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斯威夫特:很高興我的至愛還沒出現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3月16日 14:15   南方都市報

泰勒-斯威夫特(資料圖)

泰勒-斯威夫特(資料圖)

  今年金球奬上,泰勒-斯威夫特被主持人蒂娜拿來開涮。蒂娜說:“泰勒,我警告你,離邁克爾-J-福克斯的兒子遠點!”男星邁克爾-J-福克斯的兒子薩姆-福克斯23歲,一表人才,是今年的“金球先生”(注:“金球小姐/先生”是金球奬主辦方頒發的一個稱號,一般授予某位明星的子女,獲此稱號者將協助金球奬處理內部事務)。

  這句話本身也許沒那麼好笑,但其背后的潛台詞卻令現場觀衆哄堂大笑——— 蒂娜指的是斯威夫特頻繁更換男友,從傑克-吉倫哈爾、約翰-梅耶到最近的康納-甘迺迪、哈利-斯泰爾斯,圈中的黃金單身漢分分鐘都可能會成為她的下一個目標。這時,鏡頭對準了微笑的薩姆·-福克斯,另一位主持人在一旁慫恿:“加油啊,加油啊!”蒂娜不依不饒,“她需要一點時間獨處,好好認識自己。”觀衆又一次哄堂大笑———斯威夫特不久前剛剛和男友分手,目前單身。

  此時的斯威夫特正在上洗手間,沒聽見觀衆的笑聲,但后來她得知了這一切。她接受這期《名利場》專訪時還憤憤不平:“凱蒂·庫裡克(注:美國脫口秀主持人)是我最喜歡的人之一,她向我引述過她愛的一句名言:女人如果為難女人,地獄裡會有專門一個地方是為她們而准備的。”這句話出自美國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但報導刊出后,不少媒體打出的標題是《斯威夫特認為拿她開涮的人該下地獄》,她再一次被輿論推到風口浪尖。但若細讀《名利場》的這篇報導,會發現事實並非那麼片面。報導裡的斯威夫特,對他人的評價只是一句帶過,她聊得更多的,是自己的感情世界、自己23歲年輕得發光的人生。

  “我就是這樣的人,考試一定要得A”

  《名利場》記者來到斯威夫特在納什維爾的錄音室。長長的走道裡掛着許多吉他作為裝飾,還有一幅老牌鄉村女歌手桃莉-芭頓(Dolly Parton)的霓虹肖像。斯威夫特就在這樣一個裝飾得像車庫一般的錄音棚裡,為即將舉行的47城巡演綵排。她正在唱新歌《I Knew You Were Trouble》,內容是關於一個她愛過的男人最終卻拋棄了她,留下她“躺在冰冷堅硬的地面上”。網友們紛紛猜測這個男人是誰——— 斯威夫特的歌往往有一個真實存在的對象。

  斯威夫特又高又瘦,眼睛是牛仔褲般的湛藍色,嘴唇像丘比特娃娃,一度染成白金色的燙捲髮如今回復成蜜糖金的直發。記者手頭有本經紀人贈送的斯威夫特自傳,文如其人。“嗨,我是泰勒。我喜歡13這個數字。我於12月在一個種植聖誕樹的農場裡出生。”不過,她實際出生的地點是醫院,1989年,賓夕法尼亞州蒙哥馬利郡,在風景如画農場度過了童年時光。

  看斯威夫特綵排就明白她有多敬業:她對樂隊彬彬有禮。當樂隊停下來休息時,她還在獨立練習,用吉他和鋼琴彈奏音樂,或是和音響師一起解決音響問題。“我就是這樣的人,考試一定要得A。”她對《名利場》記者說,“我必須非常努力地工作才能得到唱片合約,我必須花費數年才能做到優秀,我必須練習才能彈好吉他,而在寫出第一首好歌之前,我必須寫整整一百首沒那麼好的。”

  她簡直是“林賽·羅翰”的反義詞

  她的努力已經有了回報,她的成功事跡可以羅列一堆,包括7座格萊美獎杯:她是獲得格萊美年度專輯奬的最年輕歌手(2009年的《Fearless》);她是兩次在專輯首發一周內銷量就上百萬的唯一女歌手,也是史上第四位獲得這一成績的歌手(《R ed》和2010年的《SpeakN ow》);她是繼甲殼蟲樂隊之后第一位連續三張專輯雄踞公告牌T op200排行榜榜首的歌手,也是獲此成績的唯一女歌手;目前她已賣出了2600萬張專輯,她的歌曲在世界範圍內被下載了7500萬次;而在公告牌H ot 100排行榜上,她保持着專輯首發即登前十的最多次紀錄。她的名字成了標籤,這個“美國甜心”很少喝酒,從不抽煙,不上夜店,也不曾被捕———她簡直是“林賽·羅翰”的反義詞,清清白白的形象讓她獲得廣告商好感,接下了諸如索尼、伊麗莎白·雅頓、健怡可樂等廣告。

  但在去年,斯威夫特和大衆媒體之間那悠長的蜜月期出現了問題。突然之間,人們開始拿她開玩笑取樂———開這個頭的是《艾倫秀》的主持人艾倫,每回斯威夫特上她的節目,她都要善意地將其揶揄一番;接下來是在斯威夫特斬獲15個奬的2012年鄉村音樂奬上,兩位主持人一同拿她和甘迺迪家族小開康納·甘迺迪的短暫夏日戀情開玩笑,男主持人問:“他們還會回到一起嗎?”女主持人拿斯威夫特《我們再也回不到一起》的歌詞作答:“永遠不會,永遠,永遠。(Never,ever,ever。)”納什維爾當地有份報紙的頭條標題是《泰勒·斯威夫特:一個笑柄》,配了一張斯威夫特正在哭泣的大圖,后來斯威夫特說,這幅圖是她在一次為癌症兒童義演時被拍下的。

  “她也許是全美國最‘少女’的少女”

  綵排結束后,斯威夫特邀記者坐上她的雷克薩斯SUV,駛往她的公寓。她告訴記者她很緊張,因為上次她開車載着一名記者時,出了兩樁小交通事故。她還承認自己不信任記者,因為她有次發現一名女記者竟在偷偷翻看她的錢包。她的公寓樓是納什維爾市中心的一座高樓,斯威夫特說,這棟樓還在建的時候,她就夢想着能住進來,“我當時告訴我媽媽,總有一天我要住進這裏,顯得自己像個大人的樣子。”

  斯威夫特身邊一直跟着她的保鏢———一個健壯的田納西人,他一路開車跟着斯威夫特的車來到公寓樓下,又跟着她一起乘電梯上樓,24小時全天候保衛她的安全。“因為有人威脅說要把我鎖進地下室,還有個住在加州的人,有一次竟然開車來這裏,千方百計想進這棟樓。”

  走進斯威夫特寬敞的頂層公寓時,你會知道她寫出的那些高中生式的心碎浪漫情歌並不是裝出來的,她真的就是那麼浪漫的一個人。《名利場》記者說:“她也許是全美國最‘少女’的少女。”門廳的支架上鋪滿了亮麗的彩色紙花,再往裡走,是一隻六英尺高、用灌木修剪而成的大兔子在歡迎客人;屋子裡到處都是古董鳥籠和用鈎針編織而成的靠枕;起居室的中間居然有一個養着錦鯉的魚池;20英尺寬的大窗戶可以用來遠眺大煙山———納什維爾著名的山脈。

  “2010年起只和兩個人談過戀愛”

  斯威夫特留記者一起吃晚飯,吃的是從她最喜歡的餐館裡訂的鷄肉三明治和薰衣草檸檬水,他們在開放式廚房旁,聊起了今年的金球奬。“起初我想,我可以自我解嘲,但后來變成每個人都跳出來指責我說‘泰勒談了太多戀愛了’。如果你想要大爆料,我可以告訴你,從2010年到現在我只和兩個人談過戀愛。”斯威夫特指的是康納-甘迺迪和哈利-斯泰爾斯。“但大家以為我談戀愛就像走馬燈,有成打的男人,我要麼就是在紅毯上擁抱了一下,要麼就是一起吃了頓飯,要麼就是合作了一首歌,人們就認為我和他們有染,實在是太荒謬了!”

  這樣的狀況也許和斯威夫特的行事作風有關———她總是為自己約會過的男人寫歌,讓粉絲無限猜想寫的到底是誰。別的女人失戀,不過是在對方的語音信箱生氣地留言一通,或是把對方的衣服扔到大街上,可斯威夫特卻讓全世界都知道對方的不是。

  “我的私生活沒有什麼驚人的一面”

  “我對八卦小報把我寫成一個花痴感到很噁心。為什麼要對男人花痴?他們又不喜歡這樣。”斯威夫特對此深惡痛絶。對於斯威夫特來說,她不愉快的中學經歷似乎又回來了———當時的她因為與衆不同、古裡古怪而被同學排擠。但《名利場》記者的看法是:在這樣一個八卦新聞如蘑菇雲一般爆炸的時代,八卦本身也成了一種市場策略,斯威夫特就是這個時代的産物。她稱自己為“互聯網寶貝”:她是第一個通過互聯網紅起來的鄉村歌手,她的音樂介乎鄉村和流行之間,她的粉絲群是前人未曾觸及的未成年少女;起初她歌裡寫的人還都不是名人,但只要被粉絲人肉到是誰,這個人的MySpace一定會引來海量關注。斯威夫特這麼紅,與她如影隨形的八卦功不可沒。

  斯威夫特卻說:“我從沒把寫歌當做武器,它們只是幫我從愛情的失落、悲傷和孤獨中走出來的一種方式。我寫歌不是有意為之,只是當我凌晨4點醒來時、與人交談時、坐長途大巴時、在商場購物或是在機場洗手間時突然冒出來的靈感。”對於有人稱她“戀男狂”,她說,“我避免接觸八卦,它們會把我變成一個虛構的角色。我其實是個工作狂,工作才是我真正為之瘋狂的東西。我的私生活沒有什麼驚人的一面,工作,回家,偶爾和朋友聚會,偶爾約會談戀愛,於是他們就給我編造驚人的一面。‘她今年23了!她約會了!她和朋友吃飯了!’這樣的標題沒人會去點擊,人們只會點擊那種荒唐但又不至於是誹謗的標題,因為這些標題后面跟着問號。”

  早已把分手細節唱進了歌裡

  斯威夫特的好友爆料她和斯泰爾斯交往的細節:他追了斯威夫特整整一年,一度讓她十分厭煩。去年春天,兩人的關係近了起來,一個周末斯泰爾斯向斯威夫特表白:“你太不可思議了,我想和你在一起。”不久后,斯泰爾斯隨One Direction樂隊赴澳大利亞巡演,途中他給斯威夫特發短信說,網上有張他和其他女生“禮貌地吻別”的照片,提醒她“沒什麼大不了的”。可當斯威夫特上網搜出這張照片時,發現這兩個人顯然是在親熱,“他們的手揉着對方的頭髮”。她決定分手。但斯泰爾斯又追求了她大半年,並保證自己不會再出軌。好友說,“但他們在一起后,她說她總能感到他在瞄身邊的其他女孩,總想勾搭她們。”后來在倫敦期間,斯泰爾斯突然消失了一晚,似乎再也不想繼續這段感情了。可現在,他又回來撩撥斯威夫特,不停地給她發短信,內容無非是“你在哪裏?你會回來嗎?給我打電話吧”。

  斯威夫特沒有開口聊這件事,但早把這一細節唱進了歌裡。她作為本屆格萊美奬的開場嘉賓,在唱《我們再也回不到一起》時,裝作接到一個要求復合的電話,她答:“不好意思,我正忙着給格萊美開場。”

  最近兩任男友都太年輕

  實際上,她的最近兩任男友都有同樣一個問題:太年輕———上一個男友康納-甘迺迪才18歲,兩人熱戀了一個暑假,隨着男方返校兩人黯然分手。好友分析道:“她就像個鐘擺,不是向前就是向后,總是矯枉過正。她年輕時,和傑克(吉倫哈爾)和約翰(梅耶)這樣三十好幾的男人約會過,結果受傷了。所以她想,既然和年齡大的男人談戀愛會受傷,和年輕的人談就不會了吧。結果依然受傷。”

  在和康納戀愛之前,斯威夫特對甘迺迪家族就已深深迷戀,2011年接受《紐約客》採訪時,她說自己對甘迺迪家族史着迷,還曾一口氣讀完長達900頁的《甘迺迪家族的女性》傳記。她的父母曾和羅莉·甘迺迪做鄰居,她是康納的姑姑。去年1月,斯威夫特和羅莉一同出席聖丹斯電影節,之后,她和甘迺迪家族的關係迅速升溫。6月,她在海恩尼斯港拜訪了甘迺迪家族,和他們一起出海航行,她被拍到和康納接吻,十指緊扣造訪他母親的墓地。康納的祖母在被問到是否願意接受斯威夫特為孫媳婦時,高興地回答:“我們會很榮幸!”

  2012年初秋,斯威夫特和康納開始了異地戀。她被目擊出現在康納就讀的迪費爾德中學,康納也曾飛去納什維爾。有人爆料,為解決兩地相思之苦,斯威夫特在甘迺迪家附近物色房子,雖然她從未承認過,但風言風語多了起來。接受《名利場》專訪時,她終於作出回應:“大家都說我在我喜歡的每個男生家附近都買了房子,似乎我買下了整個房地産市場就是為了嚇跑他們,讓他們離開我。”記者笑:“聽起來你就像個瘋子。”“哦,上帝!你以為我不知道這些傳言嗎?我不堪重負時,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訴自己要冷靜。如果別人說你懷孕,你總會清者自清,因為9個月后你還沒有大肚子。如果別人說你買房,你也不用怕,因為你從來不會出現在那些房子裡。”

  “我只希望他能把我當成普通女孩”

  據《名利場》調查,斯威夫特確實買了甘迺迪家附近的房子,但並不是為了康納。據知情人透露,斯威夫特全家已經在羅莉·甘迺迪的建議下看了一年的房子,“斯威夫特喜歡東海岸的沙灘。”去年11月,有媒體查出當地一座4440平方英尺(約合412平方米)、有7間卧室的豪宅被一家空殻公司以480萬美元買下,協議書上該公司的經理是名律師,為“13管理公司”服務,這家公司正是斯威夫特的(她喜歡13)。但最近,這座房子重新被售賣,“就像在炒房,這是很好的短期投資。”

  雖然至今仍沒談上一場穩定的戀愛,斯威夫特對未來依舊沒有灰心。“在遇到‘對先生’之前總是錯的,我很高興過去的所有戀愛都是錯的,這樣我就可以繼續找那個對的,我很高興我的至愛還沒有出現。”現在的她堅定地知道那位“至愛”是什麼樣———“他眼中的我具有真實的維度:23歲,身高1.77米,親密的人都叫我‘泰’,中學時很沒安全感。他會想要知道我之前的所有故事,想知道我在維基百科上沒有的細節,以及發生在頒獎禮以外的事情……我只希望他能把我當成普通女孩,懂得我的所有優點和缺點,而不是把我當成大多數人眼中的巨大卡通人物。”

  編譯:南都記者 吳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