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張敬軒:我做爸爸的機會不高 暫無結婚打算(圖)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20日 20:31   信息時報

張敬軒昨日為4月21日的廣州個唱做宣傳。  信息時報記者  朱元斌 攝

張敬軒昨日為4月21日的廣州個唱做宣傳。  信息時報記者  朱元斌 攝

  專題撰文 信息時報(微博)記者 謝奕娟

  距離上一次在廣州體育館開唱已經有四年了,“廣州仔”張敬軒(微博)(軒仔)昨日為4月21日重登體育館開唱舉行發布會,他對於演出還沒宣傳就提前賣爆表示“心存僥倖”。軒仔透露,演出中將表演高空彈豎琴的難度動作,為此主辦方購買了過百萬的保險。談到自己30歲後的心態,軒仔表示自己比以前愛熱鬧,也更坦然地面對抑鬱症,對於結婚和生兒育女,則暫時沒有打算。

  談票房:回廣州開唱有壓力

  “這次演出還沒開票已經賣爆了,都來不及給親朋好友留票”,張敬軒說,他對於上次在體育館開唱被傳出有很多親友拿票幫忙撐場還耿耿於懷,“廣州演唱會我一直很想做,但又很怕做,因為票房有壓力。上次就因為有親友拿票被很多網友駡過,二來很多港台藝人在這裏開唱,我了解過,票房實際情況都不太理想。我傾向於妄自菲薄,認為自己都沒有他們那麼有賣座力。因此,這次門票能夠賣爆,我還是有僥倖心理的。”

  “演出有別於一些娛樂性的演唱會,基本是把去年11月份在香港做的演唱會形式照搬過來,但取消了中場休息,加了歌曲。”張敬軒表示,因為在廣州,加多了《斷點》等國語歌曲,“嘉賓方面還是老搭檔,把王菀之(微博)叫過來,我覺得我的大部分歌迷也比較希望看到我跟她的合唱。”而高空彈豎琴的表演也保留了下來,“這次難度比我們在香港做的要大,從十幾米高的高空吊下來,而且除了腳之外沒有任何固定的保險措施。這個表演難度繫數9.9,基本上像跳水,落下去都不會有水花的。”他調侃道。

  據悉,這次交響音樂會將跟廣州交響樂團合作,軒仔表示,跟交響樂團合作與一般的演唱會不同,“使的勁要多一點。因為你是樂隊的一部分,只不過你負責聲樂的部分而已。演唱的過程中你不能突然即興地把音拉長或拉短,而且每一位樂手的演奏對我來說都是大師級,自己不敢在他們面前班門弄斧。這對於一個獨唱了這麼多年的歌手來說是一個新的嘗試,我把丟了很多年的五綫譜知識也重拾起來了。”

  談生活:30歲變得愛熱鬧

  “每當一回家裏來開唱,我老媽就很緊張。剛才就在上面給我喂飯喂湯,把我照顧得像坐月子一樣”,張敬軒笑言,看到湯底盡是些海馬、瘦肉、丹參之類的壯陽補腎的東西,自覺老媽用心良苦,“本來湯還是一般瘦肉湯,煲着煲着就變味了。”雖然老媽想抱孫子,但軒仔卻表示:“我覺得我做爸爸的機會不高,因為家裏面的狗還多着呢。對着那兩隻狗,你會覺得狗永遠都是狗,人卻有時候不一定是人。狗在任何時候都歡迎你,粘着你。”他還表示,近兩年也不時聽到同學閃婚的消息,有時去同學會,又會聽說誰誰又離了。“好像對婚姻的概念越來越兒戲。我這種人婚姻觀念上是比較傳統,如果自己沒想好,還是不要害了別人。而且找到適合的結婚對象並不容易,能跟你生活一輩子的未必是最愛、最有激情,而是能包容你的,跟你相處的。”

  雖然外表還很年輕,軒仔已經邁入而立之年。“20歲的時候我還是個‘獨家村’,不喜歡朋友來訪,就愛一個人宅在家。30歲突然覺得自己喜歡熱鬧了。”他透露,春節的時候還邀請了陳奕迅、容祖兒到家裏吃飯,但生日派對就因為樓下聚集了太多狗仔隊而取消了跟朋友的聚會。

  談抑鬱:情緒病來自遺傳

  曾經有過抑鬱症的軒仔,坦然表示這種潛在的威脅還一直存在,自己平時主要靠跑步來減壓。

  “我不諱言談抑鬱,而且我很熱愛我的抑鬱症。”張敬軒說,曾經有個長輩看到報道後打電話給他,“‘你這些那麼私人的事情不要跟別人講。’但我覺得很多職業都面臨着抑鬱的問題,作為公衆人物能把自己的事例告訴大家,或許能讓更多人意識和正視自己的問題。”譬如他有一首歌《井》,講的就是關於對抗抑鬱症的問題。最近還有個網友發微博說自己患抑鬱症自殺,張敬軒覺得,有時候這個情緒病是很可怕的。他坦言,自己的抑鬱症來自遺傳,“我們家三代都有這個問題,就是腦袋裏有個零件,腦垂體不好,有時候不會正常地運作,分泌那種快樂的激素。”張敬軒透露,在香港的時候,看一次心理醫生的診金是1500港元,一個月就是1.2萬港元,那時候,是生活的壓力讓自己必須好起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