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史上最偉大科幻系列《異形》設定全解析:異形究竟從哪兒來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6月18日 17:54   鳳凰網

  鳳凰網娛樂訊(文/紅袖添飯) 《異形》及其續集,無疑是電影史上、最偉大的科幻系列。前兩集地位自不必说,正傳第三、四集雖存在一定爭議,但隨着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影迷意識到:它們至少在風格上、體現出自身的價值。

  幾年前,老而彌堅的斯科特爵士決定重啓異形電影時空時,全球科幻迷們,是歡欣鼓舞、拍手相慶的。《普羅米修斯》上映后,在媒體和影迷中、口碑有一定程度的兩極分化,特別是在劇情邏輯、和人物刻画方面,有不少值得商榷之處。但就科幻設定而言,該片可以说極大地拓展了正傳系列的藍圖,通過質問一些看似預設的原始設定——異形從何而來?太空騎師與之有何關係?等等——影片開始探索有關智慧生命緣起、本質及進化等“宏大”命題。

  也許正因為這種“視野”的寬廣,讓不少影迷覺得該片是新世紀最佳科幻電影。至於這種定位是否恰當、是否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小編不想參與狗血的爭辯;恰逢《異形:契約》上映,這裏專門想聊聊該系列世界觀設定、特別是有關“異形”本身演化的那些事兒。畢竟,對於吾等“吃瓜群衆”而言,這些是最具吸引力的。

  【時間綫】

  異形系列的忠粉,都應該熟悉下面這張圖中的時間綫:

  有關鐵血戰士的所謂“衍生時間綫”暫時可以忽略,因為那明顯會攪亂“異形”緣起的故事,而“工程師”與“鐵血戰士”之間的關係,也要費一番功夫來設定。

  單純看異形系列電影的時間設定,還是很一目了然的。

  按片中字幕提示,普羅米修斯任務開始時間為2093年12月21日:

  當然,片中還提到早一點的2089年在蘇格蘭天空島發現星圖的情節,為后續劇情鋪墊:

  《異形:契約》劇情開始於發生在2025年的一段閃回,可以看做是對《普羅米修斯》劇情的“補刀”,同時建立起與后續情節的關聯。主題劇情則開始與2104年12月5日,離《普羅米修斯》結束的時間,差不多整整過了11年。

  那麼,作為正宗續集,“契約號”的航行目的,是追尋“普羅米修斯號”失聯真相麼?答案是否定的。“契約號”船員雖然知道“普羅米修斯號”失蹤的事,但他們此行和后者無關,而是執行一項星際移民的任務;事實上,按照幕后設定,“契約號”執行的,是人類歷史上首次大規模星際殖民計劃:除了十來名船員,飛船上還有2400多名處於冬眠狀態的地球移民,以及超過1000枚人類胚胎。

  按理说,如此重要的任務,維蘭德公司應該挑些靠譜的船員才是,無論科學素養、行動能力、乃至心理成熟度,都應該像是經受過嚴格訓練的精英才是。但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和《普羅米修斯》一樣,船員的糟糕表現,是這前傳系列最為人詬病的一環。從維蘭德個人輝煌的一生來看,他即使老糊涂,也不該選擇《普》中那些負責科學的船員。而在他死后,維蘭德公司又經歷了什麼?在圍繞“工程師”還有一大堆問題、星際間可能還有大批“工程師”對地球虎視眈眈的情況下、裝作沒事貿然開展大規模星際殖民真的好麼?

  可以说,《異形:契約》的故事,部分回答了《普羅米修斯》中遺留的問題,但同時又挖了很多新坑。如果斯科特爵士在其有生之年、不將這些坑填滿,廣大影迷可能一直會耿耿於懷。

  個人覺得,要嘗試分析那些問題,進而理解整個電影系列的設定,有必要從其始作俑者——彼得·維蘭德角色不平凡的一生講起。

  幸運的是,數年前,作為推廣《普羅米修斯》的病毒營銷的一部分,福克斯做了一個“維蘭德工業”的“官網”,比較詳細地紀錄了維蘭德個人、及整個公司的成長演化。

  細看那些紀錄,不少都與異形電影系列的設定息息相關。

  首先是維蘭德這個人。1990年10月1日,出生於印度孟買的維蘭德,無論用什麼標準看,都是天才神童級別,除了個人武力,基本相當於蝙蝠俠和鋼鐵俠的合體。

  他14歲時即擁有12項重大科技專利,25歲封爵;並於2017年和2023年、分別因“極地氣候修復”和“以基因療法治療98%的癌症”而兩獲諾貝爾和平奬。

  這樣的履歷,自然是片方根據電影情節倒推演繹的,但也正因為如此,可以從中把握電影設定的痕跡。比如,上述兩次諾貝爾和平奬的表彰理由,都不是隨便編的,分別代表人類改造自然、和改造自身能力的重大突破。有這樣的能力為基礎,人類的下一步目標,自然是“星辰大海”。

  這種意圖,在維蘭德二獲諾貝爾獎次月發表的那篇TED演講中,表現得非常明顯。

  “我們就是神。”“有你們的支持,我就能改變整個世界”云云,鮮明地突出了維蘭德的個性。

  在那次演講中,維蘭德還提到了接下來幾十年、他會試圖取得突破的領域。從電影系列描繪的情景來看,他的設想都實現了,而且都直觀地表現為電影中的各項設定。

  比如星際探索及移民,少不了環境偵測與環境改造。在這方面,維蘭德公司於2024年發明了全息環境模擬器,除了能立體描繪出詳盡地形地貌,還能同步採集聲音視頻。《普羅米修斯》中,這種技術幫了隊員們的大忙:

  此外,維蘭德公司於2063年12月1,取得反重力3D實時地形探測工具專利。

  《普羅米修斯》中那些神奇的小球,無疑就是該工具的進階版:

  有了這樣的利器,勘測一個特定地區的空間形狀,就便利很多。

  我們還看到維蘭德公司於2029年取得大氣處理器的專利,並於2039年5月,成功對一顆編號GJ667Cc的行星、完成大氣改造實驗,獲得了類地球的仿生環境。對星際殖民而言,這項技術簡直是法寶,可選擇的殖民星球的範圍大大增加。比如说《異形》正傳系列的那顆LV-426星球,原本大氣環境不適宜人類生存。《異形1》中人類須全程穿太空衣在地表活動。《異形2》中被異形“一鍋端”的“海德利希望角”基地,其實就主要是進行大氣改造的設備與隊伍。

  擁有如此強大的地理改造技術,自2026年接管美國航空航天局的“開普勒太空探索”計劃以來,維蘭德公司發現了成千上萬顆“能改造成適合有機生物生存”的星球。其中,就有於2039年5月14日發現的“阿克戎”LV-426號星體——也即正傳前兩集異形肆虐的所在。

  有了對目的地改造的能力,還得有航行到那裏的相關准備才行。維蘭德公司於2032年發現超光速飛行原理,此后一直致力於相關飛船的開發。但在星際尺度下,動輒N光年的距離,擁有超光速航速,旅行時間也會很長。好在維蘭德公司在歷史的進程中,“幸運地”研發出了兩項技術,使得超遠程星際探索/旅行成為現實。

  其中一項是冷凍睡眠技術。維蘭德公司於2028年發現該技術的機制與原理,並於2030年研發出睡眠機器,能按需激發、監測和終止冷凍睡眠。在整個前傳及正傳系列中,都有不少圍繞冷凍睡眠的相關情節。

  如果船員們都“冬眠”了,誰來看顧、維護整艘飛船?這就得用到人工智能了。實際上,在整個異形系列中,有兩類“人工智能”,一種是類似《異形1》中飛船主電腦系統“老媽”那樣的,其實相當於一套具有像Siri一般語言操控交互界面的程序,應當沒有自主意識。另一類,就是高度智能化的仿生人了。

  《異形:契約》的開場,顯示的時間是2025年,描繪的就是第一代仿生人“大衛”與維蘭德之間的對話。

  至於為何起名為“大衛”,和那著名的雕塑又有何關係,影迷間有不少猜想。官方的解釋,是維蘭德原本是想將自己親生兒子命名為“大衛”;后來——誰來沒有任何電影情節明说——但從《普羅米修斯》中維蘭德與塞隆扮演的Vickers的關係來看,維蘭德一生很可能沒有兒子,這導致他與仿生人大衛之間的關係異常複雜,一方面后者是理想的兒子,是自己智慧、技術與財力的結果;另一方面,這樣一種非有機體的“后代”,又多少令維蘭德不忿,以至於時常對大衛表現得很冷漠。可以说,他們之間的這種複雜關係,是理解整個前傳故事線索的關鍵之一。

  《普羅米修斯》當年的病毒宣傳視頻,顯示片中的仿生人,已是第八代。但《異形:契約》的開場,給人的感覺,又彷彿表明初代“大衛”就是從“普羅米修斯”號一直活到《契約》劇情中的這位。這未免有些自相矛盾,單純軟件升級?記憶轉移?這些都難以说通。

  《普羅米修斯》中只表現了2089年的星圖發現,但維蘭德的星際探索計劃,應該早就有成型。實際上,按照“官網”的紀錄,2073年元旦,維蘭德公司內部,正式以“普羅米修斯”來命名這一計劃。

  在此之前的幾十年裏,公司也積極研發相關配套設備,比如自動化醫療艙,就是《普羅米修斯》中幫女主角移除肚裏“禍害”的那個:

  還有飛船上的逃生艙,按照維蘭德公司的設計,能保證單人在宇宙中存活50年以上——那恰好是正傳一、二集之間、瑞普利在太空中飄蕩的時間。

  維蘭德公司的這些“黑科技”都很不錯,只是很多影迷看完都會有個疑惑:為何前傳看起來比百來年后的正傳技術更先進呢?特別是像顯示技術、太空衣、地形探測器這些,正傳系列,有技術大退步的感覺。

  這可能是受限於電影表現手法的無奈之舉,同時也是美術設計上不同的風格取向。

  拍正傳時,電影人們要表現的,是一種“用舊了的”科幻設定;而在前傳中,特別在維蘭德這種“唯技術”狂熱分子主導下,視覺上突出黑科技,也不無道理。

  好在這種視覺風格的承接問題,斯科特也多少注意到了。比如在《異形:契約》中,船員們戶外裝,就不那麼炫酷了:

  在前傳兩集之間,細心的影迷,還會發現其他一些耐人尋味的細節。注意到《契約》中船員制服胸章袖章圖案:

  和《普羅米修斯》時期的,就大不一樣(注意胸標):

  具體而言,圖案改了,文字也變了。這是因為,在這11年中,在異形系列的時間綫裏,發生了一件大事:維蘭德公司惡意吞併了源自日本的湯谷公司(Yutani Corporation),從而正式成為正傳系列影迷非常熟悉的“維蘭德-湯谷”公司。

  其實,兩大集團公司關係一度密切,“湯谷”當年甚至深度參與開發了第一代“大衛”仿生人,不然兩家公司也不會為此大打官司,但維蘭德於2029年贏了官司,從而獲得仿生人研發方面的壓倒性優勢。

  合併以后,維蘭德-湯谷成為當時市值最高的公司,比現在的蘋果厲害一萬倍,業務几乎覆蓋人類生活所有領域。用“富可敵國”來形容這個公司,都算輕視了。擁有如此超強實力,又純粹以利益為驅動,難怪會整出后來許多事情。

  【異形設定】

  了解了電影系列前傳、正傳的時間設定,及作為背景的維蘭德公司發展史,終於可講講異形自身的設定了。

  正傳系列的影迷,對異形生命周期各形態,應該了如執掌。基本的無非是先有個卵,卵裏養着個抱臉蟲(Facehugger):

  但凡有獵物靠近,卵就會開花,彈出抱臉蟲,“霸王硬上弓”地完成孕育過程。

  然后,異形幼體在宿主體內迅速成長,最終破體而出成為“破胸體”:

  異形幼體的成長速度也驚人,在幾十個小時內就能變成人見人嚇、鬼見鬼愁的成年異形(Xenomorph)。

  在正傳系列中,成年異形體態略有差別,更大的差異來自不同宿主的基因結構,比如《異形3》的“狗狗異形”:

  在此要稍微糾正在影迷中比較流行的一點誤解:很多人認為,抱臉蟲向宿主體內植入的,是成型的異形胚胎。然而,按照相關幕后書籍的解釋,抱臉蟲植入宿主的,更確切地说是類似病原體(Pathogen)的更原始、基礎的東東,這種類似腫瘤細胞的東東,會部分吸收宿主DNA的結構信息,來構建異形幼體。

  在前傳系列中,更是用“黑水”(black-goo)這種神秘原液,來進一步突出異形獨特的生命周期及進化原理。

  但《普羅米修斯》中的模糊表達,還是讓很多影迷困惑:開場“工程師”們喝的黑水:

  和后面LV-223上星球飛船上滿載的、作為毀滅性武器的黑水,到底是不是同一種物質?

  電影沒有明说,但包括《異形:契約》后續情節在內的信息,可以支撐這樣一種假設:黑水的核心構成都是一樣,最多在形態和功能上略有變化。黑水這一秘器體現的,是前傳和核心主旨高度相關的一條原理:創造與毀滅,是兩面一體;有時為了創造必須毀滅——“工程師”自我解體是如此,大衛的變化——至少他自己認為——也是如此。

  當然,具體傳播、感染途徑不同,《普羅米修斯》中表現的異形生命周期也大有不同。比如接觸到泄露黑水的當地蠕蟲,變成了怪模怪樣的鎚頭縧蟲(Hammerpedes):

  從而具備了正傳系列中異形的一些生物特徵,比如強酸性血液。可能外表也有所改變,但因為缺少資料,也無從對比。

  有意思的是,看見有些材料,將該異蟲翻成“蝴蝶蛇”,除了不按英文翻譯的困惑外,小編猜測更有可能是看多了“不可言说”的1024網站素材之故——就鎚頭縧蟲那面孔而言,考慮到該系列設計師對吉格生殖恐懼那一套的沿襲,也不好说人家的名字太離譜,你懂的。

  但“鎚頭”形態在地球上,其實不算新鮮啵,比如海洋中的鎚頭鯊:

  你能隨意叫人“蝴蝶鯊”麼?感覺像黑李逵被生生掰彎了。

  相對而言,人類感染“黑水”及相關物的變異過程,更為複雜,電影也沒说得很明確。比如,將黑水通過消化系統引入體內的女主男友,和體表大面積接觸黑水的那位“地質學家”Fifield,其變異方向是否一樣?

  還有,通過帶有變異基因精子接觸到黑水的女主,為何會孕育出和人類或異形差別甚大的魷魚狀怪物?難道是仿精子形態然后變異?

  成熟后的巨型魷魚怪,其功能倒和抱臉蟲類似,就是植入感染“工程師”,最后誕生了名為“預備牧師”(Deacon)的異形:

  和正傳系列中的成年異形比,“預備牧師”在生命周期上最大的不同,在於它不具備經典的“舌形內齒”:

  此外,“破胸而出”的幼體,和其成年體,在外形上是一致的:

  都是四肢俱全,有尾巴,后腦勺也一樣,給人一種出生時就是大人的感覺。

  但《異形1》中“破胸體”,就和成年異形很不一樣:

  四肢——尤其是下肢——呈未發育狀,長腦殼和軀幹連成一體。幼體相對於成年異形,還顯得很粉嫩,也沒有顯現出“生物機械體”中很明顯的“機械”一面。

  相對而言,《異形:契約》對於生命周期,比正傳有更寬廣的設計,對《普羅米修斯》有傳承、也有變異。

  在這部最新的電影中,一切還是與黑水有關。大衛釋放密集的“黑水炸彈”——在本集中它們在形體上表現為可飄行的顆粒狀態——將那顆星球上的原住民殺死。

  這裏相對《普羅米修斯》又挖的新坑是:這裏是否“工程師”們的母星?如果是,為何居民看起來不像“工程師”那般熊壯俊美、反而有卡西莫多之嫌?如果不是,那這是像地球一樣、是“工程師”們在宇宙間的又一塊試驗地嗎?

  说到這,又有必要提及《普羅米修斯》中的一大疑案:“工程師”們為何要起意殺死人類?

  在宣傳《異形:契約》期間,導演斯科特給《帝國》雜誌做了一期播客,首次正面承認:1. 《普羅米修斯》中LV-223星球上的“工程師”,是立意要清除人類;2. 他們在宇宙間以“黑水”為工具、在多處製造了具有“當地特色”的智慧生命,他們會視察這些“試驗田”;3. 像農民對待作物一樣,長得不好就要拔掉。因為覺得人類“變壞了”,所以才要清除。

  至於人類“變壞了”的標誌,斯科特沒有進一步解釋,但應該不是某些“腦洞”所謂的“人類文明發展到足以挑戰工程師”,更多應該和人類的貪婪、自相殘殺之類的原因有關。

  再回到《契約》中的異形生命周期表現來,按照片中大衛的解釋,“黑水”炸彈會消滅星球上的非植物性有機生命體。當沒有再適合攻擊的對象時,剩餘的黑水物質,以“小卵堆”(Egg Sack)的形式,分佈於星球地表:

  從外形來看,它們像是吉格為《沙丘》所做的概念画中的寺廟:

  看來,《契約》的美術團隊,又在忙着致敬老祖宗了。

  沒有合適獵物(非植物性有機生命體)時,這些卵堆處於休眠狀態;一旦偵測到合適宿主靠近,它們會釋放出一種類似孢子的絮狀顆粒集合(Motes),彼此還會聚合。

  它們能從宿主體表的任何孔竅入侵,能迅速地鑽入皮下血管系統,最終在宿主體內、發育成所謂“爆血幼體”(Bloodburster)。和正傳系列中大伙熟悉的“爆胸體”略有不同的是,“爆血幼體”取決於在血液中成熟的速度和位置,可以從宿主不同部位破體,而非一定從胸腹部闖出。

  《契約》中的第一個受害者,“爆血幼體”就是從他背部脊柱位置破體而出,因此一度被謡傳為“破椎幼體”(Spineburster)。注意:這一段可能是全片最血腥的段落,引進版這裏應該刪了不少血淋淋的過程:

  片中第二個受害者,“爆胸幼體”是從其消化系統經口腔擠蹦出來的,血腥程度雖然略減,加上暗夜火光晃動、看不真切,但事后回想,這種破體方式,可能更令人反胃。

  “爆胸幼體”也堪稱見風長,成熟速度驚人,成年體被稱之為“元異形”(Neomorph):

  和正傳系列異形相比,除了明顯的顔色不同,“元異形”更多具備有機體特性,而無“機械”特徵。而且,和Deacon一樣,“元異形”也是沒有舌形內齒。

  整個牙齒的佈局,更接近人類;然而該異形的嘴唇平時能像菊花一樣收縮成可以忽略的細孔,捕食攻擊時卻又能張成血盆大口。

  據说在製作初期,“元異形”的設計,參考了現實中的“哥布林鯊”(Goblin Shark)。看圖像是真真切切的深海妖怪:

  前期概念圖,也的確彰顯了設計師的參照:

  不過,后來這一設計被取消了,最終版的“元異形”,反倒更像是《普羅米修斯》中一款未被採用的“貝魯加異形”(Beluga-Xenomorph)方案:

  從習性上來看,“元異形”比后面出現的成熟異形(Xenomorph)更像動物,幼體多四肢爬行:

  看看它的腦部剖面圖:

  這麼小的腦容量,使得“元異形”的智力水平,不如成熟異形,大致等同於狗。

  但“元異形”的攻擊性很強,因為直接沿襲了“黑水孢子”消滅一切非植物性有機生命體的特性,所以它對人類的攻擊,如同片中表現的那般,是根本無懼自己生死的。

  與之相關的要插一句:片中有一段大衛與一頭“元異形”對峙的場景,后者不僅沒有立即對大衛發動攻擊,還出現某種程度上的呆滯。看到有些文章將此讀解為“大衛與自己的創造物之間有某種程度的心靈感應”之類的,我只想说這種解釋純屬“想多了”。“元異形”沒有攻擊大衛、甚至顯得很猶豫的原因很簡單:它偵測到這個傢伙並非有機生命體,故而産生了強烈的困惑。

  “執着”之外,“元異形”還有一個血腥的特點,就是愛嚼食獵物;之前正傳中的、那些套着高端精緻烤瓷牙內齒的異形,都傾向於在殺死獵物后就不再進一步“辱屍”,可腦袋簡單的“元異形”,就沒點操守:

  這點在寺廟中的獵殺場景、表現得最為充分:在咬掉一位女配角的腦袋之后,“元異形”還在那津津有味地吞食屍體——國內版中,這段可能也會有所刪減。

  除了“元異形”這條綫,《契約》中探(鬼)索(迷)不(心)止(竅)的大衛,還利用船長為受害宿主,而培育出了影迷們更熟悉的成熟異形:

  來張全身照,可能看得更真切:

  無論是外骨骼突出的軀幹,還是古怪神秘的背管,乃至長長的人類陽具形狀的頭型及內齒,都和熟悉的異形沒有分別。

  不過,細心的觀衆,應該能看到《契約》中異形誕生的過程、和正傳系列有一處重大不同:

  上圖所示的剛破體而出的異形幼體,和“元異形”、及正傳系列“爆胸體”都不同:這次剛出生的異形寶寶,就相當於一個縮小版的成年體,沒有哪哪沒發育完全的感覺。

  说實話,在電影院裏看到這段時,還小小地詫異了一把,全CG製作的異形寶寶,就那麼沐浴着鮮血、小大人似地站着,反而有點古怪。

  大衛製造這種成熟異形的過程,也是嚴格按“傳統工藝”來,有抱臉蟲寄體:

  有裝抱臉蟲的異形卵,卵自然是卵它媽生的……打住!

  按照正傳的規矩,“卵它媽”不是異形女皇(Alien Queen)麼?這在《契約》中可不存在哦!那麼問題來了:大衛老師,是怎麼弄出那一堆異形卵來的?

  肯定不是大衛自己生的哈(廢話!)

  事實上,大衛弄出異形卵的經過,涉及《普羅米修斯》中的一位重要角色,不是別人,正是女主角肖博士:

  在《契約》病毒營銷視頻中,我們看到肖博士最后進入冷凍睡眠了:

  她在《契約》中的最后結局如何?片中明確说明是死了,但怎麼死的,卻很有蹊蹺。

  按大衛的说法,雖然原因不明,但死得沒有陰謀,大衛還為她砌了一座墓。

  然而,另一位仿生人沃特最后的發現,可能會讓部分粉絲倒抽一口涼氣:

  肖博士的遺體,不僅沒有被安葬在廟外墓地,反而以胸膛破開的慘烈方式,呈放在大衛自己的實驗室裏。拉近點看會更慘,但更能確認是她:

  到這裏,盡管大衛口口聲聲愛肖博士,但我們更有理由相信:就是大衛殺死了肖博士!

  好了,更值得問的是:為什麼?

  看到有些讀解,说肖博士被大衛“創造完美生命”的進化論说服、自願淪為犧牲祭品、成就實驗云云……我呸!即使肖認為人類有諸多不堪,從前集性格來看,她怎麼著也不到會認可如此“科學大義”的程度。

  所以说,肖就是被大衛害死的,就像大衛在片中企圖對新女主角做的那樣。

  其實,這一點也不違背大衛內心可能對肖的“感情”:他並不先天具備人類的情感與道德感,他對那些的感觸,都來自“觀察學習”。肖以德報怨、救出他的身體的舉動,可能讓他感動;但他對肖的感情,很容易走向極端,而且很可能在這過程中受到“工程師”文化的影響。

  還記得《普羅米修斯》中那副壁画麼?

  是不是很有H.R.吉格風范?

  異形背后呈花朵盛開的形狀,有着強烈的生殖隱喻。

  同時,吉格還有有一幅這樣的画作:

  而在《契約》的概念画作中,有一幅照抄吉格画作的,只是換成了肖博士的臉:

  最關鍵的,從該片泄露的幕后照片來看:

  大衛實驗室中肖博士遺體的近景,應該就是那樣的,完美對應吉格的画作、以及《普羅米修斯》中的壁画——連破開的胸腔以下皮膚的翻轉形狀,都可以做成了花朵狀。這在大衛的一些画作中有類似體現:

  這首先说明,“工程師”的文化中,存在強烈的母體/生殖崇拜/恐懼,生殖過程中創造與毀滅可能並存,令人心生敬畏,值得做成圖騰,然后變成一件很神聖而偉大的事情。

  大衛也許在學習“工程師”文化過程中,對這點很好奇,同時結合對肖博士的好感,可能發展出“完美成就對肖的敬畏就是讓她成為新物種的母體”的想法。從而利用肖博士的生殖系統做實驗。

  在那11年間,大衛應該做了很多實驗。

  從實驗室的画作中,可以看到他的“努力”和決心。

  其中不少設計,都是企圖融合女體與異形構造:

  還有最直觀的生殖/女陰崇拜:

  當然也有階段成果寫生,比如“元異形”幼體:

  有些則涉及成熟異形生命周期的具體設計改進,

  比如這些有關“抱臉蟲”的:

  片中令人覺察出肖博士真實結局的圖画,也赫然在其中:

  注意到這幅画,其實和上面道具圖顯示的、對肖博士的處理,並不一致,“真實”處理並不像素描這般殘忍。

  也許,它反映的是大衛當時的“潛意識”?注意到肖博士上、下半張臉的強烈對比,是否代表大衛內心創造與毀滅兩種衝動的不可調和?不幸的是,對於肖博士(和人類)而言,沒想到被做成孕育標本,也被視為一種“愛”。

  綜觀前傳兩集,與其说描繪異形緣起,不如说是講述一個仿生人對生命的感悟與探索,捫心自問,我們能说大衛走偏了麼?如果我們是大衛,又會如何做?

  本文系鳳凰網娛樂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以任何形式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