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吳奇隆:差點錯過《步步驚心》 生活不如上班族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1月07日 01:17   北京晚報

吳奇隆

吳奇隆

  上周吳奇隆(微博)過41歲生日,現在他的粉絲叫“四爺黨”,他生日那天,網上只要提到吳奇隆名字的微博有可能被“四爺黨”在半小時裡轉發幾百次。對70後、80後來說,小虎隊在春晚上的表演是一場青春時代的落幕演出。誰知,當年小虎隊三人也將淡淡走遠,誰知今年劇情峰迴路轉,十一期間湖南衛視(微博)一部熱播劇《步步驚心》讓昔日的霹靂虎變成了人見人愛的“四爺”,昔日英姿勃發的吳奇隆在《步步驚心》裡變成了冰塊臉,外冷內熱,對女主角滿腔痴情,於是,這樣的劇情又聚攏了一大幫90後粉絲,吳奇隆儼然迎來了後青春偶像時代。  對吳奇隆的採訪是一個遲到的約定,因為《步步驚心》後他一直很忙,難有閑暇定氣凝神的細談,直到他生日之前,才約定擠出拍雜誌前一小時在化妝間裡完成。奇怪的是,他身上沒有半點事業峰迴路轉的意滿志得,倒好像受《步步驚心》裡雍正一角的影響,帶着些沉郁的氣質。他坦言,自己並不喜歡穿越,而是喜歡雍正;並不嚮往皇上的生殺大權,而是對他的身不由己心有戚戚;他不羡慕後宮三千佳麗,反而同情皇帝貌似選擇很多,其實三千佳麗都先經過官員篩選再經過皇后挑選,或許找不到一個自己喜歡的人……

  採訪時,話題扯得很開,吳奇隆的調子很悲。他說人生是無可選擇,也無可放棄,原來他是愛屋及烏,他在“雍正”的身上領悟到的“身不由己”映射的其實正是他自己。他把自己封在娛樂圈的畫框裡,走進去時身不由己,想出來時無法自控……

  差點錯過《步步驚心》

  記者:《步步驚心》熱播後,你的粉絲增加了很多吧?

  吳奇隆:會有。有很多90後的小朋友,以前的粉絲是70後80後多,但他們現在已經工作了,生活了,有家庭了,他們會關心,但是不可能像現在(90後)會追到現場看你。現在是真的很多,有年輕的朋友,到拍戲的現場(看),各個地方都會看見。他們也很直接,直接到你面前告訴你:“我喜歡你”,他們也會因為這個戲認識了(我)之後,再去找以前的資料,然後說,啊!原來是小虎隊的。

  記者:我看過一個比喻,形容你的人生就像一部虐情大戲,40集時劇情突然開始走向大團圓結局了,就是你40歲的時候演了《步步驚心》,出人意料的紅。你認同嗎?

  吳奇隆:其實對我來說,每一部戲都很重要,我自己都很用心,因為結果是無法預知的。會“紅”只是天時地利人和有沒有配合下來。有很多戲我們很認真拍了,可是發行不好甚至沒賣出去。大家感覺這部戲對我影響很大,可是對我的工作本身來說沒太大影響。反而當初拍《步步驚心》公司不贊同,很現實的原因:我以前沒拍過清裝戲,我還有很多廣告和活動,剃頭拍三個月戲,等頭髮長出來能弄造型還要三個月,這就大半年過去了。

  記者:現在你儼然進入了後青春偶像時代,不過這種“紅”帶給你的滿足感和當時小虎隊成名時歌迷帶給你的滿足感,哪個更強烈?

  吳奇隆:不一樣,在我這裏很難比較。小虎隊是影響一代人的一個傳奇,很難再複製;《步步驚心》到現在來看,確實是一部好戲,那它的影響會多大?它能持續多長的熱度,現在還不能完全看得到。

  記者:從你的話裡能聽出些悲觀的意味來,是因為這麼多年起起伏伏,你刻意讓自己淡然,用一種不希望也就不失望的心態保護自己?

  吳奇隆:希望確實沒有,但是壓力有,走紅最直接的結果就是你生活會被剝奪很多,各種事情累積在一起變成一種負荷。比如我之前的工作狀態,一個月看七八個不同的劇本,我從當中去挑選,然後花3個月拍完。可是現在一個月會有30個劇本(等我看),再加上我正在拍的戲,怎麼可能完成?

  記者:你是指,選擇多了,困擾也多了嗎?是不是有點矯情,演員都說自己很被動,沒有太多選擇余地。

  吳奇隆:我說的是很實際的問題,大多數劇本因為沒時間看,根本不知道哪個是好的,以前你會從六七個(劇本)裏面選一個最好的,現在要在三十個裏面去挑,到底哪一個才是最好的?因為量大,你光是簡單地看,都已經是很可怕的量,看完之後還要消化。很多人在《步步驚心》之後,對你有很高的期望,但如果你的表現和他們的期望值不符怎麼辦?

  出道就替父還債

  記者:其實,你說的是每個演員都會面對的問題,但你剛才用“超負荷”這麼重的詞,我在想,是不是因為你剛入行就要為家裏還債,所以這種心境始終伴隨你?

  吳奇隆:對,其實一直都有,我已經習慣了,我覺得人還是會有惰性的,坦白說。

  記者:小虎隊時你就一直站在中間,是團隊的中心,你的壓力是比其他兩人更大嗎?

  吳奇隆:那個時候我比較高站中間,公司可能也感覺我比較穩重,所以有的時候可能有什麼要說的,包括我們三個有什麼要跟公司溝通的,都是我去談去了解去溝通,那壓力是會有了,但也不見得,三個人在的時候是可以互相幫忙,有人分擔,總比一個人要好。

  記者:你們當時解散主要是因為服兵役的原因嗎?

  吳奇隆:嗯,主要是服兵役。

  記者:當時服兵役對偶像來說,几乎就是事業終結了,你難受嗎?

  吳奇隆:那時候想的不是這個,因為家裏的債還沒還完,我擔心的是這個問題。我知道要當兵的時候,第一個(決定)就是把我的房子賣了,因為要還債。那個時候房子還有貸款,賣完大概是200萬元人民幣。因為我當兵兩年是不會有收入的,但家裏的開支還要供。那個數字不小,一般上班族是負擔不了的。

  記者:很多明星負債是因為家人嗜賭,但你父親是做生意失敗,為什麼不破産清盤,而要一家人生活在債務底下呢?

  吳奇隆:我當然也這麼勸過我爸爸,你宣佈破産吧,破産就省一些。但他不願意,因為有很多是親戚、朋友的錢,家裏不願意欠着。

  記者:當時對一個十幾歲、二十歲的年輕人來說,是一個很沉重的心理負擔吧。

  吳奇隆:坦白說,來不及想。其實我一直都不認為,自己像大家說的那麼苦,因為很多時候就是來不及想,當你工作完回到家,發現家不見了,一切都不見了,你找不到家。

  記者:那你是因為家裏欠債才出來做藝人的嗎?

  吳奇隆:怎麼說呢,我不認為這是因為欠錢才入行的,但在那個階段,我不是很喜歡我的工作。我本來是柔道和跆拳道的專業運動員。如果沒有家裏的這個原因,我可能會當教練,或者當老師,我的同學百分之六十都是老師。

  記者:現在是喜歡了,還是習慣了?

  吳奇隆:不,很多東西……像這種話題就很難說,你很難單一的幾句話就描述那個心情。你以前工作,只是為了解決問題,所以對工作不會有太多的感情,因為工作會帶給你很大的疲倦、很大的壓力。可是當你把這些問題解決之後,重新面對生活,那你就會想,到底喜歡不喜歡這份工作?你必須要喜歡才能維持做這麼久,而且演藝事業已在你的生活裡占了百分之八十或九十的分量,那你如果不喜歡,乾脆就算了,因為根本沒有樂趣,所以必須要在工作裏面找樂趣。

  記者:怎麼感覺你的性格有點逆來順受?真像一部虐情電視劇的男主角。

  吳奇隆:沒有,不是虐。如果你有的選擇,可以選,但生活往往是沒得選擇。

  記者:我不太明白,現在你早已還完債,財務狀況還好,可以過自由的生活了,不喜歡這行可以不做了,幹嗎要這麼委屈呢?

  吳奇隆:那你要明白,在我的人生中,十八到三十歲都在做同樣一份工作,我非常熟悉這環境,了解各個環節,我知道怎麼做才能把它做好,然後我突然不做了,為什麼?做什麼?況且,我還是有負擔的,我現在雖然沒有負債,但還是有負擔。我爸媽沒有工作,我弟弟家裏有三個小孩,他養小孩都來不及,我哥有兩個小孩,家裏除了爸媽還有奶奶和很多長輩需要我去負擔。

  記者:感覺你像是蝸牛背着重重的殻。

  吳奇隆:現在對我來說,養家是很輕鬆的事。我從一個很高強度的環境下來之後,就很簡單了。現在每個月負擔也許只需要十來萬,輕鬆很多,所以我也不希望我哥和我弟他們再付出太多,因為他們也有各自的家庭。

 [1] [2] [下一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