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MJ死亡案權威藥理學作證 傑克遜無法自我注射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0月21日 01:33   北京新浪網

莫裡的證詞被沙菲爾推翻

莫裡的證詞被沙菲爾推翻

  新浪娛樂訊 北京時間10月21日消息 據國外媒體報道,邁克爾-傑克遜(Michael Jackson)的死亡案於美國時間周四結束了第14天的審判。昨日登場的美國藥理學之父史蒂夫-沙菲爾(Steven Shafer)今天繼續出庭作證,他稱傑克遜在去世前的幾個小時中已處於重藥物麻醉狀態,不可能再完成自行注射異丙酚的行為。

  史蒂夫-沙菲爾當場列舉出了幾種傑克遜在服用重劑量麻醉劑後的可能場景,並表示辯護方莫裡(Conrad Murray)醫生所作出的申辯,即傑克遜是本人注射了過量的異丙酚藥劑這一說法是“瘋狂”的。沙菲爾向陪審員說:“如果他(傑克遜)處於沉睡狀態中,他是無法為自己完成注射的。”

  沙菲爾表示最有可能的情況便是莫裡向傑克遜注射了IV型異丙酚試劑,並在傑克遜睡着之後離開了傑克遜的房間。當莫裡重新回到傑克遜身邊時,傑克遜此時已經停止了呼吸,而異丙酚試劑在其體內循環時,傑克遜的肺部已經不再運動。

  沙菲爾表示:“這一可能場景符合我所掌握的數據,我不擔心任何一個人就其中的某一數字對次事件的解釋提出疑問。”他認為莫裡向傑克遜先後注射了全部100毫升的異丙酚,而這些異丙酚則是用點滴的方式注射入傑克遜體能的,因為莫裡本人甚至沒有測量試劑劑量的設備。莫裡則在之前的證詞中稱他在3至5分鐘內僅僅向傑克遜注射了25毫克的異丙酚。

  當沙菲爾在當庭展示異丙酚IV型試劑的使用時,一些陪審員為了看得更清楚而站了起來。他將這些藥物擠入一個垃圾罐中,以便讓所有人清楚地看到異丙酚是如何在血管中流動的。在他早些時候作證時,沙菲爾用大屏幕投影向陪審團展示虛擬的化學反應過程。通過這一過程,他推導出在傑克遜屍檢後,莫裡向傑克遜所注射的麻醉劑劑量遠遠超過了他向警方提供的劑量。他同時表示傑克遜在被注射了大劑量的IV型異丙酚後,已經處於了深度的昏迷狀態。

  莫裡此前向警方的供詞中說道,自己僅僅離開了傑克遜兩分鐘的時間,而在這兩分鐘內傑克遜可能是自己抓起注射器並注射了過量的異丙酚。對此,沙菲爾給出了自己的推斷:“一個人不可能從麻醉狀態中起,並拿起注射器向自己再注射異丙酚,這是一個瘋狂的場景。”

  同時他還強調了傑克遜自我注射几乎不可能,因為傑克遜本人的血管狀況並不好,而如果進行自我注射,這一過程將會非常的痛苦。沙菲爾表示傑克遜清楚該藥物必須與利多卡因稀釋後再進行注射,這樣才能防止藥劑在進入靜脈後發生劇烈的燃燒反應。

  身為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部的藥理學權威,沙菲爾同時辯駁了莫裡的另一條證詞,即傑克遜在去世前的當晚吞食了8粒勞拉西泮,而這些藥物最終導致了傑克遜的死亡。沙菲爾表示在傑克遜胃中所發現的勞拉西泮的含量“非常微小,且與口服毫無聯繫”。他認為傑克遜體內的勞拉西泮來自於莫裡向傑克遜注射異丙酚IV型前的另外一次注射,而其含量超過了莫裡之前所說的4毫克。

  沙菲爾的觀點是:在服用了勞拉西泮與異丙酚之後,傑克遜已經處於了高度昏迷狀態,几乎不可能再完成更多的異丙酚試劑自我注射。不過他的觀點將會受到他的同事的質疑。這位同事保羅-懷特(Paul White)教授被譽為是“異丙酚之父”,他將會在未來幾天作為被告方證人出庭,沙菲爾與懷特是多年的好友,二人有着三十年的合作關係。

  在沙菲爾出庭作證期間,懷特便已經坐在法庭內做筆記,他在自己的報告中表明傑克遜也許口服了致命劑量的異丙酚藥劑,而此劑量與最後的屍檢結果所匹配。洛杉磯驗屍官當局於2009年的6月25日宣佈傑克遜死亡,死因正是異丙酚中毒。之後莫裡醫生承認自己曾向傑克遜注射異丙酚作為催眠藥物,而驗屍官表示其他的藥物也是導致傑克遜死亡的因素。

  莫裡醫師已經就這起“過失殺人案”做出了無罪辯護。檢察官在就沙菲爾長達三天的證詞給出了最後的結論,結論中認為即使是傑克遜自己服用了藥物,莫裡醫師同樣是“導致邁克爾-傑克遜死亡的直接原因”。沙菲爾在當庭中說:“莫裡對於房間中的每一滴異丙酚都負有責任。”

  傑克遜的死亡案的審理已經進入了第三周,沙菲爾是控告方所登場的最後一位證人,本周的審判將於周五下午結束。(velvet/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