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檀冰拒執行甄子丹侵權案判決 法院公告:立刻道歉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0月23日 21:31   北京新浪網

北京市海淀法院

北京市海淀法院

北京市海淀法院判決結果

北京市海淀法院判決結果

導演檀冰

導演檀冰

甄子丹《特殊身份》劇照

甄子丹《特殊身份》劇照

  新浪娛樂訊 日前,甄子丹狀告導演檀冰侵犯名譽權一案以甄子丹勝訴而告終,但檀冰一直未執行法院判決結果,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於2017年10月1日在人民法院報上刊登公告,再次強調2012年《特殊身份》事件中導演耿衛國(藝名:檀冰)惡意侵犯甄子丹名譽權事實成立,在判處賠償金的同時,要求檀冰在公告后30日內通過媒體發表對甄子丹的公開道歉。

  導演檀冰曾與2012年召開媒體發布會,謊稱甄子丹在電影拍攝期間以“罷演”為要挾,進行所謂的“戲霸”行為,具體包括“踢走成龍、韓庚等主創”、“踢走導演兼項目創始人檀冰”、“甄子丹司機殺死趙文卓司機”、“無端增加片酬”、“無端增加劇組編製”等,誹謗言論導致甄子丹的名譽及社會評價降低。甄子丹隨即將導演檀冰告上法庭,經過3年的起訴期,北京海淀法院最終於2015年11月判定甄子丹勝訴,檀冰名譽侵權成立。

  鑒於導演檀冰拒不執行判決結果,北京海淀法院於2017年10月1日再次對社會發出公告,勒令導演檀冰執行判決。公告如下:

  公告。

  耿衛國發表的言論構成對甄子丹名譽權的侵犯。法院認定的事實有:(1)2012年4月5日耿衛國在其召開的新聞發布會發表的言論。在此新聞發布會上,耿衛國針對甄子丹發表“……強權破壞大陸青年導演、致使其傾家蕩産,電影夢一夜破碎……”等言論。上述言論,部分系引用他人言詞,部分系基於耿衛國個人判斷及猜測作出,部分與甄子丹及耿衛國二人均無關係。發表上述言論過程中,耿衛國使用了“強權破壞”、“有預謀”、“陰謀大網”、“強盜”、“巧取豪奪”、“生搶”、“生吃”、“打劫”、“強權淫威”、“綁架”、“爪牙”等貶義詞彙對甄子丹人格和職業道德進行負面評價。(2)2012年4月5日新聞發布會之后耿衛國接受媒體專訪時發表的言論。2012年4月5日耿衛國召開新聞發布會之后,接受《土豆網》、《樂視網》“午間道”欄目004期、005期採訪時,發表“如此大的粉絲量以及粉絲的瘋狂程度,是甄子丹要除掉他的真正的潛在原因”、“……甄子丹想傍成龍大腿,想走向國際。發現這個夢破碎后,就變本加厲。這不是一個道德高尚的藝人該做的行為……”等。發表上述言論中,耿衛國使用了“傍……大腿”、“蹂躪別人”、“欺負別人”、“基本的道德品質都沒有”、“戲霸”、“喪失了良心和道德”、“出爾反爾”、“炒項目”、“炒導演”、“布完局”等貶義詞彙對甄子丹人格、道德品質和職業操守進行負面評價。(3)2012年10月18日耿衛國在其電影《致命合約》開機電影發布會上的發言。在此電影發布會上,耿衛國稱“具有國際執行力的北京仲裁委員會已正式致函通知甄子丹本人,要求其在國際《調節規則》框架內對檀冰造成的損失進行賠償,並退回前期已付片酬”等內容。耿衛國發表上述言論時,並無關於甄子丹侵害《終極解碼》着作權等權利的證據,也無甄子丹涉嫌違法、接收仲裁通知或訴訟傳票的證據。(4)耿衛國在電影《致命合約》電影發布會召開之后接受媒體專訪發表的言論。在此《致命合約》電影發布會召開之后,耿衛國接受《樂視網》專訪,在《樂視網》“午間道”第198期播出《檀冰甄子丹即將對簿公堂》的訪談節目中發表“我們后來就走了一個就是國際仲裁的一個程序。……通過北京仲裁委員會,那麼聯合致函給甄子丹”、“他……那新電影其實是用了我前期投資的錢。……他那個在我的劇本之上,其實是改的”等內容。耿衛國未就其發表上述言論提供任何證據證明。(5)2012年11月22日耿衛國在其新浪微博賬戶發布的微博。耿衛國發布微博稱:“甄子丹謊稱沒收到任何關於我起訴他的傳票或通知,北京仲裁委員會和北京影視藝術學會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早在今年6月就向其發出通知,甄子丹至今置若罔聞,蔑視國家法律,置行業操守於不顧,拒絶返還《終極解碼》劇組已向其支付的首期1500萬元片酬,也拒絶辦理任何解約手續”。耿衛國發表的上述針對甄子丹人格、基本道德品質、職業道德、遵法守法情況的言論,使用了貶義性甚至是貶低、醜化其人格的侮辱性言論。耿衛國在發表相關言論的過程中,未提供相關證據證明,在傳播其所稱他人提供的與甄子丹相關的信息時,亦未經核實即在公共場合進行傳播,其行為構成捏造虛假事實或以他人傳播的虛假事實為依據進行不利於甄子丹的不當評論的誹謗行為。耿衛國的侮辱、誹謗行為造成一定影響,即造成甄子丹社會評價的降低。耿衛國具有侵害甄子丹名譽的主觀過錯。星光公司曾與金神公司聯合出品電影《終極解碼》,並聘用甄子丹作為電影《終極解碼》男主角並從事該電影的武術指導工作。后星光公司與金神公司簽訂《終止協議》終止合作出品電影《終極解碼》。耿衛國作為金神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金神公司的名義提起訴訟要求確認與星光公司簽訂的《終止協議》無效(以下簡稱“確認合同無效之訴”),該訴訟被法院判決駁回,故《終止協議》具有完全的法律效力。耿衛國在與甄子丹不存在任何法律關係的前提下,在確認合同無效之訴被判決駁回之后,未經正當渠道表達其意見,而是多次在公開場合,利用公衆媒體向社會傳播針對甄子丹的侮辱性、誹謗性言論,屬於違反了“公開發布言論”時應保證所述事實基本或大致屬實的注意義務。另外,其在與甄子丹並無任何法律關係時單方指責甄子丹“罷演”、“違約”,在甄子丹通過媒體澄清事實后仍繼續針對甄子丹就同一事件繼續發表不當言論,置他人於無法辯駁之境而混淆視聽,具有“泄私憤”的嫌疑,應認定其主觀上具有損害甄子丹名譽權的願望,並希望擴大不良影響,其言行顯然具有故意的主觀過錯。耿衛國所述甄子丹的公衆評價低不構成名譽權侵權的免責。本院認為,耿衛國以侮辱、誹謗的方式在公開媒體上損害了甄子丹的名譽,造成甄子丹社會評價的降低,構成對甄子丹的名譽侵權。綜上所述,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係法律適用法》第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條、第三條、第十五條、第二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係法律適用法>若幹問題的解釋(一)》第一條第(一)項、第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幹問題意見(試行)》第一百四十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名譽權案件若幹問題的解答》第七條、第十條之規定,判決如下:一、耿衛國於本判決生效后三十日在《南方周末》、《新浪網》向甄子丹書面賠禮道歉,道歉信的具體內容由本院審核。如耿衛國到期不履行,由本院將本判決書主文通過上述媒體發布,相應費用由耿衛國負擔。二、耿衛國於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賠償甄子丹因名譽侵權而致的精神損害賠償金五萬元。三、駁回甄子丹的其它訴訟請求。判決后,甄子丹與耿衛國均未上訴。本判決書已生效。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