶酒的時候想,這是我自己選的,我認了。我不試着去改變別人,我只是提供一個觀念,其實你是有選擇的,你可以選擇做CEO或者流浪漢,當你做了選擇的時候,你就是一個有價值的人。

  成都商報:如今書畫藝術市場很火爆,你的漫畫不久前拍了高價,這比出書似乎更劃算,今後會不會轉移工作重心?

  朱德庸:我一直有一個想法,想把漫畫的地位再往上拉升。我以後會花更多的時間在畫大畫方面,但不是說要賺更多的錢,我是想滿足我自己,但不會擠壓我的生活,那麼如果要畫大畫,出版會往後壓。說到錢,其實我可以賺得更多,但我沒有選擇這樣,對我來說,讓我生活保持住就好了。我的生活非常簡單,簡單到我現在賺的錢都太多了,我大部分都在家裏吃飯,有的時候自己做,有的時候請阿姨幫我們做,另外大部分時間去散步,散步是不需要花錢,就是買點水,或者喝點咖啡或者茶。(家庭每月花銷?)我覺得我們家一個月的開銷,可能也就是7、8萬新台幣,折合人民幣就是一兩萬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