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威廉·達福:因《東方快車謀殺案》而學奧地利口音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1月13日 18:49   鳳凰網

  威廉·達福《東方快車謀殺案》

  鳳凰網娛樂訊(文/柏楊Cypress) 改編自著名推理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1934年的火車謀殺奇案,導演兼主演肯尼思·布拉納帶領着約翰尼·德普、米歇爾·菲佛、朱迪·丹奇、威廉·達福、黛西·雷德利等等大牌明星聯手演繹的《東方快車謀殺案》終於揭開了它的神秘面紗。

  威廉·達福向來算好萊塢一名低調沉穩的演員,長達三十多年的演員生涯中,他出演的角色包羅萬象,同時與朱麗葉·比諾什等大牌有過不少合作。游走在主流與邊緣之中的他,在《東方快車謀殺案》中飾演了一名具有多重身份的人物。在拍攝中,最讓他頭疼的無疑是學習奧地利口音,既要純熟,又不能毫無破綻。

  記者:你的角色是個什麼樣的人?

  威廉·達福:我的角色是個奧地利的工程學教授,他在去做演講的路上。他是個毫不忌諱發表讓別人覺得很有攻擊性、很無禮的看法的人,而這是因為他對他所在的年代、政況、階級以及種族都有着非常實際的認知和理解。作為一個20世紀30年代的頗嚴肅的傢伙,我不得不说他的嫌疑確實挺大的,在這個尋找兇手的境況下,他是個絶佳的兇手候選人。

  記者:對導演的看法?

  威廉·達福:他作為導演的職責,和他作為演員的職責是完全平行的。作為導演,他是我們這個馬戲團的團長,他組織好每一個場景,讓每個人知道我們該知道什麼、該做什麼。巧合的是,在電影當中,他所扮演的角色也是在做着同樣的事。他扮演的角色是掌控全局的那個人,是他在指引着故事的發展。所以我说,他的兩個身份是平行的。他能夠控制自如地入戲和齣戲,這讓我非常佩服。有時候,他會一口氣連拍下一整個段落中針對他的所有鏡頭,然后等到拍到我們的相對鏡頭的時候,他會在鏡頭外和我們對台詞,對戲。這顯然不是正常或者说常見的導演手段,但是這方法讓我們的拍攝順利極了。

  記者:和其他演員合作的感受是怎樣的?

  威廉·達福:當你問及一個演員對於同片場的其他演員的看法,他當然會说各種好話。但是,我真心说的是實話,我們的這個演員團隊確實是個極好的團隊。我覺得,這也是證明肯尼思的導演能力、組織能力以及執行能力的最好證據。所有人都相處得很融洽。因為這部片子是一部人人都是主演、也人人都是配角的片子,所以絶大部分時候,你都和其他的演員們在一起,作為其他演員的配角,因而,你需要有很大的耐心,以及支持他人的意願,這裏是容不下任何耍大牌的。而在我們的這個團隊裏,一個耍大牌的都沒有。

  記者:你有沒有特意練習你在片中的口音?

  威廉·達福:在這部影片中,每個人物都不是他們表面看起來的那樣,當然我的角色也不是個例外。他看起來是個奧地利人,所以他必然有着1932年時候的奧地利口音。對我來说,練習這個口音的難度在於,他必須熟練到一定程度,讓普通人都相信他確實是來自奧地利的,但是同時,他又必須漏出足夠的馬腳,讓我們的偵探波洛能夠抓住他的漏洞。

  記者:你覺得為什麼觀衆應該來看這部電影?

  威廉·達福:因為它充滿了讓你驚掉下巴的轉折,因為它非常的有腔調、有氣氛,因為它浪漫,因為它復古……更重要的是,它還很有自己的個性,在幽默風趣的同時,它始終沒有讓自己流入低俗、愚蠢的搞笑。這也是我在剛讀完劇本就注意到的優點,我也和Ken談論過這一點,他非常高興我領會到了他的努力和意圖。所以呢,雖然在你們去看這部電影之前,我沒法做任何保證,但是我真心覺得,這會是個能夠娛樂到很多人的一部電影。

  本文系鳳凰網娛樂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以任何形式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