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九月華語樂壇佳作欠奉 浪漫主義反芻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0月11日 19:33   新京報

《24個比利》

《燈火》

《告別我的戀人們》

《再不瘋狂我們就老了》


  九月,秋乏作祟。華語樂壇佳作欠奉,少見亮耳之作。不冷不熱的作品大面積侵襲,唯古巨基新專輯幾首緩慢的情歌略為動人。而獨立於流行樂壇之外,張廣天《楊柳枝》在爭議中升溫,民樂被推到浪尖兒,成為話題。

  本月最佳

  《楊柳枝》 藝人:張廣天 唱片公司:猛獁唱片/十三月唱片

  張廣天的新專輯《楊柳枝》裡那些飽受晚會歌曲、上世紀50年代國産戰爭片主題歌和80年代央視歷史劇片頭曲影響的歌目,被其稱為“復興某種優秀的傳統”,是否定掉現今一切受到西方民謡影響的國內僞民歌的,真正的民歌。

  擺脫野蠻、粗暴、懵懂,讓漢語中文的思維當代化。故弄玄虛和恣意誇大是張廣天由來已久的習慣,但不能因為是習慣,就可以獲得原諒。其實,這張專輯確實與衆不同,但與衆不同並非意味着高人一等。《楊柳枝》乍一聽讓人想起70年代台灣的抗議民謡。所謂對“起於詩經、楚辭,經唐宋詩詞,而興盛於戲曲”的中國民歌的承襲,也不過可憐而粗糙地在配樂里加上了民樂或戲曲,而吉他、架子鼓、合成器的配器基礎和主副歌的編曲關係,又如豬八戒的露臍裝般,令人尷尬地露出他所反對的“不熟悉傳統而假借並投靠另一種別人的勢力來作為創新的藉口,便是無能的表現”的,確實無能的表現。

  與其說張廣天是一個反叛者,毋寧說他是一個極端的反芻主義者,並建立於某種浪漫主義之上。在雙目微闔、搖頭晃腦的《也矣乎哉邪》裡,你能清楚地聽到那種反芻的呼嚕聲。而他擅長於在空想裡反芻的,卻是切·格瓦拉式的革命浪漫主義——而革命和浪漫主義這兩方面,他顯然在後者上的實踐和天分更多些。如專輯中最好聽的兩首慢歌《Lele-Mong(老婆婆)》和《楊柳枝》,前者傳統的征夫不歸題材本是對戰爭的控訴,卻在後者托襯於百姓為戰爭的無私奉獻和士兵對百姓的憐恤,而將戰爭浪漫化的影響下,亦變成了一種可疑的,對亂世的正面態度。

  更為令人鷄皮疙瘩叢生的,是其習慣的第二人稱歌詞寫法,那種情書式的纏綿悱惻。如“你抬起手揮了一揮,空氣就變得塵埃不染……我為何一直就盯着前方?難道它就是你消失的方向?”(《煙一樣的樹》)很難確定那個“你”究竟是歌者的朋友、愛人,還是上帝。事實上,這個“你”若是切·格瓦拉,邏輯上似乎更為通暢。□楊波

  樸實民謡和融合實驗在這張專輯中合為一體。一個誠實有良知的左翼知識分子在這個年代如此罕見,他還在一意孤行地為現實而歌唱,但我們的人民大多已不聽民歌。——賀愉

  脫胎於八十年代歌舞廳的調式配上同樣僵硬過時的歌詞,硬是披起民謡旗幟要來分一杯羹,越聽越凄涼。——班宇

  ■ 本月酸莓

  《24個比利》藝人:潘瑋柏 唱片公司:環球唱片

  24個比利,關於多重人格最典型的研究范本,也是潘瑋柏最難入耳的一張專輯。新作裡,潘瑋柏依舊被電音扼住咽喉不肯放鬆,歌曲被廉價的庸俗音色大面積填充,歌曲本身質量也極其一般。如果都是“What Can I Do”這樣無關痛癢的口水歌,那麼評分也許可以再高一倍。就算對沒有出過縣城的青年,這種說唱方法聽起來也太過時了。

  ■ 水準推薦

  《燈火》

  藝人:嘎調 唱片公司:兵馬司

  這就是我所說的死了的搖滾樂。□楊波

  離收放自如還差一步,“空洞”和“六月”把樂隊的水準提升到新的高度,但那些抒情歌卻難以表現出同等的感染力,詞作稍嫌矯飾,但仍優美。□賀愉

  《告別我的戀人們》

  藝人:古巨基 唱片公司:英皇娛樂

  慢慢走旋律,雖嫌黔驢,但不至於披頭散髮。□楊波

  10首典型的古氏情歌,表現平平,無功無過,港劇式的抑揚頓挫,但可聽出其中的執念。□班宇

  《再不瘋狂我們就老了》

  藝人:李宇春 唱片公司:天娛傳媒

  中規中矩,自己的創作依然占了很大的比重,缺乏一些靈感。□小櫻

  在把選秀冠軍順理成章地包裝定位成流行歌手這個論題還沒有明確答案時,打造一張形似拼盤的專輯實在並不高明。□班宇

  《愛鄖書》

  藝人:林一峰 唱片公司:LYFE

  就算翻唱出了新意思,卻還是比原唱差遠了的翻唱依舊是沒有出版價值的。□楊波

  用林一峰的方式演繹徐小鳳,恰到好處的金風玉露一相逢。□小櫻

  《永恆·承諾》

  藝人:黃韻玲 唱片公司:果核音樂

  黃韻玲的聲綫並不完美,而作為唱作人,最重要的是能透徹地表現個性化的音樂。“城市浮生”也好,“冰島”也好,這是一張到處都是亮點的作品。□賀愉

  沒有《美好歲月》那般的驚艷,但小玲姐出品必是品質保證。□小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