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專訪張震:舒淇和我孩子關係很好,想多花點時間陪小源寶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2月15日 17:09   鳳凰網

  張震接受鳳凰網娛樂專訪

  鳳凰網娛樂訊(采寫/芥末) 此次隨《龍先生》參加第67屆柏林國際電影節,已經是張震主演的電影第四次入圍柏林的主競賽單元了。此前,他主演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麻將》和《愛你愛我》都曾參與金熊奬的爭奪。雖然已經是第四次入圍,但張震對影帝之爭卻看得很淡,他表示自己沒有想太多,一切隨緣就好。

  在《龍先生》首映之后,有人用六個字總結了張震在片中的表現:扮酷、下面和耍刀。聽到這個说法,張震忍不住捂住了眼睛,撲哧一下笑了出來,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否認自己在裝酷,“沒有吧,這部戲裏我還蠻暖的誒!”

  扮酷自然不用多说,有張震這樣的氣質還需要扮酷嗎?不過由於語言的關係,張震在片中的台詞極少,几乎全程一言不發,只用眼神在演戲,自然會被人當作是在扮酷。

  張震在片中飾演的角色龍先生是一名職業殺手,擁有極高的近身格鬥技巧,而他最擅長使用的武器就是一把短刀。有人戲稱,《一代宗師》裏張震飾演的一綫天是千金難買一聲響,而在《龍先生》裏,片頭和片尾的兩場大戰,讓張震把《一代宗師》裏藏着的刀都出了個一乾二淨。

  《一代宗師》中的張震

  扮酷和耍刀都還是張震的強項,在電影中下面這回事兒對於他來说無疑是全新的體驗。《龍先生》裏,張震飾演的龍先生雖然殺人不留一絲情面,出刀穩準狠,但同時卻有着一手好廚藝,大概是他的精湛刀法直接練就了好刀工,龍先生在鄉下隱姓埋名時做的台灣牛肉麵遠近聞名,在仇家找上門來之前,他已經通過賣牛肉麵成為了鄉親中的大紅人。據張震透露,片中所有的做菜戲份,都是自己親自上陣拍攝的,每場戲前都會向現場的廚師去學習怎麼做。

  張震拍一部戲習得一個技能的故事已經家喻戶曉,或許未來的某一天,張震參加廚師比賽拿了冠軍,大家也一定不會驚訝的吧。

  為何拍:想嘗試自己的可能性,未來或許會拍歌舞片

  鳳凰網娛樂:入圍柏林電影節之前,大家對《龍先生》都挺陌生的,能講講是怎麼接下來這部電影的嗎?

  張震:好,這是個還蠻長的故事。其實薩布是我年輕時候非常喜歡的一位導演,我對他頭幾部片子的印象非常深刻,第一部片子叫《彈丸飛人》,是講三個人一直在跑步的,另外一部大家比較熟悉的是《盜信情緣》。我對他的電影是非常喜歡,因為他的電影比較風格化,有一些很獨特的幽默感。

  在拍《龍先生》之前的一年,他到高雄電影節去宣傳電影,剛好他的發行商是我的朋友,其實我是托那個朋友買了個東西,正好要跟他去取,取東西的那天他说要和薩布導演吃飯,結果就過去一起吃了。因為之前我和他在東京電影節還有好幾年前的蒙特利爾電影節有碰過,大家正好認識就去跟他一起吃個飯聊聊天。因為他最近幾年的電影我看的比較少,只看了《白兔糖》,對他還是蠻好奇的。他说剛好有個劇本,你要不要看,我说好,拿來看看怎麼樣。那個時候,劇本還不叫《龍先生》,是《殺手、小孩和吸毒的女人》。我聽片名就覺得非常有意思,很有画面感,就在想這三個人怎麼會在一起,於是就開始看這個劇本,還蠻喜歡的,就做做看吧。跟他合作,還是出於對他的好奇,因為畢竟自己喜歡這個導演,就想知道他是用什麼方式在拍電影。后來我們就開始正式的接洽,就拍了《龍先生》這部電影。

  

  張震出演《龍先生》

  鳳凰網娛樂:開場動作戲特別凌厲,中間的日本部分很溫情,沒想到到最后又變成了很凶暴的殺戮戲。

  張震:因為龍先生其實還是那個樣子。我自己很喜歡那場戲,最后他把那些人都殺了以后,他在巷子隔很遠看到小男孩,那個距離是很遠的。我還是我,還是沒有辦法跟普通人一樣,回到殺手的戲我就很喜歡。

  鳳凰網娛樂:電影裏您受很重的傷,女主角毒癮發作,都是一天就好了,所以導演這樣處理的想法是什麼?

  張震:這個我在現場也有問過導演,但他说沒有關係,那個不重要。我相信他一定有他自己的解讀和判斷,我沒有辦法替他回答這個問題,但是我覺得那些東西在這個電影裏相對好像不是那麼重要。因為他選擇的人物,為什麼是一個殺手,為什麼是一個吸毒的女人跟小孩?我覺得他還是用張力大的人物去講一個追求幸福的故事,重點還是講怎樣去追求幸福,你到底是要跟自己的過去切斷還是要回到那個壞掉的人生。所以那些比較細微的地方可能不是他想要去琢磨的。

  鳳凰網娛樂:您剛剛说最開始劇本是“殺手、小孩和吸毒的女人”,會聯想到《這個殺手不太冷》嗎?您有看一些殺手電影進行參考嗎?

  張震:我看完劇本想到的也是《這個殺手不太冷》,其實有類似的地方,但是又不太一樣。這也不是我的問題吧,導演寫這個劇本肯定有有他的用意在。但我是喜歡這個劇本,所以我會願意跟他合作。

  

  張震出演金基德執導的《呼吸》

  鳳凰網娛樂:薩布是日本的導演,您之前也合作過韓國導演金基德,中日韓就這些不同國家地區的導演在拍戲上會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張震:沒有,其實回到工作,回到電影的拍攝上,大致都差不多,只是電影本身的氣質方面會跟每個地方的文化有很大的關係。當然,我去演一個韓國人是會有難度,當然導演設計是不講話會好很多。但如果現在真的要我去演一個美國人,我就不是特別有把握,除非我去美國生活了一段日子,對他們有做很多研究,可能可以。所以要看是什麼樣的電影、類型和角色,如果我有把握,覺得可以做,就會想要試試看。我覺得現在到了一個時間,是會一直想要去嘗試自己還能做些什麼事情,心裏面常常這樣問自己:如果今天有一個舞台劇找我,有一個話劇找我,我很喜歡,是不是就想要去做?我可能就就去做。如果今天有歌舞片找我,雖然我不太會唱歌,但是我可能會想,到底自己唱得有多爛?我會想去做做看。

  

  張震接受採訪

  怎麼拍:《龍先生》是張震這些年來的綜合,做菜戲都是親自上陣

  鳳凰網娛樂:大家都會说張震拍一部戲就能學到一種技能,您這次有沒有學會什麼技能?

  張震:其實沒有特別學什麼技能,可能日語稍微有加強一些吧。我覺得表演做菜是有點難度的,當然,現場有真正的廚師,他會教我們怎麼去做。我在開拍之前問過導演,是不是真的要切菜切得很好,動作是不是要要特別利落,導演好像也不特別要求我一定要做到什麼程度。但是我對自己還是有嚴格要求,所以每次要拍做飯之前,我都會去問廚師要怎麼做,在旁邊看他怎麼弄。拍做菜部分的素材很多,導演只用了精華部分,所以,還好我廚藝太差這一部分沒有被表現出來(笑)。

  鳳凰網娛樂:所有做菜戲都是您自己親自拍的是吧?

  張震:對。

  

  張震在《龍先生》中不僅是殺手也做得一手好面

  鳳凰網娛樂:除了做菜之外,您其實還有挺多動作戲,是專門新學了刀法,還是又把《一代宗師》時學的刀法用上了?

  張震:我覺得還是有一個基礎,就是為了拍動作片,因為《一代宗師》的關係學了八級拳,到現在還是會練功,有這樣一個根基在。拍動作戲的時候,我會跟動作指導聊要怎麼樣去表現,他們會設計和安排動作,我練習時自己看順不順手,做出來的效果做好不好。拍的時候其實沒有太大的難度,那些難度對我來講比較駕輕就熟,不會像以前拍動作片時壓力很大。拍《龍先生》動作戲,我覺得大家的配合很好,因為我拍動作戲去做這些動作,同時也要靠別人有很好的反應,大部分也在靠他們的幫助,所以拍出來的效果很棒。

  鳳凰網娛樂:那是不是《一代宗師》沒出過癮的刀,在《龍先生》用嗨了?

  張震:也沒有。我自己覺得《龍先生》這部電影比較像是這幾年的張震的一個綜合。我覺得龍先生這個人物很少能在銀幕上看到,他是一個比較新、比較不一樣的張震在演。

  鳳凰網娛樂:大家總結《龍先生》裏你就做了三件事:扮酷、下面和耍刀,您覺得概括地到位嗎?

  張震:我覺得這個戲蠻溫馨的,龍先生這個人物還是蠻暖的,大家很少看到這樣的我,可能還是覺得張震就是愛耍帥,或者比較冷酷,又或者比較邪氣一點的反派,這些印象會比較深刻。可是《龍先生》我覺得溫暖一面的我會比較多。

  

  張震在柏林電影節

  鳳凰網娛樂:從頭到尾您都很少说話,是因為導演考慮到語言的關係特意安排的嗎?

  張震:是,我覺得也是要幫助龍先生這個人物,塑造他對人的疏離感。其實很多時候你看得出來,他不是不想講,是不知道要講什麼。或者是他刻意保持跟人的距離,因為他身份比較特別,他的過去讓他有些不想跟別人相處。

  鳳凰網娛樂:這次您的表演基本上沒说話,只能通過神態去表演,難度是不是很大?

  張震:是,因為薩布是日本導演,他也不認識我們的語言,所以講話的時候,有一些詞從日文直接翻中文,其實講法是不對的。所以雖然我的台詞已經很少了,自己還是得去稍微想一下怎麼講才對,所以是很難的,要做很多額外的工作,到底這樣講適不適合放在電影裏面。

  鳳凰網娛樂:這次表演難度還挺大的,會不會對柏林拿奬有所期待?

  張震:我沒有想太多,就看緣分吧,我覺得拍戲的時候是用盡全力去做這部電影的,現在反響出來還不錯,其實已經很開心了。

  電影之外:孩子長得很快,想多花時間陪家人

  鳳凰網娛樂:2016年您其實並沒有新片,是不是因為家庭的緣故?但其實2017年您有很多新片要上。

  張震:對,今年會比較多片子上。也不是特意要做什麼安排,就是因為生活不一樣了,開始有家庭有小孩,就想要多花一些時間在她們身上。因為時間過得很快,小孩也會很快長大,再過幾年就上學了,錯過了就錯過了,回不來了,所以就盡量多花一些時間陪陪她們,我覺得很值得。當然在工作上面也有很多想法,現在的時間也蠻黃金的,會覺得時間越來越不夠用,所以在選擇上多多少少會權衡一下。

  鳳凰網娛樂:大家都说您還老派,平時不是很愛曬小孩。

  張震:沒有,我自己不是很想要曬,因為我不能代表她,幫她去做決定。如果她長大了,覺得都是我在幫她放,會不會不開心,我也沒有辦法確定,所以我乾脆就先不要做。

  

  舒淇在微博曬和小源寶合照

  鳳凰網娛樂:舒淇就挺愛曬您的小孩的。

  張震:她要拍我也不能制止她,那是她的東西,她(舒淇)跟她(張震女兒)相處地還不錯,所以那是她們之間的事情,跟我沒有關係。

  鳳凰網娛樂:今年楊德昌導演逝世十周年,香港上海都會辦楊德昌導演的紀念活動,《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是大家的焦點,如果有相關的活動邀請您參加,會不會去站台支持?

  張震:當然!如果有時間,有人邀請我的話我很願意去做這件事情。因為楊導的電影其實都還蠻耐看的,不管在哪個年代再把它重新翻出來,隨着年紀的增長,你對電影的理解都會不一樣。其實蠻期待的,我有聽他們说過,《一一》不知道會不會上,我就會很想看《一一》,因為我只看過一次,也不是在一個特別好的戲院,所以我會想再看一次。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劇照

  鳳凰網娛樂:因為我記得北京的王家衛紀念展時您是……

  張震:是的,我有去。

  鳳凰網娛樂:所以期待能在活動上見到您。

  張震:好,謝謝。

  

本文系鳳凰網娛樂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以任何形式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