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Akon:MJ想用音樂治愈世界 簽Gaga讓我提前退休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1月01日 13:19   新京報

Akon早年曾和MJ合作,後來又成功發掘了Lady Gaga,這兩次奇遇讓這位嘻哈天王對音樂有了新的感悟。圖/CFP

  不少中國樂迷都是通過Akon和邁克爾·傑克遜(MJ)合作的一曲《Hold My Hand》而喜歡上這位純正的嘻哈歌手,而在世界杯上那曲和凱莉·希爾森合作的主題曲《加油非洲!》(Oh Africa!)又讓他在世界範圍內大紅大紫了一把。本月4日(本周五),Akon將在萬事達中心(五棵松體育館)開唱,在接受本報記者的獨家郵件採訪中,還沒來過中國的他提到自己非常想去紫禁城做個觀光客,對於傳說中的北京烤鴨也是無比嚮往。

  談MJ 要為自己內心而活

  新京報:我們知道,你最喜歡的歌手是邁克爾·傑克遜,他的音樂從何時開始影響你?

  Akon:我尊敬所有的藝人,但他確實是個標誌性的人物。從我進入樂壇開始,我的夢想就一直是能夠和他合作。而我竟然在不到五年的時間內就做到了。和他合作以後,我經常會想:好吧,我的下一個夢想是什麼呢?

  新京報:後來有機會和他合作,你對他的印象有什麼變化?

  AKON:邁克爾·傑克遜很了不起,我還記得在進錄音室前我實在是太緊張了。但他非常謙虛,他是那麼偉大。他生來就是個音樂人,這是我們都知道的。他是那種我希望我能夠跟他有更多的合作的人。他想要做出能夠治愈世界的音樂,現在他已經離我們而去,這真的是個悲劇。

  新京報:當他去世之後,你的音樂人生又有過怎樣的改變?

  Akon:他去世後我也反思過自己的生活,是不是留給家人的時間太少,對有些事情是否太過執着,因為對於一個人來說,最寶貴的肯定是生命,如果生命沒有了,其他的事情都會變得不再重要。我所接觸的MJ很多時候是個樂觀的人,比如很多人不知道他非常擅長講笑話。為自己的內心而活,活出屬於自己的精彩和突破,並且通過音樂表達出來,這是我們作為生者對MJ的最好的紀念。他的那首《We Are The World》裏面傳達的溫暖和全世界為同一件美好事情努力的精神,讓我們心中有更多的對愛和和平的嚮往。

  做老闆 用信任換來商業回報

  新京報:你曾經是Lady Gaga的伯樂,現在也是她的老闆,一開始是怎麼認定她會成為巨星的?

  Akon:你知道,那種感覺很美妙,她就像是一個祝福。她在那時候來到我面前,我很高興自己當時對她的信任,現在我得到的就是回報,如果你對什麼事情有着強大的信念,它就會給你回報的,比如Gaga。

  Gaga有她獨特的自我感和出色的嗓音。我們只需要幫助她找到適合她的音樂風格,一旦我們找到這一點,她馬上能夠發揮自身優勢,從而變身為今天你們看到的巨星Gaga。她的創造力是無人可及的,我自己也被她的才華震撼。我等不及要看她接下來會做什麼了。她是天生的巨星,哈哈,簽下她給我帶來的收益,其實可以讓我提前退休了,這既是玩笑也是事實。

  新京報:有沒有聽過華語嘻哈音樂?對誰的音樂印象比較深?

  Akon:我幾年前和潘瑋柏(微博)有過合作,他和我是同家唱片公司的,他是個很棒的藝人。我期待跟更多的亞洲歌手和中國歌手合作。

  新京報:做唱片公司的老闆其實比做歌手舒服,我這樣說你同意嗎?說說你現在做音樂的動力是什麼?

  Akon:我努力做好這兩個工作,而且也在製作音樂、演出和經營唱片公司三者間找到了平衡點。我認為要想在這一行取得成功,你必須同時勝任商人和藝人這兩個角色。

  新京報:從2003年發行第一張唱片到現在,從你的角度看,你覺得美國的說唱音樂市場發生了怎樣的變化?你有沒有順應這些變化作出改變?

  Akon:在我這些年的事業上升期時,饒舌、嘻哈和R&B之間的界限開始變得不那麼清晰。現在人們可以聽到很多饒舌和流行融合的音樂。其實我不太會根據市場做改變,也不太在意別人給我的標籤。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不斷嘗試新的音樂類型。

  談故鄉 我為塞內加爾感到自豪

  新京報:你早期的作品偏向於展示黑人生活的掙扎和奮鬥,現在的作品則經常十分輕鬆,這種變化是人生的經歷導致的嗎?

  Akon:我的專輯名稱總是反映了當時我的人生階段和我的音樂成就。我的專輯《Freedom》帶有國際化的感覺。那時我去了世界各地,做一些我所熱愛的事。我還沒有來過中國,或許這個陌生的國度和陌生的城市也能給我一些新的創作靈感。我非常想去紫禁城看看,了解一下中國的古老文化。據說中國還有很多好吃的東西,北京就有聞名世界的烤鴨,不過這次行程很緊張,唯一的遺憾是沒有太多時間游覽這座城市。

  新京報:現在是否還會經常回到塞內加爾去?最想為家鄉做些什麼?

  Akon:塞內加爾是我的故鄉,雖然我7歲就到了美國,但是我仍舊熱愛我的家鄉。今年的新年音樂會我就是在塞內加爾辦的。用母語和他們問好,你能感受到他們內心的熱情。看到塞內加爾的足球隊在世界杯上為非洲取得不錯的成績,我從內心感到自豪,我想這是nature。

  我之前發表過紀念黑人奴隸制受害者的單曲《Blood Into Gold》,單曲所得捐獻給了一個幫助貧困地區失學兒童的教育組織。我自己也會為一些慈善機構捐款,來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塞內加爾人。所有人都知道我來自非洲。而對於我們這樣來自非洲的人應當讓非裔美國人更多的了解自己的歷史。我的很多朋友同我一起去塞內加爾,我總會帶他們去Goree,在那個島,黑人奴隸曾經被裝上船,運往世界各地。

  現在人們的種族觀念越來越開明,因為一個人的皮膚顔色而去判斷這個人的事情越來越少。但是不可否認我看到的或者說我獲得的,跟我現在的名聲有關係,別人會因為我是Akon,我唱過一些歌曲而特別對待。但是我希望有一天,不論你是美國人還是塞內加爾人,不論你的膚色是什麼,每一個人都能夠得到自己所應有的權利。而且我認為這一天不會離我們特別遠。

  本版采寫/本報記者 康沛

  邁克爾·傑克遜想要做出能夠治愈世界的音樂。

  Lady Gaga是天生的巨星,簽下她給我帶來的收益,其實可以讓我提前退休了,這既是玩笑也是事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