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杜德偉下月娶26歲女友:老婆是媽媽給挑的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0月15日 18:57   南方都市報

  提到杜德偉[微博]這個名字,九零後的小孩會很陌生,但對於很多三十多歲的中年樂迷,杜德偉的歌能勾起不少他們年少時的情結。《鐘愛一生》、《情人》、《拯救地球》……每一首都是經典。

  的確,二十年前的杜德偉很紅,而且很前衛,當陶喆[微博]、王力宏[微博]還沒出道,周杰倫還在讀書的年代,他已經玩起了華語樂壇鮮有的R & B、靈魂樂。當年杜德偉還有一個極富盛名的稱號,叫“YELLOWSOUL”———黃種人的靈魂樂。

  但這些都是九零年代時的風光,這兩年,如果不是滾石辦了這一系列的三十周年紀念演唱會,估計杜德偉也不會再有機會登上萬人舞台獻唱。

  日前,“滾石三十”廣州站演唱會在本地舉辦了一場發布會,而曾經作為滾石歌手的杜德偉,當日就以藝人嘉賓之一的身份前來站台,今年他五十歲,但看上去卻跟二十年前沒太大變化,讓現場所有人都驚嘆不已。杜德偉笑稱,這是因為人逢喜事。

  原來,下個月11日,光棍節,他將和26歲的女友步入婚禮殿堂。數年前,杜德偉曾發表過“不婚宣言”,稱自己這輩子做得最成功一件事,就是保持單身。而如今年介五十,他的人生觀卻有了天翻地覆的轉變,這跟近年來他經歷的一些事情有着相當重要的關係。

  發布會後,杜德偉接受了南方都市報獨家專訪,除了跟我們回憶了當年在滾石旗下的一些趣事外,也講述了近十年來他的一些人生經歷。

  杜德偉是香港人,他的演藝生涯,最初是在香港開始,80年代末,他作為華星旗下的一名新人,憑藉一首《忘情號》在香港樂壇奠定了自己的位置。而杜德偉跟滾石的關係,則是從1990年開始,那時候滾石如日中天,在佔據了台灣絶大部分市場後,開始把矛頭指向香港。而杜德偉就是繼張學友、呂方[微博]之後,被滾石相中的又一名香港歌手。

  杜德偉還記得,那時候趙傳[微博]非常紅,他第一次上滾石公司的時候就碰到了趙傳。“當時我是剛開完一個會,在會議室裡出來,就看到傳哥在外面窗檯上坐着抽煙,戴着墨鏡,很酷,於是我就走過去跟他打招呼,他看了我一眼,把煙熄掉,就說了一句話:”你會紅!‘,這也是我印象很深刻的。“杜德偉說,趙傳是他在滾石裡遇到的第一個歌手,所以印象特別深刻。

  但在那個年代,香港跟台灣的聯繫還相對遙遠,特別是語言上的隔閡,作為在香港土生土長的杜德偉,國語一竅不通,而台灣人也几乎完全聽不懂粵語。

  但杜德偉說,這原本擔心會影響發展的語言障礙,後來卻意想不到的成了他在台灣宣傳的一個亮點。“因為台灣人有一個很可愛的特性,他們喜歡輕鬆、開心,不介意錯誤,譬如你說話發音不准、說不清楚,他們會覺得你很可愛。”

  當時,杜德偉上電視、電台通告時,因為主持人的語速都很快,他几乎完全聽不懂,也不會回答,或者回答得亂七八糟,“但他們就是喜歡看我那個囧樣,後來就演變成人家故意問我問題讓我答非所問,然後他們就大笑一頓。”

  之後的整個九零年代,杜德偉在台灣經歷了他事業中最輝煌的時期,直到2 0 0 2年。2002年聖誕節當晚,在一家酒吧內,香港警方從杜德偉的褲兜中搜出一支內含0 .13克大麻的手卷煙並將他拘捕。次年6月,杜德偉被裁定藏毒罪名成立。

  這個裁定讓杜德偉的形象一落千丈,也嚴重影響了他後來演藝事業的發展。如今,回頭再看這段往事,杜德偉已經解開了心結,他淡然的說:“當時事情發生後,確實很擔心會影響台灣那邊,因為台灣是我的事業重心。香港是我的家,我在香港希望做一個普通人。”

  當然,這件事最後還是傳到了台灣,但他是命中注定有貴人相助,低谷期那幾年,他又遇到了一位貴人,就是他後來的經紀人姚鳳群。

  姚鳳群當年也是滾石的一員,兩人相互熟悉,後來姚離開了滾石,打算自己開經紀公司,這時候杜德偉也正好發生了不好的事情,姚鳳群就以朋友的身份為杜德偉在做一些事情。而他做得最重要的一個事情,就是2003年給杜德偉接了《八號當鋪》這部劇,杜德偉在劇裡扮演當鋪老闆韓諾,最終這部劇意想不到的火紅,也讓杜德偉在影視劇方面掀起了另一個事業高潮。但之後,杜德偉並沒有乘勝追擊,繼續在影視方面做更大的發展,他說,演員對自己而言,始終還是帶點玩票性質。

  2006年,姚鳳群又給杜德偉接了一首歌,就是後來“唱通街”的《脫掉》。

  如果說當年《八號當鋪》紅了的時候,杜德偉是無心在影視界發展而放棄機會,那這次《脫掉》的躥紅他也沒有抓緊機會在樂壇翻身,確實有點難以理解。但杜德偉卻一笑置之,“其實這很容易理解,2006年已經是唱片行業很低谷的一個時期了,繼續發唱片,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但我沒有乘勝追擊的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想去做別的事情。”

  2006年,是杜德偉人生一個很重要的轉折點,當時有幾件事情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也是杜媽媽的身體不好,他需要更多時間去照顧,另一方面,當時杜德偉已經有了要做服裝品牌的念頭。“那時候我就跑去讀服裝設計軟件的課程,我花了半年時間學這些設計軟件的使用,做了很多功課,看了上萬本時裝書,包括時裝生意甚至與布料、紐扣、拉鏈有關的書籍我都看,我還自己跑去深水埗,買一些拉鏈、布回來做樣板,然後找人生産。”

  那兩年,杜德偉基本是沉迷在這個事情上,雖然間接也拍了幾個台灣偶像劇,但整個人的重心都放到了時裝這一塊,“同時我也在照顧我媽媽,我媽媽一個電話過來,我馬上放下我所有東西,過去照顧。我爸爸在台灣時候身體也不好,但是有繼母照顧,也就是我現在的新媽媽,所以我可以專注照顧我媽媽,我哥哥也是一樣,我媽媽很疼我們倆,要人照顧就一定要我們照顧,不要任何人,不會請工人,結果那段時間我們和媽媽天天見面,吃完飯,照顧完媽媽後,我又回去沉迷在時裝裡,弄得眼都花了。”

  杜德偉的媽媽張露在2009年1月去世,杜德偉說,媽媽的離世,對他打擊特別大,“她是年初一那天走的,年廿七我和哥哥、媽媽三個還在電話裡商量第二天吃年夜飯的事,完了之後,年廿八當天上午12點,我媽媽打電話來,說話都呼吸急促,叫我馬上過去,然後我和哥哥馬上趕過去。

  之後,杜德偉兩兄弟馬上叫了救護車,杜德偉說,當時他媽媽的臉都青了,坐在那裏都呼吸不了,“因為我媽媽有哮喘,原來她夜間凌晨兩點時候已經喘得睡不了,她知道我們工作辛苦,一直熬到午間11點多才打給我們。我當時嚇壞了,馬上送她去醫院。”

  但杜德偉說,他那時候做錯了一件事,他應該跟上救護車才對,因為那些救護人員很粗魯,杜媽媽很不喜歡粗魯的人,“按正常的操作,救護人員都會在車上拍打病人,盡量讓病人保持清醒,不能讓她昏睡過去,這是正確的做法,但無奈我媽媽很不喜歡被人碰,這我知道的,所以我應該跟上救護車去保護她。”

  結果去到醫院,杜媽媽已經中風,然後一輪五六個鐘頭的電腦掃描,發現她腦積血擴散得很快,過了不久,杜媽媽就離開了人世。杜德偉說,就在大年初一去的。“這是一個很尷尬的時間,我媽媽本身是名人,她的去世外界是很關注的,但有正好碰上大年初一,難道我們真的這時候跟別人說,我們死了老母嗎?”

  之後杜德偉回到母親家收拾東西,已經見到一堆記者潛伏在樓下,那幾天,倆兄弟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見人不敢恭喜,人家給紅包也不能拿,一直熬到年初三,杜德偉才敢打電話給經紀人姚鳳群,找他幫忙處理這件事。之後,他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幫媽媽做一個追思會,這件事才終於算是了結。

  母親離世後的那一年,杜德偉終於成立了他的個人服裝品牌。也更堅定了自己要做服裝品牌的這個想法,即使放棄之前經歷了二十多年的演藝事業也在所不惜。

  之後的兩年裡,對杜德偉有重要影響的偶像邁克爾·傑克遜也去世了,接着他的父親也相繼離世,這些人的離開,改變了杜德偉很多觀念上的想法。他說:“以前自己一直像個長不大的小孩,但後來慢慢有意識了,人就會長大,就會知道身邊的人都會走的。”之前的幾十年,杜德偉是圈內出了名的花花公子,真實的緋聞的情史,可以羅列出一大堆,即使到了四五十歲的年齡,他依然玩世不恭,最後,當他遇到了現在的女朋友ICE,他開始想到了結婚這個事情。

  杜德偉說,認識ICE是一個很奇妙的機緣,2009年6月,MJ去世,杜德偉想拍攝一部紀念偶像的紀錄片,經朋友找到了ICE做導演,而經過這次合作之後,兩人就順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

  “所以我常常跟人說,MJ是我和ICE的媒人,我們是因為MJ才認識的,但我更想說的是,這個老婆是我媽媽幫我挑的,我媽媽生前經常跟我說,希望我日後找到一個老婆是可以照顧我、經常煲湯給我喝的,現在找到了ICE,不僅她會煲湯,她媽媽也一樣煲得一手好湯,所以我覺得這是我媽媽幫我挑的。”

  下月的11月11日光棍節,杜德偉就真的要“脫光”了,他和ICE選定了這一天結婚。他認為,婚後自己的生活應該不會有太大變化,但有了小孩之後估計變化會更大些,但至於要小孩是否必然的問題,杜德偉回答:“不是必然,是順其自然。”

  MJ是我和ICE的媒人,我們是因為MJ才認識的,但我更想說的是,這個老婆是我媽媽幫我挑的,我媽媽生前經常跟我說,希望我日後找到一個老婆是可以照顧我、經常煲湯給我喝的,現在找到了ICE,不僅她會煲湯,她媽媽也一樣煲得一手好湯,所以我覺得這是我媽媽幫我挑的。

  演藝事業

  九零年代,杜德偉在台灣經歷了他事業中最輝煌的時期。2002年藏毒事件後,他曾有過兩次“翻身”的契機,但他沒有乘勝追擊,因為“我想去做別的事情”。

  家庭戀愛

  不少老一輩的樂迷都知道,杜德偉的家族故事相當傳奇,母親是五十年代的當紅歌星張露,有“中國歌后”之美稱,《迎春花》、《給我一個吻》都是她的代表作。張露2009年病逝,直到去世前一個月還遭死忠男歌迷日以繼夜電話騷擾,足見其歌后魅力。而杜德偉父親,是一名定居香港的菲律賓樂手,他在新加坡演出時認識了歌后張露,並於1957年結婚。夫妻倆後來協議分居,但未正式離婚。而為了尊重張露,杜父等到張露病逝後,74歲時才迎娶陪在他身邊20多年的紅顔知己Gina.2009年和2011年,雙親相繼去世,曾經信奉不婚主義的杜德偉說,這對他的人生觀造成了巨大改變。

  南都記者黃鋭海 實習生陳樂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