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MJ死亡案即將給出判決 陪審團決定莫裡命運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1月04日 02:45   北京新浪網

莫裡即將接受陪審團的判決

莫裡即將接受陪審團的判決

  新浪娛樂訊 北京時間11月4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邁克爾-傑克遜(Michael Jackson)的死亡案本周四結束了最後的法庭內部辯論環節,審理此案的法官邁克爾-帕斯托爾已經將案件遞交給陪審團進行審議,而傑克遜私人醫生康拉德-莫裡“過失殺人案”的審判即將下達。

  在周四這場不對外開放的法庭最後陳述中,康拉德-莫裡的辯護律師表示,莫裡醫師成為了名人效應的受害人。他表示如果莫裡的病人是除邁克爾-傑克遜之外的其他人,那麼莫裡絶不會因“過失殺人”而被定罪。被告的辯護律師Ed-契爾諾夫(Ed Chernoff)向主審法官表示:“他們希望你向莫裡醫師對於傑克遜的所作所為定罪,可這裏並非真人秀節目,這是現實。”

  檢察官大衛-瓦爾加倫則將莫裡描述為一個騙子與一位貪婪的投機主義者,稱莫裡將自己的個人利益放在了傑克遜的生命之上。瓦爾加倫對法官陳述道:“康拉德-莫裡應當為傑克遜的死亡承擔刑事責任,這並非是因為死者是傑克遜的緣故,而是康拉德-莫裡因為其過失行為而有罪。”

  本案的最高法官邁克爾-帕斯托爾在經歷了原告與被告一天的激烈爭辯後,將本案件遞交給了陪審團,並要求陪審團在周五開始審議。一旦被定罪,莫裏面臨最高四年的牢獄之災,而他可能受到最輕的處罸則是監外服刑,因為如今的加州監獄中已經人滿為患。

  在本案的審理中,大衛-瓦爾加倫認定莫裡玷污了醫生與病人之間的職責關係,他將異丙酚試劑作為安眠藥注射入傑克遜的體內。他還嘲諷了“異丙酚之父”保羅-懷特(Paul White)所提出的傑克遜死於自我注射過量異丙酚試劑的推論,瓦爾加倫表示:“懷特醫生所提出的理論是垃圾一般的科學。”

  契爾諾夫則反唇相譏回應了控告方證人、麻醉學權威史蒂芬-沙菲爾(Steven Shafer)醫生的結論,稱他最終結論中所引用的證據在數據上和內容上都存在虛構的成分,而這違背了他作為一位科學家本應由的態度與原則。他表示沙菲爾完全忽視了莫裡在接受警方調查時所給出的證據,莫裡在傑克遜死後接受警察問詢時,表示自己向傑克遜體內注射了小劑量的異丙酚,但是這樣的劑量不足以導致人的死亡。

  當天,瓦爾加倫在大屏幕上播放了傑克遜孩子們在父親去世後傷心悲慟的照片,並告訴陪審團成員是莫裡帶走了他們的父親。當傑克遜的母親以及其他家人在看到傑克遜最後一次排練時的照片不僅潸然淚下。而在這張照片之後,大屏幕上變成了傑克遜三個孩子普林斯、帕裡斯和布蘭科特出現在父親葬禮上情景。

  他同時還提醒陪審團帕裡斯在莫裡在對MJ搶救時,她對着已經停止呼吸的父親喊出的那句“爸爸”。瓦爾加倫表示:“對於邁克爾-傑克遜的子女來說,這樁案件永遠不會結束,因為他們失去了自己的父親。”他反復的強調着莫裡在對於傑克遜治療時的古怪方式,宣稱沒有哪位心臟病專家會將異丙酚作為安眠藥向病人注射。

  瓦爾加倫表示,盡管莫裡貪圖傑克遜的錢財,但是傑克遜卻給予莫裡信任,可這份信任最終導致他失去了生命:“康拉德-莫裡只顧及自己,卻將傑克遜獨自留在了卧室中。”在瓦爾加倫看來,莫裡對於他從傑克遜那裏每個月高達15萬美元的收入更為看重,而忽視了他對於病人所應有的責任與義務。

  他還在當場援引了莫裡在發現傑克遜停止呼吸後並未及時撥打911急救電話的證據,他認為在這段時間中莫裡很可能已經將一些對他本人不利的醫療設備與藥物藏了起來。此外,在急救人員到達現場後,莫裡隱瞞了自己向傑克遜注射異丙酚的行為。瓦爾加倫認為,莫裡在傑克遜身上實施着一次“怪異的實驗”。

  契爾諾夫則回擊說瓦爾加倫的話無法證明莫裡向傑克遜注射異丙酚是有罪的行為,他同時指責本案的多位證人在證詞中撒謊,而藥理學權威沙菲爾則是更像是某一機構中的一名“警察”而不是一個科學家。他用一種嘲諷的語氣說:“可憐的康拉德-莫裡,這裏所有的人都希望把你關進監獄。”

  瓦爾加倫向陪審團表示,本案件並不複雜:“該案件唯一不合理的地方就是傑克遜居然在康拉德-莫裡的照看之下能夠活這麼久。”瓦爾加倫表示,在傑克遜去世的當天只有莫裡和傑克遜二人在卧室之中,因此有關傑克遜去世的一些具體細節將無法為人所知,但是很明顯,莫裡在事發之後隱瞞了自己的行為並隱藏了一些藥物:“人們無法證明緊關的門裏面所發生的事情,邁克爾-傑克遜原本可以給出答案,但是他已經去世了。”(velvet/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